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单雄信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八月十五

    涿郡城里人声鼎沸,各路江湖豪侠往来不绝,城中无数游侠儿不断穿梭。

    酒肆之中,人声鼎沸,三教九流汇聚一堂

    “诸位,涿郡城主府难道还没有动静吗?如今已是八月十五,按理说城主府早就开始布置,今日即将召开天下大会,怎么不见城主府响动,莫非是咱们走错了地方?天下大会不在城内?”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粗布麻衣,周身横肉刀疤纵横的凶煞汉子,此时喝着酒水眼中满是不解。

    “按理说天下大会这般大的事情,涿郡理应提前十天半月准备,可是自从咱们来了之后,涿郡丝毫不见动静,莫非……有人诓骗咱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下大会?”又有一个仿若瘦猴般的男子疑惑道。

    “不可能,此事哄传天下,谁有这么大胆子敢调戏整个江湖!而且瓦岗二爷单雄信昨日已经到了涿郡城,若没有天下大会,单大爷来涿郡作甚?”又有人拍着胸脯保证道:“肯定是有天下大会,只是诸位可有人接到过天下大会的请帖?”

    群雄闻言,俱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忽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貌似从未有人接到过天下大会的请帖。

    天下大会到底存不存在?

    群雄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貌似事情有些不对头啊!

    “诸位,既然单大爷到了城中,咱们不妨去拜访一二,单大爷必然知道天下大会的事情,真伪一问便知!”有人喊了一声。

    “就是!就是!咱们去找单雄信单大爷问个清楚!看看究竟是谁有这般胆子竟然敢戏耍天下群雄!”

    “走,咱们去找单大爷问个清楚,天下群雄齐聚此地,总不能白跑一趟!”

    “对!去找单大爷问个真伪!”

    “走!走!走!大家一起去!”

    群雄浩浩荡荡,不断呼喊好友,一群人堵塞了整条大街,向着单雄信所在的驿站走了过去。

    驿站内

    单雄信坐在房内,手中细软丝绸缓缓的擦拭着宝刀,点点杀机在眼中流转。

    “大头领,涿郡这位爷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若有疏漏咱们所有人的小命都要留在这里,不知为何小的总感觉涿郡气氛有些不妙,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就是,涿郡内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却不见临朔宫有半点动静,这明显不对劲!群雄汇聚更不见官府出来辟谣,这明显的不正常!”

    “啪!”单雄信手中宝刀仿佛电光一般瞬间归鞘,屋子内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自我来到涿郡后,就没想活着离去!也不会有人允许我活着离去!”单雄信慢慢站起身:“李二公子要我利用江湖人士倒逼涿郡,拿回传国印玺,在涿郡大开杀戒坏了涿郡的安宁,大都督又岂能饶我?”

    “啊?大头领你要和都督做对?”单雄信手下众亲卫闻言俱都是面色狂变。

    “若是以前的大都督,我自然会畏惧三分。但前不久大都督决战李二公子,大战各路魔神,已经被重创,伤到了本源,我等纵使是周旋不过,想要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单雄信眼中露出了一抹自信。

    “可是大首领,此乃大都督与当朝天子的事情,咱们又何必趟这遭浑水?李世民能给咱们的,大都督也能给……”一位弟兄不满的道。

    “事成之后,李世民赦封我妹妹为皇后,你说我值不值得拼命!”单雄信慢慢将宝刀系在腰间:“此事与诸位兄弟毫无利害关系,我当然不忍拖着众位兄弟与我一道下水遭了劫数。此事极有可能会丧命,涿郡乃凶险之地,诸位兄弟能陪我一路赶到涿郡,单雄信已经感激不尽,岂敢在有劳众位兄弟与我一道犯险?诸位家中都有父母妻儿,我又岂能做那种不仁不义之事?”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心中升起了退出之意,涿郡如今势大,可以与朝廷掰腕子,甚至于将江山踩在了脚下,若无必要众人实在是不想和涿郡为难。

    其中一人面色难看,正要出手与单雄信告别,忽然却听身边一人道:“大首领说的是哪里话,咱们兄弟上刀山下火海,什么劫数没经历过?我等兄弟情深,岂能留大哥再此犯险?大哥将我等当成了什么人?难道我等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不成?此种话休要在提!刀山火海,我兄弟陪你闯过去,我等浪荡江湖情谊为先,大兄这是瞧不起我们,将我等看成了贪生怕死之途。日后大兄若在说这种话,休怪咱们兄弟翻脸。”

    此言一出,本来正要告退的众人俱都是面色一僵,想要说的话说不出口。自己开口,岂不是成了贪生怕死不顾兄弟道义之徒?

