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发落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又不是说叫你将大乘佛法立为国教,只要你能以朝廷的名义,允许大乘佛法在中土传教,我便不再插手朝廷的事情,李承乾任凭你处置!”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闻言反倒是愣住了:“只是这么简单?”

    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不语,等着李世民的反应。

    如今李世民二十年寿命不到,而且皇宫中自己早有后手准备,若非万不得已张百仁实在是不愿意和李世民翻脸。

    二人平分中土半壁江山,但是李世民却有突厥、吐蕃等西域诸国的支持,更有魔神暗中出手谋划,张百仁知道自己必败无疑!

    不错,必败无疑!

    涿郡有多少高手?

    鱼俱罗、张须驼、罗艺再加上张百仁练成的飞天旱魃,不足十人。

    相反,李世民手下呢?

    尉迟敬德、程咬金、韩擒虎等等,至道高手的数量也就比涿郡少那么几人,若再加上突厥的血魔神、石人王、蚩尤、奢比尸、春归君,还有土蕃、佛门等等,这对于涿郡来说是碾压的优势。

    张百仁可以一人之力对抗天下群雄,但王者争锋并非单单靠的个人武力,而是手下大军攻城拔寨。

    张百仁是无敌的,但手下高手却并非如此。

    真的打起来,面对着各方大军,涿郡只能化作一方焦土,然后呢?

    张百仁在出手报仇?

    涿郡都没了,报仇还有什么意义?

    冥冥之中一点微妙的平衡形成,李世民不是张百仁的对手,但却也不想引塞外各族大军入关。

    一旦塞外大军入关,这中土究竟还是不是李唐说的算,这一点是李世民最担忧的。

    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战胜了张百仁又能如何?

    中土必然为外族占领,迎接李唐的将是毁灭,步了涿郡的后尘。

    然而塞外大军想要入关,但却不是张百仁与李世民的对手,张百仁与李世民合力,足以镇压塞外群雄、魔神。

    这就是一个微妙的平衡,牵一发而动全身。

    “咳咳咳!”

    张百仁使劲的咳嗽,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不错,朝廷代表的是天命,代表着中土气数、龙气,你若能支持大乘佛门,大乘佛门传教乃顺天而行,少了许多阻力。”

    “呵呵,中土有朕支持世尊,你以为大乘佛门能插得进手?”李世民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未免太过于异想天开,朕答应了你又能如何?”

    “陛下,不可!”就在此时天边佛光流转,世尊脚步匆匆而来:“陛下,万万不可答应大都督的条件,大乘佛教最善于蛊惑人心,只怕到时候会形成灾祸。”

    “哦?”李世民看向世尊:“世尊对自己没信心?”

    一句话,便将世尊的千言万语堵了回去,世尊能说自己没信心吗?这等傲视苍穹俯视众生的人物,怎么会说自己没有信心?

    “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张百仁意味深长的看着世尊:“大和尚,你的麻烦到了。”

    “希望大乘佛门能给和尚带来一些麻烦,道门被我打成了死狗,整日就知道隐藏在深山老林中避祸,未免太过于无聊!”世尊毫不示弱,他怕什么?

    李唐的龙脉他已经做了手脚,只要那武家女子一入宫,佛门大兴便可落定,谁都无法阻挡。

    “会的!”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既然如此,那本都督告辞了,你们继续吧。”

    说完话张百仁紫衣飘忽,已经消失在大内深宫。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李世民方才开口道:“大乘佛门有那么可怕?”

    “只会比陛下想象严重得多”世尊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大乘佛教出世不足两年,天竺国如今信奉大乘佛教之人已经足足占据了八成。”

    “什么?”李世民咽了一口口水,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当然了,这其中或许有天竺王室的支持,但却也不容小觑!大乘佛门的手段更胜小成佛门十倍、百倍、千倍!”世尊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苦笑,面色凝重道:“当真?貌似驱虎吞狼,赶走了猛虎却来了饿狼。”

    世尊叹一口气:“大乘佛教占据了天竺,但却迟迟不见向中土扩张,也不知张百仁打的什么主意。陛下这回答应张百仁,却是太过于鲁莽了。”

    “朕有的选择吗?”李世民看着世尊。

    确实,李世民没得选择!

    李世民想要废掉李承乾,可不是说废掉就能废掉的,涿郡哪里你怎么交代?

