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茶棚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麻烦已经惹上了,还能怎么办?

    叫虬髯客将孩子推出去受死,虬髯客非那种心肠歹毒之辈,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张百仁成全了自己与红拂,有恩于自己,自己该怎么做?自己能怎么做?

    张百仁,那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主,是那么好惹的吗?

    “大叔,还请你传我武艺,叫我为家中老少复仇!”侯力虎‘噗通’一声跪在了虬髯客的身前。

    瞧着跪倒在地的侯力虎,虬髯客摇了摇头:“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父亲、家中亲人皆已经遭了劫数,我若传你武艺,便是害了你!传艺之事休要在说,待我过些日子寻个人家将你寄养,你便好生过凡人生活,切莫在踏入修行界中,平白惹了尘埃!”

    “大叔!”侯力虎眼眶含泪:“大叔乃是侠义中人,我家中老少惨死,如何可以苟活?还请大叔救我!”

    “传你武艺?你若是不习武,尚且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习武必死无疑!”虬髯客一双眼睛看着虎子:“你莫要说了,我不会传授你武艺的。能不能继续活下去还要看你造化,更何况是武艺?”

    两界山

    张百仁盘坐在小溪青石上,手指排开数术,谁也不知道他在掐算着什么。

    一阵脚步声想起,荆无命落在了张百仁不远处,单膝跪倒在地:“都督,属下无能,走脱了一条漏网之鱼。”

    眉头微微蹙起,张百仁手中排算瞬间停止,眼睛缓缓睁开,仿佛是那山间的清泉、白雪,不染丝毫尘埃。

    “不应该啊!凭你的本事,怎么会有漏网之鱼?”张百仁眼中满是不解之意。

    “虬髯客与红拂恰巧路过,侯军的孙子侯力虎被虬髯客救下”荆无命道。

    “嗯?虬髯客?他可知道你为谁办事?”张百仁看向了荆无命。

    “暗杀这种事情见不得光,小人怕为都督惹来麻烦,所以不敢提及都督名声”荆无命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那就好,纵使是天下群雄知道此事是我做的,可那又如何?没有证据!”

    这其实也是门阀世家办事的一种办法,大家心照不宣,只要不显露出自己的名号露出尾巴,就算你明知道这件事是其做的,也不会有人登门来找你麻烦。

    “都督,虬髯客武道高深莫测,怕是唯有都督亲自出手,才可将其降服……对了,虬髯客居然与红拂女厮混再了一处,李靖或许被二人给联手暗害了!”荆无命道。

    “什么?”张百仁闻言一愣,李靖不是自己杀了吗?怎么这锅甩给虬髯客了?

    不过,这锅甩的好!

    江湖中人最重的是什么?

    名义!

    忠义!

    虬髯客谋害自己的兄弟,强行夺取兄弟的女人,亦或者说虬髯客与自己的姘头红拂女联手害死了李靖,此事不论怎么说都是一个大的热门。传出去二人必然无法容与江湖,到处人人喊打。

    千万不要小瞧了忠义二字所代表的涵义!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你且去暗中将这则消息传出去,至于说虬髯客与红拂女,我去亲自会会他们!”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

    第二日

    太阳冉冉升起

    “轰!”

    李世民身前的案几炸裂,一双眼睛呲目欲裂的看着身前的侍卫:“你说什么?”

    “回禀陛下,昨夜侯君集家中老幼一百三十六口尽数被斩杀,城外的孙子侥幸逃过一劫,目前下落不明”侍卫低声道。

    “混账,朕不是交代尔等严密布防,不得出现半点纰漏吗?怎么还会出现这般大的纰漏!”李世民眼中怒火翻滚:“你叫朕如何与朝臣交代?如何与侯君集交代?如何与天下人交代?”

    “你等这是陷害于朕不忠不义啊!”李世民的眼中满是火气。

    “是谁下的毒手?”过了一会,才听李世民回过神来问道。

    “必然是刺客世家出手,而且还是至道境界的强者,须知昨夜虽然不曾有至道强者镇守,但却有足足五位见神高手严格站岗,就算是至道强者出手也能拖延几个呼吸,给支援的高手争取时间”侍卫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可昨夜咱们的人全然没有任何反应,不曾听到任何响动,除非是刺客世家的至道强者,否则……。”

    “该死,朕如何与侯君集交代!张百仁下手未免太狠了,就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李世民恨得咬牙切齿:“他这是斩尽杀绝啊!传令下去,务必找到侯君集的孙子,一定要保护好那孩子的安全,朕要看到那孩子平平安安的回来!”

