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虬髯客的心惊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呵呵,顾忌?”荆无命一双眼睛认真的打量了那汉子一眼,方才口中‘啧啧’有声:“天真,真是天真啊!你以为大都督做事会留下尾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管事声音颤抖,一股不妙的感觉自心中升起。

    “大概除了你们三人与侯君集外,侯家的所有嫡系皆已经上路了,我这便送你们上路,也好叫你们黄泉路上不寂寞”荆无命瞬间化作影子,消失在月色下。

    “畜生!”李将军呲目欲裂,手中钢刀迎了上来:“你护送着公子先走,我来断后!”

    “走?谁都走不了!区区一个见神武者也配拦我?”

    荆无命的手掌送入了李将军的心口,洞穿了其心脏。

    “走!你们快走啊!”李将军竟然不顾伤势,一把死死抱住了荆无命。

    “混账,你居然燃烧精气神,来世不想转世投胎了?”荆无命想要挣脱,居然未能挣脱这区区见神强者的束缚。

    “虎子乃是侯将军唯一留在世间的血脉,侯将军于我有活命之恩,就算是魂飞魄散又能如何?死得其所!只怕是你这刽子手日后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李将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荆无命,眼中杀机在不断汇聚流转,面孔狰狞至极。

    “哦?”荆无命摇了摇头:“三十个呼吸,你最多能困住我三十个呼吸,三十个呼吸后他们能跑多远?”

    那将士也不作答,只是双手使劲的抱住了荆无命,眼中满是癫狂之色。

    三十个呼吸转瞬即过,荆无命身子一震,那壮汉瞬间四分五裂,然后身形一抖化入了影子中。

    逃!钟管事在不断的遁走,只是才逃出里许,一只手掌已经自其背部刺入。

    血液喷涌而出,一阵天旋地转孩童掉在地上,钟管事察觉到随着血液的流逝,力气正在离自己而去。

    “砰!”

    一阵踉跄,二人齐齐跌倒在地,荆无命缓缓的擦拭着手臂上的血渍。

    堂堂至道强者来刺杀两个见神之流,若是在出现什么意外,荆无命一把年纪可是都回到狗身上去了。

    “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钟管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荆无命,满是哀求、希翼之色。

    “钟管事!”虎子从泥土里爬出来,抱住了钟管事的尸体,不断的哀嚎。

    “逃……逃……”钟管事口中喷血,用尽余力推动虎子的身躯,然后脑袋垂落在地。

    “死了!他死了,你不要再哭了,很快你就回去陪他”荆无命叹了一口气:“这一切都是你侯家自找的,本来你侯家享受李唐的荣华富贵,没有人会去管你们,但是……谁知你们居然插手大都督与陛下的博弈,简直是不自量力!希望你来世投一个好人家,也免得……”荆无命正要下杀手,忽然周身毛孔竖立,整个人警觉起来,身形一闪散入了阴影内。

    一黑一红的身形出现在场中,虬髯客与红拂静悄悄的站立在哪里,瞧着惨死的钟管家,再看看那哭的撕心裂肺的孩童,虬髯客双手抱拳:“在下虬髯客,不知阁下是哪位英雄豪杰,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此杀手,未免太过了!”

    “虬髯客,你不是远遁海外吗?怎么又来中土搅风搅雨?”荆无命瞧着眼前奇丑无比的大汉,然后再看向一边红袍娇艳的女子,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这位女子该不会是李夫人红拂女吧?”

    一声李夫人,叫红拂女整张脸顿时沉了下来,虬髯客也是面色难看。

    “阁下乃是至道强者,放眼江湖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何必与一个孩子过不去”虬髯客挡在了荆无命与虎子身前。

    “哈哈哈!说来也不过是江湖恩怨,莫非阁下还要插手江湖纷争不成?”荆无命背负双手,似乎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这位大叔,此人心狠手辣,杀我家中男女老少一百三十七口,还请大侠为我做主!”虎子跪倒在地,哭声撕心裂肺,闻者悲伤。

    “什么?”虬髯客面色狂变:“阁下未免太过于狠辣,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冤有头债有主,你又何必屠戮满门无辜?”

    麻烦了!

    瞧着虎视眈眈的红拂与虬髯客,荆无命不由得眉头皱起:“虬髯客,我敬重你是一条汉子,你还是赶紧离去吧,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你武道修为虽然天下间少有人敌,但是……这件事不一样。”

    “哼,你做下如此恶事,我虬髯客若是没有碰到也就罢了,既然叫我遇到,今日断不能叫你灭绝满门,你还是速速退去吧!回禀你背后的主子,就说这件事我虬髯客接下了!”

