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李承乾之劫
  许多事情,总归是要有舍有得,舍小取大乃人之本能。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棋盘上的棋子,瞧着对面的袁天罡:“水陆法会之事,你怎么看?”

  “水陆法会乃是道门一次反攻佛门的机会,是最佳的反攻时机,道门绝不会错过”袁天罡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你叔叔怎么说?”张百仁一双眼睛收回目光,从袁天罡的身上挪开。

  “水陆法会乃是佛道之争,道门还能怎么办?没得选择,只能死扛到底!”袁天罡抬起头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好在都督施展神通,叫佛门后院着火,不然此次水陆法会点滴胜算也无。都督功德无量,道门众位高真定会记得都督恩德。”

  “呵,你别给我戴高帽,我所作所为并非是为了道门,也不必道门领我人情!好不容易与道门彻底摆脱所有瓜葛,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主动纠缠下去!”张百仁摇摇头,打断了袁天罡的话。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袁天罡闻言动作一滞,随即搓了搓手苦笑着道:“都督,你虽然叫佛门老巢起火,但是……佛门如今重心全都在中土,法界也在中土开辟,已经在中土扎根,根深蒂固,就算损失了天竺的根基也不算什么。”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谋划,与道门并无任何瓜葛!也不想有任何瓜葛!”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身形消失在丛林之中:“你只管替我盯着水陆法会进程便好,其余的不用你插手。”

  伽蓝寺

  张百仁所化老和尚垂垂老矣的坐在了玄奘对面:“玄奘,为师如今大限已至,日后这伽蓝寺便传给你了,只希望你能将伽蓝寺发扬光大。”

  “师傅!”玄奘眼眶含泪。

  “痴儿,你已经入了定境,又何必受红尘中诸般七情六欲困扰,做儿女之态!为师此生有三个遗愿,只希望你能为我达成!”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身前的玄奘。

  似乎是和张百义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大概有前世张百义的八分相似。

  “师傅对玄奘有养育、传道之恩,有什么吩咐师傅尽管开口,玄奘定然不负师傅所托,拼尽全力完成师傅的遗愿!”玄奘恭敬拜服于张百仁脚下。

  “其一,便是四年之后长安城举办水陆法会,为师无法参加,无法弘扬我伽蓝寺名声,为师要你四年之后参加水陆法会,务必夺魁!”张百仁一双眼睛殷切的看着张百义。

  “师傅,徒儿定然参加水陆法会,扬我伽蓝寺威名,弘扬我伽蓝寺佛法”张百义指天发誓。

  “其二,为师听人说西域天竺国有大乘佛法,心中仰慕已久,却无缘得见,你此生若能得大乘佛法,务必在我坟前念诵一篇真经,为师纵使是九泉之下死也瞑目”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义。

  “师傅放心,徒儿此生必然取得大乘佛法,于师傅坟前念诵,超度师傅脱离苦海”张百义恭敬的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张百仁抚摸着张百义的肩膀,眼中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这第三,便是为师希望你能持之以恒,成就大道!可惜为师寿数已尽,不可传你更多佛法,只期盼你日后修行之路能够多多珍重!多多努力!”

  “师傅放心,百义定然不负师傅所托,一定苦修求道!”张百义再次拜了拜。

  “如此,为师便再无牵挂,我去也!”话语落下张百仁直接化作虹光消散在天地间,竟然不见任何舍利子留下。

  “师傅彻底的走了!居然不见舍利子!”张百义眼睛里满是悲色:“不过你放心,徒儿定然努力修持佛法,求来大乘佛教真意,于师傅坟前念诵。”

  “水陆法会!”世尊手指捻着念珠,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其实我倒不怎么希望水陆法会展开,如今我佛门占足了优势,又何必与道门论道。而且有观自在搀和其中,只怕其中会有变数。”

  “师傅,水陆法会势在必行,道门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咱们是不是该出手搅合一番,叫道门无心搀和水陆法会的事情?”达摩一双眼睛看着世尊。

  “大乘佛教!我佛门的大敌乃是大乘佛教,至于说道门……那些老鬼隐匿在轮回之中迟迟不肯出世,区区一群道门后辈,岂会被我放在眼中!反倒是涿郡那边安静的有些过分,我倒是反而觉得心中有些不安”世尊一双眼睛看着达摩:“你叫人盯紧了,务必盯紧了涿郡的一举一动。”

  “是!”达摩领命而去,身形消失在天地间不见了踪迹。

  两年时间转瞬即过

  长安城

  李世民站在太极殿栏杆前,俯视着东宫方向,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陛下,东宫的那位已经彻底沦陷了,只怕张百仁断子绝孙就在眼前”一道身影站在了李世民身后低声禀告。

  “我现在反而有些担心,若张百仁知道了这件事,你说张百仁会怎么做?”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了下方的城头。

  “这……”侍卫闻言毫不犹豫道:“只怕张百仁会杀人!”