    “是!”侍卫恭敬的一礼。

    “这回若是在出现什么纰漏,后果你应该知道,你等便自尽吧!”李世民面色铁青道。

    侍卫一言不发,只是恭敬一礼,然后退出了上书房。

    侯君集家中一夜被屠,顿时惹得天下震动。

    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张百仁做的,但却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此事。

    路边凉亭酒肆

    一个简陋的酒肆搭建在路边

    却见一中年黄脸汉子病怏怏的趴在柜台前呼呼大睡

    酒肆是用木头、草席简单搭建的,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临时的茶肆。

    “大哥,咱们已经赶了一天的路,这孩子虽然有些武道底子,但却是承受不得这般劳顿,正好前面有一个茶棚,咱们去歇息一番”红拂女看着大腿粗重,满脸疲倦的侯力虎,眼中露出了一抹担忧。

    扫过那茶棚,看着那黄脸的掌柜,瘦的皮包骨头,周身气血衰弱,显然不是习武之人。

    “你爷爷得罪了涿郡的那位爷,你若是想要保全,唯有前往少林寺避难!少林寺有世尊、达摩坐镇,必然可保你万全无忧!”虬髯客抚摸着虎子的脑袋:“大都督这般人物,自然不会拉下脸皮追杀你,大都督手下人物却又不是达摩、世尊的对手,唯有在少林寺,你才能得以保全。”

    虎子倔强的点了点头,一行人来到茶棚,看着呼呼大睡的掌柜,使劲的敲了敲桌子:“掌柜的,来客人了!”

    “啊?”掌柜一个激灵,连忙抬起头,睡眼朦胧的道:“大爷,您想要点什么茶水?”

    “普通的茶水来上一壶,你这里可有糕点?”虬髯客道。

    “大爷,小人做的是茶棚,请不起厨子,只有茶水解渴!”黄脸掌柜手脚麻利的开始点火烧水。

    “怪不得你饿得皮包骨头,你这生意做得太不像话,连糕点都没有!”虬髯客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算了,咱们的包裹里还有一些干粮!”红拂道了一声,然后看着那掌柜,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不知为何看起来总觉得这掌柜有些熟悉,但却迟迟不曾记得在哪里见到过他。

    “怪了!”红拂暗自嘀咕一声,却也不以为意。

    此时侯力虎‘噗通’一声跪倒在虬髯客脚下,眼中满是坚毅:“大叔,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您就收我为徒吧!我能吃苦,能干脏活、累活,只要是能斩了张百仁那狗贼的人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乐意。”

    “你起来吧,此地乃是茶棚,人多眼杂,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虬髯客将那虎子拽起来,但是虎子却又再次跪倒在地:“您要是不收我,我就不起来。”

    “茶来喽~~~”

    一声呼和,掌柜的拎着茶壶走了过来。

    “哟,这孩子到真是倔,不过也太不知天高地厚,大都督那般人物高居九天,仿若是神仙中人,也是你这小叫花能杀的?”黄脸汉子提着茶水不屑的道。

    “哼,杀不了张百仁,我便杀张百仁的亲人、杀他的下属,终有一日我会杀人涿郡,将其亲人斩尽杀绝,然后在取了其狗头!”少年人眼睛猩红,面色狰狞,看起来仿佛是地狱中的恶鬼。

    “好大的杀性,小小年纪杀性便这般大,日后怕是必然嗜杀成性”掌柜被那少年狰狞的面容吓了一跳。

    “这里没你的事,该干嘛干嘛去,仔细了你的舌头,莫要乱搭茬!”虬髯客一把夺过了茶水,瞪了掌柜一眼,声音冰寒的道。

    “是是是,小人多嘴了!”掌柜放好瓷碗,倒满了茶水后转身离去。

    “你起来喝杯热茶吧!”虬髯客将那孩子拉起来:“喝了热茶你才有动力,你才能活着到少林,日后才有机会复仇。”

    就在此时,一群商贾走进了茶肆,领头人之高呼:“掌柜的,上茶!”

    “来咯,几位大爷做好”掌柜招呼一声,滚烫烫的茶水端了上来。

    “掌柜的,可有吃食?”汉子道。

    “几位大爷说笑了,小本生意只有茶水”掌柜道。

    “也罢,那就喝茶!”

    十几个人坐了一圈,只听其中一人道:“诸位听到了没有,虬髯客与红拂那狗男女居然又出现在江湖中了,这等奸夫**我若是碰到,非要将其碎尸万段不可。”

    “就是,那红拂居然勾搭虬髯客谋杀亲夫,当真是歹毒至极,可怜那李靖死的真是冤枉,居然被那奸夫**害死了,可怜其一世英名!”

    ps:含泪感谢盟主“楚梦瑶的梦”同学打赏……第二更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