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袖里乾坤收群雄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天下终究是天下人的天下,涿郡虽然根基深厚,但终究是要和各大势力打交道,进行贸易往来,拳头大只能代表一方面,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靠拳头来解决。

    “将军、侯爷,单雄信领着各路豪杰汇聚于侯府门前要交代,现在正聚在门外呢!”左丘无忌脚步匆匆的走入府邸内。

    “嗯?好大的胆子!”张须驼猛然站起身:“这群乱臣贼子,莫非想要造反不成?”

    “砰!”案几上的茶水被张须驼一掌掀翻:“诸位,老夫建议直接调兵,来个瓮中捉鳖,将此江湖侠客全数斩杀,以振我涿郡威严。”

    “不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先来软的将这些侠客劝走为善,若是真的动起刀兵,围杀这些江湖豪客不难,日后如何处理江湖中的反响是大!”鱼俱罗连忙道。

    “不知大都督是何意思?”涿郡侯将目光看向了萧家兄弟。

    “犯上作乱者,杀无赦!”骁虎牙缝里挤出了一阵阵阴寒之声。

    “都督,你说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袁天罡坐在了张百仁对面,眼中满是怪异之色。

    “空空儿,这些人是冲着空空儿、传国印玺来的,还有佛门中人背后推手,欲要阻碍我的视线!”张百仁知道背后的因由,李世民想要拿回传国印玺,世尊想要将武媚娘送入宫中,双方各自发力,才形成了这般局势浩荡的场面。

    “等着吧,还没完!”

    张百仁嗤笑一声。

    “为了我!”空空儿惊得站起身:“都督,偷盗印玺可是死罪,您可要帮帮我啊!”

    “帮你?怎么帮你?谁叫你擅作主张的!干脆将你推出去平息了事端最好”张百仁慢慢的放下棋子:“门阀世家……呵呵!”

    “诸位,不知大家围堵本官府邸,所为何事?”涿郡侯大步走出来,站在门前瞧着那乱糟糟一片的场中之人,眉头不由得一皱。

    “侯爷,涿郡欲要召开天下大会,如今八月十五已至,却为何迟迟不见响动?莫非是涿郡将咱们诓骗于此打趣开心,将大家当成了傻子摆弄不成?”一人站出来,双目盯着涿郡侯,话语里没有丝毫敬畏。

    “阁下何人?”涿郡侯也不恼怒,反问了一声。

    “五虎寨秦龙”男子抱拳一礼。

    “五虎寨?本官知道你,五虎寨乃五虎门的传承,修行了五虎断门刀!”涿郡侯双目俯视着那秦龙:“诸位,我涿郡从未发过帖子,更不曾举行过天下大会?你等说我涿郡要举行天下大会,可曾有我涿郡的帖子?可有凭证?”

    此言一出,场中一静,单雄信目光闪烁,随即走上前道:“侯爷,我等虽然没有帖子,但此事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却不见涿郡出来辟谣,此莫非不足以作为凭证?”

    “嗯?你白痴还是我白痴,此事与我涿郡毫无瓜葛,本侯为何出来辟谣?你等一没有帖子,二不曾见我涿郡之人开口,连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居然还敢混江湖?莫非明日本侯去造谣说李唐天子要给天下每人发十两黄金,难不成李唐天子就要发十两黄金不成?亏你还是绿林中的豪杰,原来也不过一个没脑子的货色!”

    “你……我……”面对着涿郡侯的指责,单雄信气的说不出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涿郡侯,眼中杀机不断翻滚,随即强词夺理道:“涿郡势大不讲道理,我一个绿林草莽也是没有办法。”

    “对!”

    “对!”

    “就是就是,既然不是你涿郡发的消息,那你就应该早点出来辟谣,省的咱们白跑一趟!”

    “这分明是不将咱们放在眼里!”

    “是极是极,我等既然来了,涿郡必然要给我等一个交代!”

    “不错,涿郡确实是要给我等一个交代!”天边惊雷滚滚,仆骨怀恩脚踏虚空而来:“我突厥也遇人传信,说你涿郡要举行英雄大会。要么你涿郡找出散播流言的凶手,要么就给咱们一个交代。”

    一边说着话,仆骨怀恩落于场中,眼睛精光灼灼的盯着涿郡侯。

    “这里是中土,岂容你突厥蛮子撒野,就算有天下群雄大会,也绝非你能搀和的!今日你既然来了,那便不要走了,干脆留在这里算了!”张须驼的声音响起,强势而霸道,根本就不给仆骨怀恩挑动人心,趁机作乱的机会,直接踏破虚空向仆骨怀恩杀了过去。

    “张须驼,我受邀前来参加天下群雄大会,你对我出手便是不讲道义,不将天下群雄放在眼中”仆骨怀恩身形一闪,脚步后退。

    仆骨怀恩已经被句芒夺舍,修为强横了不知多少倍,也不与张须驼正面抗衡,只是不断游走蛊惑人心。

    “仆骨怀恩什么时候有这般修为了?”鱼俱罗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正说着,只见天边佛光流转,一袭白衣的世尊脚踏莲花而来:“阿弥陀佛,和尚受邀参加天下大会,不知可曾迟到?”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道道蛊惑的梵音在世尊周身响起。

    “噗嗤!”

