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道门输了!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论道大会可不是开玩笑,禅宗五祖绝不会逊色于达摩,都是独领风骚了一个时代的天骄,可以说若非张百仁有诛仙阵图先天神胎、《三阳正法》等无上法门,也断然是及不上禅宗五祖的。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莫使惹尘埃。

    这般意境张百仁是绝对达不到的!

    五祖修为高深莫测,谁也不知道轮回中苦修这么些年,五祖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至少是阳神、亦或者是大罗果位。

    此次论道,关乎着百年内佛道兴衰,胜者可以大兴,恰逢惊瑞降临,必定成仙。

    败者?

    败者情况微茫,日后怕没有好日子过。

    “莫非尔等怕了?要我以大欺小不成?”张衡的面色不好看。

    “他们既然五人联手,我等不如联手与其论道一番如何?”邓隐的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大家一起登台,到时候胜也好,败也罢,都怪罪不到自己的身上,这个锅不能一个人承担。

    “好,此言有理,既然是论道,当然人人有份!”

    三符童子拍着手掌,拉起了身边的灵宝老祖与邓隐等人联袂登上了法坛。

    “可惜了!”灵宝老祖叹了一口气。

    尹轨等道门强者没有来,楼观派因为当年尹喜坟墓之事,已经与道门产生了隔阂。

    而且尹轨多了佛门的金刚琢,占了大便宜,自然没理由蹚浑水。

    佛宗五祖算上玄奘法师,一共是六人,再观道门阵营神光铺天盖地连成一片,足足有三十多位道人登台,背后显露出法相,各种道义不断演化。

    “好深厚的底蕴,随随便便便是三十多位阳神真人,这般底蕴我佛门何时能及?”世尊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无悲无喜,并无丝毫自得之色。

    而且这三十多位老祖都不过是一具法身驻世而已,真身依旧在轮回中苦修,道门占据中土数千载,底蕴深厚根深蒂固,佛门屡次遭劫,如何能及得上道门?

    佛门能有五祖这般人物诞生,已经是历代人的共同努力。

    修行中人,修成阳神已经脱离生死轮回,算是超脱了天地间的部分法则,已经成道。往上不再有前行的路,阳神已经绝顶。至于说大罗,不过是阳神境界的一种果位、玄妙罢了。

    可以这么理解,阳神境界如本科毕业证,那大罗就是职业证书,四六级证书等等,不过是大学所学的一种罢了。

    大罗也是同理,不过阳神境界中的一种玄妙罢了,不过这种玄妙很难领悟,就像是考的证书一般,很少有人能考过。考过的肯定比没有考的牛逼一个等级。但若论起点,大家还是在一个水平线上。

    道门的青光异象浩浩荡荡冲霄而起,占据了整个擂台,五祖的佛光绵绵交织,只是占据了一个角落,但却不缓不急,不增不减。

    双方开始论道**,不断以异象演绎各种经意,一时间天空中佛光浩荡,绵绵无穷。

    “都督,你说谁胜谁负?”袁天罡一双眼睛看着擂台,虽然道门声势浩大,但袁天罡心中却不由得产生了一股忧虑。

    那可是集合佛门气数诞生的佛门五祖,镇压了一个时代的天骄,谁敢言胜?

    “道门毫无胜算”张百仁摇了摇头:“你若执掌命数加入其中,道门或许有一线翻盘的机会。”

    “都督说笑了,老道乃都督座下之人,岂会与道门搅合在一处!”袁天罡讪讪一笑。

    “败就败了,败的只是天宫六宗罢了,我道门许多隐世强者要么潜修,要么在阴司征战,如若败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张百仁却不以为然的捻起一颗棋子:“佛门若不壮大,我接下来的计划怎么执行?佛本是道!佛本是道!本都督要趁机抄了佛门的老巢。”

    天空中佛光流转,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处,手指敲击着棋盘:“该你了!”

    “哦哦哦!”袁天罡连忙收回目光,看向了眼前的棋盘。

    擂台上

    青光与佛光混合为一,此时二者不断交锋,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道门的青光正在不断后退,被那佛门的金光挤压生存空间。

    “不妙啊!”张衡在一边观战,眼中露出一抹不安之色。

    “呵呵,阁下若不怕别人说以大欺小,我倒不会拦着道友去助阵”达摩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衡。

    张衡动作一僵,他倒有这个心思,只是被达摩一挤兑,无论如何都拉不下脸面以大欺小。

    长安城

    李世民背负双手站在太极殿前,遥遥的看着那冲霄而起的佛光与道门青光,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诸位爱卿,你们说谁胜谁负?”

