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扑朔迷离的结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观自在虽是至道境界,但论底蕴与自己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谁知道凭借自己的修为,居然没有度化观自在,传出去叫人有些不敢相信!

    确实是不敢相信!

    近乎于不可思议!

    世尊话语未落,只见观自在周身忽然无量佛光冲霄而起,化作了浩荡无穷的经意,刹那间席卷九霄,竟然将世尊的经意击溃,然后压制了下去。

    即便只是压制了一分,那也是压制。

    “这怎么可能!”世尊骇然变色,然而不待其反击,天边最后一缕余晖悄然收敛。

    刹那间,观自在收敛了自己的经意,一双眼睛看着世尊:“你输了。”

    “你耍诈!这不算数!”世尊气得跳脚。

    就像是两个人比较力气,其中一人猛然发力,但却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只能任人宰割。而另外一人却力气绵长,比那人强了不知多少倍,但却偏偏被对方一个不注意给掀翻了,你说能不怒吗?

    哪怕是再给世尊几个呼吸,世尊也能重新压制了观自在。

    “你输了!”观自在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世尊:“当然,你若不认账,我也没有办法。”

    “那个不认账!”世尊站在那里,此时骑虎难下,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

    大意失荆州!

    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你确实是很出乎本座的预料,居然借助本座的智慧成长到这般地步,从毫无反抗之力到如今叫本座吃了一个大亏,确实是小瞧你了!”群山寂静,过了许久才听世尊开口。

    “承让!还要多谢世尊无私奉献了自家的底蕴,不然我也不会成长到这般地步”观自在内视着自家体内凝为实质的灯芯,眼中露出了一抹激动之色。

    此时灯芯由虚无化作实质,观自在只觉得自家智慧、神通、道行皆已经进入一种莫名的空灵之境。

    天地万物在其眼中已经不同。

    “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只要你能抛弃张百仁,大乘佛门与禅宗互惠共生,乃是两全局面!”世尊一双眼睛看着观自在,眼中无喜无悲。

    观自在笑而不语,眼中露出了一抹欣喜:“从今日起,世尊便是我佛门的二教主了,选个良辰吉日,还要祷告天地神明,你我两宗合二为一。”

    世尊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观自在,看了许久许久后,方才冷冷一哼转身离去:

    “哼”

    胜了!

    大乘佛门居然胜了!

    场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张衡推了推三符童子:“老道我没做梦吧?”

    “居然真的胜了,虽然最后关头耍诈,但胜了就是胜了,日后禅宗不足为虑,这天下还是我道门的天下!”邓隐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

    “哈哈哈,恭喜道友,贺喜道友!”张衡与一干道门老祖趁机围上来,纷纷对着观自在道喜。

    “恭喜道友一统佛门,日后仙道有望!”

    “是啊!是啊!我等做东,正要请道友前去庆贺一番,道友之前乃是我道门中人,为了遏制佛门舍身化胡,我等钦佩不已!”

    “是极!是极!咱们还要商量一番日后如何遏制禅宗的发展……”

    一群人拥簇着观自在向北天师道而去。

    “胜了,居然当真胜了!”张衡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凭什么取胜的?”

    张百仁洒下棋子,慢慢的站起身:“成了,自今日起禅宗归入大乘佛门,大乘佛门将要借助禅宗的底蕴不断壮大。”

    “我说都督,你这般费尽心思的为观自在谋划究竟是为了什么?”袁天罡的眼中满是不解。

    “和你说了你也不懂,这般事情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张百仁慢慢的站起身。

    “都督,世尊那般人物,会甘心咽下这口恶气?”袁天罡不信。

    “这就是观自在的劫数了,世尊是绝不会罢手的,咱们多注意一点就是了”张百仁声音慢慢消散在山风中。

    嵩山

    少林寺

    世尊背负双手站在悬崖上,棋差一招世尊也是无能为力。

    “师尊,咱们就这么算了?”达摩不甘心的道。

    “算了?怎么可能!”世尊捻着念珠,过了一会才道:“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慧能。”

    “弟子在”五祖齐齐一礼。

    “你等亲自下山请观自在入我少林寺论道百年,待到百年之后惊瑞降临,禅宗与大乘佛门是否融为一体还重要吗?”世尊一双眼睛扫过众人。

    仙机降世之后,一切皆成虚妄,除了成仙之外,还那么重要么?

