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决战前奏(续)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城主府

    宴席已经铺开,此时涿郡各路大小管事、官员已经等候,张百仁端坐主位,鱼俱罗、张须驼、罗艺等人端坐在张百仁两侧。

    在下方乃是罗士信、骁龙骁虎等涿郡未来的中兴力量,然后才是涿郡城内的大小管事。

    在这里,武力至上,武道修为才是真正的话语权。

    此时张百仁慢慢落座,扫过大堂中的数千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诸位,我涿郡能有今日,少不得诸位出工出力。诸位还请落座吧,日后涿郡的发展,还要多多依仗诸位。”

    群雄拜了三拜,然后纷纷落座。

    张百仁端起酒杯,看向了鱼俱罗张须驼、罗艺三人:“三位乃是我涿郡的中坚力量,本座三日后与李世民做一了断,若出现什么意外,涿郡的安危便要依靠三位了。”

    “都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料想李世民纵使是汇聚了龙气,也绝非都督对手,不然都督岂会坐视李世民汇聚天下气数?”张须驼笑着道。

    “还是张将军了解我!”张百仁点点头,慢慢的饮下了酒水:“诸位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强者,有诸位坐镇,涿郡城我倒是放心的很,就是怕魔神捣乱,你等防着点就行。”

    张百仁只是提点一番没有多说,这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想要杀死他不比成仙难多少。

    张百仁只是坐了一会,便转身离去,他在这里涿郡的那些大小官员反而都放不开,当权者理应早早离去。

    后院

    萧皇后提着篮子站在一边等候

    “你出来了?”萧皇后换了一袭粗布麻衣。

    张百仁点点头:“祭品都准备好了吧?”

    “走吧!”萧皇后道。

    天空中下起了灰蒙蒙的雪花,张百仁慢慢迈步带着萧皇后来到了一处坟头。

    “不曾想,转眼经年,坟头草都这么高了!”看着寒风中的两座孤坟,张百仁慢慢蹲下身子,清理着张丽华与叮当坟前的杂草,萧皇后在一边触景生情,抓住了一把杂草道:“先生,我日后若死了,你就将我葬送在这里,也有丽华与叮当作伴,到不孤寂。”

    张百仁身子一顿,停下了手中动作,一双眼睛看着萧皇后,然后继续低头整理着杂草:“我此生必然要登临仙道,宁可付出一切代价,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他们都不会怪你,都督待她们不薄,他们感激都督还来不及呢”张丽华道。

    听了这话,张百仁声音低迷道:“你呢?”

    “能与君相遇,乃是妾身此生之大兴也!”张丽华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轻轻的整理着手中的泥土:“你们放心,纵使是你等灰飞烟灭,精气神散入大千世界,但却有我魔种护持,一点真灵难归虚空,只要我法则之力再进一步,便可将你等自时空深处拉出来,重新投入轮回复活归来。”

    “当真?”萧皇后眼睛一亮,能活着谁愿意死去?

    “我这一生从未说过大话”张百仁道。

    说着话,坟头清理好,张百仁点燃了香烛,摆放好祭品,瞧着那风中不灭的烛火,张百仁许久无语,来之前有许多话想要说,但此时却穆然无言了。

    “曹家还仍然存在,陈后主的亡魂依旧不知所踪”萧皇后道。

    天空中鹅毛大雪飘荡,张百仁慢慢站起身:“再等等,就快了!要覆灭曹家,必须全力以赴施展雷霆之势,眼下还不是时机。”

    萧皇后没有多说,更不曾开口发问,张百仁既然说等,那一定有等的道理。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带,身形消失在满天风雪中:“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坟冢中的枯骨一个交代。”

    灯火悠悠,张百仁手持青铜灯,一路径直来到了南海。

    观自在坐在楼阁中,身前摆放着茶水,显然在此等候多时。

    “啪!”青铜灯放在了案几上,张百仁二话不说拿起茶水一饮而尽。

    “准备好了?”张百仁道。

    “这般成道之机,你当真舍得给我?”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你有六根清净竹,更有道家九字真言,佛道混一舍你其谁!”张百仁看着碧波荡漾的池水。

    “可惜,看不到你的大战了”观自在惋惜道。

    “呵,成道重要还是看热闹重要”张百仁没好气道。

    “我是担心你应付不来”观自在毫不遮掩自己的担忧。

    “我的境界你不懂,我已经处于一种玄妙之境,虽然不一定体现在战力上,但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张百仁动了动手,有些不舍的自怀中掏出一只水蓝色、晶莹剔透的蝎子,放在手中把玩一会,方才看着观自在:“伸手!”

