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腊月二十三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腊月二十三,北方小年。

    穷苦人家的小年,没有丝毫欢乐,穷苦依旧。草根树皮,你要人有什么快乐?

    小年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罢了!

    对于富贵人家来说,过年与不过年也是同样这般道理。过年如何?不过年如何?还不是顿顿有酒有肉,过年与不过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对于琅琊诸葛氏来说,这个小年绝对不好过。普天之下,任你门阀也好,世家也罢,没有人能无视张百仁的帖子。

    虚空中朵朵雪花飘落,南阳诸葛氏此时一片紧张,虽然有酒席铺就,但却没有半点喜庆的意思。

    “琅琊王家到!”

    “河东崔家到!”

    “……”

    “北天师到!”

    “南天师到!”

    “……”

    “连山道到!”

    “法华道观到!”

    “上将军尉迟敬德、程咬金到!”

    本来紧张、空旷的院子,随着陆续有人到来,开始有了烟火之气,多了些许人气。

    “见过上将军!”琅琊诸葛家的家主将程咬金与尉迟敬德请入座位,扫过眼下的大厅,端起了酒杯:“诸位,今日是小年,咱们且痛饮一杯。”

    大厅中此时已经是人声鼎沸,各大世家、门阀、道观算起来将近有百人汇聚一堂,中土叫得上名号的势力都已经汇聚此地。

    天下门阀世家虽然未必会一条心,但面对着张百仁这件事,可绝对是一条心的。

    众人饮了一杯酒水,纷纷看向堂上诸葛家家主,等候其开口。

    诸葛家家主面带忧愁之色:“诸位今日来此,缘由已经在帖子上说明,我诸葛家感谢各位同仁来我诸葛家撑腰,这一杯酒水老夫干了!”

    说完话一杯酒水一饮而尽,然后落下酒杯,面色凝重道:“大都督张百仁的行事风格,在下也就不多说了,诸位都是有目共睹,亦或者亲身经历。我等门阀世家传承靠的是什么?其一乃是数辈人苦心经营的人脉、财富,其二乃永不断绝的传承。但是如今张百仁欲要谋夺我诸葛家祖传的七星之术,这是要灭亡我诸葛家血统,诸位以为我诸葛家该如何?”

    今日是诸葛家,明日便有可能是下一家,亦或者是自己。

    是以诸葛家主的话语落下,场中群雄俱都是心有戚戚感同身受,琅琊王家家主面色凝重道:“这世道规矩是我门阀世家定的,没有人能打破我门阀世家的规矩,抛弃我门阀世家独自玩耍!大都督就算武力超群,也要按照规矩办事。”

    “就是,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坐着,岂能叫张百仁夺了你家传承秘术?兄台放心吧,你尽管放心就是!”陈家家主眼中露出一抹不忿:“诸位,我等不可叫大都督逐个击破,理应兄弟齐心合力断金!”

    “就是,在这般下去,日后大都督若逐个找上门来,我等岂不是早晚要灭族?失去了传承之术,我等门阀世家如何立足于世?”孙家家主眼中满是冷光。

    “张百仁再嚣张,涿郡再厉害,岂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孙家的一位老祖眼中满是冷光。

    “就是,我等倒要看看那张百仁来了之后,有什么要说的!巧取豪夺咱们决不答应!”钱家老祖阴沉着一张脸,眼中满是暴雨乌云在酝酿。

    “就是,唇亡齿寒,这般无礼的要求,咱们是绝对没有答应的道理!”

    大厅内叫叫吵吵的一片嘈杂,各大门阀世家俱都是义愤填膺,今日张百仁能要诸葛家的秘术,明日便可要自家的秘术,此风决不可长。

    “啪!”

    “啪!”

    “啪!”

    一阵阵拍手的声音自大厅外传来,众人循着声音看去,俱都是刹那间一个哆嗦,噤若寒蝉。

    一道紫衣人影不知何时站在了大厅台阶上,此时扫过群雄,面无喜悲的拍着手掌:“好!果然是好得很!好得很!”

    张百仁慢慢的走入了大厅,扫过诸位群雄,嘴角居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大都督,你若来我诸葛家喝一杯酒水,我诸葛家欢迎,你若是想夺我诸葛家传承秘术,绝对不可能!”诸葛家主眼中满是果决、坚毅,直接点破了话题,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了上方的诸葛家家主:“尚未请教阁下名号。”

    “老夫乃诸葛家当代家主诸葛流风”中年男子面色决然,一双眼睛里透漏着坚硬似铁的意志。

    “哦?不说你诸葛家秘术,就说你诸葛家老祖诸葛亮前些日子差点为了陈后主伤我性命,这笔账今日当着诸位群雄的面,本都督要与诸葛家算清楚”张百仁慢慢的登临主位,背负双手道:“诸位,陈后主害我妻妾,使得我妻妾魂飞魄散,本都督杀他有错吗?”

