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佛法之种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这天下虽说是李世民的天下,但更是门阀世家的天下。

    这些绿林好汉,那个不曾与世家勾结牵连?

    有资格进入皇城观战的,在江湖要么是名震一方的大腕,要么就是纵横一方的杀星。今日若将其尽数射杀于此,门阀世家岂能善罢甘休?

    到时候门阀世家必然要一个交代,李世民定会推出去一个替死鬼,平息了门阀世家的怒火,谁去?

    偏将是不够格的,死的只能是他秦琼。

    其实秦琼有些羡慕罗士信,在涿郡成为了纵横一方的大将军,执掌一方权柄,非自己能比。

    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江湖盗匪冲出皇城,偏将急了:“将军,这些家伙冲出皇城,咱们如何与陛下交代?”

    “交代?我自然有所交代!”秦琼看向不远处的魏征:“可曾将那些人的名号记下了?”

    “都记下了!”魏征点点头。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日后悄悄的找上门去,不怕他们不将宝物吐出来”李靖转身向皇城内走去。

    皇城外

    群雄冲出了皇城,此时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奇怪之色。

    一位绿林好汉诧异的转过身子看向了阵型森严的皇城,有些摸不着头脑:“怪哉,为何朝廷忽然翻脸,将咱们给围住有什么事情?”

    “管他什么事情,如今逃出来就是好的,江湖广大咱们何处不可逍遥自在,岂会留在这里受李世民的鸟气?”

    “就是!就是!走了走了,大家赶紧散开……”

    众位盗匪纷纷作鸟兽散,转眼间皇城前走的一个人也不剩。

    “貌似事情有些大条,这回闹出的动静有点大啊!”空空儿有些不安的在小径中走着,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眼中露出点点沉思之色:“丢失了天子印玺,只怕李世民不肯善罢甘休。不行,待见过苦瓜之后,我要去涿郡避避风头,这印玺我不能要,还是交还给大都督的好。”

    依旧是上次的那个酒楼,空空儿转悠一圈不见苦瓜,转身下了楼向着城中的某处小巷走去。

    “砰!砰!砰!”空空儿使劲的敲了几下。

    “吱呀~~~”

    大门打开,苦瓜正坐在院子里念着佛经。

    “我说苦瓜,你怎么整日里除了念经就是念经,到底烦不烦啊!”空空儿有些打趣的道了一声。

    “施主若是想要念经,和尚倒可以亲自超度施主进入空门”

    声音是从空空儿身后传来的,惊得空空儿猛然转过身,随即骇然失色:“你是谁?”

    身后的榕树下,居然盘坐着一个白衣和尚,似乎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空空儿进入院子后居然下意识的将其忽略了过去,若非和尚开口说话,空空儿无论如何都发现不得他。

    身为天下第一贼王,居然犯下这样的错误,对于空空儿来说以前只当是玩笑。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空空儿才知道,这一切究竟有多么恐怖。

    眼前的和尚简直太恐怖,已经步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天下间能瞒过自己感知的和尚,只有两个,一个是开创佛门的世尊,一个是中土佛祖达摩。

    逃!

    面对着不可控的危险性,空空儿第一个想法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达摩伸出手掌,向前轻轻一抓,空空儿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退,来到了达摩的身前。

    “别那么紧张,坐吧!”达摩笑眯眯的看着空空儿,心中却是不得不感慨,果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就算世尊都做不到的事情,但偏偏空空儿可以做到。

    佛家,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空空儿一双眼睛盯着达摩,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坐下,仿佛自家的这具身躯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

    “法师留住我,可是有什么吩咐?”事到临头,空空儿反而安静了下来,达摩又能如何?自家也不是没有后台的人。

    “请施主听和尚念诵一段经文而已”达摩慢慢闭上眼睛,手中持着木鱼,缓缓有节奏的敲动着,不多时庭院已经安静下来,整个天地间唯有达摩的念经声。

    “这和尚是想要度化我!”感受着脑海中不断沉浮的念头,那一抹清明逐渐的远去,空空儿顿时急了:“苦瓜,你个秃驴还不快点救我!我不要做和尚,我不听我不听!”

    空空儿使劲的捂着耳朵,可惜那佛音似乎自其心中响起,不断充斥于神魂之内,无数佛门经意再其眼前纷纷展露,向着其灵魂灌注而来。

    “嗡!”

    强势霸道的佛经似乎刺激到了冥冥中的某一种气机,空空儿神魂内的魔种忽然苏醒,只见那魔种化作了无底黑洞,尽数将那铺天盖地的佛门经意吸收了进去。

    天边

    张百仁停住脚步,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感受着冥冥中传来的魔种气机,传来的无数佛门经意,张百仁忽然笑了:“好人啊!达摩可是个好人啊!”

