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万法为用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好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面对着强势霸道的张百仁,世尊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

    张百仁却不以为意,你这厮想要杀我,联合众位魔神围杀我的帐还没算呢,你既然可以谋杀我,难道我就不可以算计你吗?

    听着达摩的话,世尊不去理会张百仁,转身看向了场中:“今日大乘佛门与禅宗便要决一高下,若大乘佛门胜了,日后禅宗归入大乘佛门。若禅宗胜了,大乘佛门归入禅宗。”

    “既然如此,那便论道吧!”观自在不紧不慢的迈步出了长安城,来到了翠屏山中,盘膝坐好:“不知诸位那个要与我论道?”

    道门众位高真此时见到有好戏看,纷纷赶过来凑热闹,眼中露出了感兴趣之色。

    道门在禅宗的身上吃瘪,不曾想大乘佛门又横插一缸子,居然将事情变得越加不可开交,事态已经升级。

    毕竟是关乎着大乘佛门与小成佛门的较量,双方必然要论出一个高低,日后大乘佛门与禅宗在天地间只能存在一个。

    “我来!”禅宗五祖联袂而来,端坐在了观自在对面,此时五祖周身佛光缭绕连成一片,浩浩荡荡的向着观自在压去。

    观自在见此只是轻轻一笑,周身无数佛经显化,四十八大宏愿流转不定,代表了无穷的因果。

    两种本质不同的佛光交织碰撞在一处,霎时间翻江倒海诸般异象笼罩于翠屏山,此时上中鸟兽有幸得以观看一眼那满天佛光,便会立即顿悟佛法开启灵智,自此踏入修行之路。

    路过凡俗之人若能得见佛法精髓,必然会衍生慧根,踏入修行大道。

    大乘佛教不单单自己修持,更是要度尽众生,要众生与自己一道修持。

    禅宗却不然,禅宗与道门其实并无两样,只是一人成仙做祖超脱世间,仅此而已。

    双方教义只是一接触,便立见高下。

    论宏广、气魄,一人成仙超脱,哪里及得上千万人成仙超脱?

    论佛法经意,大乘佛门将道门与禅宗融汇为一炉,只见此时观自在双手掐了印诀,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满天大成佛光顺势将五祖覆盖:“诸位,我若成仙,便可超度你五人、禅宗的所有人与我一道升天,长生不死。而你禅宗却仅仅只有世尊一人可以成仙,你等依旧要在轮回中苦苦挣扎,难以摆脱轮回之苦,何必呢?唯有我大乘佛教传遍世间,我大乘佛法登仙而去,才是大家双赢的局面。”

    此言一出,五祖心中犹豫,感受到那无穷大乘佛法的浩荡,心中成仙的信念在不断摇曳。

    修行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成仙?

    可是禅宗若有人能成仙,最有机会成仙的是世尊,然后是达摩,最终才会轮到他们五祖。

    如今天地间情况五祖心知肚明,这恐怕已经是天地间最后一次惊瑞了,接下来便是九州大劫,日后中土还是不是继续属于人间还难说呢。

    没有时间了,真的没有时间了!

    五祖乃领袖压制道门一个时代的天骄,叫其就这般放弃成仙之机,其心中不甘啊!

    不甘心!

    世尊可以成仙,而自己等人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不能超脱终究要忍受轮回之苦。

    五祖念头动摇,大乘佛法的经意做不得假。

    一边世尊变了颜色,达摩一步迈出,声如虎豹雷音:“你们五人莫要被大乘佛法迷惑了,成仙何其之难?一人成仙已经是邀天之幸,此人居然想要携带无数信徒一道飞升成仙,简直是痴心妄想!这般无望之事你们也相信?”

    人最怕的是什么?

    希望!

    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

    只要有希望,就有目标动力。

    五祖的佛光瞬间收敛,然后对着观自在一礼:“阁下佛法精湛,高深莫测在下难敌,是阁下胜了!”

    “砰!”

