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玉门关前的杀戮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快跑啊!”

    面对着那遮天蔽日的大山,下方商贾根本就来不及避闪,大地元磁之力封锁了虚空,众人身躯犹若是千万斤重,还不待大山砸下来,整个人已经在山下爆开化作了血雾。

    “丧心病狂!”有武者绝望的停下动作,眼中两汗清泪滑落:“畜生,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都是无辜的!”

    “娜娜~~~”

    “我的儿~~~”

    “爹,快跑啊~~~”

    危难之中,众生百态俱都显露于眼前,张百仁古井无波,犹若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俯视着脚下的蝼蚁。

    见神也好,易骨也罢,甚至于商队内的普通人,皆尽葬送于山峰之下。

    “砰!”大地震动,会川城门一阵抖动,城门上守将看着那自九天坠落的大山,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这是有无上大能施展搬山之法用来镇压强敌,众人皆非鲁莽之辈,俱都是侧目观望,谁都不敢强出头。

    大袖一挥,山川刹那间远去,留下了城门前过往之人悚然之色。

    汉洲

    张百仁立于云端,手中花瓣流转,循着因果感应,手中山川猛然抛出。

    “砰!”

    远方群山震动,张百仁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至于说那些无辜的死者?

    这个世界没有无辜,只有因果。土蕃众人欲要借助商队掩护进入大隋领土,张百仁若没有察觉,那么死的就是他。

    哪里有什么无辜?

    只是因果牵扯而已。

    玉门关前

    远方一只商队接天连地源源而来,此时夕阳西下,玉门关即将关闭。

    瞧着天边太阳最后的一缕斜晖即将穿过城门消失在天边,

    有侍卫高呼一声:

    “关城门”

    “慢着”李靖忽然伸出手,阻止了下方守将的动作。

    “大人,余晖没入即关城门,乃是规矩……”守将迟疑道。

    “再等等”李靖话语不容置疑。

    守将闻言无奈只能退下,李靖乃兵部尚书,他区区一个守城的小将得罪不起啊。

    “准备!”李靖转身对城内的五千禁军道。

    “来者何人!”罗艺开口呵斥,天地为之震动。

    商队一阵喧嚣不安,随即就见一老翁走出来道:“这位大人,我等乃是土蕃而来的商贾,路径此地,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罗艺闻言一双眼睛扫过车队,然后二话不说迈步向车队走去,扯开了车上的斗篷,确实是一些动物皮毛、特产。

    扫过那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护卫,罗艺转身道:“张大人,这商队不像是咱们要找的人。”

    “呵呵”张须驼忽然笑了:“本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有商队能请动至道强者随同护道了?”

    却见鱼俱罗猛然摆摆手:“众将士听我号令,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杀!”

    一言令下,八百死士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

    不问原因,不问道理!

    “大胆,我等乃是有朝廷通关文书的正规商队,你等居然敢光明正大的截杀,岂还有天理存在?”商队护卫岂会引颈待戮?此时纷纷抽出弯刀,与那八百死士战在一处。

    商队内

    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看着杀戮,面色凝重起来,瞧着不足千米的玉门关,眼中露出一抹冷光:“居然有三位至道强者,咱们失算了!速速将通关文书给我。”

    “将军,你可不能抛弃我等不管啊……”一边的使臣此时慌了神。

    干瘦老者面色严肃,不去理会那使臣的话,直接突破音爆冲了出去。

    使者?

    只要自己能护送文书至李唐,自己就是使者。亦或者说,只要文书到了李唐,任何一个土蕃之人,都可以成为使者。

    真正重要的不是人,而是那土蕃文书。

    “想走?”张须驼早有防备,岂会叫这老者走脱,一步跨出手中长刀猛然斩了出去。

    虚空卷起了道道风雷之声,那干瘦老者不得不停下脚步:“你是什么人?”

    “本人乃涿郡一等将军张须驼”张须驼手中拿着弯刀,看向干瘦老者:“我若是你,就交出怀中的文书,然后打哪来回哪去。”

    “呵呵,你是至道!我也是至道,我以前听过你的名声,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想拦我,却是休想!一个一心想要逃走的至道强者,没有五六位至道强者齐齐出手,你休想拦住!”干瘦老者一双眼睛看向了不远处蠢蠢欲动的王仁则,眼中露出一抹冷然:“就算再算上他也一样,你们两个拦不住我!”

