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主末次序,仙路重于苍生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别的不说,从上古先秦到今朝有多少皇朝?多少世家?多少高手?

    一个个若是如曹家那般化作了旱魃,由死转生,隐匿不出,就等着天下大乱惊瑞之日降临祸乱世间,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群起而攻之,就算张百仁在强,一个人也扛不住啊。

    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几,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慢慢的点了点脚下青石:“不怕你们出来,就怕你们不出来。”

    李唐皇宫

    李世民周身笼罩着一层翻滚的紫雾,仿佛神龙一般,不断的来回翻滚波动。

    只见那雾气时而化作紫色龙形灌入张百仁口鼻之内,又时而化作道道烟雾,自其周身百窍内散出来。

    “陛下的天子龙气越加精深”长孙无忌走入了大殿内,瞧着闭目盘坐的李世民,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李世民没有说话,依旧在继续运功。

    “陛下,西域诸国的使者已经到了,就等陛下递交了文书,然后气运合一”长孙无忌道。

    李世民闻言眉毛动了动,随即猛然睁开眼:“当真?”

    三尺紫色神光洞穿虚空,崩碎了层层空气,散发出阵阵声响。

    “西域诸国使臣都到了?”李世民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忌。

    面对着李世民的目光,长孙无忌不知为何忽然一阵心虚,不动声色的低下头道:“回禀陛下,都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朕早就盼着这一天呢!”李世民猛然站起身:“袁守城何在?”

    “老臣再此”袁守城自一边站出了身子。

    “良辰吉日何在?”李世民道。

    “明日便是良辰吉时”袁守城略作掐算道。

    李世民眉毛一挑:“怕是来不及布置!”

    随即一转目光,看向了大殿外:“礼部侍郎何在?”

    “臣在”礼部侍郎走入大殿。

    “叫你布置、准备的各种仪式,你可准备好?”李世民低头俯视着礼部的官员。

    “回禀陛下,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只是还有些细微之处需要修补、查漏一番,若将时间定在明日,怕有些紧促……”礼部官员略作斟酌,低声道。

    “你也说了,是有些急促,而不是真的急促!”李世民声音凝重道:“明日太阳升起之前,朕一定要你等准备完全,时间不等人啊!每耽搁一天,朕要承担的压力、凶险,超乎了尔等的想象。”

    “朕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在等了!”李世民话语沉重:“突厥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突厥吉利可汗刚刚继位,有些事情尚未理顺,还需等候一段时间”长孙无忌道。

    听了这话,李世民点点头,摆摆手示意众臣退去,却见春归君慢慢自角落里走了过来:“陛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是到关键时刻,便越要沉住气。”

    “朕也想沉住气,可是……”李世民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若那凶人忽然改变主意,此时提剑杀入皇城,朕该如何是好?”

    “陛下多虑了,张百仁是何等人物?他是名震天下的大都督,有无穷神通,无穷法力,岂会言而无信?他这个人太傲!”春归君摇头晃脑:“陛下放心吧,咱们定会给张百仁那厮一个惊喜。”

    “难啊!”张百仁在涿郡也犯难,思来想去,却找不到一个可以镇守龙脉之人。

    张百仁不是没想过请道门众人出手,但道门众人游走在世间的不过一具具法身罢了,真身尚在轮回中沉睡,如何是魔神的对手?

    就算魔神已经残废了,也非众人可敌。

    “难!难!难!只希望这一切不要发生!”张百仁摇头晃脑:“将一切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希望’二字,却是对天下百姓不负责任。”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青石,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涿郡人手不可妄动,关乎着涿郡百万人口的安全。翟让与王世充坐镇一方,也不可妄动。算来算去,我手下还是缺人啊!”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分身乏术,地脉哪里他也顾不得了。

    魔神不是傻子,只要自己与李世民卷起大战,祖脉必然会为其所趁。

    “尽人事,听天命!”张百仁手中书写一分分手书:“中土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将此事告知于道门、佛门,世尊若不是傻子,就不会给魔神出手的机会。”

    书写完毕,将手书散发下去,张百仁方才闭上眼睛:“能做的我已经都做了,接下来中土未来的劫数,要全都寄托于那些老家伙的身上。”

    “你终于想明白了,倒是可喜可贺”少阳老祖慢慢走来:“中土劫数,不是你一个人的劫数,你能护持涿郡,活命百万,已经是莫大功德。”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目光黯然道:“不知为何,一股阴霾在心中总是无法散去。”

