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心灯燃灯,达摩掌中显乾坤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目光扫过张百仁,世尊淡淡的道:“你我在此下棋,我这弟子离去,可是无碍吧!”

    不待张百仁答话,世尊已经吩咐了下去:“将那人永远留在天竺,好叫世人知道,我佛门墙角,不是谁都能挖的!”

    “弟子遵命!”达摩恭敬一礼,转身向天竺而去。

    几个呼吸间,达摩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天际,世尊转身看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大都督以为如何?你这回可是算错了,达摩修为并不下于我,除了没有我这般领悟法则之力外,其余与我并无差别。那人胆敢在天竺作乱,说句不客气的话,这回是死定了。”

    “哦?”张百仁慢慢的捻起了一颗棋子:“静观其变吧,你佛门的气数,本座要定了!”

    “都督想要佛门气数简单,只要与我说一句便可,又何必这般施展手段?”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别人给的用着终归不痛快,还是自己取来的用着比较实在,心里踏实!”张百仁也不去关注外界的事情,只是不紧不慢的下着棋子,周身太阳神光交织琉璃,不断回复着其体内伤势,稳定镇压体内的龙脉。

    “中州祖脉关乎重大,决定着我中土的兴衰,不曾想居然被你一口吞了,你可知这一口吞下去的后果?”世尊双目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呵呵,有我在又何须中州祖脉?经过今日一战,只要本座不死,魔神休想在中土搞什么大动作!”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世尊:“有我在,岂容魔神放肆?我不是比那龙脉可靠的多。再说了,中州龙脉已经被拔出来,再也安置不回去了,与其白白消散于世间,反倒是不如便宜了我,助长我的道行。”

    “谁说祖脉安不回去了?”世尊一愣,愕然的看着张百仁。

    “不是吗?”张百仁愣了愣。

    “祖脉若安不回去,你以为道门那些老古董会坐得住?”世尊反问了一句,眼中满是愕然,无数的草泥马在心中奔过,之前还在疑惑为何张百仁会冒天下之大不诲吞了祖脉,谁曾想到这厮居然以为龙脉再也接不回去了。

    差点忘了,眼前之人虽是名震天下,威压一世的高手,但却是个野路子,没有师承的野狐禅。

    想到这里,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不会想要我将祖脉吐出来吧?”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世尊。

    “吐出来最好!”世尊点点头。

    “之前为了这条祖脉差点死掉,你以为我会将祖脉吐出来?”张百仁冷然一笑,继续落子。

    祖脉被吞了,岂还有吐出来的道理?

    中州祖脉没有了,自己便是中州的祖脉,那些魔神岂敢出来在蹦跶?

    张百仁眼中流出一抹疑惑:“只是少阳老祖为何会骗我?”

    天竺

    如今天竺有数的高手尽数转生中土夺取气数,却不曾想观自在釜底抽薪,再加上天竺国国运被李世民消耗一空,反而恰恰给观自在钻了空子。

    不论天竺高手尽数转生也好,还是天竺国国运消耗一空也罢,这二者缺一不可,但却偏偏在某只黑手的推动下,将此事达成了。

    观自在手中提着琉璃的古灯,其内采光流转,似乎蕴含了一方五光十色的世界。

    心灯!

    自从这一盏铜灯变得琉璃之后,忽然与观自在心心相通,观自在冥冥之中知道了这古灯的名字。

    只见灯火一阵梦幻扭曲,没入了观自在的心脏中,然后不见了踪迹。

    “奇了怪了!”观自在摸摸脑袋,眼中露出一抹疑惑:“我既然与此心灯有缘,日后此法身成道,必然要占一个灯字。灯火唯有燃燃,方才可照耀大千,驱逐黑暗,不若唤作:燃灯!以燃灯作为法号。”

    正想着,只见一袭灰袍和尚脚踏虚空,突破了音障,不过是眨眼间已经来到了近前。

    “见过道友!”达摩双手合十,行了一记佛礼。

    观自在面无表情的看着达摩:“阁下有何指教?”

