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委屈的白帝!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唯有那一缕微不可查的白色发丝,在叙说着张百仁最后的羁绊。

    满头青丝乌黑亮丽,闪烁着莹莹之光,仿佛是一根根瑰宝,在阳光下似乎有七彩之光流转。

    张母走了,瞧着张母远去的背影,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两个土包出神。

    任凭你生前何等风光,死后还不依旧是黄土一坯,与那些蝼蚁比起来有什么区别?

    一壶浊酒,洒在了张斐的坟前,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感慨:“生前身后,不过如此。”

    张百义之死,对于张百仁的触动还是很大的,至少不是一般的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张百义死前能悔悟,张百仁确实是感到很欣慰。

    “佛门!”张百仁把玩着蝎子精,眼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嘲弄之光:“简直是不知死活!”

    “看来当年布下的后手,也该用到了”张百仁迈步向湘南而去。

    紫竹林

    六根清净竹扎根于此,将南海的竹林也发生异变,血脉返祖。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观自在梳理着发丝,头也不回的道。

    张百仁脚踏流波,落在了观自在身后:“有件事还要拜托你。”

    “哦?”观自在动作顿住,侧过身看着张百仁,那一瞬间回眸百媚,叫张百仁有些恍惚。

    “你都已经证就阳神,怎么还看不破一个皮相”观自在摇了摇头,并没有觉得张百仁的目光失礼。

    张百仁无言以对,只能道:“有件事还要你帮我操持一番。”

    “有什么好处?”观自在笑着梳洗发丝。

    “分你一半气数”张百仁道:“可够?”

    “足矣!”观自在点点头:“且说说什么事情吧。”

    “佛门这头肥猪已经长得够肥了,待我与李唐天子做过一场之后,佛门会达到一个鼎盛,到时候便是宰杀佛门之时”张百仁信心在握。

    “我就知道,你那四海泉眼不是那么容易拿的,佛门在算计你,你却又在反过来算计佛门,你有几成把握挡住世尊的反扑”观自在眨了眨眼。

    动佛门容易,但是挡住世尊的反扑难。

    “你放心好了,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张百仁慢慢站起身,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佛门这是在逼我,是他们自找的。”

    “你可要算好时机,莫要耽搁了惊瑞之事。什么气数、气运都是虚的,唯有惊瑞才是真”观自在道。

    “你放心好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张百仁笑着拿出酒水喝了一口。

    “真不知道,你为何有这般自信战胜李唐天子,那可是融合了西域诸国的气数啊”观自在摇头晃脑,将发鬓挽起,做男子打扮:“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什么事?”张百仁漫不经心道。

    “前日据手下探子来报,李世民出现在了湘南地界,而且不断在白帝府邸附近转悠”观自在道。

    “白帝已经离开了府邸,李世民还在那里转悠什么?”一股不妙的预感自其心中升起:“不行,我要去看看,句芒在李世民的身边使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说着话张百仁已经散开身形,不见了踪迹。

    “这般心急?”观自在眼中满是诧异。

    白帝府邸周边的一座大山上

    李世民背负双手,瞧着草木茂盛的山谷,眼中露出了一抹追忆。

    “确实是叫人感慨,当年此地因为大战被打成一片废墟,谁知道几十年过去,已经重新变得草木盈盈”李世民看了春归君一眼:“白帝当真还在洞府深处藏着?当年咱们不是想要夺取白帝的胚胎,打草惊蛇叫其跑了吗?”

    “二公子可曾听过一句话叫:灯下黑?”春归君笑眯眯道:“本来白帝遁走,潜入了蓐收的府邸,借助蓐收本源来恢复自家伤势,但是却不想居然被突厥的那伙人惊动了蓐收洞府内的禁制,逼得其不得不退出来。”

    说起诸般的缘由,还要从当年白帝离开府邸说起。

    当年白帝差点被人夺走胚胎炼化,惊得不得不远遁虚空,居然凭借着庚金之气的感应,寻到了蓐收洞府的踪迹。

    然后白帝巧施算计,居然将蓐收洞府自虚空中给召唤了出来,恰恰虚空波动,被突厥的仆骨怀恩等一行人得了那机缘,误入蓐收洞府外围,得了三个箱子,相助仆骨怀恩练成了无上玄功。

    本来不过是一次意外,白帝也没有在意,继续潜入蓐收洞府内吸收蓐收洞府内的本源精气,但是谁曾想到意外居然就这般发生了。

    突厥之人岂会满足?各路使者不断探寻蓐收洞府的踪迹,终于在几个月前发现了蓐收洞府的痕迹,惊得白帝不得不退出来,悄悄的潜回老巢。

    “原来白帝的胚胎就在这里,吸纳蓐收精气二十多年,其胚胎怕距离大成也不远了,当真是好机缘!”李世民喜不自胜,转身看向了春归君:“只是如何捕捉白帝胚胎,还请先生教我!”

