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再临长安城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呵呵,根基?你损失的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只要你能消化了神州祖脉,莫说是区区损伤的根基,至少叫你的太阳神体练就五成!”

    “五成是什么概念?只要不是在某种极端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人能杀得死你!”少阳老祖眼中满是唏嘘。

    “可是,当年天帝太阳神体大成,不也依旧是死了吗?”张百仁摇了摇头,说什么无敌,未免太过于遥远不切合实际。

    “你知道什么?天帝欲要逆转时空,遭受了反噬,更火炼大千世界,遭受了无数业力、因果的反噬,方才被太阴与翌这两个贱人有机可乘给射杀,不然你以为天帝会死?只要是天帝不想死,就没有人能杀得死他!”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言尽于此,剩下的你自己考虑吧,你若非要将祖脉重新续接回去,老祖我也绝不会拦你。”

    张百仁闻言苦笑,他又不是傻子,已经吃到肚子里的东西,他会吐出来吗?

    当然不会!

    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腰间玉带,张百仁看着闭目打坐的少阳老祖,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有些事情,说穿就没意思了。

    就像是现在,张百仁绝不会将吞入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为了中州祖脉自己差点殒命,这般代价已经付出,你叫张百仁将祖脉吐出去,他怎么肯甘心?

    “先生,你可回来了,妾身这次差点以为你回不来了”萧皇后看到张百仁,直接扑入其怀中大哭。

    张百仁苦笑着将对方丰腴的身子抱住:“不是和你说了吗?没有人能杀得死我!”

    “你日后切莫如此犯险了!”萧皇后泪眼婆娑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点点头:“好!好!好!一切都依你!”

    一场惊天动地的绝世对决,就这般落幕,张百仁的手段叫许多人为之心惊,能够镇压一世的存在,确实非寻常可比,一身本事超乎预料。

    不过如今张百仁遭受重创,折损了根基,虽然依旧叫人忌惮,但却也并不放在眼中。

    “有些因果,终究是该了了!”张百仁运转道功,默默的炼化着体内的中州祖脉,体内太阳神血以往日里千百倍的速度不断衍生。

    根基的弥补自然没有那么快,但是张百仁太阳神体进步的效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凭借中州祖脉再加上太阳神血的玄妙,不过是一日的时间,之前被众位魔神折损的根基纷纷恢复,那体内残存的龙气面对着强势霸道的太阳之力,纷纷灰飞烟灭,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没有人知道,亦从未有人吞噬过中州祖脉,张百仁不过是一日间伤势尽复,随后三日的时间便补足了根基,竟然恢复了往日里的巅峰,并且修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进步着。

    “咳咳咳~~~”张百仁捂着嘴唇,不断的咳嗽着,既然这些家伙以为自己遭受重创,若不将这出戏演下去,魔神与李阀如何反目成仇?

    目光、丝线如何从自己的身上移开?

    唯有自己的威胁减弱了,那些所谓的联盟自然而然的会瓦解,然后自己淡出众人视线,暗中积蓄发展实力。

    惊瑞将近,什么样的高手都极有可能复活归来,枪打出头鸟,那么多人盯着自己,以后的日子能好过才怪。

    张百仁背负双手,摇晃着细步,周身气机此时收敛到极致,叫人看不出虚实:“长安城!”

    长孙无垢死了,李世民又知道了李承乾的身份,往后的日子怕没有李承乾好果子吃,还是早早出手将李承乾接回来的好。

    长安城

    李世民胸口处的长剑缓缓融化,皮肉的伤痕在翻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不过几个呼吸,李世民伤势已经完好如初,唯有苍白的面孔告诉着众人,此时的李世民很不好。

    “好狠辣的剑意,好歹毒的剑气,已经扎根于我的心脏之中,与魔种融为一体,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李世民重新换洗了新的衣衫,瞧着破破烂烂空空荡荡的宫阙,站在太极殿中许久无语。

    “陛下,李靖求见”门外传来内侍的声音。

    “叫他进来吧”李世民摆摆手,话语中有些意兴阑珊的味道。

    一阵脚步声响起,就见李靖龙行虎步的走进来,对着李世民恭敬一礼“拜见陛下,下官没有守护好皇城,没有照看好娘娘,还请陛下责罚。”

    “罢了,你且起来吧,这一切都怪不得你,先天魔神有心算计,岂是你能抵挡的?”李世民摇了摇头。

    “陛下,娘娘他?”