    “你或许还有一个法子,那便是直接出手斩了李世民,不给魔神动手的机会,将一切扼杀于萌芽状态”少阳老祖不紧不慢道。

    “提前动手?提前动手也改变不了气数,如今大局已经形成,李世民临死前的反扑必然震动中土祖脉,破了我留在祖脉处的禁制,然后给魔神可乘之机”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无奈。

    “先生何必心急,此事本宫倒是有几分想法”萧皇后慢慢的挪动步伐,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哦?你有何想法,尽管速速道来!”张百仁眼睛一亮。

    “决战之前,都督将那些魔神全部斩杀,岂不是绝了祸患?”长孙无垢道。

    “不可,大战前要养精蓄锐,魔神可不是好惹的,就算杀了,你也必然会折损元气,伤了气数”少阳老祖摇了摇头:“魔神乃天地孕育,随意斩杀会自绝天数,如今决战当前,每一分气数对你来说都是致命的。”

    张百仁默然,抚摸着膝盖上的宝剑,眼中露出一抹沉思:“我若是向将那些软柿子都清理了,敲山震虎如何?”

    “呵呵,魔神活了多少万年,岂会给你这个机会?”少阳帝君转身离去:“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想?

    有什么好想的,就算是打破头皮,也想不出破局的办法。

    北天师道

    张衡看着手书,面色凝重下来;一边北天师道掌教低声道:“老祖,都督此言未免太过于耸人听闻,那可是中州祖脉,岂是魔神想撼动就能撼动的?”

    “魔神本事不可小觑!”张衡眉头皱起:“但我如今只是一尊法身驻世,如何与魔神动手?此事怕有心无力。”

    说完话将手中书信递给了一边的掌教:“去,将这本书信送去其余几家宗门,本座能做的就是将消息传出去,其余的却有心无力。我已经等了千年,岂能自为了中土自坏仙途,将真身自轮回中唤醒?”

    青鹿崖

    春阳道人看着手书,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然后站起身快步向后山走去。

    “弟子春阳,拜见老祖”春阳道人跪倒在地。

    “春阳,你来了,快起来吧!”山顶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然后就见山间草木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径。

    “老祖,涿郡来信了,说魔神欲要觊觎中土祖脉,现在来求助各家道观”春阳道人急忙道。

    “哦?”老祖闻言顿时面色凝重下来,拿起了春阳道人手中的书信,过了一会才道:“麻烦!麻烦至极!”

    “老祖,咱们该怎么办?”春阳道人眼巴巴的看着老祖。

    老道士摸摸胡须,眼中露出一抹犹豫,过了一会才道:“就当没有收到过。”

    “啊?”春阳道人骇然失声:“老祖,那可是中土祖脉啊!一旦祖脉出了问题,只怕中土必然会引发惊天劫数。”

    “我且问你,修道为了什么?”老道士一双眼睛看着春阳道人。

    “自然是为了长生,为了成仙”春阳道人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句。

    “我如今此世即将圆满,尚且还有三五年的寿数”老道士的眼中满是感慨:“我施展秘术锁住了生机,为自己延续了三年寿数以求此生圆满,但是如今若大动干戈,必然会泄露了气机,引得天数反噬,这百年苦功可都是全废了。”

    “你也说了,成仙成仙,我辈修行为的就是成仙,魔神毁灭了祖脉又能如何?再有这一世,我便可得窥法身圆满的希望,岂可轻举妄动”老道士不紧不慢的摸着胡须。

    “祖爷爷!”春阳道人顿时急了:“咱们修行中人为了长生,可也不能不管天下苍生死活啊。”

    “你这丫头,不是和你说了,在道观内不得叫我祖爷爷,免得被人知道了咱们之间的关系”老道士虎着脸转移话题:“你去闭门思过,这一切祖爷爷自有主张。我辈修行为的是长生,救济苍生不过是顺手为之,主末你要分清楚,若是因此耽搁了大业,不分主末坏了道途,可是糊涂了!”

    春阳道人无奈,只能退下去,留下老道士坐在山巅无语。

    过了许久,才听老道士一叹:“老道我这一世有圆满的希望,岂能因此废了道途?我为了苍生废掉此生圆满,谁又为了仙道助我?不去!不去!谁爱去谁去!”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