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儿戏造反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既然是演戏,侯君集怎么会真的刺杀诸王,叫李世民断子绝孙?

    所以,没有任何疑惑的,此事失败了!

    李承乾被长孙无垢圈养了几十年,不曾经历过任何世面,论算计终究是及不上那些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家伙。

    不说侯君集,就算李泰他都比不上。

    长安城震动,李世民震怒!

    诸王接连被刺杀,整个长安城五司兵马纷纷出动,朝中权贵纷纷出手,不断追查蛛丝马迹,寻找幕后的黑手。

    “失败了?”瞧着跪倒在地的侯君集,李承乾如遭雷击,呆坐在地上:“大将军亲自出手,怎么会失败?怎么会失败?”

    “殿下,你我小瞧了李唐的气数,诸王气数未尽,想要刺杀乃逆天而行,当真是难上加难!”侯君集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涩。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侯君集也踏上了不归路。

    “那……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李承乾六神无主道。

    “承乾,你居然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你父皇绝不会饶过你的!若此时趁着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之前,赶往涿郡避难,或许还可以逃得一命!”长孙无忌自大门外走了进来。

    侯君集闻言面色一变,若教李承乾逃亡涿郡,日后必然是后患无穷。

    “舅舅!”瞧着长孙无忌,李承乾先是满面喜色,随即却又露出了一抹杀机:“我们之间的话,你都听到了?”

    “你若悔过,前往涿郡避难,普天之下谁也害你不得!江湖中人心莫测,忠奸难辨,你莫要走上不归路,到时候谁也救你不得!”长孙无忌一双眼睛看着李承乾,前所未有的认真。

    “刺杀诸王的事情,决不能泄露出去,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大事!”李承乾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忌,对于长孙无忌的话却嗤之以鼻:“我乃是李唐未来的国主,未来整个李唐江山都是我的,都是我的!谁能教我放弃江山流亡涿郡?”

    “还请舅舅助我一臂之力,咱们一同合力谋划,便可多了几分把握!”李承乾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忌:“舅舅素来机智,足智多谋乃是父皇的智囊人物,对于父皇言行皆有决定性作用,还望舅舅助我!”

    一边说着,李承乾居然径直跪倒在地:“只要舅舅助我登临九五,日后荣华富贵任凭舅舅取用,长孙家必然一飞冲天,成为我李唐顶尖门阀。”

    长孙无忌低头扫过李承乾,然后叹了一口气:“我既然已经听到了太子秘密,若敢说个不字,只怕今日难以走出东宫半步。”

    李承乾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长孙无忌的话,长孙无忌若不应了自己的事情,今日只能狠下心来将长孙无忌留在这里。

    “殿下,国舅绝非那种口舌之辈,而且国舅乃是殿下的亲娘舅,殿下不可无礼!传出去岂非叫天下人耻笑?”侯君集开口了:“咱们起事就在今朝,不如将长孙国舅囚禁起来,待到平定了宫中之事,再将国舅放出来也不迟。”

    “侯君集,你当真铁了心要一条路走到黑不成!”长孙无忌猛然呵斥一声:“你自己可要考虑好后果!”

    侯君集抿住嘴唇,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就这么办吧!”

    “侯君集!你个混账王八蛋,你这样做会将大家都害死的!李承乾乃是大都督唯一的子嗣,他若死了会有什么后果?必然是山崩地裂,大都督起兵打入长安城!横扫天下门阀世家,你这厮逆天而行,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长孙无忌在叫吵,但终究是被侍卫拖了下去。

    李承乾一双眼睛看向侯君集,过了一会方才略作沉吟道:“涿郡哪位,当真令人这般忌惮?”

    “忌惮?岂止是一个忌惮那么简单!哪位若不恐怖,我又何必在此和你胡乱折腾!”侯君集心中嗤笑,嘴上却不动声色道:“不过一藩王罢了,再大还能大得过天子?”

    “也是!”李承乾点点头,不过眼中却露出了一抹疑惑,不动声色道:“咱们既然要起事,不知从何下手?”

    “老夫手下可以汇聚五千兵马,玄武门守将乃是当年老夫手下的偏将,老夫可以打开玄武门,咱们一道自玄武门杀入深宫大内,囚禁了天子,此事便成了!”侯君集话语说不出的轻松,仿佛谋朝篡位就像是喝凉水一般简单。

    侯君集说的简单轻松,李承乾也不曾多想,对着外面道:“来人,速去将本殿下的盔甲取来,本殿下要亲自杀入玄武门,夺了这万里江山!”

