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帝王气象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当你与一个女人滚床单,却问那个女人别的男人好不好,这种人未免太没有风情。

    很显然,张百仁就是那种没有风情的人,亦或者说他从来都不需要风情。

    张爱玲曾经说过一句话‘通往女人心里最短的距离,是女人的xx(大家自己百度去)’,这句话果真不作假。没有什么女人是睡觉不能征服的。如果有,那么请在睡一次。

    和长孙无垢滚了半个月的床单,此时二人之间倒是没有了那么多隔阂,长孙无垢也不见初时的挣扎,反而很平淡的接受了一切。

    “这次大战,你会死的”长孙无垢慢慢穿戴好衣衫,脸上透漏着红光,整个人仿佛是润透的水蜜桃。

    “哦?为何?你当真以为李世民汇聚了突厥、西域诸国的气数,便能与我为敌?”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不屑,双腿发软站不起来,只是躺在软榻上瞧着长孙无垢美好的身段。

    “因为本宫会亲自杀了你”长孙无垢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说话的眼神、语气很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垢:“其实我可以镇封了你体内的先天之炁,只要你不断与我双修,便会延缓合道的时间。”

    “你倒是想得美!”长孙无垢慢慢整理衣衫:“其实对我来说,活着倒是一种痛苦,反而不如死掉安心。”

    “人世红尘大好,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张百仁闻言愣了愣:“你如今锦衣玉食,哪里有什么痛苦?”

    “我的痛苦,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强加于我!”长孙无垢站在栏杆处,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一切都变了!自从那日我与你小楼一夜风雨之后,一切都已经变了。我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其实是你想得太多”张百仁略作沉默,方才慢慢坐起身:“当时我也是无奈,阳神迟迟不能孵化出来,只能剑走偏锋。恰巧李家打一些鬼魅注意,你主动送上门来,这可怪不得我。”

    长孙无垢沉默了一会才道:“我恨你,但我更恨那无情的父子,恨他们为什么将我推入火坑。”

    张百仁颤抖着双腿走下床榻,抱住了长孙无垢的后背,揽入怀中二人许久无语。

    长孙无垢的额头贴在张百仁下巴上:“早晚有朝一日,我会亲手杀了你,结束你我之间的孽缘。”

    “好歹你我也有过露水姻缘,要不要这么狠心”张百仁身子一个哆嗦,他知道长孙无垢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你爱我吗?”长孙无垢道。

    张百仁苦笑,此时只能沉默。

    刚刚在床上和人家运动完,直接说不爱,貌似不太好,有一种无情的感觉。若是说爱,但自己确确实实是不爱她,二人之间爱恨交织,说不上爱,也说不上不爱。

    “你既然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我为何不能杀你?”长孙无垢笑了,猛然一推张百仁,将张百仁砸在了软榻上,然后轻笑着扑了过去。

    张百仁变色,眼中露出一抹惊惶:“还来!”

    怪不得李世民成送牛奶的,这女人太厉害了!

    三日时间悠悠即过,张百仁只穿着白色单衣,贴靠在栏杆上看着远方风景,不远处长孙无垢端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容妆。

    “你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张百仁忽然开口,话语里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天数如此”长孙无垢梳妆的动作一停:“活着对我来说,倒是一种折磨,只希望我临死之前能将你带走。”

    “你真的这般恨我?”张百仁愣了愣神。

    “你毁了我的清白,坏了我的幸福,你说我恨不恨你!”长孙无垢道。

    大殿内气氛陷入沉默,张百仁依在栏杆处默然不语。

    与长孙无垢缠绵这几个月,对于张百仁来说,修行进境大有增益。

    毕竟睡了几个月的奸夫**,若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就在此时,长安城一声声炮响打破了空气的沉寂,惹得张百仁投去注视的目光。

    “发生了什么?”听着外界的炮响,长孙无垢问了一声。

    张百仁略作沉默,法眼看着北方而来的浩荡龙气,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一抹罕见的凝重:“突厥使者入京了,龙气的强盛有些出乎我预料。”

    “你后悔了?”长孙无垢起身来到张百仁身边,与其一道看向了长安城大街上的车水龙马。

    张百仁摇摇头,过了一会才笑着道:“我该走了,突厥使者既然入京,决战之日就不远了,我要回去养精蓄锐,必要在最巅峰状态,迎接这次大劫。”

    瞧着沉默的长孙无垢,张百仁道:“你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长孙无垢抬起头,转身侧看着张百仁:“你已经踏入天道,已经没了感情,又何必这般煽情?”

