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水陆法会,佛法无边的玄奘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张百仁,世尊能说不吗?

    不能!

    此时大乘佛教与禅宗乃气运之争,气数之争世尊岂能说不?

    说不,就等于对自己的禅宗没有信心,对自己的禅宗没有信心意味着什么?

    那还比什么,干脆直接认输算了。

    高手之争,气数之争。

    世尊若是拒绝,对于禅宗气势的打击,无可估量。

    高手交锋,尚未打在一处,你便气势落了一筹,这对于胜负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好,若你大乘佛教愿意归入我禅宗,本座岂有拒绝的道理?”世尊毫不犹豫的签订了契约。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爽快,接下来的事情咱们便拭目以待吧。”

    说完话张百仁身形已经消失在青冥之中,世尊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五祖:“本座与大都督的赌约,你们可都听到了?”

    五祖齐齐点头,世尊声音凝重道:“大乘佛门不过是大都督随意布下的一手罢了,胜也好、败也罢,对于大都督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咱们不行,我佛门只能胜,不能败!”

    “尊法旨!”五人齐齐一礼,然后向着长安城而去。

    佛道盛会开始

    长安城中人声鼎沸

    此时张衡等人也出现在不远处的酒楼上观战,却见佛门不断有大德高僧登台**。

    **!

    论道之前第一关是**。

    佛门与道门轮流上前登临高台**。

    待到**完毕,那就是双方论道。

    论道即要分高下,决一胜负成败。

    “师傅,你放心吧,伽蓝寺一定会在这次水陆法会中博得头筹,压服天下群雄,成为当之无愧的论道第一!”台下一个光头的年轻和尚眼中满是坚毅之色。

    “有请诸位大德高僧、各家道观主持登台**!”有朝中大臣主持法会。

    却见玄奘毫不犹豫的登临法台,瞧着左右即将登临法台的高僧大德,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然后行了一礼:“诸位且慢行!”

    玄奘将佛家之人皆拦在了入口处

    迎着众人的目光,玄奘面色淡漠道:“诸位莫要浪费时间,也不必登台,登台之后尔等也是一个输!你等若有不服,尽管找我来辩,和尚不才愿意舌战群雄,只要诸位能战胜我,登临这法台倒也无妨。恕在下直言,在座的各位在我眼中都是垃圾。”

    “哗~~~”

    此言一出,场中佛门高僧大德俱都是变色,一边观战的佛门五祖也是摸不着头脑,转身对少林寺弟子道:“此人是谁,好生的狂妄。”

    “回禀老祖,此人乃伽蓝寺的方丈玄奘法师”有沙弥立即回禀。

    “伽蓝寺?这玄奘未免太过于狂妄,看其年纪也不过十七八岁,居然不将诸位高僧前辈放在眼中,当真是狂妄至极!”

    “也不知是谁教出来的狂徒,平白叫道门看热闹,真是岂有此理!”

    五祖面带愠怒之色。

    此时场中佛门诸位高僧俱都是面色难看,其中一人道:“你不过一后学晚辈,也敢如此猖狂?”

    “笑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岂能因为年龄而分大小?我虽然只活了十几年,但却比你们活了几十年要有意义得多,阁下若不服尽管登台论道”玄奘法师眼中满是淡漠。

    “好!好!好!我倒要看你有何本事,也敢将诸位前辈、高真视作无物!”见到玄奘如此猖狂,众位高真俱都是心中恼怒,有人登台便开始与玄奘辩法。

    “阁下是谁?”

    “玄奘”

    “玄奘是谁?”

    “玄奘是我。”

    “我是谁?”

    “我是玄奘。”

    “……。”

    三十多个回合,老僧却是满脸愧疚,一张老脸通红的站起身,对着玄奘一礼跳下高台,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走了。

    本来想要教训人家,结果却被人家给教训,心中那股羞愧可想而知。

    “我来与你辩驳”又有一位老僧走了上前,端坐在玄奘对面。

    “阁下是何门出身?”

    “门非门,道非道!”

    一句话老僧哑然,不知该如何开口,二话不说跳下高台掩面而去。

    连续辩驳了两位老僧,此时场中高真俱都是面色严肃起来,却见一面色庄严的老僧走上前来:“老和尚与阁下辩驳一二。”

    “居然是法兰寺的新方丈,净土菩萨的徒弟,没想到他居然也出手了”台下有人看到老僧后一眼便认出了其来历,顿时一阵惊呼,眼中满是讶然之色。

    “大师看起来似乎很有名声?”玄奘听着高台下的议论,眼中露出一抹讶然之色。

    “不才,和尚乃是法兰寺方丈,依仗净土菩萨之名,方才有了几分名气”和尚面带谦虚道。

    “大师是谁?”玄奘法师又问了一句。

    “法兰寺方丈”

    “法兰寺是什么?”玄奘又问。

    法兰寺方丈此时面色凝重下来,一双眼睛看着玄奘,过了一会才面色严肃道:“佛庙!”

