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禅宗归大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与陈后主比起来,其实我更好奇的是那带走陈后主的人是谁!”张百仁手中酒水洒落于坟前,一双眼睛看着远方的星空,过了许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定然会办得漂漂亮亮的。”

    上京城

    李世民看着手中密报,瞧着跪倒在地的侍卫,端坐在哪里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侯君集之死,在其预料之中,却又在其预料之外。

    “罢了,你先退下,此事怪不得你”李世民挥挥手示意侍卫退下,然后手掌轻轻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听大殿内传来悠悠一声叹息,然后很快陷入了沉寂。

    大乘佛门与禅宗的合并终究是无法拖延,世尊也找不到拖延的借口。

    嵩山

    少林寺

    无数佛门弟子盘坐在一处,口中念诵真言,在不远处世尊、达摩、观自在等人坐在一处,口中念诵着祭天的文书,眼中满是各种怪异之色。

    虚空在不断蜿蜒扭曲,世尊看了观自在一眼,闷闷的拿起案几上的文书,口中开始念诵,然后在文书上留下印记,下一刻只见铺天盖地的气数翻滚沸腾,大乘佛门与禅宗气数瞬间翻滚碰撞在一处:“今我禅宗愿归入大乘佛门,自此之后禅宗化作分支……。”

    世尊口中真言不断,一边观自在看着不断膨胀壮大的佛门气数,嘴角微微翘起。

    待到世尊念诵完毕,才见观自在慢慢站起身,周身佛光流转,好似仙人降临凡尘:“今日起大乘佛门与禅宗合二为一,禅宗改名小乘佛门。加封世尊为我佛门二教主,赐号:菩提。加封达摩为……。”

    一连串的加持,叫达摩面色阴沉,眼中阴郁之色。

    “暂且忍得风平浪静,为师有一场大谋划,还要借助大乘佛门之力,今日大乘佛门吞下的,日后都要十倍、百倍的吐出来,真当我大乘佛门是那么好吞的?”世尊眼底冷光流转。

    “玄奘何在?”观自在扫过下方的众位僧人。

    “弟子在”玄奘法师自人群中走出来恭敬一礼。

    “如今天时已至,汝当前往天竺大雷音寺求取无上佛法,尔其钦哉!”观自在不紧不慢、不徐不疾道。

    “弟子谨遵我佛法旨”玄奘恭敬一礼。

    虚空中气数翻滚,道门无数高真扫过佛门那庞大的气数,眼中露出了阴翳之色,心中不是滋味。

    大乘佛门虽然脱胎道门,但是如今却又与道门泾渭分明,佛门庞大道门就会弱小,天地间气数就那么多,有人得到必然会有人失去。

    张衡等人看着嵩山方向许久不语,眼中各种神光流转。

    “老祖,佛门气数太强了,再这样下去岂会有我道门立锥之地?”天师道掌教眼中露出一抹担忧。

    “哼,急什么!大乘佛门与禅宗注定要分出一个高下,好戏尚未开场,世尊岂会坐视自家千年谋划成全了观自在?龙争虎斗尚未开始呢!”张衡冷然一笑,然后不紧不慢的转过身道:“你且看着,大乘佛门与禅宗非要分出一个高低不可,那个时候就是咱们趁虚而入的机会。”

    嵩山法会散去,玄奘法师下了嵩山,走至半路却是心头一颤,却见前方佛光流转,一道人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弟子拜见菩萨”玄奘法师恭敬一礼。

    “此去天竺,千山万水,穷凶极恶,杀机无尽!你虽然佛法精湛,内炼三宝,但却不通道法,稍有不慎便有陨落之危”观自在转身看着跪倒在地的玄奘道。

    “还请菩萨指点弟子,弟子拜谢感激不尽”玄奘法师低头恭敬一礼。

    观自在闻言点点头,然后手中出现一条黑色的丝线:“此物与你,日后自有缘法。”

    话语落下,观自在身形消失,唯有玄奘法师看着手中黑线,有些摸不着头脑。

    且说玄奘法师回了长安城,收拾行囊便出了长安城,行至两界山地界忽然只觉得虚空扭曲,眼前虚空莫名一变,刹那间仿佛来到了另外一方天地。

    “这?这是到了那里?”玄奘眼中满是惊诧。

    “师傅,你终于来了!”五指山下,荆无双察觉到了玄奘法师怀中金箍的力量,二者本是同源而生,自然是瞬间感应到了。

    “何人再此说话?不知哪位施主再此,还请阁下指点迷津!”玄奘法师看着四周,恭敬的拜了一拜。

    “你且再往前走十里,便可见到我了”荆无双道。

    玄奘闻言没得选择,只能继续向前走,待到十里之后却是悚然一惊,只见那山石下压着一个周身满是泥土,披头散发的野人。

    “莫要怕!莫要怕!我被涿郡大都督镇压此地淘炼心魔,你且将怀中金箍戴在我头上”荆无双道。

    “金箍?”玄奘一愣:“和尚怀中,并不曾有什么金箍!”