  “这是断绝了张家的血脉,张百仁肯善罢甘休才怪,朕如今反倒是有些后悔了!”李世民背负双手,叹了一口气。

  “陛下,您乃九五至尊,张百仁已经遭受重创,万万不是你的对手,又有什么可怕的!就算张百仁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还敢来大内皇宫送死不成?”侍卫冷冷道。

  “送死他是不敢,但我就怕他一怒之下天下皆反,到时候我李唐四分五裂,日后江山属于谁,还真不好说!”李世民慢慢低垂下脑袋:“李泰最近不是有些不安分吗?你暗中前去诱导一番,叫其逼反李承乾,朕要废太子,此事不能再拖了!”

  “废太子?张百仁那关怕不好过,张百仁一心想要将李承乾推上皇位,篡夺了李唐江山,岂会坐视陛下废掉李承乾?”那侍卫闻言摇了摇头:“此事未免太急促!”

  “非也,朕等不及了!朕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李承乾终究是一个祸根!”李世民慢慢闭上了眼睛。

  “陛下,请恕下官无礼,陛下如今春秋鼎盛,在诞生子嗣培育太子也是来得及。李格与李泰一个是鲁莽之辈,一个体内流淌着前朝皇室的血脉,皆非最好的人选。皇子李治年龄又太小,陛下若现在培育太子,倒不如多诞生几房子嗣。”

  “嗯?”李世民眉头一皱。

  “若是日后李世民真的发狂,对几位皇子下黑手,多生几房皇子也是有所防备,免得被张百仁一锅端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侍卫低垂下脑袋。

  李世民站在栏杆处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方才转身向太极殿外走去:“此事交由你全权处置,选妃之事务必谨慎,大意不得!决不能叫各家探子混入深宫大内。”

  “是!”那人影恭敬一礼,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冷、得意之色:“成了!看来当年在李唐祖坟做手脚之事果然是对了。”

  东宫

  李承乾寝宫

  帷幕抖动,李承乾近年沉迷男色,两个男男在大内深宫做不可描述之事,简直是辣眼睛。

  “陛下驾到!”

  内侍的声音远远传来。

  “什么?”

  帷幕的帘子猛然掀开,面色苍白的李承乾赤膊钻了出来,手忙脚乱的穿戴着衣衫。

  “陛下来了,这该如何是好?”床榻内一个看起来‘千娇百媚’的男人做女子打扮,此时慌慌张张面色苍白的抖动着身子。

  不待二人整理好衣衫,李世民已经走了进来。

  李世民既然有心废掉李承乾,自然是算准了时机抓奸在床。

  “砰!”

  大门推开,李世民面色铁青的闯入东宫。

  “孩儿拜见父皇”李承乾慌忙跪倒在地行了一礼。

  不去理会李承乾,李世民径直来到帷幕处,猛然伸手掀开,随即怒火滔天面色铁青道:“承乾,之前有人和朕告密,朕还不相信你的所作所为,但不曾想到你居然真的……真的是太令朕失望了!你简直是太令朕失望了。”

  “父皇……父皇……孩儿……孩儿……”李承乾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来人,给朕将这妖人乱棍打死!”李世民声如雷霆。

  “是!”

  有金吾卫上前架起了称心,手中铁棍举起,便要凶狠的砸落。

  “陛下饶命!殿下救我!”称心不断哀嚎,声音凄婉百转,可谓是肝肠寸断,令人心中千回百转。

  “且慢动手!”李承乾呵斥住金吾卫,爬到了李世民脚下:“父皇,孩儿与称心是真心的,一切都是孩儿的错,还请父皇饶了称心吧!孩儿在这里求你了!”

  “哼,居然还不知悔改!你乃是我李唐太子,居然好男风,日后如何传宗接代?朕如何放心的将祖宗家业交托给你?你简直是太令人失望了!来人,给我将这诱惑太子的妖人乱棍打死,以儆效尤!”李世民暴怒道。

  “父皇!父皇!不要啊!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