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章 出拳了没有?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此时空空儿落在达摩手中,打?打不过人家,讲理、威胁人家还不听,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是叫一个人的名字,必然会有回应。

    “都督,空空儿对不住你,本想着将印玺盗出来去您面前邀功,不曾想居然被这秃驴设套给截住了,空空儿日后没脸见你了!空空儿日后没脸见你了!”空空儿一阵狼哭鬼嚎,却不见丝毫的悔过之意,脸上干巴巴的不见点滴泪珠。

    “呵呵,你快快将传国印玺交出来,和尚放你离去,要不然……”达摩眼中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要不然如何?”

    一道淡漠的话语自达摩耳边响起。

    “嗖~~~”

    这回轮到达摩受惊了,只见达摩仿佛是一只受惊的兔子般,猛然窜了出去,回身看着那道立于榕树下的紫衣人影,眼中满是毛骨悚然之色:“大都督,你什么时候来了?”

    紫衣人影就那般静静的在榕树下站着,似乎与天地虚空融为一体,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被人摸到身边,达摩如何不惊?

    时光似乎倒流,与之前自己戏弄空空儿的场景时一模一样,不过此时换了主角。而眼下这般场景更令人心惊,自己当时只是静坐处于天人感应,而此时对方却走动中来到了自己身边,似乎割裂了天地,处于另外一个时空。

    “我之前听你说,就算是我来了也救不得空空儿,没听错吧!”张百仁面色安宁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云头,然后视线落在了达摩身上。

    “咳咳咳~~~”伴随着猛烈的咳嗽,张百仁身形一阵剧烈抖动,院子内卷起了道道狂风。

    瞧着张百仁蜡白的面孔,一副元气大伤迟迟不曾恢复的样子,达摩心中稍定,恢复了几分自信:“我道是谁,原来是大都督,大都督不在涿郡养伤,来人间蹚浑水,真是怪哉!”

    面对着重创的张百仁,达摩心中放松了几分,一双眼睛里满是怪异之色:“都督也想要传国印玺?”

    “错了,传国印玺本来就是我的,是我借给李世民的,如今物归原主而已!”张百仁不咸不淡的扫了达摩一眼:“是我出手请你离去,还是你自己主动离去?”

    “那日都督大战天下群雄,威震中土内外,和尚技痒欲要讨教大都督高招,还望大都督不吝赐教”达摩低眉顺眼,态度虽然恭顺,但说出的话却满是挑衅的味道。

    “有点意思!你这和尚有点意思!”张百仁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达摩,过了一会才道:“当初世尊都不敢与我动手,没想到你这做弟子到比他有胆量。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拳,传国印玺让给你也无妨!”

    说完话不给达摩反应的时间,太阳意志已经调动,如今经过几日的休养,张百仁与当初已经不一样,堪称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张百仁的修为每时每刻都在飞快的进步,一日一个台阶。

    “砰!”

    直面这一拳,达摩只觉得浩日自九天垂落,所过之处乾坤扭转,天地间万物逐渐远去,唯有那熊熊烈日成为了永恒唯一。

    不见风花雪月,唯有一轮烈日向自己撞击而来。

    金身在烈日的神威下似乎要被融化。

    错觉!

    自家金身苦苦修持几世轮回,怎么会轻易融化?

    这一切都是错觉,张百仁的拳意太强,已经扭曲、影响了自家的感官。

    “砰!”

    一击落下,庭院还是那个庭院,达摩还是那个达摩。甚至于张百仁依旧站在榕树下,双目淡漠的看着自己。

    空空儿诧异的看着大汗淋漓的达摩,一边苦瓜也惊得手中木鱼落地。

    一切依旧,唯有达摩神情紧张,汗水打湿了衣衫。

    “阿弥陀佛!”达摩瞳孔急剧收缩,眼中露出了一抹忌惮:“大都督技高一筹,在下佩服。”

    “你这和尚倒也知趣,走吧!走吧!”张百仁摆摆手。

    “是,在下告退!”达摩恭敬一礼,方才转身离去。

    一边的苦瓜也是连忙起身跟了出去,走在达摩身后:“法师,发生了什么?您与大都督尚未动手,一招未过,怎么就认输了?”

    达摩脚步顿住,一双眼睛看着苦瓜:“你之前在一边旁观,可见大都督出拳了?”