    “便是那条黑线”荆无双道。

    玄奘闻言将信将疑,但却是没有办法,只能将那黑线戴在了荆无双头上。

    只见那黑线落肉生根,竟然直接进入其三魂七魄内,只听得其体内意马传来一声惨叫,那金箍便落在了意马的头上,然后心猿趁机翻身坐在了意马的背上。

    虚空扭曲,荆无双只觉得脑海一阵清明,以往的杀戮暴躁纷纷消散。

    可是荆无双意马这些年已经膨胀到了不可思议之境,此时却是不甘束缚,不断的挣扎翻滚,欲要将心猿掀翻。

    荆无双紧闭双目,口中默诵紧箍咒,那意马终究是经不住张百仁手段,暂时安息了下去。

    只是这般手段暂时降服意马,终究不是正道,说不得什么时候要出来捣乱。

    此时荆无双睁开眼:“劳烦师傅念诵真言,替我揭去身上的金贴。”

    涿郡

    张百仁看着自家的内世界,瞧着念经的玄奘,念动间金贴回归,五指山炸开,虚空一阵扭曲,将二人送出了长安城:“接下来的一切,便要看你等自家手段了,大乘佛法能不能东传,就落在了你二人身上。”

    北天师道

    张衡一双眼睛看着手中经书,身边香炉内焚烧着青烟,叫人心神宁静元神安稳。

    一阵佛光流转,世尊身形落在了张衡身边:“阁下倒是好清闲,可怜你道门要灭种了,想不到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念经打坐。”

    “只要道门前辈在、高真在,纵使是一时没落,日后终有崛起之时”张衡不紧不慢道:“反倒是阁下,此时佛门成为天下第一道统,理应春风得意端坐高台接受众生祭拜才是,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哼,你和你父亲可真是一点都不像!”世尊冷冷一哼。

    “我若是有我父亲三分果决,我怕是已经登仙而去了”张衡摇头晃脑:“我父亲开创道门,享受天下香火千年,若非你佛门横插一缸子,纵使是不需惊瑞机缘,我父也该飞升了。”

    “你天师道祭拜老聃,我乃是老聃弟子,按理说也是你天师道老祖之一,天师道理应有我一份气数才是”世尊不紧不慢的道。

    张衡默然不语,懒得理会世尊。

    “你父亲确实是一个天才,其天资怕未必及不上老聃,可惜生不逢时!”张衡摇头晃脑,眼中满是惋惜:“罢了!罢了!不说那么多,今日本座再次,只是问你一句,你当真甘心看到佛门壮大吗?你若说一个‘是’字,本座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惊瑞将至,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珍贵,张衡又怎么能说是呢?

    “你什么意思?”张衡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反问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大乘佛门想要东传,还需历经劫数,这样吧,那玄奘**凡胎,稍有设计便可叫其死无葬身之地……”世尊话语里满是蛊惑的味道。

    “啪”张衡放下了手书:“没有人能承担得起大都督的怒火,你承担不起,我北天师道也承担不起!观自在好对付,但观自在身后的张百仁,想要对付起来可是难上加难了。”

    “我等不需要承担大都督的怒火,若是那玄奘被山贼杀了,谁又有什么办法?毕竟兵荒马乱的”世尊哈哈一声大笑,身形消失无踪。

    瞧着世尊远去的背影,张衡面色沉默:“大乘佛门与小成佛门之间的恩怨、争斗,非要将我道门拉扯其中,看来世尊的日子不好过。”

    时间在缓缓流逝,张百仁与观自在坐在山巅下棋,忽然间张百仁莫名一笑,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

    “怎么?”观自在连忙掐算,随即道:“不过是几个小毛贼罢了!”

    “哈哈哈,心猿归正,六贼无踪,荆无双劫数过去了”张百仁看向观自在:“南疆那地脉所化的龙马,还需你亲自走一遭。”

    观自在闻言点点头:“已经尽数办妥,还要多亏了大都督的手印,不然那畜生立于大地便是不败,想要降服可谓是难上加难。”

    张百仁嘴角莫名一笑:“有点意思,其实我倒是好奇,佛门会如何化解本座的手段。”

    ps:盟主更五。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