    “天地五德,金木水火土,木生火、火生金、金生水、水生土,土生木。反过来道理一样,白帝的庚金最怕坎水克制”春归君拿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丝网,面色凝重道:“克制白帝的宝物,就在这张网上。”

    “那不知这张丝网到底有何玄妙?”李世民不解。

    “这是东海龙宫的重宝,若非我等魔神与龙族有些交情,怕也借不出此宝”春归君道:“只要将这丝网洒下,便可笼罩住此地,叫那白帝逃无可逃。”

    “居然如此玄奇,还请先生出手”李世民笑着道。

    春归君闻言点点头,手掌一抛,只见那丝网迎风便长,刹那间笼罩了方圆几十里,包裹住了整个虚空。

    “咱们如何进去?”李世民看着山下乱石。

    “陛下莫急,且看我手段!”春归君闭上眼睛,运转神通:“地动山摇!”

    “山崩地裂!”

    春归君不断运转神通,群山颤抖,龙脉沸腾,乱石在不断崩飞,然后就见大地裂开了一道口子。

    轰隆

    一声巨响,大地裂开了一无底洞。

    白帝洞府深处

    此时白帝正在洞府内修炼,只见一尊散发着白光的光团悬浮于虚空中,不断吞吐着天地间的庚金之气。

    白光,纯粹到极致的白光,那并不是光,而是精粹至极的庚金之气。

    “砰!”

    就在此时,忽然虚空震动,白帝府邸一阵抖动,然后居然被人撕裂。

    “大胆,何人胆敢在本帝府邸前放肆!”白帝的呵斥声震动寰宇。

    “哈哈哈,先生说的不错,白帝确实是隐居此地,只要抓了胚胎,便可锻造出无上神剑,斩了张百仁肉身”李世民的大笑声传入了白帝府邸深处。

    听见那传来的笑声,洞府深处的白帝顿时勃然变色,眼中满是悲愤:“老子招谁惹谁了?不就是想要复活吗?有那么难吗?”

    之前被人差点练成胚胎,自己好不容易感知到了蓐收的洞府,借助蓐收本源恢复肉身,谁知道居然被南疆的石人王、突厥的仆骨怀恩等人找上门去。

    白帝见机不妙,只能放弃了蓐收精气,重新逃回自家府邸。谁知道这屁股还没坐热,居然又被人打上门来。

    “果真,实力越强,复活的劫数就越大,强如天帝不也是陨灭于天劫之下,逆转生死本来就不靠谱,可是凭什么这些魔神复活无波无劫,我等人类天骄复活便劫数重重,这不公平!简直是太不公平了!”白帝悲愤至极:“尔等何人,为何与本帝为难?”

    此时李世民与春归君脚踏虚空降临场中,然后就见李世民笑着道:“当世天子李世民见过白帝。”

    “原来是当代人王,你来本帝府邸所为何事?”白帝声音自胎盘中传来,满是疑惑之色。

    “哈哈哈,听闻白帝在此潜修,欲要复活重出世间,朕便想着上门求借一样东西,还望白帝成全”李世民风度翩翩道。

    求借东西?

    你都将人家的老家给砸了,这是求借东西的态度?

    对方虽然话语客套,但却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日之事只怕凶险了。

    白帝闻言不动声色道:“原来是求借东西的,本帝这府邸中宝物还是有一些的,诸位若看得上眼,尽管取了去,本帝也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

    “哈哈哈!哈哈哈!”李世民笑声震动群山:“在下欲要借白帝的胚胎一用,不知白帝可否成全一二?”

    “混账,当真是狼子野心,你等居然敢打本帝身子的注意,想要坏我成道之根本,简直是痴心妄想!”白帝闻言果然怒火滔天,开口喝骂道:“本帝就算是死了,也绝不会叫尔等鼠辈得逞。”

    “何必呢!阁下如今乃是鱼肉,任由朕宰割,咱们何必撕破面皮?”李世民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惋惜:“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在下了,只能亲自取了阁下的肉身胚胎,助我成道。”

    一边说着,李世民周身天子龙气咆哮,禁断一方虚空,向着下方白帝府邸镇压而去。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