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长孙无垢的威胁
  白帝很委屈,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一群人都想着将自己给弄死啊。

  天空黑压压的乌云覆压而下,天子龙气一声咆哮,破灭万法向白帝镇压而来。

  劫数!

  逆天复活,重新归来,违背了天地大道的运转,岂能没有劫数?

  有劫数倒是很正常!

  就连天帝那等无上大能都陨落于天劫之下,更何况是白帝?

  劫数不一定是雷霆,这其中更包含诸般种种的人劫、因果劫等等,数不胜数。

  就像是现在这样,李世民与春归君就是白帝的人劫。

  面对着天子龙气,白帝周身锋芒之气流转,精粹到极致的庚金之气切割虚空,向天子龙气迎了过去。

  束手就擒,绝非白帝的风格。

  众位大能自上古存活到今朝,经历了多少劫数?从来都没有束手就擒一说。

  束手就擒的是死人,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白帝身上。

  可惜了,白帝的庚金之气是法,法界的力量,面对着天子龙气刹那间溃败。

  本体尚未重生,胚胎中的白帝面对着李世民,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逃!

  若是换一个人,白帝或许有翻盘的机会,自家极致的锋芒之气能斩杀敌手,但是偏偏遇到了眼前这个人,李唐的天子。

  天子龙气压服天下众生,法力无边神通无尽。

  面对着破灭万法的李世民,白帝二话不说只能选择遁逃。

  逃?

  李世民冷然一笑:“逃得掉吗?”

  一张无形丝网拉开,封锁了虚空,白帝冲天而起一头扎入了丝网中,被那丝网包裹住,成为了丝网中的猎物。

  “混账!”

  碰到那水晶丝网,白帝终于慌了神,眼中满是惊惶之色:“怎么会这样?”

  “哈哈哈,白帝你莫要挣扎了,若没有万全准备,我等岂敢对你下手”李世民笑眯眯的看着丝网中不断挣扎的白帝,随着丝网不断缩小,白帝腾挪空间越加紧迫。

  “小儿,本帝若逃出去,有生之年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白帝周身神光迸射,欲要割裂那丝网,只是才刚刚发力,便被丝网吸收,反而成为了束缚自身的力量。

  “有生之年?阁下怕看不到了!”李世民摇摇头,一掌向着那丝网拿去。

  这世间果真一物降一物,强横若白帝就算至道强者当面,也奈何不得其分毫,但却偏偏被一张丝网克制,生克之道果然玄妙万端。

  眼见着李世民便要将丝网捆束住的白帝拿在手中,但偏偏此时虚空忽然扭曲波动,一道人影挡在了李世民的身前。

  “不好!”春归君察觉到空间波动后,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可惜

  春归君出手晚了,根本就来不及阻挡,张百仁已经到了场中,随手一挥便将那水晶丝网拿在了水中。

  “张百仁!”李世民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手掌僵硬在空中,一边的春归君也是面色难看起来。

  “我不是已经遮掩天机了吗?怎么还惹得这厮注意了!”春归君心脏狂跳,他不信张百仁有能力打破他的天机封锁。

  张百仁有没有能力打破他的封锁,此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白帝胚胎以及那件自东海借来的宝物,落在了张百仁手中。

  白帝的胚胎,可是斩杀张百仁的重要一环。

  “不管怎么说,白帝都是我人族上古先贤,为我人族生存贡献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二公子对我人族前辈下狠手,未免太过”张百仁拖着白帝的胚胎:“尊敬先祖,乃是我人族传统,二公子此举却是过了。”

  听了张百仁的话,李世民瞳孔紧缩:“都督说笑了,朕不过是想着请白帝前往长安接受人族供奉罢了,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

  “哦?”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世民:“或许吧!”

  白帝胚胎自张百仁口中开口:“去长安城接受供奉却不必了,长安城那么点人口,如何及得上涿郡?如今大都督在此,本帝顺路去涿郡正好。”

  李世民看向了春归君,眼中杀机在流转,春归君连连摇头,不动声色道:“既然如此,那此事也强求不得,都督将白帝接往涿郡,着实在安全不过,免得有些邪魔外道来打扰。不过还望都督将那丝网退还,此物乃是我大内宝物,不容遗失。”

  “哦?”张百仁手掌一抓,那丝网已经自白帝胚胎上脱离,落入了其手中,把玩一会才道:“此物本座道是颇为感兴趣,还望二公子割爱,这宝物本座留下了。”

  “这……”李世民面色狂变。

  这宝物可不是李唐的,而是自四海龙宫借来的,若有遗失,如何与四海龙宫交代?

