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张小草之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就像是你无法保护一个想要自杀的人一样,人若是想要自己寻死,在严密的监视、保护也没有用。

    张百仁背负双手,瞧着消失在寒风中的背影,许久不语。

    “先生,张小草此行蹊跷,她一个二婚的人,不是妾身看不起她,李世民怎么会为她主持盛大婚礼,赦封她为皇后?”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上京城中不知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都督呢,此去怕是不妥!”

    “我能说不去吗?”张百仁慢慢的转身走入屋子内:“就算狼穴虎巢,我也要去走一遭!”

    即便是知道张小草想要杀自己,也必须要去!

    就凭自己与张大叔的交情,这是自己欠他们父女的。

    在危险,能比那日自己决战群雄更危险?

    张小草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长安城

    晴空烈日,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一丝丝暖意,大内皇宫张灯结彩,彩棚搭建十里,无数宫娥侍女在忙忙碌碌。

    道门也好,佛宗也罢,都有重量级人物到场。

    一袭紫衣,张百仁**着脚掌踩在冰寒的泥土上,一丝丝凉意传入脑海,带来了丝丝的感触。

    张百仁脚步过处,冰雪融化,就这般孤身一人迈步走入了长安城。

    “嗯?”

    龙气负压九霄,才一进入长安城,张百仁便觉得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层不可察之的阴影。

    略作推算,自己在长安城中对于天机的感应迟钝,大不如如前,怕是被压制了五六成。

    过往处,佛道、旁门百家不一而数,随处可见。

    “都督!”裴昱身形挡住了张百仁前行的路。

    “我还奇怪,你为何没去涿郡,怎么还在长安城?”张百仁看着裴昱,眼中露出讶然之色。

    “家父走了!”裴昱低头道了一声。

    张百仁闻言一愣,随即拍了拍裴昱的肩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年,当年那个孩童,已经成为了剑术高手,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还请节哀才是。”

    裴昱点点头,然后双眼看着张百仁:“这遭,都督不应该来。”

    “哦?怎么说?”张百仁双目一愣。

    裴昱低下头不说话,张百仁笑了笑:“不碍的,你就跟在我身边,我传你无上剑道,日后我人族还需你出力。”

    大内皇宫,彩旗招展,大红灯笼高高挂。

    “见过都督”

    张百仁看到了面带恭敬之色的尉迟敬德。

    “倒是越加精神了”张百仁扫了尉迟敬德一眼,然后继续迈步向大内皇宫走去。

    “都督留步!”张衡来到了张百仁背后。

    “何事?”张百仁转身看了张衡一眼。

    “你不该来!这里面有一宗专门针对你的大阴谋!”张衡摇头晃脑:“再说了,咱们好歹也有血脉关系,你纵使对老道有气,也不必当成仇人吧!”

    张百仁闻言不语,只是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张衡,人活得年岁太多,也就越加面皮深厚。

    看了一会,张百仁转身继续向皇城内走去,今日他不得不来。

    天子龙气与道法相冲,凤气灌体之下,便是张小草的死期。

    张小草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睁开双目后第一眼看到的三个人之一,寄托了他简单快乐的过往,焉能不来?

    不管如何,于情于理,自己都该送张小草最后一程。

    慢慢的来到大内皇宫,看到了一行熟悉的人影,禅宗五祖、道门高真俱在,达摩此时与五祖低头不知说些什么,世尊却没有来。

    “对方的算计,无非就是大乘小乘上做文章、手脚!”张百仁暗自里嗤之以鼻,这种事情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到。

    张百仁端坐左首,只是看着身前的酒水不语,不动如山。

    “天子驾到!娘娘驾到!”

    内侍一声高呼,李世民与张小草联袂而来。

    一袭凤冠霞帔,大红装束,看起来颇为喜庆。

    瞧着眉目如画的张小草,张百仁在那一刻精神恍惚,似乎时空流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场景。

    那破旧的草屋,呼啸的北风似乎能将人冻僵,那个瘦得皮包骨头流着鼻涕的黄毛丫头,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

    那个时候,一张油饼再加上一碗肉汤,便是最大的幸福。

    “诸位爱卿,朕今日欲要选定新的皇后,特意昭告天下,有劳诸位走一遭,一杯酒水不成敬意!”李世民端起酒杯,群臣、佛道俱都是齐齐饮入腹中。

    有内侍此时走出来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张百花德貌双全,才艺无双,有上善若水之德……。”