    大堂中一片寂静,之前叫叫吵吵的群雄,此时俱都是陷入了沉默。

    背后放狠话谁都可以,但是当面放狠话就是二愣子。眼下诸葛家尚未开口做出断绝,众人岂会先出头?

    至于说张百仁的话,众人更是不敢回答。

    有错吗?

    自然是没错,但谁都不敢轻易开口,正是因为没错,所以张百仁定有下文在等着大家呢。

    此时若开口,一个跟头栽进去,可是不妙了。

    见到没人说话配和自己,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了诸葛流风:“你说,陈后主叫我爱人魂飞魄散,我要将其抽魂炼魄,过分吗?”

    诸葛流风沉默,这话不好回答,怎么回答都不对。

    “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都督将其杀死,叫其转世轮回也就是了,何必使其魂飞魄散!”诸葛流风回了一句比较稳妥的答案。

    “哦?”张百仁歪脑袋看向诸葛流风:“照你这么说,我今日若是屠了诸葛家,日后你诸葛家不许找我复仇,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是也不是?”

    诸葛流风闻言沉默,这话他不敢接,张百仁喜怒无常,谁知道他会不会下一秒暴起伤人。

    “说啊?怎么不说了?”张百仁逼视着诸葛流云。

    群雄沉默,大堂仿佛一潭死水,汹涌波涛但却在暗中不断酝酿。

    强势!

    太强势了!

    众人想过张百仁的各种威逼利诱,但却从未想过张百仁居然这般强势霸道,毫不留情面。

    “咳咳咳!”张百仁一阵猛烈的咳嗽,大厅中卷起道道罡风,吹得碗筷、酒席汤水洒落一地。

    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露出了一抹病态红。

    “我欲要斩杀陈后主,不曾想你诸葛家老祖居然出手拦我,想要取我性命!”张百仁眼中冷厉之光流转:“我虽然根基遭受重创,但是却绝非任凭你等随意揉捏的软柿子!诸葛家今日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莫怪本座下手不留情面!”

    “都督已经斩了我家先祖的一具法身,折损了百年修为,都督还要我诸葛家怎么做?你可莫要欺人太甚!”一位长老猛然站起身,眼睛里满是阴霾。

    “过分?呵呵!更过分的事情还在后面!本都督过分,难道你诸葛家就不过分?我若打不过你家老祖,岂不死了也是白死?我既然斩了你诸葛家老祖活了下来,那你诸葛家便要承担本都督的怒火!”张百仁猛然一掌拍出,虚空卷起了无尽的涟漪动荡,眼中杀机流转,不待那老祖反应,一只手掌已经落在了其心口处。

    “砰!”

    太阳神火熊熊,那老祖瞬间化作灰灰,元神亦魂飞魄散。

    “张百仁,这里是我诸葛家,你太过分了!”诸葛流风眼中满是杀机。

    “过分?”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更过分的事情还在后面,今日只怕你诸葛世家要在中土除名了!”

    秘术?

    不给?

    找个借口灭了你诸葛家,在动手亲自将秘术取来,岂不是省事?

    “张百仁,你就算是将我诸葛家斩尽杀绝,七星秘术也绝不会交给你的!”诸葛流风眼中满是冷光:“你以为你能灭绝我诸葛家血脉?只待阴阳两界破开,我诸葛家的血脉又会重新屹立于世间。七星命数乃我诸葛家立足根本,我诸葛流云绝不会成为诸葛家的罪人。”

    “好!好!好!果真是大义凛然,就不知道你诸葛家是不是所有人都不怕死!”一边说着,张百仁手掌拍出,向着一位诸葛家的长老拍去。

    “大都督手下留情,诸葛家关乎重大,都督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何必牵连诸葛家的无辜之辈?”尉迟敬德与程咬金跳了出来,挡在张百仁身前。

    此时诸葛流风坐在了案几前,袖子里掏出一卷古朴发黄的竹简,瞧着火盆中的熊熊大火,二话不说便将那竹简扔了进去。

    “你们也要插手本座的恩怨?”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

    “都督,你虽然武道通天,道法无尽,但灭人满门此举却是太过了!”琅琊王家的家主开口:“我等门阀世家同气连枝,你若是不愤,尽管将天下的门阀世家都屠了!就怕你没有那个胆气!呵呵!”

    ps:为盟主“楚梦瑶的梦”加更开始。

    第一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