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王世充之死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修行中人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死亡,死亡对于修行中人来说,亦不过是一段新的开始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魂飞魄散,那可就是真的彻底自天地间抹去,日后再无转世之机,这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事情。

    “都督饶命,都督开恩啊!”王世充身子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不断磕头讨饶。

    扫过王世充,张百仁眉头皱起:“留你九族,不牵连到你家人,本都督已经是法外开恩,你居然还想讨价还价?”

    “是……”王世充身子一抖,跪伏在地直接瘫软在哪里动弹不得。

    瞧着跪倒在地的王世充,张百仁摇了摇头,对着裴昱道:“本来还想叫你观摩一下本都督的诛仙剑意,但此人居然如此不争气,杀他怕侮辱了我的剑意。”

    张百仁俯视着王世充:“活人你不想做,王权富贵你不想享受,那本座便成全你,你去做鬼吧!”

    一把金针出现在张百仁手中,然后只见其手腕一抖,金针瞬间刺入了王世充的周身百窍,只见张百仁猛然一发力,所有金针齐根没入,封锁了其周身所有的窍穴:“你既然不想做活人,那做一个活死人也无妨,将你炼制成飞天旱魃,也能继续为本座出力。”

    僵尸,死后不入轮回、不进地府,只能游荡在阳世,以怨气为食,不生不老不死不灭。

    “唰!”一口棺木浮现于大堂,张百仁一拂棺木,却见棺盖打开,脚掌一踢,便将王世充踹了进去。

    成了!

    泥土裂开,王世充的棺木沉入地下,经受地脉的侵蚀洗炼。

    “死后你便守护这洛阳城吧”张百仁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向一边的王仁则,却见王仁则脚掌一软,跪伏在地:“都督饶命!”

    “日后便接替你叔父的衣钵,洛阳城就是你的了!”话语说完张百仁迈步向洛阳城外走去。

    “多谢都督不杀之恩!多谢都督不杀之恩!”王仁则不断叩拜,眼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都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裴昱在张百仁身后低声道。

    “呵呵,王世充乃是王家的人,你也是门阀世家中的一员,怎么落井下石?”张百仁诧异的看着裴昱。

    “都督此言差矣,我与他们不一样”裴昱的眼中满是傲然。

    “你与他们确实是不一样”张百仁认真的打量了裴昱一遍之后,方才慢慢的转过身来:“有些事情,并没有你看到的那般简单,王仁则此人我有大用。”

    脚掌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张百仁忽然停住脚步,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机。

    “你先回涿郡,本都督还有要事处理!”张百仁身形一闪,消失在夜色中,留下裴昱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长安城外

    一堆篝火

    虬髯客烤着地瓜,手中拿着美酒,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许久无语。

    “你倒是好兴致”一道声音在密林中响起,然后就见张百仁缓步自山林中走出来,站在了篝火前,一双眼睛看着虬髯客,与当年相比,虬髯客周身精气神内敛,修为显然又有增益。

    “都督”虬髯客懒洋洋的抬起头,又喝了一口酒水。

    “什么时候回中土的?也不与我打声招呼,若非心有所感,只怕还不知道你会来”张百仁坐在虬髯客身边,翻滚着火堆里的地瓜。

    “你要决战中土各路高手,这等盛事我又岂能错过?”虬髯客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鬓角处的两缕微不足道的白发:“你还是你吗?”

    “天道是我,人道是我!天道也好,人道也罢,都是我!”张百仁笑眯眯的道。

    “哦?”虬髯客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若在二十年前,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吞了中州祖脉的。”

    “但我现在偏偏吞了”张百仁道。

    “你若彻底踏入天道,对于众生来说就是一场浩劫,普天之下没有人是你的对手,没有人能阻挡你的脚步”虬髯客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哦?几十年不见,正要掂量一番你的本事!”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虬髯客。

    “你就不要拿我开心了,当日你决战诸位魔神的战斗,我亲眼目睹,如何是你对手?”虬髯客连连摇头。

    “罢了!”忽然张百仁意兴阑珊的叹了一口气:“你还要走吗?”