    “佛庙是谁?”玄奘又问。

    法兰寺方丈闻言嗤笑一声:“世尊之庙,你身为修行中人,不会连世尊都不知晓吧。”

    玄奘闻言笑了笑,继续问了一声:“你是谁?”

    “我是法兰寺方丈……”

    法兰寺方丈还要再说,却是忽然动作顿住,然后面露羞愧之色:“老和尚败了,只是还有一问,请施主解答。”

    “有何疑惑?”玄奘不紧不慢的捻着念珠。

    “你是谁?”法兰寺方丈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是佛、是法、是众生”玄奘不紧不慢道。

    法兰寺方丈闻言沉默,然后站起身对着玄奘一礼,转身退下了擂台,眼中满是羞愧之色。

    “此人佛法悟性之高,超乎了想象,已经得以见佛、见众生!”法兰寺方丈的眼中满是感慨。

    “阿弥陀佛!”

    天边佛光流转,却见一道人影脚踏极光而来,瞬间落在了法台上:“和尚金刚,见过道友。”

    来人居然是当年的金刚寺小和尚,如今已经长成了英武青年,周身气机沉着,仿佛是山岳一般,屹立不倒。

    “见过道友,道友周身金刚不朽,已经得了金刚之三味,可以堪称成佛作祖”玄奘一双眼睛凝重的看着小和尚。

    小和尚闻言只是一笑,笑容里说不出的腼腆:“我有金刚经一部,一生只修金刚经一部,不知道友可敢与我论道金刚经?”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金刚寺的和尚一脉单传,历代和尚只参悟金刚经一部典籍,对于金刚经的领悟已经超越了佛门的众位佛祖。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佛祖也不是万能的。

    “金刚不朽,何为不朽?”金刚小和尚开口发问。

    “不存在与于过去、不存在于现在,只存在于未来便为不朽!”

    “谬矣!金刚者……”

    金刚小和尚与玄奘法师论道足足有半日,才见金刚小和尚忽然住口,周身无量佛光流转,化作了一道虹光冲霄远去,唯有声音在长安城内回荡:“玄奘法师果然名不虚传,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当真是不可思议!小和尚甘愿认输,日后有缘你我再来论道一场。”

    说着话,虹光消失在天地间。

    金刚成道了,居然破碎金刚,武道修为进入了另外一重天地,忍不住寻个地方苦修,顾不得论道之事。

    “金刚寺几代人的积累,当真是越加不可思议,已经超乎了寻常人的千百倍,就算世尊几世轮回,也未必有这小和尚的底蕴深厚”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罕见的凝重。

    以前尚不觉得,如今修为高深,反而觉得金刚寺的秘法不可思议了。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带,转身对骁龙道:“你去查查那金刚小和尚的潜修之处,然后带我请帖,邀其过来一述。”

    “是!”骁龙领命而去。

    长安城中论道大会在继续,从白日到黑夜,玄奘端坐在高台上,对手已经足足过了三十多人,却从未见败绩。

    火把熊熊燃烧,论道大会依旧在继续。

    此时围观的佛门高真目光凝重,已经从之前的轻视变成了现在的慎重。

    大敌!

    这年轻和尚绝对是一个劲敌。

    一夜过去,败在玄奘和尚手下的足足过百人,此时玄奘之名已经哄传长安城。

    “这小子有点意思,佛法根基当真是牢固,比之你我也不逞多让”五祖眼中露出了一抹赞赏:“佛门出现如此天骄,乃是我禅宗中兴之态,你我稍后便回禀师尊,请师尊亲自收取这小子入门。我佛门的未来佛祖,便是他了。”

    玄奘的表现不单单征服了周边围观的大德高僧,五祖此时也被玄奘的表现打动。

    “佛法虽然精湛,但却多了一抹红尘中的傲气,还需劫数打磨一番,方才可成就正果!”五祖在一边议论纷纷,张百仁站在楼阁处喝着莲子粥,眼中露出了一抹哂笑:“玄奘被我精心传授四年佛法,这小子过目不忘,若是不能辩驳群雄,枉费我的苦心。”

    “咦,玄奘法师的容貌,怎么和涿郡的那位有几分相似啊?”忽然有人忍不住惊呼了出声,话语中满是骇然,惹得全场一片躁动。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