    “天竺是我佛宗祖地,阁下来我天竺传教,岂非是不将我天竺佛宗看在眼中?”达摩不缓不急,眼中不带丝毫火气。

    “呵呵,中土乃我道门祖地,阁下前往我中土传道,莫非也是不将我中土道门放在眼中?”观自在反问了一句。

    “中土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自然不会在乎我等蛮夷外道,当朝天子已经同意我等传道。反倒是阁下,来天竺招呼也不打,便直接出手算计,投胎帝王之家一步蹬天,已经犯了忌讳!我等修行中人不可投胎帝王家,此乃铁律,你犯忌讳了!”达摩不紧不慢,不缓不急,似乎并不着急一般。

    “哦?忌讳?谁的忌讳?谁的铁律?”观自在冷然一笑。

    “自然是天下之人的铁律,你中土也遵循这铁律!”达摩冷冷的看着观自在:“还需阁下给我一个交代才是。”

    “哦?交代?要什么交代?你等定下的铁律,我为何要遵守?我只尊涿郡的法旨,你若是心有不服,尽管去和大都督讲理!”观自在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声。

    “你……”达摩闻言气结,面对着强势的张百仁,尤其大战刚刚就在眼前,张百仁威势天下有目共睹,谁敢与他为难?

    过了一会,才听达摩道:“不管怎么说,今日之事还需阁下给我佛门一个交代。”

    “交代?要什么交代?你尽管去找大都督要交代!”观自在拿张百仁压人,气的达摩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知十只金乌降临天竺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正在低头下棋的张百仁忽然看了世尊一眼。

    “嗯?”世尊闻言一个激灵:“都督莫要开玩笑!”

    “区区塞外蛮夷,也敢与我作对,插手中土气运之争,简直不知死活”张百仁低头看着棋盘。

    “那可是百万人口的性命”世尊有些坐不住了,不知张百仁的虚实,更不知此言有几分真假。

    “区区塞外蛮夷,死活干我何事?”张百仁抬头看着世尊:“于我来说半点利益也无,却是不值一提,抹去也就抹去了。”

    世尊面色不好看,端坐在哪里默不作声。

    “至于说什么天罚?我如今天难灭地难葬,想死都困难,待我彻底消化了祖脉,这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张百仁冷然一笑。

    世尊不语,只是一双眼睛看着棋盘,棋子也不下了。

    “这世上拳头大就是道理、铁律,你们既然杀不死我,自然要承担后果!”张百仁哼着小曲。

    他杀不死世尊,但是却可以世尊的祖地、世尊的无数族人、子民威胁他。

    就问你让不让传道,你若不让传道,直接将天竺从地图上抹去。若是叫人传道,尚且还有一线生机。

    天竺

    达摩一双眼睛看着观自在,过了一会才道:“说来说去,还是要手上见真章。当年大都督五指翻天覆地镇压了心猿荆无双,只要阁下能逃得出我这掌中世界,那么一切都由得你。若逃不出去,还请阁下退出天竺,永世不得踏入天竺一步。”

    说到这里,达摩看向了中土方向,这句话不单单是说给观自在听的,更是说给中土哪位大爷听的。

    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以为如何?”

    “达摩乃修行界老前辈,去欺负一个后生晚辈,也好意思吗?”张百仁冷然一笑。

    “都督,你这句话可就不对了,修行中人讲究的是天资、气数,什么时候以年龄分长短、高低了?就像是都督,修行不过几十年,便已经压得天下群雄喘不过气来,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世尊滔滔不绝的劝解着。

    “行了,你莫要说了,这件事本座准了,若观自在赢了,你佛门不能阻碍传道”张百仁眼中满是杀机。

    “若观自在输了呢?”世尊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你倒是有信心”张百仁扫过世尊。

    世尊笑而不语,张百仁道:“自然按你说的办。”

    “好!好!好!都督爽快!”世尊笑着连连拍手。

    天竺国

    达摩周身佛光流转,背后丈六金身缓缓浮现,霎时间惹得天竺国无数百姓纷纷叩拜,香火之气冲霄而起。

    “世尊修行千年,我绝非其对手,只希望都督给我的底牌好用,不然今日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观自在的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下一刻,却见那丈六金身向着观自在摄拿而来,观自在只觉得天地间法则阴阳逆转,乾坤颠倒,就已经出现再了一望无际的虚空之中。

    脚下黄沙滚滚,看不到边际。

    掌中世界,在达摩、世尊的手中那才是真正的掌中世界,落在光明法师等人手中,就是一个笑话。

    这般掌中世界的境界,就算张百仁也媲美不得。

    外界

    众人只见观自在化作一粒微尘,在达摩的手中消失,似乎融入了一方世界般。

    “观自在,你还是认输吧!”达摩声震乾坤,传入了掌中。

    ps:感谢“苏格拉没有底”同学的万赏,加一更。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