    一边说着,也不废话直接突破音障冲了出去,欲要逃入不远处的玉门关内。

    对于至道强者来说,三个呼吸的时间,足够其从原地闯入玉门关内。

    可惜,他碰到了张须驼。

    “砰~~~”

    虚空坍塌,那至道强者居然被一刀劈飞,口喷鲜血。

    张须驼眼中带着冷笑:“不知天高地厚,土蕃乃蛮夷之地,怎知正法广大,就算同为至道,那也是天地云泥之别”

    说到这里,张须驼缓步提着弯刀向干瘦老者走去:“你既然不识抬举,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本将军不单单要取了你的文书,更要摘了你的脑袋去都督面前交差,也算是给土蕃一个警告。我倒要看看,你土蕃究竟有多少至道强者,够不够本将军杀的。”

    “住手!”就在此时,城门内传来一阵轰鸣,李靖手中横刀向张须驼劈砍而来:“此乃玉门关重地,尔等匪类休要在此放肆。”

    “砰!”

    长刀交接,张须驼横刀在胸,挡住了李靖的雷霆一击,身形晃了晃。对面的李靖倒飞出去,在黄沙上站稳身形:“你等何人,也敢在玉门关前行凶。”

    “将军救我,在下乃土蕃使者,欲要前往长安城递交文书,怎知忽然在半途被贼人截杀,还望将军救我一救!日后在下必有重报!”那使者翻身站起,眼中满是精光。

    至道强者,只要不是脑袋被砍下去,回复伤势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生龙活虎。

    “你不识得我?”张须驼不去理会那使者,而是转身看向了李靖。

    李靖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李将军,此乃玉门关地界,将军在此截杀朝廷使者,怕是不妥吧。”

    张须驼闻言沉默,一边王仁则冷声道:“张将军,何必与这小子客套?咱们只尊涿郡法令,大都督口谕,诛杀土蕃使者,此事不容留情。我来拦住李靖,你速速出手诛杀了土蕃的使者。”

    说着话转身看向正在商队中冲杀的罗艺:“罗将军,点子扎手,还不速速出手相助大将军一臂之力。早日完成大都督嘱托,也好回去复命。”

    罗艺闻言长枪一抖,在空中留下了朵朵血色枪花,抽身来到了张须驼身前:“将军!”

    “出手吧,莫要留情面,只要死尸,不要活人!”张须驼声音冷酷。

    “杀!”

    张须驼与罗艺齐齐向着那干瘦老者杀去,一边李靖见此变色,提着兵器便要上前,却被王仁则拦住:“李靖,你可思量好了,这是大都督与天子的博弈,不是你能搀和的。”

    “嗖!”

    空气爆鸣响起,李靖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他早就与张百仁结下了死仇,还有什么顾忌?

    吐蕃使臣入京,涉及到诛杀张百仁大事,他怎么敢不尽心不尽力?

    此时李靖面色阴沉,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妙之感。

    确实是有些不妙,情况有些不妙啊!

    自己这边两个人,对方三个人,若是拖延时间拦着不让进城,到时候引来涿郡的那位,可是不妙了。

    “铛!”

    “铛!”

    “铛!”

    一阵阵交集之声响个不停,转眼间二人便落入了下风。

    远处

    玉门关城头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

    尉迟敬德手持双锏,猛然突破音爆冲了出来:“李将军莫要心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尉迟将军,你来的正好,速速拦住张须驼,放那土蕃使者入城”李靖瞧见尉迟敬德,顿时大喜过望。

    与之相反,张须驼等人此时反而面色阴沉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看着加入战场的尉迟敬德,一股不妙之感传入心中。

    “砰”

    一声巨响,张须驼接了尉迟敬德的双锏,第一次后退了三步,双目诧异的看着尉迟敬德:“好一员虎将。”

    “见过张将军”尉迟敬德对着张须驼一礼。

    “可惜!”张须驼叹了一口气。

    “将军为何叹气?”尉迟敬德诧异道。

    “你不该卷入这场风波,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大都督的手段,可惜了你这一员虎将”张须驼的眼中满是惋惜。

    “晚辈久仰老将军威名,正要请老将军赐教”尉迟敬德抱拳道。

    张须驼点点头:“你的实力不下于我,倒是难得的好手。”

    说着话,尉迟敬德一阵抢攻,只听得“铛!”“铛!”“铛!”的响个不停,周身虚空不断破碎。

    二人交手正酣之时,只听王仁则惊呼声响起:“大将军,不好了,居然叫那土蕃蛮子给跑了。”

    张须驼闻言一惊连忙转头,下一刻顿时呲目欲裂,只见那干瘦老者已经窜入了玉门关内。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