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前奏
  王伯当闻言顿时一惊,没想到翟让居然这般不知上进,胸无大志;整日里抱着混吃等死的想法,已经成为了张百仁的死忠拥簇。

  翟让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能吃几斤干饭。凭借自己的本事,想要在群雄的虎视眈眈之中扎根立足,不是一般的难,若不是有张百仁背后支持,自己只怕是早就被群狼吞了。

  门阀也好,世家也罢,都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也不是自己能比的。一旦失去了张百仁支持,只怕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张百仁给自己下了禁制又能如何?普天之下除了皇帝外,那个人是自由的?

  张百仁虽然给自己下了禁制,但却相当于自己的一道护命符,相当于自己的一道保护伞,关键时刻能救自己命的存在。

  而且瓦岗的事情,张百仁从不插手、过问,一切都是自己说的算,对于翟让来说,这样的日子叫他很满足。

  不是一般的满足!

  “主上莫要劳心,大都督是何等人物,既然放任李世民汇聚天下气数,自然是有其把握!您若上书,大都督怕会不高兴,还以为你瞧不起他嘞!”王伯当笑着道。

  翟让闻言点点头:“倒也是这个理,不过下次这种投靠李世民的话,你莫要再说了,否则休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王伯当苦笑,变成了苦瓜脸:“主上,这能怪我吗?这不能怪我啊!我也是为你好,为你考虑。若是张百仁战败,李世民岂能放过咱们?两面三刀虽不可取,但却也多了一种保障。”

  翟让闻言摇摇头:“麻烦!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大都督的手段你还是没有见过,真正见过大都督手段的人,绝对不会升起背叛之心。”

  翟让站起身:“莫去管他,一切都有大都督顶着呢,听说醉花楼来了一个新头牌,随老爷我去瞧瞧。”

  瓦岗寨的事情,张百仁不知道,他如今正在借助长孙无垢修炼,掠夺长孙无垢的元气恢复自家伤势,没时间理会那些杂事。

  长安城

  一袭黑袍的斗笠人缓缓来到了玄武门前

  “此乃大内皇宫,何人在此逗留?”有大内侍卫开口呵斥一声。

  “速去通传李唐天子,就说故人来访!”斗笠内传来一阵女子的声音。

  侍卫闻言略作踌躇,然后道:“可有凭证?”

  “凭证在此!”女子怀中掏出了一份书信。

  侍卫点点头:“有劳阁下等候,在下去去就来。”

  大内皇宫

  李世民正在修炼,梳理体内的龙气

  忽然天空闷雷阵阵响,春归君一双眼睛扫过大内皇宫,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

  “大人,门外来了一个女子,说是陛下的故人,有书信一封递上”侍卫来到了春归君身前。

  “张百花?”春归君看着书信的落款,眼中爆射出一抹神光:“速请!”

  随即脚步匆匆的走入大殿:“陛下,好消息!好消息!这回可是造化来了。”

  “何事居然惊得先生这般兴奋?”李世民诧异道。

  “快来!快来!一个关键性的人物来了,如果说之前咱们的胜率只有八成,那么现在有十成把握”春归君的眼中满是自信的递上了手中书信。

  “哦?”李世民愣了愣神,接过书信后却是诧异的抬起头:“张小草?”

  “不错,一个能战胜张百仁的关键人物来了!”春归君道。

  “张小草何在?”李世民道。

  “陛下马上就可以见到了”春归君笑着道。

  果然

  不多时就见张小草走了进来,掀开头上斗篷,对着李世民抱拳一礼:“见过二公子。”

  “张姑娘莫要客套,咱们可都是老熟人,当年朕与宇文成都同殿为官,也算是交情匪浅。可惜你夫君武道天资无双,却被奸人设计陷害……”李世民的眼中满是惋惜。

  “二公子,小女子今日来此,是有事要与二公子分说”张小草眼中露出一抹仇恨。

  “有什么话,尽管速速道来无碍,本公子若能帮得上忙,定然二话不说,绝不含糊!”李世民把玩着手中的玉狮子:“毕竟好歹朕也是与宇文成都同僚一场,对其家人、遗孀,多有照顾也是理所应当。”

  “听闻二公子要与张百仁决战,做一了断?”张小草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点点头:“确有此事!张百仁乃是前朝老人,到今朝拥兵自重,涂害天下百姓苍生,不遵王法,不敬公侯。不朝天阙,不受法度,屡次卷起中土风波、大战,此事朕绝不能饶他!虽然此瞭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但朕深信邪不能压正,朕岂能忍见此瞭毒害朕的子民?祸害朕的山河,朕愿为天下先,诛除此瞭,也叫众生知道天理迢迢。朕若胜了,自然是天下苍生百姓之大幸,可以解救天下苍生百姓于水火之中。朕若是败了……只能说命数如此,朕亦不后悔!”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瞧着李世民那副大义盎然的样子,张小草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天下男人都是这般,口是心非之辈!”

