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渡口磨剑
  此时奢比尸与句芒也不得不感慨一声,既生瑜何生亮?

  生不逢时是什么感觉?

  众位魔神虽是残破之躯,残破之魂,但本事一样通天彻地,可以与至道强者抗衡,甚至于压制至道强者。

  但是偏偏人世间五千年不出的绝世强者,就在今朝被众人碰上了。

  自轩辕大帝斩蚩尤五千多年,人族诞生过无数天骄、豪杰,但如张百仁者乃前所未有,千古以来第一人。

  压得众位魔神也不得叹气,眼中满是无奈。

  若没有张百仁,事情哪里会有这般麻烦,众位魔神断然也不会有什么顾忌,直接撕裂阴阳两界通道,破开鬼门关接引地府无上强者降临,然后一扫人间界,等候惊瑞降临。

  众位修士需要惊瑞,魔神自然也需要惊瑞来增加自己的本源。

  地府底蕴深厚,人族不是没有过仙人,但那又如何?地府不依旧好好的存在。

  就算有仙人诞生,也奈何不得地府分毫。

  但是仙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张百仁做不到。

  涿郡

  张百仁看着手中图卷,眼中露出了沉吟之色。

  “此图乃女娲娘娘的神器,其内有无穷玄妙,成仙之秘,但我却有一种直觉,此图决不能打开,就仿佛这图中封印着一尊恐怖的存在”张百仁此时对于那造物法诀已经参悟至极为精妙的境界,但想要打开却依旧差了一些。

  “契机!冥冥之中少了一种契机,这般大神通者留下宝物都有天数在身,时机不至绝难打开”张百仁缓缓将女娲娘娘的乾坤图收起来,然后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扫过山下的村庄,过了一会才道:“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时候到了。”

  确实是报仇的时候到了。

  湘水渡口

  不知何时来了一个身披蓑衣的渔翁,身前鱼竿在风中微微抖动,一条小船在河面慢慢飘荡,一阵阵沙沙刺耳的磨剑声缓缓传来。

  不错,确实是在飘荡!纵使是湘水已经冰封!

  如今天气寒冷至极,湘水冰封,那些靠湘水吃饭的渔翁、盐枭俱都躲在家中过冬,没有人会和天地过不去,这般寒冷的天气冰封了湘水,大家就该去休息

  所以整个湘水空荡荡的不见人烟,偶尔有几个渔民、旅客脚踏寒冰度过湘水,但也只是奇怪的看了一眼那风中的斗笠人,听着那磨剑声心中只觉得一阵诡异,不敢多说快速离开这里。

  狂风卷起,不知何时江面上卷起了浓郁的雾气,遮掩了方圆数十里。

  远方

  一阵喧嚣传来

  一队官府的车马压着囚犯徐徐走来,阵阵笑声便是那官差传来的。

  “头,你说怎么起了这么大的雾,这寒冬腊月的,平白起大雾,可是极少遇到”一个小头领模样的人低声道。

  领头官差一双眼睛看着远方江面的大雾,不由得眉头一皱,寒冬腊月起大雾,这确实是反常至极。

  寒冬有雾气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此时已经日头正午,再大的雾气都该消散掉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咱们此行肩负重任,不可有半点闪失”头领策马转身来到囚车前,栏杆内关押着一个周身血肉模糊,披头散发看不出模样的男子。

  “大人,前面起了那般大的雾气,怕是不太正常,您看咱们是否需要回避一下?”头领面色恭敬道。

  马车内囚犯闻言沉默,然后一双眼看着雾气弥漫的湘水,再看看天空中的大日,过了一会才道:“事情反常必为妖,要么是江湖中人斗法,要么此人便是冲着我来的。”

  “啊?”头领闻言手掌忍不住一个哆嗦:“若江湖中人斗法还好,若冲着大人来的,怕是唯有涿郡哪位……不能前行了,咱们还是回去做一个万全之策再走也不迟。”

  一边说着,那头领转身道:“停车!”

  “且慢!”马车中的人影喊住了头领,只听那人低着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能躲得过第一次,难道还能一直躲下去?这等强者,千山万水只在刹那间,我又能躲去哪里?”

  “大人的意思是?”头领诧异道。

  “上前去看看吧,福也好祸也罢,总归是要走一道,闯上一遭!”囚车里的人影冷冷一笑:“我如今吞噬了神血,就算涿郡哪位想要杀我,也是不可能。”

  马车辘轳,很快靠近湘水河畔的渡口,雾气中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磨刀声传出,头领忍不住一阵心慌意乱:“大人,咱们还是回去吧,此地怕是不祥,咱们待雾气消散了再走如何?”