    一道明晃晃的剑意冲霄而起,刹那间以雷霆之势向世尊劈去,张百仁淡漠无情的声音响彻天地间:“佛门之人,不得踏入涿郡地界半步!”

    佛门蛊惑人心的手段张百仁从来都不敢有半点小觑,绝不给世尊踏入涿郡的机会。

    “阿弥陀佛”世尊双手合十化去了剑气:“都督此举岂是待客之道?我受邀而来参加天下大会,都督为何将我拒之门外?”

    “你敢踏入涿郡半步,我便一剑斩了少林寺!”

    没有解释,回应世尊的唯有冰冷霸道的威胁。毫不留情的撕破脸皮,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都督,你……”世尊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被人这般威胁,就算世尊佛法精湛,忍耐性超乎常人,此时也下不来台。

    世尊当然想着跑过来浑水摸鱼,涿郡接近千万人口,一直是铁桶一箍,佛门根本就插不进手,这次若能有天下大会做借口,倒是一个机会,只要能在涿郡种下种子,以后这颗种子就能生根发芽。

    可惜

    世尊打错了算盘!

    没想到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张百仁一点情面也不留。

    “你涿郡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邀请本座前来,却又不让人进去,莫非是戏耍人玩?”世尊面色阴沉道。

    “就是!就是!涿郡这是在戏耍咱们群雄,根本就没将咱们放在眼中!”

    “我等江湖中人活的就是一张脸面,岂容别人如此折辱?今日涿郡若不肯给我等一个交代,咱们没完!此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对,涿郡必须要给我等一个交代,不然咱们决不能善罢甘休!”

    群雄议论纷纷,附和着世尊不断喊叫。

    群雄并不足畏,关键是要有牵头的站出来,有了组织有了领导,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办成大事。

    人活一张脸,大家要是在涿郡就这般灰溜溜的走了,以后再江湖中如何抬得起头来?

    瞧着吵吵闹闹的群雄,鱼俱罗等人俱都是面色一变,一盘散沙的群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万众一心,大家拧成一股绳。

    “哦?想要交代?”

    张百仁看向世尊:“你说我涿郡邀请你举办天下大会,那可有人证、物证?”

    认证物证,自然是没有,也不会有。

    张百仁瞧着那叫吵的群雄,猛然一掌伸出,大袖张开。

    群雄修为高不过见神,至道强者唯有单雄信一人,如何逃得过袖里乾坤的神通?

    除了单雄信之外,数千天下各地汇聚而来的群雄被张百仁塞入了袖子里,然后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咳咳,你等胆敢在我涿郡闹事,那就在我涿郡开荒二十年,做二十年的苦力。”

    数千易骨强者,足以抵得上十万役夫。

    “都督,你……”世尊变色,不曾想张百仁居然这般强势霸道,居然丝毫不给众人闹事挑头的机会:“这些人在天下各地可都是统摄一方的大人物,若被督导抓去,可是会出大问题?”

    “哦?”张百仁冷冷的扫视了世尊一眼:“不过是为祸一方的地皮恶霸、山匪罢了,有什么值得顾虑的。”

    “那群山贼没了约束,可是会出大乱子的,到时候众位山贼前来复仇,只怕涿郡永无安宁!”世尊岂能叫张百仁将群雄全都收了,现在正是收买人心的机会。

    “你能打得过我?”没有理会世尊的话,张百仁反问了一句。

    “我是打不过你,但你也杀不死我!”世尊也是激灵,所答非所问。

    “哦?可笑!有一句话说错了,你确实是打不过我,但我未必不能杀了你!我也懒得与你费口水,你若有本事尽管动手。不敢动手的话,就乖乖的滚回少林寺窝着!”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杀机,如今自己既然与佛门、李唐撕破面皮,倒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群山寂静,世尊面色铁青。

    “都督,你不能这样,你若将天下群雄收了,只怕会出大问题,到时候遭殃的还是百姓!”单雄信开口了。

    ps:感谢“终是梦”“风君子浩然”“可无肉不可无书”“还有一位同学一连串数字打不出来”的万赏,加不动了,下个月再加更吧,欠了四更,且容我缓缓。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