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灵镜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取经大业,有了日行千里的白龙马,年许时间足以自天竺将真经取回来,然后成就大道,自此大乘佛法将会在天地间大兴。

    张百仁其实很好奇,禅宗究竟还有何等手段去阻止大乘佛法东传,这其实是一次斗法、博弈,大乘佛门与禅宗的博弈。

    “都督,陈后主有消息了!”骁虎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什么?”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光:“在哪里?”

    “武夷山!”骁虎道。

    “好!好!好!”张百仁猛然站起身,身形瞬间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

    武夷山

    道人端坐在山巅,身前树叶飘落,被那道人随手拿在手中,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悚:“不妙啊。”

    “怎么了师傅?”陈叔宝抬起头看向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面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面色难看道:“还记得当年为师救你之时,怎么与你说的吗?”

    “记得!”陈后主闻言忽然低下了头。

    “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道人面色难看:“叫你不要去招惹是非,不许你去见张丽华,可你怎么做的?”

    陈叔宝闻言低下了头。

    “祸事来了!你的劫数到了!”道人缓缓闭上眼睛:“天数如此,果真是天意莫测。”

    武夷山

    如今隆冬腊月,武夷山瑞雪纷飞,山峰险峻秀气,造化钟神秀,武夷山却依旧温暖如春。

    天空中一道道花瓣飘零,彩色的花瓣不断衍生,张百仁身形出现在了那满天的花瓣中,脚踏云端俯视着武夷山的奇山秀水,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云雾缥缈,武夷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笼罩,叫人隔绝了武夷山的视线。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张百仁声音低沉,俯视着脚下的云雾。

    群山寂静,没有丝毫声响。

    山中

    陈后主跪倒在那男子脚下:“师傅,弟子惹来的麻烦,弟子亲自去解决,绝不会叫师傅难做。”

    瞧着跪倒在地的陈后主,中年道人眼中露出了一抹忧虑:“当年你父亲与我有知遇之恩,我与你父亲更是生死相托的至交,说是君臣但更甚亲生兄弟,你这样做叫我很为难!很担心!”

    一抹样式别致的八卦镜自道人袖子里滑落,掉在了陈后主的身前,陈后主挪动目光看去,只见那八卦镜上多了一个手柄,整个镜子仿佛是青石磨成,上面道道玄妙符文流转,别致至极。

    “这是先生寄托阳神的宝物,我不能拿!”陈后主连连摇头,话语斩钉截铁。

    “持此灵境,你面对大都督或许有一线生机,若没有此灵境护体,你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我当年见到你幽魂的那一刻,便已经算到了今日劫数,你且去吧!”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

    “弟子弟子拜谢师恩!”男子恭敬的对着陈后主行了一礼,然后方才抓住八卦镜,转身走了出去。

    天空中,张百仁一袭紫衣脚踏虚空,俯视着下方的群山:

    “逼我动手毁灭这武夷山圣境吗?”

    过了一会,才见武夷山云雾一阵扭曲,然后陈后主身形出现在山中,一双眼睛充血的看着张百仁,双拳紧握。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我尚未去找你,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陈后主手中拿着一把法剑:“你是来送死的么?”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张百仁俯视着下方的陈叔宝:“你这种鱼肉百姓的无道昏君,任凭你死多少次都不够,按理说你这种废物理应魂飞魄散才对,只是不知是谁将你救回来了。”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你马上就要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天地间,一切都不重要了!”张百仁缓缓闭上了眼睛,一抹悲痛在脸上滑落。

    “哼,你这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之人,朕的女人你也敢碰,简直活的不耐烦了,今日朕便将你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一边说着陈后主身形一闪,手中出现了一面八卦镜,而陈后主抓着那八卦镜的把柄轻轻一晃,天空中阳光刹那间被八卦镜吞噬掉,然后就见无穷天火刹那间向着张百仁卷来:“今日便将你彻底炼掉,叫你知晓并非每个人都和那些废物一样!”

    这八卦镜射出的火焰确实是不凡,山间的云雾刹那间蒸干,不待张百仁反应,无穷火焰自其体内升起,顺着毛孔燃烧,欲要将其点燃。

    “哈哈哈,莫说你是阳神真人,就算是仙人在此,若无护体至宝,也会被刹那间焚尽五脏六腑,元神精魄,就此转世投胎!”瞧着天空中的大火球,陈后主仰天狂笑:“现在一炷香过去,怕是已经炼成灰烬了!”