    “中土非我久留之地”虬髯客道。

    “红拂等了你二十多年,她现在过得并不幸福,李靖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李靖了”张百仁看着虬髯客。

    虬髯客不语,只是喝了一口酒水。

    破空声响起,在丛林中回荡,虬髯客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猛然窜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不见了踪迹。

    红衣依旧,亦如当年,只是岁月终究是在其脸上留下了道道的风霜,整个人脸上失去了往日里的一抹光泽。

    “怎么是你!”红拂女看着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

    “你是在追虬髯客吧?”张百仁一双眼睛很认真的打量着红拂女。

    “他往那个方向走了”红拂硬邦邦的道。

    “你追不上他”张百仁道:“不要白费力气了。”

    “追不上也要追,二十年前我错过了,这回他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绝不会放过他!”红拂女咬牙切齿道:“他去哪个方向了?”

    “你若信我,就去这个地方等着,总有一日他会落在你的手中”张百仁拿起来木棍,削成了一个木牌,在上面刻下了一行字。

    红拂女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看了许久后才将木牌拽过去,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对不起!”张百仁忽然开口。

    红拂身子一顿,站在火光外身形摇曳不定。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当年之事是我自作自受!”良久后红拂才继续迈步,消失在黑暗中。

    “你体内有旱魃的血液,不老不死不生不灭,你日后莫要修炼武道,吞吐太阴之光才能重返青春,太阴星才是你的力量来源,你现在走岔了路子”张百仁声音传入了丛林中。

    许久后,才听丛林内传来一道声响:“谢谢了,你我日后两清了。”

    “两清了!两清了好!”张百仁慢慢站起身,看着身前的篝火,整个人缩在袍子里,默然不语。

    “嗖~~~”

    又是一阵破空声响起,来人自丛林落在了张百仁身后。

    “大哥别来无恙!不曾想消失二十多年,你居然又重新返回了中土”李靖的声音在张百仁身后响起。

    张百仁耐心的烤着地瓜,没有说话,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你不该回来!”许久后才听李靖的声音响起:“你既然已经都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破坏我与红拂的生活?”

    李靖的声音里透漏着一丝丝沙哑、怨恨:“红拂虽然嫁给了我,但她的心却属于你,整整二十年了,她吃斋念佛,无时不刻的不在想你。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为什么还要活着!只要你活着一日,红拂就一日不会将你忘记,今日你我便做一个了断!活着的人,将彻底拥有红拂,活着的人将会继续活下去!”

    悄无声息,一刀刺入了张百仁的肋下,洞穿了其心脏。

    这一刀太突兀,太过于忽如其来,甚至于张百仁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李靖将我当成虬髯客,然后忽然出手偷袭?

    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愕然,果然有些事情听不得。本来想着偷听一些虬髯客与李靖之间的狗血秘密,但是谁能想到李靖居然忽然促下杀手,叫人心中根本就没有防备之心。

    而且,李靖什么时候有这般阴损的套路了?

    这一刀太快,虽然张百仁漫不经心没有防备,但能刺入其心脏,可见这一刀的本事。

    若换了虬髯客在此,只怕必死无疑。

    “都说了,你不该回来!”李靖叹了一口气:“黄泉路上,你莫要怪我。当年我与红拂两小无猜,若非张百仁坏了我命根子,岂会给你横刀夺爱的机会?你妄自称之为豪侠,但却乘人之危夺人妻女,简直是卑鄙至极。”

    “死到临头,你还有何话说?”李靖俯视着一袭黑袍的‘虬髯客’,眼中满是杀机:“只要杀了你,便天下太平,红拂依旧会回到我身边。我会将你埋骨于此,到时候对红拂说你出海了,这一切自然是天衣无缝。”

    说着话,李靖一跺脚,震开了泥土,双目瞧着虬髯客:“有什么遗言,你尽管说吧。”

    “不说是吧,那就算了,还是赶紧将你埋了,红拂就在这附近转悠,若被红拂发现,可不好解释!”李靖又是一拳轰出,欲要将‘虬髯客’的脑袋轰爆,彻底断绝了对方的生机。

    “噗嗤!”

    一把长剑忽然自黑袍中刺出,点亮了深邃的黑夜。

    剑光太快,快到李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宝剑已经刺入了其心脏之中。

    “好快的剑,你不是虬髯客!”李靖捂着心口,踉踉跄跄的倒退。

    ps:盟主更!感谢“楚梦瑶的木头人”同学盟主,加十更……要哭了……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