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吉利可汗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此言一出,大帐内倒瞬间安静了下来;是极,张百仁的剑器定然不能随意取用,不然凭借那剑器的锋锐,咱们大家如何是其对手?还不是要切西瓜一般被人给砍得到处抱头鼠窜?

    这说明什么?

    说明张百仁很可能因为某一种原因,诛仙剑根本就无法正常使用。至少是在此时,无法正常使用,不然早就天下无敌了,还有大家什么事啊。

    群雄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蓐收摸着茶盏:“若真如此,咱们未必没有机会。”

    “不错,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斩杀张百仁难逢的机会!汇聚了西域、突厥、李唐半壁江山的气数,所化的天子龙气若不能将张百仁斩杀,咱们还混什么?干脆都去抹脖子算了!”春归君拍了拍手掌:“诸位,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若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想杀张百仁可是难咯。”

    此言一出,群雄沉寂,一双双眼睛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仆骨怀恩与血魔神,仆骨怀恩拍着胸脯:“我自然是不能给大家拖后腿,突厥与张百仁的大仇不能不报,突厥这边就交给我了,我定会说服新的汗王臣服李唐天子。”

    武道修为到了这般境地,一言一行都可以影响到整个突厥的大势,新的突厥汗王若不能被仆骨怀恩与血神承认,那就休想继承汗王之位。

    仆骨怀恩与血神,乃是突厥的武神,武道神话,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三军泣动具缟素,突厥的汗王居然又被人给一剑杀了,此仇此恨天地可鉴。

    哀嚎

    突厥中一片哀嚎,缟素千里。

    各路大能此时纷纷散去,蚩尤刚刚走出营帐,却听身后春归君道:“蚩尤大帝,还请留步。”

    “原来是句芒大神,还有什么事吗?”蚩尤笑着道。

    “我等未来气数全都押注于李世民身上,李世民的成败,关乎着我等魔神未来千年大计,关乎着我等是否能打开两界通道,所以此事出不得任何差错”句芒面色凝重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蚩尤道。

    “欲要借阁下虎魄刀一用,虎魄刀当年与与轩辕大帝征战过,饮了不知多少人族上古先贤的血液,魔威无边,若能将张百仁的那先天剑器逼迫出来,倒也值得!”春归君背负双手:“先天剑器乃是张百仁最大的底牌,使用一次便会曝光一次。待到日后漏了底,张百仁也就不可怕了。”

    “就算是不能诛杀张百仁,也要将那先天剑器逼出来,咱们若能摸清张百仁的底细,到时候有的是手段弄死他”句芒冷然道。

    蚩尤闻言略作沉默,随即点点头:“也好,只是我这虎魄刀怨气太大,动用之后,后果太严重,若不小心反噬了当朝天子,可就不妙了。”

    “管那么多作甚,只要能斩了张百仁,或者说是重创了张百仁,李世民的死活干咱们什么事!”春归君摇头晃脑道。

    春归君得了虎魄刀,起身回转长安城,此时李世民正端坐在大殿内修炼。

    天空中龙气咆哮,化作了一条紫色金龙,然后猛然自九天而下,倒灌入其体内,淬炼着其体内气血、精气。

    “先生回来了?”李世民睁开眼,大殿渲染了一层紫色。

    “陛下,老夫这回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春归君笑眯眯道。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李世民诧异的站起身。

    “张百仁斩了东突厥的处罗可汗”春归君道。

    李世民闻言顿时面色一变:“什么时候?这算什么好消息?”

    “陛下莫急,且听我一一道来”春归君笑着道:“之前漠北有蓐收洞府现世,张百仁在蓐收洞府内大发神威,斩了处罗可汗;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张百仁已经斩了东突厥三代可汗,简直成了突厥人心中的死敌,恨不能喝其血寝其皮。如今这般诛杀张百仁的机会,你以为突厥能坐得住吗?”

