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变故腋生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萧皇后闻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人活一世,与活百世、千世有什么区别?不可因为我而使得你染上因果。你的诛仙剑道乃是杀戮大道,这些年你苦苦忍受,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诛仙剑道大成,不被诛仙剑道左右坠入杀道。可你现在身上的煞气,叫我好害怕、好担心、好难过。”

    “你怕什么!我现在有些想明白了,杀戮大道又能如何?我还不依旧是我?”张百仁抚摸着萧皇后耳边的青丝:“以前不知天子龙气可以被洗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丽华在我身边一点点的离去,如今既然有机会,我又怎么能不争取!”

    “人活在世,便是一个争字!生存要争、修行要争、仙路要争,人若不争,与咸鱼有什么区别?”张百仁抚摸着萧皇后的脸颊:“你莫要说了,这一切我心中自有主张。人活在世身不由己,杀戮大道行天下又能如何?若能叫天下众生畏我、敬我,我宁愿化入杀戮大道。”

    说到这里,张百仁闭上眼睛,双目内露出了一抹挣扎,眉宇中一抹黑气在不断升腾。

    萧皇后手指请轻轻伸出,抚平了张百仁紧锁的眉头,慢慢趴在张百仁怀中,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你现在这个样子,叫我很害怕!很害怕!”

    杀戮在继续!

    诸葛世家千年基业一朝而亡,顿时震动天下,各大门阀世家人人自危,中土内外人心惶惶,波涛在暗中不断酝酿。

    “怎么敢!他怎么敢如此行事……”李世民站在楼阁上,咬牙切齿的道。

    袁守城叹了一口气:“陛下,大都督已经入魔了,未来将会出现一个比张百仁更恐怖的大魔头,只怕李唐未来难以安生。”

    “他修行至如此境界,怎么会入魔!”李世民的眼中满是不忿。

    听闻此言,袁守城苦笑,还不是你惹起来的!你要是不将天子龙气灌入张百仁体内,欲要磨灭张百仁的道基,岂会有今日这种事情发生?

    张百仁要入魔的消息不是秘密,至少对于那些大门阀世家来说不是秘密,一股惶恐在悄无声息中蔓延,后悔的情绪在心中不断波荡。

    后悔!难过!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算计张百仁?

    甚至于各大门阀世家之人,将李世民也一道恨上了,你说你想要诛杀张百仁没错,但你手脚不干净,反而叫张百仁入魔了!

    张百仁可不是荆无双,荆无双入魔尚且闹得天翻地覆,张百仁若是入魔,实力几十倍、上百倍的爆发,中土内外谁是他的对手?

    麻烦大了!

    这是所有人的同一个感觉!

    比诸葛世家毁灭更大的麻烦。

    “都督”

    袁天罡满脸苦涩的来到了张百仁身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张百仁给打断:“你不用说,这些事情我都明白!”

    袁天罡默然,随即小心翼翼道:“都督,你现在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

    “我?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前所未有的好,以前一些事情都想开了,我如今已经无敌于天下,我怕谁啊!早就该放开手来大干一场!”张百仁背负双手,眼睛里满是意气风发。

    瞧着诡异大笑的张百仁,袁天罡顿时遍体生寒,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随即低下头不再说话。

    “都督,事情有些不妙啊!”罗士信快步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怎么?连区区一个孩童都抓不到?”张百仁冷冷一哼。

    “按理说区区一个孩童,如何能逃得过都督手心,只是那袁守城坏了都督大事……”罗士信看了袁天罡一眼,然后略作犹豫不肯开口。

    “咯噔”袁天罡心脏一顿,一股不妙的感觉自心中升起,张百仁话语凝重道:“说!到如今谁敢阻碍本都督办事?”

    “那诸葛流风居然与公孙家姐妹碰上了,袁守城为袁天罡批示的生机便是公孙家姐妹,唯有公孙姐妹才能劝得住都督!”罗士信低声道:“公孙姐妹的剑道修为实在是不凡,而且兄弟们动起手来束手束脚不敢真的与对方动手,所以难免束手束脚。”

    “公孙姐妹?怎么将她们牵扯进来了!”张百仁眉头皱起,眼中露出了一抹煞气:“真是一群饭桶。”

    逃!

    面对着惊天动地的杀机,诸葛流风拼了命的逃窜,幼稚的脸颊上犹自挂着残存风干泪珠的痕迹,眼中满是惊恐。

    衣衫已经被树枝刮的破破烂烂不成样子,粉嫩的脸颊上满是灰不溜秋的灰尘,唯有眼中的那一抹恨意叫人心惊。

    都死了!

    自己身边的侍卫不断死去,家中老仆拼了命的拖延住听风高手,方才给自己争取了一线生机。

    恶魔!