  李世民正要开口,却被一边的春归君拉扯住,然后笑着道:“都督既然喜欢,那便将此宝留下就是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话春归君拉扯着李世民离开。

  二人出了湘南地界,才见李世民停住脚步

  “先生,那可是四海龙族的宝物,岂能流落在外?朕如何与四海龙王交代?”李世民焦急道。

  “无妨,陛下与张百仁注定有生死一战,赢了莫说是区区宝物,就算整个涿郡都是陛下的。若输了……后果其实陛下应该知道才对!还谈什么宝物,到时候是什么光景还说不好呢。”

  李世民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确实,一切都压在了那最后的关键一战。

  若胜,则自然一切都好说。

  若是败了,到时候代价只怕李世民未必能承担得起。

  不单单李世民承担不起,整个李唐都承担不起。

  “可是没有白帝胚胎,朕如何斩杀张百仁?”李世民犹豫道。

  “这个好说”春归君道:“可惜你手中没有轩辕剑,不然持着轩辕剑战胜张百仁轻而易举。不过当年能与轩辕剑争锋的虎魄刀倒也不错,斩杀张百仁足够了,我带你前往南疆走一遭。”

  “虎魄刀?”李世民眼睛顿时一亮:“好!好!好!这个好,这个好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说老祖,你怎么总是这般狼狈啊”瞧着李世民与春归君走远,张百仁看向了手中的白帝胚胎。

  “你小子如今得了天地气数加持,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夫逆天重生,自然不会被老天所容。没听说过‘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无自由吗?’”白帝摇头叹息,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般,高声道:“我差点忘了,有一场机缘在等着咱们,咱们速速前去。”

  “什么机缘?”张百仁诧异道。

  “蓐收的洞府”白帝道。

  “你知道在哪里?”张百仁的眼睛顿时亮了。

  “废话,莫要啰嗦,速速与我一道同去”白帝连忙道:“我为你指路。”

  长安城

  长孙无垢手掌敲击着案几,看着手中的密报不语。

  过了一会才听长孙无垢道:“麻烦了!”

  “娘娘,你说陛下有几分把握?”长孙无忌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垢。

  “我若是说,陛下没有把握你信吗?”长孙无垢猛然站起身:“你去传信大都督,就说今夜本宫一定要见到他,不然后果自负。”

  长孙无垢话语冰冷,一边长孙无忌猛然一惊:“你要做什么?”

  “照办就是”长孙无垢冷声道。

  长孙无忌沉默片刻,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该说的他早就说了,长孙无垢若那么容易说动,眼前岂会这般局势?

  张百仁驾驭着遁光正要赶往漠北,却见天边一道符诏飞来,落在了张百仁的手中。

  “嗯?长孙无垢?”张百仁眉头皱起:“看来还要耽搁一会,不过正要看看长孙无垢究竟想要卖什么关子。后果自负?口气倒是不小。”

  张百仁略作沉吟,将白帝塞入袖里乾坤内,然后方才转身离去。

  长安城

  长孙无垢的寝宫

  天空月色正明,整个长安城浸染了一层银纱。

  一阵狂风吹入大殿内,接着就见张百仁落入了长孙无垢身后。

  此时长孙无垢背对着大殿,抬头观望天空明月不语。

  “说吧,这么晚找我来有什么事?莫不是想我了?”张百仁话语里充斥着调戏的调调。

  “你……”长孙无垢气的猛然转身,瞬间打破了夜色的静谧。

  瞧着长孙无垢那副无暇的面孔,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坐下身子:“你说,李世民若知道你半夜私会我,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气疯了?”

  长孙无垢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深吸一口气道:“陛下欲要借助西域诸国气数与你做一了断,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你输。”

  “要我输?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张百仁闻言断然否决。

  “你若赢了,李承乾便立即血溅皇宫,魂飞魄散”长孙无垢声音冰冷。

  “你居然拿承乾威胁我?”张百仁声音冰冷,大殿浸染了一层寒霜。

  “你可以这么理解,本宫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除非你不想要承乾的命了!那可是你唯一的儿子!”长孙无垢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是你唯一的血脉重要,还是江山社稷重要,你自己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