    苦瓜诧异道:“大都督说完那句话后就背负双手站在那里,接着您就仿佛遭遇了恐怖之事一般,身子颤抖汗出如浆,然后张口便认输。”

    达摩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看向天空的白云,在夕阳下犹若鲜血。

    “你看那白云,是否在飘动?”达摩双目中佛理流转。

    “风吹白云,白云飘动!是风在动!”苦瓜和尚道。

    “不,是你的心在动!”达摩忽然开口,然后转身离去。

    苦瓜站在原地,双目中满是迷茫挣扎,似乎是若有所悟。

    “都督,那人怎么自动认输了?肯定是畏惧都督的威名,不敢与都督争锋而已”空空儿讨好的凑过来。

    “哼!”张百仁冷冷一哼:“你这回可是惹了好大的麻烦,传国印玺给我!”

    空空儿苦笑,转过身来,手中多了一个木盒:“大都督,小人盗取这传国印玺就是为了孝敬你的,这不是为打击李唐出一份力吗?”

    “你?孝敬我?你不给我添乱就算是好的了!”张百仁接过印玺,然后一把抓住空空儿,在其怀中一阵摸索:“怪哉!怪哉!”

    “有什么奇怪的?”空空儿不解。

    张百仁道:“天子龙气破灭万法,你是如何将宝物盗取出来的?最关键的是,你居然避免了印玺的压制,克制了印玺的感应,当真是奇怪。”

    “原来这世上还有都督不知道的事情,不过此乃小人家传的独门绝技……”空空儿支支吾吾,拿话语搪塞张百仁。

    “且!”

    张百仁松开空空儿,身形飘忽着远去:“你自己去涿郡领罪吧!”

    “谢都督!谢都督!小人谢过都督!”空空儿连连拜谢。

    自己盗取印玺,必然不容江湖,会遭受门阀世家的追杀,若想活命唯有前往涿郡避难。

    张百仁嘴上说惩罚,但却是维护之意表露于心。

    门外

    张百仁撞到了双眼猩红的苦瓜和尚,此时苦瓜和尚看到张百仁,猛然扑了上来:“都督,你到底出拳了没有?”

    张百仁不语,身形飘忽着不见了踪迹。

    知见障!

    苦瓜陷入了知见障,明明张百仁没有出拳,但为什么达摩却说张百仁出拳了?

    那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如何山不是山,水不是水?

    苦瓜一双眼睛里满是不解之色,若能堪破其中的意境,苦瓜佛法必然会更上一层楼,若参悟不透?只怕世间会多了一位疯癫的阳神真人。

    “出拳了没有?到底出拳了没有?”

    张百仁刚走,空空儿便被疯癫的苦瓜给缠住。

    瞧这几十年的至交好友居然落得这般境地,空空儿无奈的摇了摇头,猛然伸出手给了苦瓜一巴掌:“你是吃饱了撑的,都督与佛祖的境界,也是你能觊觎的?”

    苦瓜一愣,随即慢慢清醒过来,双目中露出了一抹清明:“不错!不错!确实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了!佛法也需脚踏实地,一步一个台阶,我尚未悟透阳神玄妙,便妄自想要去参悟佛祖的境界,简直是不知死活。”

    “多谢你了,这回你又救了我一命”苦瓜拽住了空空儿,恭敬一礼。

    “松开!松开!咱们已经绝交了,我不过是看你可怜而已!快点松开我!”空空儿一拳向苦瓜的脑袋砸去,打的苦瓜脑袋啪啪作响。

    嵩山

    达摩面色苍白的来到后山,站在了世尊的身后,一言不发。

    “失败了?”世尊没有回头,而是不紧不慢道。

    “弟子与那人的差距,当真有那般大吗?那人居然一拳不出,便击败了弟子!”沉默一会,达摩方才开口,话语里难得出现一抹不甘。

    “呵呵!你也是倒霉,如今张百仁遭受重创,你若是与其真刀真枪打上一场,未必会输给他!但若比拼精神意志……张百仁战败天下群雄,虽然遭受重创,但精气神却节节拔高,此时正处于巅峰状态,天下少有人敌,就算为师如今也比拼不过此人的精气神。”

    “啊?”达摩闻言一愣,苍白的面孔果然好看了许多:“世尊的意思是说,张百仁只是一个空壳子,弟子被其精气神给吓到了?”

    “正是如此!张百仁或许修为比你高,但此时遭受重创,若真的动起手来,你未必不能胜他一筹”世尊不紧不慢的捻着念珠,他倒没说诛杀了张百仁之类的话,张百仁有十只金乌,谁能杀得死他?

    就算一群魔神都做不到,更何况是达摩?

    “混账!”达摩面色难看:“居然被人家给吓住了,弟子白活了几千年!”

    越想,达摩心中的火气就越重,心中的那股不甘就越加的浓郁。

    被人家给吓退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岂不是颜面无存?

    ps:盟主第六更奉上!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