    都是一群恶魔!

    他们不是人,那黑兮兮铁面下的杀戮,冰冷铁面上的寒光,叫诸葛流风拼了命的榨干体内最后一丝力气。

    不跑,便是死!

    纵使是体内最后的一点力气已经耗尽,可诸葛流风依旧在拼了命的逃窜,想起那一具具倒在屠刀下的尸体,诸葛流风眼眶含泪,决不能叫他们的牺牲白白浪费掉。

    逃!

    拼了命的逃!

    脚底已经磨出了血泡,可是诸葛流风依旧丝毫不觉,与性命比起来,区区血泡微不足道。

    “为什么?为什么?”诸葛流风的眼中满是不解。

    忽然之间一夜全变了,就因为那一道帖子,诸葛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诸葛家的少主,未来中土大陆高高在上的执掌者之一,瞬间沦为了不断逃命的丧家之犬。

    此时的诸葛流风比乞丐还要落魄三分。

    “诸葛流风,你不要逃了,你不修武道,不练真气,如何逃得出我们兄弟的掌心?”罗士信不紧不慢的在后面吊着,似乎戏弄老鼠的喵咪,眼中满是嘲弄:“你若乖乖束手就擒,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大都督或许会给你一条生路,叫你诸葛家血脉不至于断绝。”

    没有回答罗士信的话,诸葛流风依旧是拼了命的逃窜。

    路转溪桥忽见,一只小船在水中悠悠飘荡,冲霄剑气卷起,一道虹光向着罗士信杀来:

    “一群壮汉,却为难一个孩子,简直是不要脸!”

    剑光如虹,化作了满天星斗,似乎有北斗七星垂落,生死意境不断流转,向着罗士信以及那十几位天听高手斩去。

    罗士信如今依旧见神,不敢小瞧这剑气,只能顿住脚步:“阁下何人,也敢管我涿郡的闲事。”

    “涿郡?你们是涿郡的人?张百仁那负心汉何在?”公孙小娘的声音响起。

    罗士信闻言心中一动,普天之下敢叫大都督负心汉的人可不多。

    一群人来到湖畔,却见那诸葛流风已经被接引上了小船,此时一绿衣少女抱剑站在船头,打量着众位天听的高手。

    “七星剑!”瞧着公孙小娘怀中的宝剑,似乎有星光朦胧,罗士信顿时面色凝重起来,确实是当年张百仁的佩剑没错。眼前姑娘与自家都督的关系怕是不一般,事情难办了。

    罗士信恨不能给自己一个耳光,叫你之前不动手,现在碰到麻烦了吧!

    横生枝叶!

    “姑娘既然识得我家都督,又有七星宝剑在手,想来是与我家都督关系非同寻常,这孩子乃涿郡重犯,大都督亲点的钦犯,不可有任何闪失,还望姑娘能够将那钦犯交还!”罗士信面色恭敬抱拳一礼。

    公孙大娘抱着孩童,瞧着诸葛流风眼中的一抹惊惶、泪痕、无助,女人的天性不由自主爆发出来:“就算是钦犯,天大的事情也牵扯不到一个孩子的身上。你去回禀大都督,冤有头债有主,何必与一个孩子过不去。”

    不单单是公孙姐妹,换了任何一个人,但凡有一点良心在,看着面容悲切、凄惨的诸葛流风,都会忍不住心中升起一股同情。

    大人的过错,何必牵连到无辜的孩子?

    罗士信闻言面色难看:“姑娘,这孩子乃是诸葛家的余孽,若是放走了日后必然有大患……。”

    “你莫要多说,大人的恩怨,不许牵扯到孩子的身上。大都督何等胸襟,岂会将一个孩子放在眼中?你且去回禀大都督,就说这孩子我们公孙姐妹保下了!”

    一边说着,公孙大娘袖子一拂,轻舟已经瞬间远去。

    “姑娘,你若执意如此,可休怪在下不客气了!”罗士信见此一幕顿时急了,手中一个烟花弹冲霄而起,然后下一刻脚踏波澜向小船追去。

    “铮”

    剑光寒,纯粹到极致的剑光,逼得罗士信不得不后退。

    此时无数天听侍卫自四面八方循着烟花弹涌了过来,将那小船团团围住。

    “船上的人乃大都督未婚妻,你等切不可伤及其分毫!”罗士信连忙开口。

    未婚妻?

    不可伤及分毫?

    这怎么打?

    只能你打我,却不能我打你!

    迟疑中,小船已经突破了重重围堵,剑光流转逼退了众侍卫,然后消失在江水中。

    “大人,怎么办?这事情棘手啊!”一个侍卫看向了罗士信。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