    圣旨落下,只听得虚空中一声凤鸣,浩荡的凤气灌注于张小草体内。

    霎时间张小草面色苍白,周身瑟瑟发抖,冷汗打湿了衣衫,七窍中点点血渍在流出。

    凤气洗毛伐髓完毕,张小草身躯哆嗦,每一步迈出都似乎有千斤重,一步一挪的来到了张百仁身前,双目倔强的盯着张百仁,两行血泪缓缓滑落。

    “百花!”李世民快步来到张小草身边,将其扶住。

    张小草站在李世民身边,一双眼睛看着不动如山的张百仁,忽然端起酒杯挣脱了李世民的搀扶,颤颤巍巍来到了张百仁身前,霎时间吸引了满堂文武的注意。

    “这杯酒水是我敬你的!”张小草的身子在哆嗦,口中血液染红了洁白的牙齿,染红了杯中玉液。

    张百仁默然,端起了酒杯:“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此生最恨当年不该叫你随那道姑去修行,你若不离开塞北,生活轨迹亦或者是另外一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张小草低着头,血水自眼睛、七窍中流淌而出。

    “我应该来,这是我欠你们张家父女的!”张百仁端起酒水一饮而尽。

    “亏欠?”张小草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就那般直直的看着。

    “此生此世,你我之间恩怨皆已经一笔勾销,我若还有来世,定不会在与你……”说到一半,张小草一刹那似乎回光返照,竟然看到了当年的场景,看到了那破旧的茅草屋,看到了那皮包骨头的少女。

    人在临死前,一生过往皆尽会呈现于脑海之中,走马观花般浏览而尽。

    “我说错了……若有来世,我定会与你比邻而居”张小草缓缓闭上眼睛,气息逐渐消散:“我不怪你,只恨造化弄人!只恨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你将我送出去,我何尝不理解你的苦心。若我留在你身边,想来已经与你相夫教子了!”

    张小草的气机越来越弱:“将我埋葬在涿郡,那个老村庄中,与你比邻而居……。”

    话语落下,张小草已经气绝身亡,身子软绵绵的垂落了下去。

    “啪~~~”

    酒杯落地化作齑粉,张百仁伸出手抱住了张小草的尸体,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死寂!

    整个朝廷一片死寂,李世民默然不语,瞧着面如黑炭的张百仁,不敢开口激怒了张百仁。

    “生于厮,长于厮。我看到了你的初始、结局,亲手创造了你的过往、你的结局,尘归尘土归土!”

    度人经缓缓念诵,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悲痛。

    又一位故人走了,魂飞魄散!

    “阿弥陀佛!”五祖齐齐念诵真经。

    张百仁抱着张小草的身躯,转身走出了长安城。

    李世民没有说话,更不敢开口拦截。就算傻子也知道,张百仁此时的情绪很不好。

    临死前的那一刻,张小草悟了!

    因果之力消散一空,张小草彻底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唉!”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群雄俱都是百般滋味在心中流转而过。

    涿郡

    那个村庄

    张百仁抱着张小草的身躯走入村庄,寻来了干柴,小心翼翼的将张小草身躯放在干柴上。

    枯枝剐蹭,一团粗布包裹自张小草怀中弹出,翻滚在地。

    没有人去注意那块粗布麻衣包裹,虽然很好奇这一团粗布麻衣居然会出现在一身绫罗绸缎的张小草身上。

    张小草的身躯安放在木柴上,一朵太阳神火连带着凤冠霞帔,尽数化作了虚无。

    萧皇后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会经历。”

    “以前我觉得天帝逆转时空是疯了,但是现在我有些明白天帝的苦衷了,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话语落下泥土翻滚,叮当与张丽华墓碑的不远处,又多了一尊新坟。

    在不远处,左丘无忌脚步焦急的来回走动,但却是迟迟不敢跟过来。

    “其实是我亏欠她的,当年我若放过百花谷一马,也不会有后来这般结局,她或许已经成道了”张百仁自语了一声。

    两行泪珠自何田田眼角滑落:“师姐在宗门中待我最好,可惜她的个人感情重了一些,师姐对百花谷很看中,将百花谷当成了自己的家。此事怪不得都督,百花谷为了一己之私欲要挑动天下大乱,到时候不知多少无辜之人妻离子散,都督的做法是正确的。”

    “命数如此,怪不得他人”何田田手中纸钱飞舞:“只希望,师姐能有来生!”

    一阵风刮过,吹开了那粗布手绢,不知何时地上出现了半块遗落在地,已经已经风化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油饼,在风中化作了齑粉,慢慢的随风消散。

    看着那半块干脆的油饼,张百仁忽然如遭雷击,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坟墓,许久无语,两行泪水不知不觉间划过的脸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