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春阳之死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邓隐此言,顿时叫尹轨老脸一红,瞪了尹轨一下,却不说话,闭口不言。

    中土龙脉毁掉又能如何?

    自己已经成道超脱,这龙脉毁灭与否,与自己来说干系并不大。但是唤醒真身,却极有可能坏了自己仙路,千百年的等待,几十次的轮回,如今惊瑞将近,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仙道!

    百姓苍生又能如何?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一个外人而已,水深火热生灵涂炭又能如何?还不是叹息一声,日子该怎么过继续怎么过,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像是别人家的房子被烧了,你可能会帮忙救火,但却不能因为去救火,就将自己烧死啊!

    你路过一个即将被饿死的乞丐,而你只有一块馒头,你总不能将手中的馒头给乞丐,然后自己去饿肚子。

    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能。

    修行之人,也是人!阳神老祖也是人,距离成仙还差得远呢。

    大家苦苦等待,在轮回中几经凶险,为的是什么啊?

    还不是为了惊瑞,为了那超脱之机?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中土龙脉发生危机,自然会有高手扛起来。

    于是此时众人你等我我看你,一双双眼睛中满是老神再也,反正总有人看不下去会出手,自己等着就好了。

    “尔等各家老祖还不速速出手,若叫魔神毁了祖脉,只怕日后中土局势不在你我控制中,再想夺回中土气数,可就难了!”张百仁一拳轰开李世民,双目看向远方各大道观。

    群山寂静,没有一人回复张百仁之言语。

    “蠢货!一群目无远见的蠢货!”张百仁气的直跺脚,指着对面李世民破口大骂:“此中土祖脉关乎我汉家气数,你我决战、恩怨是小,那祖脉是大。不如今日罢战,先诛除魔神如何?”

    “张百仁,任凭你花言巧语,今夜便是你的死期,你还是乖乖受死吧!”李世民手中虎魄刀化作陆吾头颅,口中喷出极寒之气,向着四面八方弥散开。

    “我倒是忘了,你体内流淌的乃外族血脉,终究非我中土汉家之人,自然不会顾忌我中土气数,不会顾忌我中土百姓的死活!”张百仁周身火气卷起,太阳神火熊熊:“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诛杀了你,然后在救回祖脉。”

    一边说着,张百仁干脆收起自家的江山社稷图,然后赤手空拳的向着李世民砸去:“十日巡天!”

    此时中土各路大能你看我、我看我,俱都是无动于衷,但却不知此时河南已经起了变数。

    河南

    此时蚩尤、奢比尸等一行人站在轩辕洞府的脚下,瞧着那山清水秀的群山,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就是这里了,咱们动手吧!”奢比尸挫了搓手掌。

    “小心,此地被张百仁那小子埋了剑符,一不小心便会斩伤本源,如今龙脉就在眼前,万万不可再出任何差错”蚩尤站在山脚下,拦住了奢比尸的动作:“我皮糙肉厚,倒不怕那那剑气,叫我来吧!”

    蚩尤一跺脚,只听得地动山摇,身形居然不断暴涨,仿佛古之巨灵复活,身形直插云端,两只大手古老沧桑,呈现青铜色,上面布满了道道刀枪棍棒的伤痕,透漏着道道惨烈、铁马金戈的气势。

    就在此时,那两只大手搬住山头,猛地用力一阵摇晃。

    “轰隆”

    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无数乱石飞起,迸射喷溅方圆十几里,一座方圆十几里的山脉被连根拔起,抛弃在了一边。

    “龙脉!快看,龙脉露出来了!”奢比尸兴奋的喊了一声。

    只见随着蚩尤的发力,整座大山逐渐升空,遮云蔽日般在虚空移动,然后就见蚩尤随手一抛,方圆百里地震不断,砸死了不知多少鸟兽。

    “龙脉?”蚩尤收敛了法相,眼中满是兴奋之色的向那大坑走去。

    此时天空诡异般的安静了下来,群雄你看我我看你,众位道门老祖有些坐不住了:“怎么还没有人出手?”

    “嗖!”