    长孙无垢自脖颈处拿下一道晶莹剔透的玉牌,缓缓挂在了张百仁脖颈间:“这块玉牌是娘留给我的,我从小就戴在身边。”

    将玉牌挂好,长孙无垢方才慢慢松手,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若有可能,你尽量留他一命。算是代我了却了这段夫妻缘分,来世再无瓜葛,算我欠你的。”

    楼阁内气氛恢复了沉闷,张百仁没有说话。

    长孙无垢道:“有些事情本来想要和你解释的,但后来想想实在是没有必要,你走吧。”

    “不急,看完这典礼再走也不迟!”张百仁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天帝法袍自动飞起,穿在了张百仁的身上。

    长安城

    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自正门而入,满朝文武百官纷纷列队迎接,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张百仁看到了兴高采烈的李靖,成为了此次专门接待突厥的大使,面对着突厥蛮子卑躬屈膝,说不出的谄媚。

    “哼,李靖这人忒没志气!”张百仁忍不住扶栏而叹,眼中满是忍不住的怒火:“将我中土汉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都督此言差异,你废掉了李靖的男人之物,叫红拂整日里守活寡,你说除了复仇之外,李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为了复仇,他能付出自己的一切”长孙无垢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未免也太阴毒,如此作风,不似正人君子,传出去有辱你的名声。”

    “呵呵,名声是什么?能吃吗?”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扫过那突厥使臣,倒是看到了一个熟人。

    李靖将突厥使臣领入太极殿,至于太极殿内的情况,张百仁看不到,但却也能猜到,无非就是一些交换国书的事情。

    一时三刻之后,忽然天空震动,北方突厥的龙气居然猛然一声咆哮,然后瞬间撕裂,一半的气数跨越时空,径直飞入了长安城,被长安城上空的紫色龙气吞噬掉。

    下一刻一声真龙咆哮,震动整个大隋领土,无数修行中人纷纷遭受龙气波及,口喷鲜血栽倒在地。

    “嗯?”张百仁眉头一皱,周身气机收敛到极致,面对着此时的天子龙气,一股危机自心中升起,瞬间席卷了整个心灵。

    “呜嗷~~~”

    金龙咆哮倒灌,刹那间冲入大殿,灌注于李世民体内。

    “我该走了,稍后李世民进境谁也不知道,若发现了我的踪迹,必然会牵连到你”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决战之日,就在这几个月内。”

    长孙无垢看着张百仁,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张百仁走了,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

    长孙无垢呆呆的站在栏杆处,紧抱着双臂,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天空,两行清泪划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涿郡

    张百仁寻了一处火山,二话不说直接扎进去,开始闭关修炼,恢复精气神。

    体内丹田中虚空塌陷,无尽太阳神火涛涛涌落,被张百仁尽数吸收,化作了体内的无穷神血,打磨着其体内的根基。

    长安城

    李世民周身龙气咆哮汇聚,自其口鼻间呼出,化作了一条完整的真龙,不断在其周身环绕咆哮,护持其周身百窍,万劫不灭万法不侵。

    忽然只见那龙气散开,刹那间被其命格吸收,化作了平天冠与帝王服饰,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衣冠般,穿戴在其身上。

    发冠上烙印日月星河,每一颗冕旒上的珠子,都仿佛是天空中的日月星辰,绽放出无尽神光,似乎是无尽的星河在天地间沉浮流荡。

    其身上帝王衣衫,九条真龙环绕,无数鸟兽虫鱼众生排列整齐,列队而行,变幻不定。

    “这才是天子该有的迹象!”李世民忽然睁开双目,眼中满是神光:“此战朕必胜。”

    “陛下得天下龙气加持,战胜张百仁当时不难,老夫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春归君笑眯眯道。

    “来人,待朕传递战书于涿郡,就说九月初九,朕欲要与其做一了断!”李世民话语里满是自信:“至于说决战的地点……就落在皇城之中,不知道张百仁敢不敢来!”

    皇城,才是李世民的最强之地。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