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灭门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李承乾心性早就被萧皇后给养废了,想要改过来谈何容易?

    唯有历经绝境,吃尽人世间的百般苦楚,然后遭受无穷折磨,方才会知道武道的珍贵,唯有实力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实力才是一切,若非张百仁有纵横天下的实力,只怕早就被门阀世家给害死了。

    武道是自己的根本,一切皆是为了自己的武道修行做贡献,张百仁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信念。

    一旦有朝一日自己的武道修为被人超越,等待自己的唯有死期!涿郡灰飞烟灭,数百万百姓流离失所。

    “修行是一切,是我的根本所在!”张百仁走在山林间的小路上:“不过侯君集胆敢挑衅与我,若不能将其诛杀,只怕天下人都以为我病入膏肓软弱可欺,此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恬静的笑容:“区区一个侯君集罢了,请鱼俱罗与张须驼走一遭足矣!”

    “不可,长安城是李二的地盘,只怕二人进得去出不来”张百仁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五指山就在长安城外,请荆无命走一遭,诛了侯君集的满门老小。”

    萧皇后闻言一愣:“两界山若是被人钻了空子,那该如何是好?”

    “无妨,我正要去两界山走一遭,岂能给那些家伙钻空子”张百仁抚摸着萧皇后的青丝:“我的时间真是不够,不能一直陪你……。”

    “你不必内疚,我一个亡国之人,自然分得出轻重缓急,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岂会做小女儿之姿?”长孙无垢笑着道。

    一把将长孙无垢揽入怀中,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委屈你了!”

    两界山

    两界山一直都是一个谜团,各路大能亲眼所见张百仁只掌翻天,将荆无双镇压于长安城十里之外,当时天崩地裂,江河破碎。但是事后各路大能想要前去查验,却忽然间发现找寻不到两界山的入口了。

    两界山的入口不见了,亦或者说两界山与众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时空。

    五行大山之下,荆无双只露出上半截身子,此时正在宁心静气的修行。

    溪水潺潺,荆无命坐在不远处的青石上,熬炼着体内的气血。

    “荆无命,你家兄弟如何了?”张百仁身形忽然出现在两界山。

    “拜见都督!”二人齐齐一礼,荆无命急忙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尚未谢过都督的救护之恩。”

    “罢了,你且坐下吧,咱们之间不必客套”张百仁缓缓来到了荆无双身前:“如何,在六字真言贴的镇压下,可是净化了心魔?”

    荆无双苦笑,眼中满是无奈:“都督,心魔与我乃是一体两面,性命休戚相连,想要将其完全除去,何其之难也。”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无妨,我倒是有一个度你的法子。”

    “啊?多谢都督,还请都督教我!”荆无双面色激动的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

    张百仁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了身边的荆无命:“你去长安城中,趁夜刺杀了侯君集满门老少,不可留下一个活口。”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荆无命:“刺客世家应该有追溯血脉,感应血缘的办法吧。”

    听了这话,荆无命一愣:“老少也要杀?”

    “鸡犬不留”张百仁面色阴冷:“此人居然胆敢与我做对,当真是罪该万死。至于你家兄弟交给我便好了,长则一年半载,短则十天半个月,你家兄弟便可脱劫而出。”

    “多谢都督!多谢都督!”

    荆无双闻言千恩万谢,不断的叩谢:“下属这就出两界山,屠了侯君集满门,我家兄弟就拜托大都督了。”

    说完话荆无命化作影子远去,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扫过荆无双,然后一掌伸出按在了荆无双的头顶百汇,无数的花瓣流转飘荡,一丝丝魔种的力量被张百仁自荆无双体内抽出。

    “当年你为了压制心魔,被我种下魔种,如今本座正要借助魔种,来约束那心猿的力量”

    无数的黑色气流被花瓣裹挟着落入了张百仁手中,化作了一道道黑色的丝线,在其手中盘旋。

    魔种融合了荆无双,自然也融合了心魔。

    想要克制心猿,唯有法则的力量。

    “都督,心猿妙妙莫测,你居然可以压制心猿的力量,这不可能……您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荆无双瞧着眼前的一幕骇然失色。

    将一缕心猿的力量收起来,张百仁慢慢的转过身,来到了溪水旁静坐:“我也不知道,不可言!不可说!妙妙莫测,不曾有人给我引路指点,我也很困惑。”