  “莫要啰嗦,本将军心中自有主张”马车中人呵斥了一声,侍卫头领无奈,只能继续下命令。

  这位虽然如今因为谋逆造反成为了阶下之囚,但其身份、地位、人脉却绝非自己可以比拟,丝毫得罪不得。

  而且朝中之事波澜诡异,小头领心中虽然不清楚,但却也知道一些,听过一些风声。

  马车继续,很快就到了渡口,就算瞎子也看到了那寒风中身披蓑衣的人影。

  磨刀声似乎有一种奇怪的魔力,叫人不得不停下动作,那头领面色紧张、严肃,走上前恭敬一礼:“我等乃朝廷钦差押送囚犯前往湘南,不知阁下乃是何方高手,还请让开道路。”

  一边说着头领身后有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上前:“此乃买路财,还请阁下……。”

  “唉!”

  悠悠一声叹息响起,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马车中人影猛然抬起头,周身气血流转,双目赤红咬牙切齿道:“张百仁!”

  “天下地方那么多,李唐江山那么大,你去哪里不好,为何偏偏要去湘南这种偏僻之地”张百仁依旧在不紧不慢的磨着手中宝剑:“李世民倒算计不错,洛阳、瓦岗都在我眼皮子底下,各有其主。不论是翟让也好,王仁则也罢,绝不会给李唐任何可乘之机。”

  “唯有湘南,湘南之主观自在前往西方天竺悟道,寻找成道之机,湘南此时无主,倒是一个趁机将湘南收服的好时机”张百仁慢慢的停下了手中动作,身边湘水融化,浇在了宝剑上,冲走了磨刀石的碎屑:“大乘佛法东传,关乎着本座的大计,本座绝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承乾拖下水,将一个无辜的孩子拖下水,你自己做下了错事,总要承担后果,为了灭绝后患,今日我便送你上路。”

  “你等退下,且去对面等我!”囚车内的侯君集看向了身边的众侍卫。

  众侍卫早就心惊胆颤,大都督张百仁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搀和进去的。

  就算有资格,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搀和进去的。

  众侍卫二话不说,迅速的离开了马车,脚步匆匆的去了湘水对面,等候侯君集的消息。

  “你要杀我,却不知我也要杀你,侯家一百三十七口人命,正要为其复仇!”侯君集周身气机扭曲,囚车被扭曲的气机搅碎。

  “你若不算计到承乾头上,你全家老少岂会遭劫?说起来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可以算计本座,但绝不能算计本座身边的人!”张百仁慢慢转过身,手中长剑被袖子遮掩,没入了蓑衣内:“所以,你该死!”

  “你不是人,虎子才那么小,你也下得去狠手”侯君集周身气机浮躁,血气开始暴走。

  “入魔了?”张百仁看着眼前的侯君集一愣,随即嗤笑道:“入魔又能如何?你实力比得上荆无双吗?”

  “我实力确实是确实是及不上荆无双,但你也不是当年威压天下的张百仁!你被众神重创,被天子龙气毁灭了道基,不知你一身实力还有当年的几分?”侯君集并不惧怕张百仁:“若你犹在当年的巅峰状态,我自然会畏惧你三分,但是现在你还有当年的几分战力?”

  张百仁闻言愕然,沉默了许久,过一会才道:“这便是你的依仗吗?”

  自己这场戏演的太成功,自己已经成了演戏高手,侯君集注定会被自己给坑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说杀你,自保足矣!”侯君集信心满满道。

  张百仁闻言沉默,一双眼睛看着侯君集,过了一会才道:“你知道,那个叫虎子的小家伙,我非常喜欢!他的性格和你很像,宁死不屈,纵使是我斩下他头颅的那一刻,那一双眼睛依旧在死死的盯着我……。”

  “畜生!”侯君集周身卷起音爆,液态空气流转,猛然一拳向张百仁胸口捶来。

  “还有你那个最喜欢的小妾叫翠云吧?可惜了,却没有你孙子的那份坚毅,居然主动脱光了衣服爬上我的床!”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怪异的音调:“那皮肤真是犹若缎子一般的水嫩,身材凹凸有致,你这老东西还真是有艳福!”

  “砰!”

  一击之下,侯君集被砸飞,坠落在远处的湘水中:“对了,那个叫婉华的怀了你的孩子,可惜了还没出世就胎死腹中,被我一脚踢死在了你的书桌上。”

  “畜生!畜生!畜生!”

  ps:盟主更三。为“风君子浩然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