    “你接下?”荆无命一愣,随即仰头哈哈哈大笑:“笑死我了,不是我瞧不起你,就凭你还真接不下此事,你还是早早离去吧,免得牵连到自身,到时候悔之晚矣!”

    “哼!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看我能不能接得下”虬髯客冷然一笑。

    虬髯客武道高深,难缠至极,想要强行动手不太现实,是以荆无命眼睛一转,已经有了主意:

    “怪哉,江湖中都在传李靖已经遇害,这黑天半夜孤男寡女你们两个人混在一处,莫非是你二人产生了奸情,然后联手害了李靖?”荆无命的眼中满是八卦之色。

    “混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红拂女突破虚空,卷起道道音爆,向着荆无命杀了过去。

    荆无命此言,却是犯了红拂的忌讳,心中杀机涛涛卷起。

    “莫要冲动,此人是故意引诱你过去,好趁机擒下你威胁我!咱们决不可上当受骗!”虬髯客是和许人物,一把拉住了红拂,然后转身看向了荆无命:“阁下的激将未免太烂,还是换一个手段吧。”

    “呵呵,狼狈为奸,勾搭成奸的狗男女,果真是不要脸!李靖当真是瞎了眼才会与你当兄弟,真是死的憋屈,居然被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可惜!可惜!”荆无命眼中满是惋惜。

    “你给我放手!”红拂面带杀机的挣脱开了虬髯客的手臂,然后纵身扑了过去,向着荆无命杀来。

    “狗贼,你给我納命来!”红拂眼中杀机四溢,疯狂的向着荆无命斩来。

    “这疯婆娘,他该不会与虬髯客真的有什么吧!”荆无命心中起了疑心,瞬间钻入了红拂的影子里,再出现时一刀毫不留情的向着其两腿间会**斩去。

    “卑鄙!”红拂冷然一笑,周身居然似乎披上了一层白沙,皎洁的月光化作了羽衣,周身所有影子皆已经消散。

    影子消散,逼得荆无命不得不后退,然后再出现时来到了虎子的胸口,长刀不等斩落,已经被虬髯客挡下来。

    荆无命后退,面色阴沉的站在土包上,一双眼睛扫过二人:“二位,当真要趟这遭浑水?”

    “非管不可”虬髯客斩钉截铁道。

    “呵呵,一个谋害亲兄弟的奸夫**,说话还那么中气十足,当真是不知廉耻”荆无命这厮欠抽,那里是死穴点哪里。

    “放肆!”虬髯客面色阴沉:“阁下好歹也是一方强者,还望其嘴上留德。”

    “哈哈哈,虬髯客啊虬髯客,妄你江湖中那么高的地位、声望,原来也不过是一个鸡鸣狗盗之辈,在下领教了!”荆无命手中一晒,一把薄弱蝉翼的长剑在月光下仿佛光带般,向着虬髯客斩去。

    “杀!我刺客世家既然出手,就没有放弃的道理”荆无命与虬髯客战在了一处。

    虬髯客不愧是虬髯客,八十招后荆无命败下阵来,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红拂与虬髯客:“好!好!好!果然是好得很,山高水长此事没完,你等既然插手其中,日后休想安宁。”

    说完话荆无命也不留恋,直接转身离去。

    虽然荆无命不见了踪迹,但是虬髯客与红拂不敢大意,一双双眼睛扫视着密林,不知对方是否真的走了没有。

    这种化作影子的秘术,当真是难缠的很。

    过了许久,虬髯客方才收回架势,看着那嚎咷痛哭的少年,低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虎子”少年擦了擦眼泪。

    “你说那刺客杀了你全家一百三十六口,这么多人定然是大户人家,你是谁家的孩子?”红拂摸了摸那孩子的头。

    “我叫侯力虎,我爷爷是侯君集!”虎子哭哭啼啼道。

    “什么?你爷爷叫侯君集?”红拂惊得站起身,抚摸虎子的手掌也如触摸到毒蛇一般瞬间松开。

    “侯君集?”虬髯客一颗心刚刚放下,此时又彻底的沉入了无底深渊。

    “之前那刺客是大都督的人,这回麻烦可大了!”虬髯客暗骂自己手贱,怎么胡乱管闲事。

    大都督与侯君集之间的事情说不上谁对谁错,一个求的是忠义,一个是为儿子复仇,这潭水太深,似乎要将自己与红拂吞没淹死。

    “麻烦了!”红拂叹一口气:“怎么办?”

    事到如今,能怎么办?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