    就在此时,山脉中的剑符受到余波被激活,霎时间冲天而起割裂了云头,化作一道道无匹伟力,向蚩尤劈了过去。

    “我靠,大家都来夺取龙脉,凭什么劈我啊!”瞧着那剑气,蚩尤的心里开始不平衡了,那几道剑气发了疯般向蚩尤斩来。

    “千秋不死之身”蚩尤运转法诀,只听得嗤嗤作响,眨眼间蚩尤铜皮铁骨被破,刹那间成了一个筛子眼。

    剑符攻击次数有限,碾转十几次攻击之后,终究是力量耗尽,消散在虚空中。

    “大都督出手了,我就知道大都督早有手段,岂会坐视魔神觊觎九州祖脉”酆都大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确实,大都督这般人物素来都是算无遗策,怎么会出这般大的纰漏?看来我等之前是白担心了,大都督早有准备”张衡松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释然。

    听闻此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道门诸位老祖扫过河南地界冲霄而起的剑气,反而安心了下来。

    “住手!尔等何人,也敢擅动祖脉!”眼见着几人即将步入山脉内,忽然只听一声呵斥响起,然后就见一道人影走出,双目神光流转的扫过眼前的几道人影:“几位胆子可真大,此地乃人族祖脉,也是你等能捣乱的?”

    “你是什么人,也敢管我兄弟闲事?”奢比尸面色阴沉,一双眼睛扫过眼前面容俊美的青年,眼中露出了一抹嗤笑“速速报上名来,爷爷也好叫你死个痛快。”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已经犯了我人族忌讳!”春阳道人缓步上前,拦在了几人的去路:“如今天下大能目光齐聚此地,我若是你,就乖乖的退去,绝不在此逗留。”

    “这小子莫非傻了?”蚩尤的千秋不死之身不断恢复,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春阳道人,过了一会才道:“好久没有吃人肉了……”

    “蚩尤,你莫要多事,速速宰了这小子,然后夺取祖脉,不然待到长安城决战结束,你我便再无机会夺取这祖脉”奢比尸拦住了蚩尤想要吃人肉的想法。

    “生吃!那我就生吃!”蚩尤狰狞一笑:“我说小子,你到底让不让开?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老祖我不与你计较,若是迟了……”

    “哼,除非我死了,不然今日你等休想夺取祖脉”春阳道人面不改色:“你纵使是杀了我,也会有人为我复仇,我不怕!”

    “好小子,你既然如此倔强,那老祖我若不成全你,岂非是辜负了老祖我的威名?”蚩尤冷然一笑,一掌伸出封锁虚空,还不待春阳道人反应过来,已经将其拿在了手中,刹那间封锁身躯窍穴,定住了三魂七魄。

    “春阳!”青鹿崖上的老道见此一幕顿时面色一变,周身气机不断波动,面孔不断扭曲,最终狠狠的闭上了双眼:“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老祖我也救不得你!”

    孙女没了可以再生,但若苦修千年的仙道坏了,那可当真是大大的得不偿失。

    老道士果然心狠,为了仙道,区区一个孙女,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那么就怪不得自己了。

    人总是要成长,总要为成长付出代价。

    “蚩尤,尓敢!”一声惊雷自长安城上空炸响,张百仁手中锁链飞舞,径直将李世民抽飞,迈步向河南而去。

    “张百仁,你我决战未完,今日总归是有个人要留下。你我今日只能有一个人走出战场,出胜负未分之前,朕决不允许你离去”李世民周身化作火红色的凤凰火焰,铺天盖地的向张百仁席卷而来。

    “你个鲜卑杂种,还不给我滚开”张百仁一掌法天象地,居然径直将李世民所化的火焰满天拍散。

    “哈哈哈,原来这丫头还和你有关系,那老祖我更不能放开她了!”蚩尤仰天狂笑,一双眼睛看向那祖脉,然后道:“张百仁正在赶来,咱们速速动手,务必在张百仁到来之前拔出祖脉,撤出河南战场。”

    两位同境界的修士交手,若其中一方想走,另外一方想要拦截近乎于不可能。

    张百仁虽然重视和李世民的决战,但他不是那些老古董,他虽然踏入了天道,但血还是热的,他尚未活千百年,看遍了沧海桑田,人世间的冷暖。

    血是热的,心是跳动的。

    中土祖脉乃汉家根基,一旦被撼动,只怕后果不可预料。

    而且天道也决不允许有人破坏祖脉!

    祖脉关乎无数众生,擅动祖脉,在天道的眼中便是逆天。

    “哈哈哈,哈哈哈,迟了!迟了!老夫最喜欢这般看人焦急,但却无能为力的样子”蚩尤拿住了春阳道人,抓住其脚掌晃了晃,张开血盆大口,居然直接向口中扔去。

    “春阳!!!”

    张百仁动作顿在哪里,一双眼睛呲目欲裂,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

    “咯嘣!咯嘣!”蚩尤大口嚼嚼,声音听在张百仁的耳中犹若是道道惊雷。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