    虽然说李世民被戴了绿帽,受辱在前,但那是因为什么?是李世民将自家老婆主动推过去的。

    若是不想与张百仁大战,那就要在平衡中找一个过得去的理由,双方都能妥协让步的点。

    张百仁不想与李世民死磕,李世民又何尝不是如此?

    “侯君集怎么处置?那可是一位至道强者!”杜如晦面色凝重道。

    “朕要去天牢走一遭”李世民站起身,向着天牢而去。

    大内天牢

    侯君集一袭白衣端坐在稻草上,静静的盘坐在那里无语。

    一阵脚步声在阴暗的天牢中传来,然后就听李世民的声音响起:“侯君集!”

    “陛下不用说了,侯君集自知死罪,只希望陛下能饶过下官家中老少”侯君集背对着李世民,并没有转身。

    “你忠心耿耿为朕考虑,朕如何能治你死罪?日后朕如何面对满朝文武?”李世民冷然一笑。

    李世民是傻子吗?

    侯君集乃至道强者,是李世民团伙中地位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为了自己竟然不惜以身犯险,李世民若不能将其保下来,日后李世民如何服众?

    如何面对自家的同袍?

    侯君集若死在自己手中,人心就散了。

    “大都督绝不会善罢甘休,我坏了都督计划,他必然非要杀我泄恨不可,陛下莫要为我白费心思了!”侯君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你为了朕才落得这般地步,你以为朕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朕岂能下得了那份狠心?”李世民一双眼睛看着侯君集的背影,叹息声在大牢内回荡:“朕要将你秘密发配到岭南,岭南乃是温家的地盘,多有山瘴,只要你进了深山老林,就算大都督想要找你也是大海捞针。”

    “隐遁深山老林做一野人,不能享受大好的花花世界,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侯君集摇摇头:“陛下的好心,下官领了。”

    “你莫要顽固,朕要你隐入深山老林可不是闲着,朕这里有一份密旨,日后我李唐的江山全靠你了!只要你隐遁深山二十年,然后在改头换面的出来,谁还识得你?”李世民看着侯君集的背影:“你切莫辜负了朕的苦心,至于你的家眷,朕定会照顾好!”

    果然,听闻此言侯君集转过身,跪倒在李世民脚下:“罪臣遵旨!”

    “朕与李唐江山,可是全都交托给你了!”李世民意味深长的拍着侯君集肩膀。

    “必不负陛下所托”侯君集道。

    “来人,摆上酒席,朕要为侯将军践行!”李世民道。

    一道道美味佳肴摆好,李世民请侯君集坐下,倒了一杯酒水:“孙思邈配了一副汤药,你临行前喝了便可诈死,然后趁机赶往岭南。朕会在岭南提前为你准备好接应之物。”

    “是!侯君集谢过陛下!”侯君集恭敬的道。

    天牢深处

    李承乾双目无神的坐在大牢内,看着天窗透射进来的阳光,眼中露出了一抹惶恐、嘲弄。

    “万事皆空!万事皆空啊!”李承乾癫狂一笑。

    “承乾,你可知罪?”李世民缓步来到了天牢处。

    “父皇!儿臣知错了,还请父皇饶了儿臣,儿臣就是一时糊涂,受了那侯君集的蛊惑……父皇开恩!父皇开恩啊!”李承乾跪倒在地,不断叩首。

    “呵呵,开恩?你当真是死不悔改!不过谁叫你出身好,你父亲乃是涿郡的大都督,朕如何敢杀你?虎不食子,朕将你发配出去,也算是全了你我父子之情,朕也算对得起你母后了”李世民冷冷的看了李承乾一眼,然后方才转身离去。

    “父皇开恩!父皇开恩啊!你就饶了孩儿吧,孩儿不想离开京师……”

    李承乾在哭嚎。

    “陛下,当真放过李承乾?”程咬金压低嗓子道。

    “朕能怎么办?当年之事,皆由朕而起,都是朕的错!待其出了京师,风波消停一段时间后,在送他上路!”李世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耻辱!

    李承乾活在世上,对于李世民来说就是一种羞辱,就算是其血脉中流淌着胡人血液,也受不得这种耻辱之事。

    “是”程咬金应了一声,二人脚步逐渐远去。

    涿郡

    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承乾怎么样了?”

    “那逆子还能怎么样?自然是快活得很,活该有此报应!长孙无垢啊长孙无垢,你可真是狠心,居然舍得将承乾推入火坑,不顾及多年的母子之情!”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不吃足苦头,他怎么会知道生活之难!”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