    细腻洁白匀称的手掌伸出,张百仁食指指尖在其掌心画了一道符文,然后将那蓝色蝎子精放在其手中:“这宝物我暂时借你护身,若非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动用,你日后从天竺回来,可是要还给我的。”

    “小气劲!”观自在把玩着蝎子精:“没看出有什么厉害的?”

    “呵,正所谓咬人的狗不会叫,我这只蝎子精看起来普通,但其战力就算是神灵遇到,也会退避三舍!如今血脉返祖完毕,每天一滴神血供养,足足供养了三年”张百仁有些心痛道:“若非怕你一个人去那边不安全,我才不会借你呢。”

    观自在听了这话,面色郑重,不敢在大意,小心的将蝎子精塞入袖子里。

    “多谢你!”观自在目光很诚恳。

    “道友!这两个字可不是说说,咱们是真正的道友!”张百仁拍了拍观自在肩膀。

    “这等机缘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观自在道。

    “我有一条前无古人的路,我的办法多着呢,你不必管!”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我要走了!”

    “你的灯忘记了”观自在道。

    “不,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灯了!这把灯你带着前往天竺,天竺穷山恶水,少不得大战,这铜灯内封印的高手越多,威能就会越厉害。待你返回中土,我还要借助此宝了结一段因果”张百仁走了,唯留下一盏铜灯在静静的燃烧,看着那青铜色古灯,观自在轻轻握住,手柄处由有张百仁的余温。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还有什么遗漏?”张百仁略作思忖,眼中露出了思虑之色。

    对于这场大战,不知为何张百仁心中总是有一种阴霾在心中升腾,区区李世民并不被其放在眼中,但是那股未知的阴霾,他却不知来源于何处。

    “该交代的全都交代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算计我”张百仁慢慢脚踏山河,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河南地界。

    轩辕祖脉,人族的根基。

    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荒山,眼中露出一抹沉思:“莫非此次危机来自于祖脉?”

    张百仁心中不敢确定。

    就在张百仁迟疑之时,只见远方一道熟悉的人影在群山中漫步。

    而此时那道人影也察觉到了张百仁,快步走过来欢快道:“终究,你还是放心不下祖脉的,你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你来这里做什么?”张百仁诧异道。

    “我既然已经知道了祖脉即将有难,又岂能坐视不理?”春阳道人一双眼睛倔强的看着张百仁。

    “胡闹!”张百仁面色一变,呵斥一声:“那些魔神哪个是你能对抗的?你连阳神都没有证就,这等事情也是你能搀和的?”

    “你管不到我!我身为中土一份子,身为人类的一员,身为一个修士,我必须要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春阳道人的眼睛很亮、很倔强。

    “傻!蠢货!”张百仁一把手揪住了春阳道人细润的耳朵:“快点给我回去。”

    “张百仁,我是认真的!”春阳道人张牙舞爪,不断的挣扎。

    “不自量力”张百仁不屑一笑。

    “你这个混账,你速速放开我!你揪疼我了!”春阳道人一口咬在了张百仁的脖子上。

    “惊瑞将至,你的主要任务是参悟仙道,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张百仁干脆直接将春阳道人扛起来,向着青鹿崖走去。

    “混账!王八蛋!乌龟王八蛋!你快点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春阳道人羞愧欲绝。

    “啪”张百仁一掌落在了对方屁股上:“老实点,若不然将你扔下去。”

    一掌下去,春阳道人顿时没了脾气,眼圈却开始红肿起来。

    察觉到春阳道人忽然安静下来,张百仁停下动作,将对方放下来,看着那一滴滴坠落的泪珠,伸出手擦了擦:“你怎么哭了?”

    “我就是想着为你做一点事情,哪怕就一点也好!”春阳道人低垂着脑袋。

    张百仁闻言一愣,擦了擦对方的脸颊,过了一会才道:“其实所有的事情,我都有布局。中土祖脉不是我一个人的,若魔神真的出手,那些老古董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说真的?”春阳道人诧异道。

    “中土龙脉事大,谁敢有半点纰漏?道门那些老家伙可都盯着呢!”张百仁拍了拍对方的脑袋。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