    李靖维持大内皇宫的秩序,不曾看到故事最后的结局。

    “死了!”李世民眼中露出一抹悲痛,不论如何他与长孙无垢之间的感情都是真的,甚至于为了相助自己击败张百仁,长孙无垢不惜道化。

    “啊~~~”李世民骇然失色:“那张百仁呢?可是被陛下斩杀了?”

    李靖的眼中满是期盼。

    李世民一双眼睛看着大殿许久无语,没有回答李靖的话。

    “也该死了!出动了那么多高手,此瞭若是不死,简直没有天理”李靖喃呢自语。

    似乎被李靖的这句话惊醒,李世民一双眼睛面色难看的扫过远处的废墟:“该死的人没死,不该死的人反而死了!”

    “啊?”李靖骇然失色:“出动了这么多高手,居然还没有杀得死他?”

    “你且退下吧,朕要静一静”李世民摆摆手,示意李靖退下去。

    “母后!母后!”大殿外传来一阵哭诉的声音,然后就见李承乾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父皇,母后死了!母后死了!”

    李承乾闯入大殿跪伏在地,嚎啕大哭,眼中满是痛苦:“父皇,母后死了!母后死了!母后被春归君那狗贼害死了。”

    “闭嘴,莫要吵了!”李世民不耐烦的大吼一声,李承乾的哭啼瞬间顿住,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世民。

    “咯吱~~咯吱~~”李世民拳头紧握,周身青筋暴起,气机不断浮动。

    一双眼睛扫过李承乾拜服在地的身影,李世民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嘴角那股杀机瞬间收敛的一干二净。

    李承乾不能杀!

    至少是不能死在自己的手中。

    此次自己战败,已经落入下风,张百仁之所以不杀自己,一是因为遭受重创,未必能杀得了自己。二乃是为了顾忌大局,生怕将自己斩了,惹得众位魔神不安。自己若斩了李承乾,是逼着对方和自己拼命。张百仁虽然折损根基遭受重创,但若肯付出代价,未必不能斩了自己。

    “鸠占鹊巢,这就是张百仁的计划”李世民手中捻着玉带,扫过跪伏在地的李靖,摆了摆手道:“罢了,你退下吧,朕乏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是父皇,孩儿告退!”李承乾身子一顿,恭敬一礼后方才退出去。

    “哼,往后的日子长着呢,你虽然将朕重创,但那又如何?你也杀不了朕,朕的龙气会逐渐恢复,你的伤势想要恢复可是遥遥无期了!”李世民手中攥着玉珠,杀机不断流转:“早晚有朝一日,朕要叫你付出代价!”

    长安城

    张百仁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一双眼睛扫过两侧的百姓,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间进入了大内皇宫,张百仁缓缓来到了东宫内。

    “什么人!”

    一把利剑割裂虚空,向着张百仁的窍穴刺来。

    快剑!很快的剑!

    至少比张百仁见过的九成九的高手的剑都要快。

    而且剑意内有一丝丝诛仙剑意的影子,普天之下除了裴昱外,不会有人能刺出这一剑。

    “是我”张百仁道了一声。

    “唰”

    剑光差之毫厘停在了张百仁的咽喉处,剑光收敛,然后裴昱面色苍白的对着张百仁一礼:“弟子见过老师!”

    “你的诛仙剑意,只是形似,连一分真髓都没有”张百仁摇了摇头。

    “弟子还请老师指点迷津”裴昱跪伏在地,当日的大战他也看到了,张百仁力战群雄,诛仙剑虽然一闪即逝,但那股气机却叫人心神沉沦,为之向往。

    “本来我此生都不会传授世家、门阀任何一人道术、剑法,但你确实是剑痴,是一个剑道的好苗子。你退下吧,准备一下前往涿郡,随我修行一个月,能修炼到何种地步,领悟几分精髓,全靠你的造化”张百仁摆摆手,示意裴昱退下。

    “多谢老师!多谢老师!日后裴昱只是老师的弟子,不是裴家的子弟,弟子拜谢老师恩德”一边说着,裴昱恭敬的退出了东宫。

    张百仁走在东宫内,整个东宫一片空荡,不见任何人的影子。

    来到了李承乾的寝宫,张百仁慢慢来到大殿屏风处,看着屏风上的山水画许久无语。

    山水情秀,小桥流水人家,这才是长孙无垢想要的一切。

    这屏风上有长孙无垢的精气神,这是长孙无垢亲手画的。

    “唉!”抚摸着屏风上的字画,张百仁忽然叹了一口气。

    ps:这回好像不欠了吧!今天九更完毕,求大家不要打赏了,天气忒冷了,手指都冻僵了,码字码不动,太难受。大家不要打赏了。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