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张百义之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你说什么?”张百义闻言顿时勃然变色:“你再说一遍?你居然要我出手暗算我哥哥!”

    “你急什么?张百仁是怎么对你的,你心中应该有数。你自己好生的考虑清楚,我等修行之人只要凝结了元神,所谓的血脉情缘便都是一场空,生来父母不由天。这瓶丹药只要被张百仁吞入腹中,便可坏了其修行,待到李唐天子汇聚了西域诸国气数,就是张百仁的死期,也算是为你报了大仇”净土菩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义:“俗话说得好,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自己好生考虑清楚,你享受我佛门的一尊佛陀果位,岂能不为我佛门发展出力?”

    “可那是我亲哥哥!”张百义眼中孕育着怒火:“我就算是在禽兽,却也知道不能兄弟相残。更何况我虽然憎恨张百仁,但却也不过是当年年少嫉妒罢了,张百仁虽然待我冷了一些,但关键时刻总是会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我虽然纨绔,但良心却没有被狗吃掉。只有我父子亏欠张百仁,却不见张百仁亏欠我父子,这件事我不做!也绝不能做!”

    净土菩萨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下来,端坐在莲台上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道:“你可要好生的考虑清楚,你如今享受着我佛门佛陀的气数,你别忘了是谁给的你今日道行、地位。”

    “呵呵!”张百义闻言只是冷笑两声,干脆闭上眼睛不在言语。

    净土菩萨怒喝道:“张百义!你可要想清楚,你如今是我佛门的佛陀,一切皆要以我佛门的大局为重,此事做与不做由不得你,你既然享受了我佛门的果位、气数,岂还由得你自己选择?”

    “这不单单是我的意思,更是世尊的意思,你若拒绝,只怕日后在佛门寸步难行”一边说着净土菩萨将玉瓶放在了张百义身前,转身离去:“你自己好生考虑吧,是你的道果、未来重要,还是张百仁的性命重要。”

    净土菩萨走了,留下张百义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玉瓶发呆,过了许久之后才见张百义面色平淡的拿起玉瓶,然后转身走出了净土世界。

    涿郡

    张百仁坐在山巅,手中捻着棋子,看向对面笑面如花的萧皇后:“哈哈哈,这局你又输了。”

    “你就不能让着本宫”萧皇后气的将手中棋子砸在了棋盘上。

    “我若让着你,这围棋下起了还有什么意思”张百仁摇了摇头。

    正说着,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骁虎走了过来道:“都督,张百义在山下求见。”

    “他来做什么?”张百仁眉头一皱。

    一边萧皇后站起身远去,对于张百仁的事情,她从不过问搀和。

    “请他上来吧”张百仁收敛了棋盘,慢慢站起身来到一棵松树下,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不多时,果见一袭白衣的张百义慢慢走上山巅,站在了张百仁对面。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看着那一张熟悉的面孔,空气陷入了沉寂。

    张百仁没有开口,他在等张百义这个纨绔开口。

    过了一会

    才见张百义轻声道:“此次佛门与李唐联手,你有几成把握度过此劫?”

    “不敢说十成,七八成还是有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眼前的张百义和以前比起来忽然不一样了,变得和以前不在一样了,眼睛里没有任何欲望,有的只是平静,无尽的平静。

    “那就好!那就好!佛门野心很大,你自己多多保重!”张百义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佛门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要小心佛门的阴暗手段,佛门虽是一方大教,但未必不会使用卑鄙手段。”

    一边说着,一个玉瓶放在了张百仁身前,张百义叹了一口气:“我张家如今家破人亡,唯有你成了气候,有望成仙得道不死不灭,也是我张家的气数。”

    “这是什么?”张百仁拿起了案几上的玉瓶。

    “损骨丹”张百义面色凝重道:“只要吃了这损骨丹,体内的骨头就会化掉,或者被损了本源,伤了元气,坏了修行。净土菩萨逼我要将这损骨丹给你吃下去,我又不是傻子,你若在我张家便在,我张家的血脉便在。你若死了,那些苟延残喘的张家后辈、弟子必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被天地间的因果反噬致死。”

    “难得,这次你居然没有选择害我!”张百仁拿起来损骨丹。

    空气此时陷入了沉寂,过一会才见张百义忽然抬起头,直视着张百仁,声音中充满了感慨:“抱歉!”