    张百仁确实是很困惑,自己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月色下

    长安城如笼罩了一层银纱

    瞧着盘旋如恒古巨兽,遮天蔽日的天子龙气,荆无命倒吸一口凉气:“我才多少年不出世,李唐的天子龙气居然变得这般磅礴,当真是越加不可思议了,这是要逆天啊!莫非涿郡被李世民收服了?方才可汇聚如此磅礴的龙气。龙气破灭万法,怪不得大都督不肯来,一旦大都督在长安城出手,肯定瞒不过龙气的感应,说不得又是一场大战。”

    感叹了一句,荆无命也不以为意,一路上化作影子,径直来到了侯君集的府邸,瞧着那五步一岗十步一楼的守卫,比之大内深宫也不逊色,荆无命摇了摇头:“侯君集,怪不得我了!要怪只能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等侯君集的家眷享受着侯君集带来的荣华富贵,自然也要承受侯君集惹来的杀劫,这一切都怪不得我,我也是奉命办事!”

    一边说着,荆无命化作了影子,借助夜色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侯君集府邸。

    杀戮在进行

    男子、女人,老人、小孩,除了丫鬟仆人之外,所有侯家血脉尽数都斩尽杀绝。

    荆无命终究不是恶魔,做不到鸡犬不留的地步。

    屠戮了城中的侯家血亲,荆无命眉头皱起,掐了印诀感应一番:“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躲在城外,想要玩狡兔三窟,可惜我刺客世家的秘法岂是你能躲过去的?”

    荆无命冷然一笑“除恶务尽,既然已经动手,岂能留下祸患?”

    长安城外

    虎子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弯弯的明月:“钟伯,你说虎子什么时候才能会长安啊?虎子想家,想爷爷!想奶奶!想爹爹娘亲!”

    “小公子莫要多虑,老爷吩咐过了,待到风头过去,咱们就可以回去了!城外的日子虽然比不得城内,但却也落得清闲。”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站在虎子身边,一双眼睛看向了长安城方向,眼中露出一抹担忧:“这次大将军可是太过于鲁莽了,涿郡哪位是好得罪的吗?为了李唐居然承受家族被灭门的危险,未免太过于不值当。”

    “钟管家,您老人家说笑了,咱们将军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忠君爱国,与天子乃是几十年过命的交情,为了朋友可以肝胆涂地,只是这次可害惨了家中老小”一边粗壮的侍卫摇头晃脑:“我跟在将军身边几十年了,从未见过将军落入这般惨状,族中老小都保护不得,只能寄托老天错过这孩子……。”

    “钟伯、李将军,侯家有敌人登门了吗?虎子一定好生练武,将那涿郡的大都督大卸八块,为天下除了此祸害!”虎子舞动着拳头,眼中满是少年人的豪情壮志。

    黑暗处

    荆无命沉默,扫过眼前的三人,悠悠的叹息了一声。

    “谁!”

    李将军与钟伯猛然翻身将虎子护持在身后,面带警惕之色的扫过庄园四周。

    一道身披黑袍的人影自树木的影子里走出来,眼中满是感慨:“本来之前我还在顾忌,孩子这般小,不知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要不要放过他一马。但是听了他那句话后方才猛然惊醒,此事无关恩怨,乃是立场的问题。他如此年纪便要杀大都督,以斩杀大都督为荣,当真是歹毒的很!大都督说的没错,一切都是立场而已,无关恩怨、情仇。”

    “你是何人,也敢在此口出狂言!”李将军慢慢抽出了腰间的长刀。

    “我?一个注定只能活在阴暗中的人!”荆无命自嘲一笑。

    “哼,我知道了,你定然是那个大都督魔头派来杀我的,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你杀不得我!日后我定要亲自杀入涿郡,将那狗贼的脑袋拧下来祭奠死去的冤魂”侍卫道。

    “哦?”荆无命摇了摇头,只是嗤笑一声。

    “虎子,你住口!”钟伯呵斥了一句,面色凝重的看着荆无命:“阁下,虎子还小,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大人之间的恩怨与孩子无关……。”

    “不必与我说这些,我只是奉命办事罢了!”荆无命打断了钟伯的话。

    “你当真一点都不顾及我侯府事后复仇,斩灭你身后的刺客家族?”李将军开口了。

    ps:求求大家不要打赏了,真的!!!心好累!

    其实更新多了,大家会发现剧情很精彩是不是,一点都不憋屈。手动滑稽。

    今天更新完毕了,谢谢大家的支持,不过真的不要打赏了。好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