    世尊手掌猛然攥紧,音爆响彻群山,震的不知多少鸟雀昏厥了过去。

    “你们五人太令我失望了!”达摩迈步走上高台,冷冷的看了五祖一眼。

    五祖地垂下头,不敢直视达摩的眼睛。

    “和尚讨教阁下的高见,领教一番大乘佛法的精妙!”达摩不愿叫围观之人看笑话,摆摆手示意五祖退下后,方才转身对着观自在行了一礼。

    “达摩,你又何必顽固?之前本座对五祖说得话,对你同样适用!禅宗此世若有登仙者,仅是世尊一人,过了这次惊瑞,日后这中州是否还存在也难说,你又何必冥顽不灵固执己见?我大乘佛法精妙你亲眼所见,求得乃是无数人一道超脱,而非你这般举宗上下只有一人超脱……”

    “莫要说了,我有菩提之心,你绝对难以蛊惑我心中的念头,大乘佛法果然可怕,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孙居然被你蛊惑背弃了禅宗,和尚来领教阁下的高招!”达摩二话不说,背后法相冲霄而起,化作了无尽佛光,其内无穷禅宗经意流转不定,演化出仙女、菩萨、比丘、佛陀、净土等无尽神异,禅宗奥义尽数在其中流转。

    “世尊,难道你禅宗要车轮战下去吗?一个个的去拖延时间,大小和尚都去去走一遭,只怕是天荒地老这场论道也休想结束!”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达摩。

    “哼,甘你何事?”世尊冷然一哼,不去理会张百仁,而是双目紧张的看着场中论道。

    论道不同于斗法,比的是机智、嘴皮子,只怕这观自在难缠至极,这次赌约有些莽撞。

    世尊一双眼睛不着痕迹的瞥了张百仁一眼,心中开始打鼓:“有点不妙啊,这大乘佛法确实是邪门的很。”

    “大乘佛法可以包容天地间的众生,神、鬼、人皆在其中,如何容不下区区一个禅宗?”张百仁一双眼睛里露出了沉思之色:“大乘佛门确实是不凡,融合了道门与禅宗的精华,然后推陈出新,玄妙万端。”

    场中

    观自在周身佛光流转,时而有大乘佛门的真经,时而又有道门的经典,随即却见那经意一转,竟然化作了禅宗奥义。

    缥缈无定,无形无相,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一滴冷汗自达摩的鬓角流下,此时达摩双手合十,只是不断念经,演绎着自家的佛法。

    双方佛法不断交锋,过了一会才见达摩面色一变,他竟然在观自在的大乘佛法中看到了自家的影子。

    对方在与自己论道的过程中,吸收着属于自己的佛法奥义,然后容纳为一炉。

    “论道越多,对方只会越来越强!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要败落!莫说是我,就算换成世尊,只要给对方时间,对方也能将世尊的佛法经意窃取过去,然后归纳为一炉。”

    达摩终于勃然变色,察觉到了不妙。

    世间什么样的对手最令人绝望?

    只要你不能将敌方秒杀,对方便会源源不断汲取你的经意,早晚能将你战而胜之,你说你绝不绝望?

    绝不绝望?

    无尽绝望在达摩的心中升起,他无法击败观自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观自在领悟、吸纳了自己佛法经意,然后在推陈出新之后,便会将自己击败。

    “阿弥陀佛,阁下败了!”

    达摩稍一分心,便被观自在抓住机会,定住了心灵漏洞,一举击溃。

    远方

    世尊勃然变色

    达摩的佛法得传于世尊,若论对佛法的领悟,达摩至少有世尊的一半之多,但这么快就败落,甚至于比之前五祖败的还要快,简直是叫人不敢相信。

    也难怪

    观自在吸纳了五祖的经意,此时击败达摩也不过水到渠成罢了,反而比之前轻松得多。

    五祖是什么人?不下于达摩的人杰,每个人对于佛法都有属于自己的独到见解。

    “阿弥陀佛”达摩双手合十,站在青石上不说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的世尊。

    “阁下请吧”观自在看向了世尊。

    “丫头,你不要欺人太甚,逼急了大家撕破面皮,谁都别想好过”达摩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观自在。

    观自在不理会达摩,只是一双眼睛看向世尊笑而不语。

    “你且退下,如今群雄当面,岂可做如此之态,以为咱们输不起?”世尊乃佛门开创者,终究是要面皮的,闻言一声将达摩呵斥下去,然后来到了观自在身前,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观自在:“你很不错!这世间除了大都督之外,唯有你一人能入我法眼。”

    “多谢世尊夸赞”观自在不紧不慢风轻云淡道:“咱们论道开始吗?”

    “过刚易折,你自己要考虑清楚,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本座绝不追究你之前的冒犯”世尊不紧不慢的捻动着手中念珠:“你若收手,我可以放过大乘佛教,并且允许你在中土传道。”

    观自在闻言一双眼睛上下扫过世尊,过了一会方才忽然一笑:“世尊莫非怕了?”

    “怕?我怕什么?”世尊摇了摇头。

    “你怕败在我手中”观自在毫不留情的指出来。

    “我不过见你是可造之材,怕你因为论道崩塌了信念而已!”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