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气魄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土蕃的使者居然冲入了城内,张须驼等人顿时勃然变色,一张张面孔难看了起来,就连手中的动作也随之停下。

    土蕃的使者已经进入城内,再继续杀戮下去还有意义吗?

    “好!好!好!果然是好得很,李世民为了西域诸国使者入京,可是真的下了本钱,就连天策府的神将也派遣来了两位!”张须驼面色阴沉,声音冰冷。

    一边王仁则变色:“大将军,居然叫土蕃使者入城,没有完成都督交代的任务,咱们该如何是好?”

    群雄你看我我看你,罗艺攥紧了手中的弯刀,眼中杀机流转:“不如冲入城内,宰了那土蕃使者。”

    “不可鲁莽,过了玉门关,李唐天子随时都可以出手,咱们若贸然动手,必然会惹得李世民攻伐”张须驼面色慎重,此地还有三位李唐高手护持,想要斩杀那土蕃使者可谓是难上加难。

    失算了!

    谁能想到李世民居然派来了尉迟敬德与李靖两位至道强者,须知尉迟敬德勇猛无双,可是不下于张须驼的高手。

    “哈哈哈,本官如今已经进入玉门关,张百仁的死期到了”土蕃使者仰天大笑:“有本事你们来杀我啊!本官就站在这里,看你等鼠辈有没有本事能杀得掉我。”

    “嗯?”一边的罗艺手中长枪抖动,将一位吐蕃商旅洞穿,摔在了城门前:“先将这些使者杀光,然后在想办法补救。”

    杀戮继续,站在城门内的土蕃使者眼睛都红了,笑容戛然而止:“你等敢屠戮我吐蕃壮士,我土蕃要与尔等不死不休。”

    说着话看向了李靖:“这位将军,你定然是李唐天子派遣来拯救我吐蕃使臣的,还望大人出手救下本官那些同族,在下感激不尽。”

    李靖看向了尉迟敬德,尉迟敬德扫过那屠杀的八百死士,虎视眈眈怒火喷涌的张须驼三人,不动声色的摇摇头,二人齐齐撤回城内,才见李靖道:“张将军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何必与那群无辜的商贾过不去。”

    “呵呵,异族屠戮我同胞,哪里有无辜之人?”张须驼面色冷然,眼中带有一抹不屑:“莫要多说,动手吧!”

    杀戮继续,任凭那商贾挣扎,但哪里是八百死士的对手,不多时千人商队已经埋骨这滚滚黄沙之中。

    “砰!”

    随着最后一个吐蕃使臣倒下,那城中的干瘦老者身子颤抖,嘴里丝丝血液不断逸散而出:“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咱们不死不休!老夫定要亲自拧下张百仁的狗头,祭奠我死去的同族。”

    “呵呵,大都督何等本事,也是你能加害的,你虽然侥幸逃入了玉门关,但是你当真以为李世民能奈何得了大都督?”张须驼不屑一笑。

    越是接近张百仁,便会越加知道张百仁如今的修为是何等的深不可测,近乎于无敌。

    “哈哈哈,不单单是张百仁,你等走狗也活不长了,待到李唐天子融合我西域的气数之后,到时候自然有你等好看!”那西域使者面色癫狂,任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友被人屠杀,但自己却无能为力苟且偷生,都是一场巨大的冲击。

    “张百仁!涿郡!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声音凄厉,犹若是夜枭,就连天边的云朵都似乎浸染了丝丝血色。

    “哦?你要杀我?”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飘飘传来,天地在刹那间似乎安静了下来。

    一袭紫衫的人影背负双手,站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中,周身似乎染血。

    紫色的衣衫在夕阳下犹若血色。

    谁也不知道他何时出现的,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就那般静静的立在城头楼阁的最高处,俯视着远处天边的太阳线,背对着众人。

    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目光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那道紫衣人影,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普天之下,就算神魔也绝不敢轻视眼前之人分毫,就算是上古强者复活,面对着此人也要小心翼翼的对待。

    “张百仁!”吐蕃使者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身上的力气仿佛在刹那间就被抽干。

    不知为何,看到那道身影之后,一个念头便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升起。

    张百仁!

    他便是张百仁!