    “陛下,禅宗五祖出手,道门事前没有准备,此次道门败定了!”魏征道。

    “可是朕见那青光浩荡犹若天倾、海啸,佛门犹若风中烛火,怎么道门输定了?”李世民的脸上满是不解。

    “陛下不知,青光虽然浩荡,但却是后继无力,佛光虽然摇摇欲坠,但后劲十足。此时佛光虽然式微,但却在以坚定不移的速度不断壮大,反吞着道门的青光,过个一天半夜,必然可见端倪!”房玄龄解释了一句。

    李世民闻言面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才道:“其实朕倒是希望道门取胜。”

    “啊?”

    李世民身后的群臣俱都是齐齐一惊,眼中满是愕然之色。天子不是和佛门如胶似漆尿在一壶吗?怎么希望道门取胜?

    “臣不解!”杜如晦道。

    “佛门若取胜,也不过为人做嫁衣罢了!”李世民慢慢转过身,意兴阑珊的走入了大殿内:“朕也不解,张百仁哪里来的信心,居然对大乘佛门如此有信心,以为大乘佛门必胜?”

    当然,这句话也就是李世民心里嘀咕,却不敢说出来。

    若叫张百仁压制了佛门,日后李唐的日子却是又难熬了。

    “天降这等妖孽,朕又能如何?”李世民慢慢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道:“既生瑜何生亮!可惜啊!”

    天竺

    雷音寺

    不错

    就是雷音寺

    观自在建立了雷音寺,屹立于天竺的龙脉上,镇压着整个天竺的气数。

    虚空中云气翻滚,大殿内接引佛祖眼睛忽然睁开,一双眼睛看向了端坐一侧的观自在,二人对视一眼后,方才见观自在笑着道:“时机至亦,我大乘佛门大兴之日到了!”

    “还要劳烦尊者亲自走一遭,与大乘佛门见个高下,水陆法会了却了因果”接引佛祖笑着道。

    观自在点点头,轻笑着身形化作青烟消散。

    中土

    张百仁与观自在正在下棋,只见虚空扭曲,檀香味传来,一袭白衣的观自在慢慢出现在小山头。

    “准备的如何了?”张百仁头也不抬的道。

    “都督有把握战胜世尊?”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点点头,知道自己失言。这世上没有人敢说有万全的把握战胜世尊,就算张百仁也不行。

    “世尊的七宝妙树尚未凝结,自然不是我对手,待到其七宝妙树凝结,我怕也奈何不得他”张百仁笑着道。

    他也说了,世尊七宝妙树此时尚未完全凝实,当然可以战而胜之。

    “有件事不知当不当说!”观自在略作犹豫道。

    “什么事?”

    张百仁抬起头看向观自在。

    “都督何不施展雷霆手段诛了达摩、世尊,也好了却隐患!”观自在眼中露出不解。

    张百仁略作沉默,放下了棋子:“不说我能不能诛杀世尊,就算我诛杀了世尊,自己也必然遭受重创,到时候无数麻烦接踵而至,想要取我性命之人可不少。最关键的是,世尊也是人族!”

    世尊也是人族,一句话概括了一切。

    张百仁不动手斩杀世尊,就像是佛门高手当年不会斩杀张百仁一样。

    “阴司情况有那么严重?”观自在眉头蹙起。

    “本来单单一个阴司倒也不足为虑,只待我神功大成便可将其镇压,但偏偏九州结界松动,二者合在一处,才是天大的麻烦!”张百仁眼中太阳神火熊熊:“你既然凝聚了两尊法身,如今中土情况必然瞒不过你。”

    “不错,确实是这样,我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杀机、恶意”观自在眉头皱起:“这就是你养虎为患的理由?”

    “他们才是我人族最大的敌人!”张百仁慢慢的闭上眼睛:“只怕不等惊瑞到来,九州结界便会率先破碎,惊瑞的仙机究竟属于谁,谁都不好说。”

    张百仁为何装作遭受重创的样子?

    还不是为了潜修苦练,免去一些麻烦事情。

    浩劫之下,今日的恩仇都微不足道,无关轻重。

    “也罢,就听你的,你修为比我高,看得比我远……”观自在笑着道。

    正说着,长安城中忽然佛光大作,居然瞬间将那道门青光扫除,转眼间便以雷霆之势占据了大半的江山。

    “输了!道门输了!该你出场了!”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观自在:“能不能在今世成仙,就靠这一遭了。”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