    “先生是说,东突厥也极有可能派遣使者前来长安城臣服,助我诛杀张百仁?”李世民的眼睛亮了。

    “是极,此事老夫已经托人说和了,要不了多久突厥便会有使者入京。如今集合了西域、东突厥以及李唐的半数气运,你若不能将张百仁斩杀,只怕此人真的要无敌了,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春归君面色凝重。

    此次比斗,关乎的不单单是李世民与张百仁,而是一大群人的未来、希望。

    若能斩杀张百仁则罢了,众人皆大欢喜。若叫张百仁击败了李世民,这未来必是张百仁的天下,魔神将隐居边境,不敢在踏入中土一步。

    这一战,却是决定了未来天下的走势。

    “可惜了,父皇当年短见,不曾将小妹下嫁给张百仁,不然朕岂会有今日这般麻烦”李世民阴沉着脸:“张百仁手中有江山社稷图,朕不曾接触过江山社稷图,不晓得其有何威能,这又是一变数。”

    “二公子放心,老夫早就想到了对策”春归君自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木盒乃檀香制作,古朴典雅,看起来便非同寻常:“此乃蚩尤的魔刀,除非张百仁找到消失千年的轩辕剑,不然这魔刀足以克制江山社稷图的力量。”

    “蚩尤大圣的魔刀?”李世民闻言眼睛亮了。

    春归君不紧不慢道:“二公子,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二公子好生在皇宫中闭关吐纳龙气吧。待到那西域使者入京,突厥使者递来国书,便是决战之日。”

    “先生,何不在叫诸位魔神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李世民忍不住道。

    “诸位魔神皆是苟且偷生,能活着已经不易,哪里还有力气助你?若众位魔神在巅峰状态,也用不到二公子出手,咱们早就联手将那小子弄死了”春归君摇头晃脑道:“晦气!晦气!”

    瞧着春归君远去,李世民再次转身走入皇宫内,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大内

    长孙无垢寝宫

    长孙无垢站在楼阁内,看着远处池塘不知在想些什么。

    “娘娘莫非是又在想着如何算计我?”

    一阵清风灌入大殿,吹来了一道声音,吹来了一道人影。

    “嗯?”长孙无垢听到那厌恶的声音,顿时眉头一皱:“你怎么又来了?当真是好大胆子,大内皇宫你当成了私人庭院不成?”

    听闻长孙无垢的怒斥,张百仁也不多说,居然直接一把向着长孙无垢扑去,不待长孙无垢反应,已经将对方揽再了怀里。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长孙无垢使劲的挣扎。

    “无他,欲要借娘娘的先天之炁一用,还望娘娘恕罪”张百仁手掌已经钻入了长孙无垢的怀中,攥住了一只玉鸽。

    “混账你敢冒犯本宫!”长孙无垢气急:“在不放开我,本宫可就要叫了!”

    “哟?叫?你倒是叫啊,惊动了李二,只怕不等他汇聚了天下龙气,便会被我了却性命”张百仁来了精神,一把撕裂了长孙无垢的衣衫,扶着栏杆压迫了上去。

    长孙无垢银牙紧咬,双手撑着栏杆,手背青筋暴起:“淫贼,本宫不会饶过你的!本宫绝不会饶过你的!”

    喊?

    长孙无垢确实是不敢喊出来,若惊动了宫中之人,自己还有脸做人吗?

    而且长孙无垢也确实是怕了张百仁的凶残霸道,生怕自己不小心害了李世民。

    其实长孙无垢想多了,张百仁若有把握斩杀李世民,还用得着跑到她这里夺取先天之炁吗?

    撞击声响彻在宫阙内,长孙无垢羞得差点昏过去,好在这周边不曾有下人靠近,不然长孙无垢没脸见人了。

    “淫贼,你到底想怎样!”长孙无垢的眼中满是哀求:“你就放过我吧,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何必为难我这个女人。”

    张百仁架起了长孙无垢的双腿缠绕在腰间,一把将长孙无垢揽在怀中:“你这话说晚了!你若是没有加害承乾,我自然不会牵连到你,但你如今既然牵连到承乾这不相干之人,我岂会饶过你?”

    “淫贼,我和你拼了……”

    突厥

    吉利可汗端坐在王帐内,一双眼睛看着地图,眼中满是凝重。

    处罗可汗宾天,汗王之位终于轮到他了。

    “仆骨将军,事情真到了那种非要臣服不可的地步了吗?”吉利可汗心中不甘,突厥论地盘并不比中土小,吉利可汗正要大展凶威,却被逼的不得不臣服于李唐,你叫吉利可汗如何甘心?

    “小不忍则乱大谋,张百仁不死,随时都能摘了你我的脑袋!他能斩了始毕可汗,杀你父亲仆骨莫何,又毙命处罗可汗,接下来他的剑随时都有可能落在你我的身上,你自己好生思量一番吧!”仆骨怀恩面色凝重:“李唐好说,但张百仁却是不得不除的大敌。”

    大帐内气氛沉闷,随即却见吉利可汗猛然坐起身,声音盎然:“好!臣服便臣服,只不过在臣服之前,咱们可要捞足了好处才可。”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