    莫名其妙的就知道了,眼前之人确实是张百仁无疑。

    一种源自于心中的肯定。

    “哈哈哈,张百仁你来晚了,本官已经踏入玉门关,你杀不了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干瘦使者此时周身再次重新充满了力量,仰天狂笑眼中满是得意:“你算计失误,你杀不了我,你也无法阻挡西域诸国与李唐气数的合并,你的死期将要到了,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我!哈哈哈……哈哈哈……。”

    “哦?是吗?”张百仁眼中淡漠无波。

    “都督,末将失职,未能将这厮留在玉门关,还请都督降罪”张须驼单膝跪倒在地,眼中满是自责。

    “无妨,斩杀各路使者,不过是本座想要给某些人一个警告罢了。杀的了一波,难道还能一直杀下去?总归有漏网之鱼”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不过,这第一波的使者要杀得个干净,也算叫人知道本座并非泥塑,也是有火气的。”

    一边说着,张百仁看向了土蕃使者:“你还有何遗言,尽管速速道来,若是迟了,只怕你再无开口机会。”

    “喝,你莫要虚张声势,这里是玉门关内,李唐的领土,我不信你敢杀我!我也不信你能杀的了我,真当李唐天子是吃白饭的?”那使者冷然一笑:“今日你杀不死我,来日我定然要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张百仁闻言沉默,天地间一片沉寂,一股无法形容的压抑此时压在了众人的心口。

    张百仁气机极尽收敛,似乎与这方天地融为一体,整个人逐渐淡去。

    “都督三思!”尉迟敬德心中察觉到了不妙,顿时一步上前:“还望都督三思,此人乃天子要保下的人,还望都督莫要叫天子难做,若是起了争端,撕破面皮大家都不好过。”

    “哦?你是在拿李世民来压我?”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尉迟敬德,迎着张百仁那双晶莹的眼睛,尉迟敬德周身汗毛炸裂,瞬间肌肤紧绷,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动也不敢动。

    “不敢,下官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尉迟敬德连忙道。

    “砰!”

    张百仁一手伸出,仿佛天地倒转,乾坤翻滚不休,只见天边一只印玺仿佛不周倒塌一般,猛然凝固了时空,液化了空气,轰碎了玉门关的城头,向着那干瘦使臣砸了下去。

    “区区一步至道强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印玺之下汇聚了方圆五十里大地、山河之力,仿佛能将天地万物砸得粉碎。

    死亡的危机迸发,那使臣以及李靖等人骇然失色,不曾想到张百仁居然当真敢动手。

    “都督住手!”李靖腰间弯刀划过虚空,向着张百仁斩了过去。

    围魏救赵!

    印玺的力量李靖与尉迟敬德不敢去硬抗,如今只能攻击张百仁肉身,只希望张百仁心有顾忌,能够收手。

    “蝼蚁!”

    张百仁不屑一笑:“法天象地!”

    一掌扭曲时空,遮天蔽日般向着李靖与尉迟敬德砸了下来。

    “砰!”

    天地震动,天边一声天子龙气的咆哮震动虚空,所过之处破灭万法。

    龙气过处,地脉山川本源立即归位,张百仁的番天印居然被龙气破解。

    即便如此,那西域使臣也被张百仁出手的余波击飞,翻滚了出去,口中血液喷涌不断。

    “李世民?”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笑:“真以为你能阻我?”

    手掌伸出,一卷画卷慢慢张开,无数的天子龙气遇到那画卷之后,居然瞬间被打散。

    长安城

    李世民猛然睁开眼,一抹怒火自心头卷起,周身气机流转,便要强行出手:“该死的混账,居然敢在玉门关出手。”

    命运之力流转,李世民手中凤气升腾,便要对张百仁出手。

    “陛下不可!”春归君一把拉住了李世民:“那是江山社稷图,乃皇道至宝,眼下陛下尚未融合西域诸国的气数,万万不可与张百仁争锋,陛下此时绝不是张百仁的对手。”

    春归君面色凝重道:“如今是关键时刻,陛下只要融合了西域气数,便可与张百仁做一了断。张百仁这个时候出手,是故意要找陛下的麻烦,逼得陛下出手,然后借助大义之名,将陛下夭折于腹中。忍得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陛下大计将成,岂能在这个时候与张百仁翻脸?不过是一个使者罢了,即便叫他杀了,又能如何?西域还能继续派遣使者,他能杀得了几批?”

    李世民闻言果真动作一滞,眼中露出了犹豫之色。

    “陛下,是面子重要,还是未来的大计重要,陛下心中必然自有考校。老夫想要提醒陛下的是,越到关键时刻,就越不能叫张百仁找到鱼死网破的借口!”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