    “其实禅宗与大乘佛门融为一体也是好事,以大乘佛门蛊惑人心的手段,必然叫道门永无出头之日,但禅宗乃是你我几代人的苦心积累,就这般交出去我不甘心!”世尊叹了一口气。

    大乘佛门若增强,小成佛门也必定水涨船高,更进一步。

    长安城

    李世民看着手书,论道大会事无巨细都讲述的一清二楚。

    “天意啊!”

    放下手书,烛火照耀在李世民的脸上,眼中满是感慨。

    “确实是天意,世尊这等人物,怎么会犯错?怎么会有疏漏?不是天意还能是什么?”尉迟敬德摇头晃脑。

    “到也未必,世尊这等人物映照虚空,念动间晓过去未来,怎么会犯下这种不该犯的错误?依照下官看来,只怕……世尊故意输了一招”房玄龄忽然猛地抬起头。

    “没道理,仙机未降临之前,佛门乃是世尊把持天下气数的命根子,世尊岂会将佛门推出去?”李世民摇了摇头。

    “若是有不得不推出去的理由呢?亦或者说,世尊看到了什么咱们不曾看到的……”房玄龄低声道。

    “我知道!我知道了!”房玄龄眼中露出了一抹精光:“世尊的野心未免太大!”

    涿郡

    张百仁回到自家的小屋,灯火流转,长孙无垢正在屋子内缝制着衣衫。

    “先生回来了”瞧见走入屋子里的张百仁,萧皇后放下了手中针线,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张百仁,沏上了一壶茶水。

    “一个月不曾回来,你清减了不少”张百仁伸出手摸了摸萧皇后的面颊。

    “看先生脸上挂着笑意,显然是事情办得不错”萧皇后笑眯眯道。

    “是极,还是你知我心意,世尊与我打赌,以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为赌注……”张百仁将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对劲啊!”萧皇后听完一双眼睛露出了不解之色,眉毛微微簇在一处。

    “有何不妥?”张百仁送到了嘴边的茶水一顿。

    “妾身怕说错了话”萧皇后道。

    “啪”

    茶水放下,张百仁伸手将萧皇后揽入怀中:“咱们之间哪里有那么多忌讳,你有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萧皇后挣脱不得,只能窝在张百仁怀中,低声道:“世尊是何等人物?师从老聃,神通广**力无边,更是修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慧眼,映照过去未来,见微知著,怎么会出现失误?”

    张百仁动作一滞:“可禅宗乃是世尊的心血,小乘佛门并入大乘佛门,并无好处?除非世尊他是疯了。”

    “这一点也是最叫人想不通的,可是世尊那等境界,真的会犯错误吗?”萧皇后道。

    张百仁眉头皱起,抱着萧皇后陷入了沉思。

    大内皇宫

    李世民眯起眼睛,在火光下阴毒无比:“世尊既然有此心,朕定要助其一臂之力才是。”

    打发了群臣,李世民回到后宫,来到了张小草寝宫内:“爱妃随我有些年岁,但朕却无三媒六聘,却是委屈爱妃了。”

    诧异的看了李世民一眼,张小草低声道:“有什么事情,陛下就直接说吧,你我夫妻一回,何必绕弯子?”

    “朕要为你举办一次婚礼,邀请天下各路大能为你祝贺”李世民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张小草。

    “理由呢?”张小草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

    “能帮你对付大都督,这算不算是理由?”李世民道。

    “好!依了你”张小草道。

    “涿郡那边,还要你亲自走一遭,务必将大都督请来赴宴”李世民道。

    “可以!”

    嵩山

    山风吹来,世尊白衣飘飘的端坐在山顶,一阵破空声响起,李世民出现在世尊的身边:“想不到,佛祖居然败给了一个小丫头。”

    “那丫头确实是一个苗子,我会败给她并不稀奇,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倒是陛下为何相助大乘佛门压制我禅宗!”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衡。

    “涿郡哪位的强势,阁下不是不知道,他既然开口,就轮不到我拒绝”李世民面色阴沉。

    世尊闻言也是点点头,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涿郡的那位存在于世,确实是打破了世间的平衡。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没有发现什么是他不能杀的。

    魔神他在杀,修道之人也在杀,凡俗之人也不手软。

    “我知道世尊在谋划一件大事,我虽然不知道阁下究竟在谋划什么,但是却可相助阁下一臂之力,拖住张百仁”李世民笑着道。

    “哦?”世尊眼皮子跳了跳,果然这世上能称雄一方的,都没有傻子。

    ps:感谢“风君子浩然”“月羽冰痕”两位盟主的打赏。

    感谢“累的像条狗”“君君宏”“嗨,你的益达”同学万赏。

    盟主更稍后奉上,至于大家的万赏,只能拖一拖了,更不动了蛤。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