    “哦?你是说我吗?”一道淡漠的声音自火球内传出,只见刹那间满天火焰被张百仁吸收一空,然后一袭紫衫的张百仁慢慢悬浮在空中,一双眼睛落在了陈后主的八卦镜上:“真是一个好宝物,这般威能的宝物,我尚且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怎么可能!”陈后主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不远处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

    “有什么不可能的!”张百仁嘲弄一句:“是你太天真,将天下的人想得太简单。”

    陈后主没有注意到,张百仁虽然毫发无伤,但是身上的所有衣衫都已经化作了灰烬,若非身上法袍乃是天帝编制,此时张百仁已经赤身**,开始裸奔了。

    “你这宝物本座很感兴趣!”张百仁一掌伸出,似乎封锁了天地乾坤,向着陈后主手中的宝镜拿来。

    “我不信灵境杀不死你!”陈后主眼中满是狰狞,左手持着灵境,右手对着灵境一阵勾画,然后再次有一道神光向着张百仁笼罩而来。

    “咔嚓!”

    寒气弥漫,自张百仁体内凭空而生,呼吸间蔓延其全身,顺着肌肤毛孔逸散而出,冻结了其五脏六腑一切思维,使其化作冰雕坠落在地。

    “砰!”

    虽然坠落,但却没有想象中的四分五裂。

    体内神血流转,寒气瞬间消融,张百仁慢慢活动了一番身子:“这般宝物简直是叫人防不胜防,换了本座任何人面对你若无防备都要遭殃。”

    “这不可能!你怎么毫发无伤!”

    陈后主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手中八卦镜再次转动,虚空冥冥之中一股幽风自其脚底卤门刮起,与要冻结其三魂七魄,粉碎其五脏六腑。

    份是赑风,专门害人三魂七魄,阴毒稍有。

    张百仁虽然练就阳神,但却也不敢真的叫此风在自己的体内刮起来,随即手中掐诀,神血不断流动,卤门瞬间被镇住。

    “你这宝镜是何来历?居然能伤我法体,确实是不凡!”张百仁一步迈出,向着陈后主手中的宝镜拿去。

    “休想,阴雷!”陈后主手中宝镜一转,张百仁周身窍穴雷霆震动,无数阴雷凭空在体内滋生,欲要坏掉其法体。

    “太阳意志!”张百仁不敢大意,可不敢叫这雷霆在自家的体内扩散开,一只手掌向着陈后主镇压而下。

    “这不可能,你连阴雷都能抵挡,简直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陈后主手中八卦镜散发出一团彩光将其罩住,此时张百仁手掌抓落,却居然被那八卦镜一掌弹开,然后趁机遁走,站在了武夷山顶峰,手中八卦镜再次流转出土黄色神光:“山泽!”

    这一刻千山震动,无数的大山似乎活了过来,张开了一张大口,欲要将张百仁吞噬进去。

    “这宝物真的邪门!”大地忽然裂开,一个口子散发出吸力,似乎要将张百仁拉扯进去,这股牵引之力叫张百仁都要为之动容:“你居然可以调动大地元磁之力!”

    大地元磁之力张百仁也能调动,只见其脚下泥土扭曲震动,裂缝居然被其施展神通强行弥合。

    “这”陈后主面色骇然。

    “还有什么手段,你尽管施展出来吧,别说本座没给你机会,这次定要你死的心服口服!”张百仁面带冷笑,心中却是起了贪心,被这八卦镜吸引住了,倒要看看这八卦镜还有什么手段。

    “猖狂之至!”陈后主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灵镜飞出,双手连连掐诀,下一刻只见镜子的镜面上不断起伏,然后时空扭曲化作了一个漩涡龙卷向着张百仁卷来,似乎要将其拉扯入灵镜的世界。

    “砰!”张百仁面色凝重,这镜子叫其看不出深浅,不知有何玄机,可不敢冒冒失失的被拉扯其中,手中一道诛仙剑气流转,对着那漩涡斩去:“给我断!”

    一语落下,漩涡化作了两段,被张百仁劈开:“技穷尔,这把镜子属于我了,本座如今正缺宝物,你倒是好心做送宝童子。”

    “休想!”陈后主身形后退,手中镜子散射出道道朦胧之光:“地水风火,阴阳五行。”

    口诀落下,天空的颜色变了。

    涛涛天河之水竟然知镜子中崩腾而出。

    ps:为盟主“月语冰痕”加更。五更奉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