  “此话怎么讲?朕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啊!”李世民不由得老脸一黑。

  张小草喝了一口茶水,然后道:“我张家与张百仁有大恩,我父因其母亲而死,全家老幼亦因其母亲遭劫数,对于张百仁更是有活命之恩。我父亲临死前更是将我托付于他,叫我不得有任何意外。”

  张小草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若二公子与李世民决战,起了争端不敌,尽管将我一刀杀了,断其因果,必然会使得张百仁心神大乱,遭受重创。我若死了,他便完不成因果誓言,对其修行必然有大碍。”

  李世民闻言悚然动容,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小草:“你居然为了替宇文成都复仇而愿意死去?”

  “杀我夫君之仇,岂能不报!”张小草眼中冷光流转。

  李世民默然,过了许久才谓然一叹:“宇文成都何德何能,居然有你这般女子拼死为其寻仇,此生若有一位女子肯这般为我,纵使是万死也值得了。”

  “呵呵,你们男人啊!”张小草不屑一笑。

  李世民此时终于正视眼前的这个女子,仔细打量着眼前女子的容貌,柔和精致的五官,不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怪不得张百仁与宇文成都为此女撕破面皮。

  “自古以来红颜多祸水!”李世民心中感慨,上前一把握住了张小草柔夷:“你放心,我一定会为宇文道兄复仇,不过却用不上你。你只要安心的在后方等我回来,等我战胜张百仁之后回来,为我捧上一杯酒水,如此足矣!舍此之外,别无所求!至于说用你性命去换取胜利,朕不屑为之。”

  “呵呵”张小草嘲弄的笑了两声,声音里意味不言而喻。

  “啪~~~”张小草一巴掌打下来李世民的咸猪手:“你若能杀了张百仁,莫说是区区一杯酒水,就是一些别的事情,也并非不可以。”

  张小草手指缓缓自李世民胸口划过,仿佛是小猫一般,点在了李世民的下巴上,呵气如兰:“你若能斩了张百仁,我便是你的!”

  “呼~~~”

  那一刻,一股火焰在李世民的心中炸开,瞧着那媚眼如丝的张小草,李世民猛然一把攥住了张小草,猛然拖拽入怀中,向着寝宫深处而去。

  春归君不知何时已经悄然退下,唯有张小草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道道惊呼:“你快放开我,我是说你斩杀了张百仁之后。”

  “哼,你是我的!你现在就是朕的!至于说张百仁,此次在劫难逃,何必急于这一时”李世民霸道的声音逐渐消失。

  长孙无垢寝宫

  张百仁慢慢的从长孙无垢身上爬起来,瞧着瘫软如泥的长孙无垢,眼中满是感慨:“可惜,李世民那小子没福气!”

  “为何可惜?”长孙无垢侧头看着张百仁,话语犹若平常人一般,不见丝毫恨意。

  “有这么美得冒泡的极品美娇娘,他却没福气享用,不然岂不是早就破碎了内虚空,哪里还需要聚合龙气,总是想着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张百仁躺在了长孙无垢的玉璧上,手掌扣在了松软的高山上。

  “我的道行越高,男人便越近不得我周身,你修炼功法独到,方才能采补我”长孙无垢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自从我证就阳神之后的三十多年,他就再也没有碰过我。”

  所有男人靠近长孙无垢的肌肤,只要心中起了欲望,就会成为送牛奶的,刚刚送到门口,就交代了。

  “确实是厉害,与你双休虽然增进修为,但却也折损了我的根基,即便是我也经受不住你的采补,更何况是李世民”张百仁调笑着道:“他呀,也就是过过手瘾。”

  长孙无垢闻言面色阴沉下来:“咱们两个这般,你在这个时候说李世民,合适吗?”

  张百仁一愣。

  “不解风情!”长孙无垢冷冷一哼,慢慢的穿起来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