    “嗯?”张百仁愣了愣神,似乎没有听清张百义的话。

    “当年我在纯阳道观娇生惯养,不懂人世间的恩爱情仇,为你造成了许多麻烦,我很抱歉!”张百义盘坐在张百仁对面,声音逐渐低沉下去:“我对不住你,若有来世,必然要报答你此生恩德。”

    “对不起!”

    “嗡~~~”

    一道虹光冲霄而起,散发着七彩之色的舍利子自其百汇穴冲出,欲要远遁而去。

    张百仁伸手拘束住那舍利子,然后眼中露出一抹愕然:“坐化了!”

    张百义居然坐化了!

    为什么?

    张百仁看着手中的舍利子,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

    张百义居然主动坐化,断绝了所有生机,这当真是出乎了张百仁的预料之外。

    “佛门要我害你,我早已经悔悟,如何肯对你出手?大哥放我去转世轮回吧”张百义舍利子中传出了一抹波动。

    不加害张百仁,自己便无法融于佛门,前进无路,后退深渊,除了转世轮回,张百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张百仁略做沉思,随手一抛,只见张百义所化的舍利子向着涿郡抛去:“你好生在轮回中走一遭,你既然对得住为兄,为兄也不会吝啬,自然会为你谋一场大机缘。”

    张百义能忽然醒悟,说实话张百仁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却不敢叫张百义的转世之身出了涿郡,免得被佛门暗算。

    瞧着张百义的佛光不见,张百仁冷酷的声音自山林间响起:“传我法旨,涿郡地界不可出现和尚,一旦出现便送其入火堆圆寂。”

    话语落下,涿郡一惊,随即那庞大的组织再次开始运转了起来。

    嵩山山巅

    世尊眉头忽然皱起,慧眼睁开,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张百义坐化了。”

    “什么?”达摩一惊:“张百义怎么死了?他已经得了佛陀果位,如今远未到寿寝正终之日,他怎么会死了?”

    达摩急了:“师尊,这张百义关乎重大,可不能死啊,还望师尊出手起死回生。张百义与涿郡哪位血脉相连,决不可死了!若张百义死了,我佛门好多谋划都进行不下去了。”

    世尊闻言叹了一口气:“涿郡的那位插手了,为师也无能为力。张百义转生涿郡,咱们佛门根本就无法渗透,日后麻烦了。”

    “确实是麻烦了”达摩不解:“张百义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掉?”

    “还不是净土菩萨那蠢货”世尊眼中难得出现一抹怒火:“你带我降下法旨,严惩净土菩萨。”

    小山前

    张百仁提着一些衣衫换洗之物,来到了纯阳道观,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纯阳道观已经没落了,整个道观内全数都是凡夫俗子,竟然无一人打坐练气。

    张百仁取了张百义的衣衫、遗物,然后大手一挥小寡妇的坟墓连根拔起,刹那间消失在纯阳道观山头。

    张斐坟墓前,一座新坟出现。

    张百义与那小寡妇合葬,也算是死后求一个圆满。

    度人经在慢慢的念诵,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重。纵使是这二人生前有何等的龌龊,对自己有何等的不妥之处,但毕竟是自己仅存的亲人。

    鬓角处

    一缕白发在悄然转黑

    “求仁得仁,愿你二人来世,再续前缘!”张百仁出手,只见其手中因果之力转动,冥冥之中一道花瓣将张斐与赵如夕链接在了一处。

    屈指一弹,因果法则隐去,张百仁看向了张百义与小寡妇的坟墓:“愿你二人来世再续前缘!”

    同样的一道花瓣,重新定住、扭曲、更改了天地间冥冥之中的某种因果。

    “百义居然也死了”远方一道白衣人影飘忽而来,居然是张母来了,站在坟前许久不语。

    “百义临死之前原谅你了”张百仁没有回头。

    “那就好”张母一阵沉默,然后看向了张百仁:“你呢?”

    “养育之恩大于天,我没有埋怨您的资格,不论如何都是我欠您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自此之后,你我母子二人两不相欠,此世善因善果到此终止,也算落得一个圆满”张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随即道:“此言大善!张百仁见过道友!”

    没有人注意到,张百仁头上那一缕白色发丝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黑色,唯有最后那一缕白发隐藏在发丝中。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