    此人的话将众人退路瞬间堵死!

    那人继续转过身看向众位兄弟:“诸位,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是!是!就是这个理!就是这个理!”

    “大兄此言差矣,涿郡就算龙潭虎穴,咱们也要陪你闯过去!”

    “就是!就是!咱们陪你一道闯过去!”

    想要说的话说不出口,大家几十年交情,想要退出却被情谊所困,只能上了贼船继续走下去。

    正说着,只听楼下一阵嘈杂,闹闹吵吵个不停。

    单雄信推开窗子,一双眼睛看向窗外:“怎么汇聚了这么多武林人士?”

    “单大侠!”

    “单大爷!”

    “您快出来说句话!”

    “单大侠,我等兄弟有事求见您老人家,您快出来说句话!”

    “就是,您老人家江湖声望最足,您给大家拿个主意!”

    “就是,咱们可都等着您呢!”

    群雄议论纷纷,单雄信缓步走出屋子,瞧着汇聚了整条街的江湖人士,足足有数千好手,心中微微一定,然后抱拳道:“诸位同道,在下单雄信,见过诸位同僚。”

    “单大侠,咱们兄弟听人说涿郡要开天下大会,所以特意跑来,可是到如今八月十五已至,却不见涿郡有丝毫准备,您老人家可曾收到过请帖?”台下有江湖人士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单雄信不动声色道:“天下大会传的沸沸扬扬,想必不是空穴来风,单某地位浅薄,却未必会被涿郡这等巨头看在眼中,实在是惭愧的很啊,所以想着自来瞧瞧这江湖盛世,不曾想倒是惊动了诸位同僚!”

    “大当家也没有请帖?”群雄闻言顿时议论纷纷,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人道:“涿郡眼光到真是高的很,就连单头领这等人物都不被其放在眼中,我等江湖草莽必然更是难入法眼,怪不得没有咱们的帖子。”

    “就是就是,原来是咱们自视甚高,自作多情,涿郡根本就不将天下群雄放在眼中”

    “涿郡此举未免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欺人太甚!”

    “咱们千里迢迢,连杯酒水都没有,涿郡未免太过分了,张百仁号称是天下第一人,也不能这般狂妄,不将天下群雄看在眼中!”

    江湖中人斗大字不识一筐,俱都是草莽之流,一个个热血冲头,此时听闻这话,俱都是怒火冲霄。

    “涿郡莫非是在耍咱们玩,此事咱们必然要找涿郡讨一个公道!”

    “对,咱们去找张百仁算账,要他给咱们一个交代!”

    “对,去找张百仁!”

    群雄议论纷纷,此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涿郡城官府衙门而去。

    “成了,只要造成涿郡城大乱,自己就有机会抓到空空儿,到时候就好说了!”单雄信冷然一笑,随着群雄向涿郡府邸而去。

    涿郡侯府

    此时鱼俱罗等人齐聚一堂,面色严肃的坐在大厅内。

    “大都督此举未免太过于强硬,我等只要施展小恩小惠,管叫这些家伙低头,哄得群雄开开心心的离去。但如今这般强硬,怕有不妥……”涿郡侯面色纠结:“这些人虽然本事不高,未必能成事,但却有坏事的本领。我涿郡商业变通天下,四方八大,此举未免不妥,到时候只怕寸步难行。”

    “大都督的心思叫人猜不透”鱼俱罗面色凝重的道:“大都督是厌倦这些草莽,你稍后态度软化一点,尽量平息事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是多事之秋,背后肯定有人暗算我涿郡,此事若不调查清楚,老夫实在是心中难安。”

    “背后推手之人,莫非是单雄信?”张须驼眼中杀机流转,当年他丧命于瓦岗山盗匪手中,乃是一辈子的耻辱。至今张须驼与翟让虽然共事,但翟让与张须驼不对付乃天下皆知的事情。二人简直是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要我说,不如趁此机会,将这些草莽一网打尽斩尽杀绝,你我也落得清净自在,涿郡威名可是靠着杀出来,绝非妥协别人谦让来的!”张须驼不赞同二人的话。

    “大都督遭受重创,一切还是稳妥的好,切莫在惹出什么大乱子,天下盯着咱们的眼睛太多,不可出现大纰漏!”鱼俱罗摇了摇头,难得露出一抹严肃。

    ps:盟主更完毕,谢谢盟主“楚梦瑶的木头人”同学的支持。(那个名字后面的符号打不出来)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