    本来张百仁欲要开创大乘佛法,尚且不知该如何下手,若想参悟佛门经意,没有个几十年上百年是休想,但现在好了,达摩居然直接为其讲经,尽数展露佛法的玄妙、奥秘,在一刹那张百仁已经登堂入室,举一反三,推演出了更多的佛门奥义。

    “空空儿这厮怎么招惹上了佛门?”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带,转身向着魔种的感应方位而去。

    庭院内

    达摩已经讲经一时三刻,瞧着面色安详宁静的空空儿,达摩点点头:“理应度化了!”

    这可是自己亲自出手,哪有不能度化的道理?

    “铛!”

    一声清脆的木鱼声响,仿若洪钟暮鼓,瞬间将空空儿惊醒。

    “啊?多长时间了?和尚你的经文念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吗?”空空儿惊得身子一阵摇摆,想要站起身却无法动弹,只能继续老实的坐下,看向了对面的达摩。

    达摩愕然,眼中满是惊疑:“你睡着了?”

    “好像是吧……”空空儿有些不确定。

    达摩面色扭曲,沾染了一点点青色,纵使是以达摩的心性,此时也恨不得将空空儿脑袋开瓢,将其一掌打成肉泥。

    自己讲经,对于佛门弟子来说是何等缘法?现在居然有人听着自己的经书睡着了,简直是罪无可恕!不可原谅!

    “我之前讲的佛经你没听进去?”达摩眼中露出了危险之色。

    “听进去了,就是不太懂……”空空儿睡眼朦胧道。

    “好!好!好!”达摩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我们继续讲经,一定要你听懂了,才能放你离去。”

    木鱼敲击,诵经声再次响起。

    天色逐渐变暗,从正午逐渐日落西山,瞧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空空儿,达摩诵经声戛然而止,眼中满是无奈之色:“你是不是有什么护持灵魂的宝物?”

    “不知道”空空儿打着哈欠:“秃驴,你既然不念经了,那就速速将小爷我放了吧,爷爷我饿了一天,饿坏了身子,你这秃驴可担待不起。”

    此时空空儿不复之前的客气,任谁被人强制着听了一天的经文,都会火冒三丈。

    “吃饭的事情不急,敢问施主可愿入我佛门?”达摩一双眼睛看着空空儿。

    “能吃肉喝酒吗?”空空儿道。

    “不能!”达摩摇了摇头。

    “呵,那能玩女人吗?”空空儿又问。

    达摩摇了摇头:“亦不能!”

    “除非我脑子进水了,不然怎么会加入佛门?”空空儿一双眼睛看着世尊:“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而且还病的不清!”

    “快点放开我,不然以后有你好果子吃,爷爷也不是没有后台的!”空空儿气呼呼的道。

    “放走施主倒并非不可,只是还要在施主这里化一缘法,只要施主留下传国印玺,和尚便放你离去!”达摩老神再也,一双眼睛看着空空儿。

    “传国印玺?什么传国印玺,爷爷我不知道,你快点将我放了,不然有你好看!”空空儿破口大骂。

    达摩笑着摇了摇头:“只要留下印玺,阁下就可以离开了。”

    “你怎么知道我手中有传国印玺”空空儿不在否认,而是目光豁然看向了苦瓜:“苦瓜,你我自今日之后绝交了。”

    “阿弥陀佛!”苦瓜闭上眼睛,喧了一声佛号。

    “哼,传国印玺就在我身上,只怕你没胆子拿走”空空儿不屑一笑。

    “要么饿死在这里,要么交出传国印玺,这其实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我看你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绝非那种硬骨头”达摩上下扫过空空儿。

    空空儿顿时面色铁青,过了一会才道:“这印玺,我是要献给大都督的,你敢拦下?”

    “大都督遭受重创,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不知有多少高手盯着涿郡,大都督可顾不得区区一个印玺”达摩慢慢的收起了钵盂:“就算大都督在这里,这印玺你也要交出来,大都督护持你不得!你还是认命吧,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ps:感谢“楚梦瑶的木头人”同学的盟主,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这几天书评也就不必多说了,谢谢道友在这个关键时刻道友给我的支持鼓励,谢谢!谢谢!

    第五更奉上!

    不多说了,十更今天更完,存稿宁愿用了也要更完。士为知己之死,女为悦己容,不多说了,继续更!存稿不保留了!

    我会记住道友一生的,谢谢!谢谢!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