    “是!”

    侍卫领命而去,侯君集抱拳一礼:“殿下,老夫这便下去准备一番,咱们今日便起事,只怕是迟则生变,若叫陛下查出真凶,你我皆是死罪一条。”

    李承乾点点头,开始穿戴盔甲。

    下午

    夕阳接近黄昏,忽然一队人马从太子府杀出,径直奔向了玄武门。

    玄武门守将眼中冷光流转,与侯君集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打开城门!”

    五千人马?

    不提皇宫中的侍卫,就说李世民武道修为通天彻地,这五千人马还不够李世民塞牙缝的。

    可惜李承乾从小不接触武道,自然也就不会知道其中的门道。

    “杀!”

    喊杀声震动乾坤,五千大军冲入了玄武门,只见玄武门忽然大门紧闭,将那五千将士化作了瓮中之鳖。

    一把把寒光闪烁的神机弩从城墙上伸出来,对准了那五千大军。

    “不好,有埋伏!咱们中计了!”侯君集一声惊呼。

    李承乾闻言顿时心中一惊,瞧着那一把把寒光闪烁的神机弩,只觉得浑身发冷四肢无力,居然径直跌落于马下。

    “侯君集,你可知罪?”李世民不知何时登临城头,俯视着玄武门内的五千人马。

    “父皇,孩儿知罪!孩儿知罪!孩儿不过是受到侯君集蛊惑,一时糊涂做下了错事,还请父皇饶了儿臣一次!”李承乾跪倒在地,身子不断颤抖,声音里满是惊悚的味道。

    “虎父犬子!”瞧着跪伏在地的李承乾,李世民也不由得忍不住摇了摇头,暗道长孙无垢用心良苦。

    侯君集默然不语,只是傲立于马上。

    “承乾,朕待你不薄,你虽不是朕的亲生儿女,但朕待你比亲生子女还要好,甚至于要将李唐的未来传给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等不及了?你太令朕失望了!”李世民一双眼睛扫过李承乾,眼睛里满是痛彻心扉的泪光。

    “父皇!父皇!您就饶了儿臣吧,儿臣只是一时糊涂!父皇饶命!父皇饶命啊!”李承乾连连哀嚎。

    一路入宫,连长刀都不曾出鞘,一切便皆已经消弭于无形之中。

    侯君集不做反抗,任由李世民锁了琵琶,至于说李承乾被压入天牢,这一切暂且不提。

    “善后!”李世民看向了房玄龄与杜如晦:“诸位爱卿以为,朕如今该如何善后?”

    群臣默然,过了一会才听房玄龄道:“废除李承乾太子之位不容留情,侯君集有功于李唐,发配于边疆赎罪!”

    房玄龄与杜如晦也不是傻子,今日之事处处透漏着诡异,侯君集只凭借五千兵马便谋朝篡位,你开什么玩笑?

    “传信大都督,叫其来上京城一述!”李世民铁青着脸,转身走出了太极殿。

    李世民国书传来之时,已经是深夜。

    张百仁从萧皇后的被窝里爬出来,走到了客厅内:“何事?”

    骁虎面色紧张:“长安惊变,李承乾与侯君集造反失败,如今已经尽数下狱。”

    “什么?”张百仁一把夺过了书信,然后眉头皱起:“本座心中居然没有任何天机感应,这不正常啊!”

    “李承乾造反?”张百仁眉头皱起,手指慢慢敲击着案几,过了好一会道:“本座知道了!”

    长安城

    李世民与尉迟敬德等武将坐在一处,眼中满是担忧之色:“你们说,涿郡哪位会不会忍不住起兵杀入长安?”

    “陛下莫要担忧,如今大都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已经遭受重创,那里还有时间来和咱们做对?”杜如晦道:“不过,依照大都督的脾气,讹诈一些好处是难免的!咱们经受不起动荡,涿郡四面八方皆是敌人,高丽、突厥虎视眈眈,他也同样承受不起任何动乱,陛下多虑了!”

    确实是多虑了,李承乾认贼作父,虽然是张敬安转世之身,但张百仁对其依旧是无比的失望。

    “可惜了!可惜了其一世轮回,却落得这般下场,心性已经难改,这是我的过错!”张百仁慢慢的站起身,瞧着东边升起的日头,叹息了一声。

    “先生打算怎么做?”萧皇后为张百仁整理好衣衫。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自然要想办法弥补一切损失”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奇异之光:“任凭其如何蹦跶,也休想跳出我布下的棋局,我该怎么做才能叫李世民打消心中的疑虑呢?”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