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诅咒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麻烦了!

    袁守城知道自己摊上大麻烦了

    善于游水的人,终究是会被水溺死。

    自己平日里测度天机,把握掌控天机,不曾想这回真的翻船了。栽了,栽的鼻青脸肿,甚至于会将整个袁家搭上。

    天机乃禁忌之术,逆改天命更是逆天而行,岂会有好下场?

    天机不可泄露,天威不容亵渎。

    此时袁守城勃然变色,谁能想到诸葛家的人居然不按剧本演,致使事情到了这种无法挽回的程度。

    公孙小娘死了,而且还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生。他若知道会是这般后果,就算借他十个八个胆子,也不敢这般做。

    张百仁脸色难看,眼眶红肿,抱着公孙小娘的尸体踏浪而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绝对没完。

    事情大条了!

    天下忽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显然谁都不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刻触张百仁的眉头。

    虚空扭曲

    张百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涿郡,瞧着那一座座山林中的荒冢,张百仁脚掌一跺,瞬间将公孙小娘冰封,然后沉入了泥土里,在张丽华的墓碑不远处又多了一座新坟。

    萧皇后不知何时站在了张百仁身边,亦或者她一直都在那里,目睹了公孙小娘下葬的全过程。

    宝剑有灵,公孙小娘的长剑不断嗡鸣,散出了道道哀鸣。

    “嗤!”

    随手一抛,长剑没入了坟冢里,永远的陪伴公孙小娘长眠于地下。

    “为了我一个将死之人,搭上了小娘的命,你脑袋糊涂了!”萧皇后跪倒在地公孙小娘坟前,焚烧着道道的纸钱。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了,小娘的死亡是个意外,与你无关!”张百仁打断了萧皇后的话,抿住嘴唇,大口喝着酒水,晶莹粘稠的酒液浸染了其衣衫:

    “小娘不会白死,所有出手之人,都要为他陪葬!”

    山风飘荡,公孙大娘面色憔悴的自山林间走来,落在了公孙小娘的坟前,眼中泪水滑落许久无语。

    “为什么你死了我还活着!”公孙大娘指尖刺入了掌心,鲜血汨汨的流淌而下,滴落在泥土里。

    可惜

    坟冢里的人不会回答公孙大娘的话。

    “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公孙大娘跪在北风中无语。

    “你放心,算计小娘的人不会白死”张百仁拍了拍公孙大娘的肩膀。

    “都是我的错,若非我一意孤行,也不会给那畜生可乘之机!”公孙大娘身子颤抖,眼中杀机毕露,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这般想要、渴望去杀一个人。

    “我要将那小贼抽魂炼魄,永世不得生!”公孙大娘眼中透漏着滔天的恨意。

    “我会亲自为小娘复仇,其余事情不必你操心”张百仁慢慢的将公孙大娘揽在怀中,默然不语。

    这件事张百仁有责任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

    张百仁若就此退去,不在为难诸葛流云,后面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

    但是张百仁为萧皇后寻找续命之术有错吗?

    “去将诸葛流云带来!”张百仁面色冰冷道。

    远方侍卫一个激灵,连忙将早就准备好的诸葛流云提了过来,扔到在公孙小娘的坟前。

    “哈哈哈!哈哈哈!”诸葛流云仰天狂笑,稚嫩的小脸中满是癫狂:“张百仁,你诛我满门,如今这种痛失至亲、挚爱的滋味如何?”

    瞧着在地上翻滚,狼狈不堪的诸葛流云,说不出的狰狞。

    “哦?”张百仁俯视着诸葛流云:“你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吗?”

    “本来我只是想着诛杀你诸葛家的嫡系,但是现在我改注意了,所有诸葛家的旁系血脉、远亲,十代以内血脉尽数灭绝,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诸葛家的嫡系!”张百仁眼中杀机毕露。

    诸葛流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疯狂的扭动身躯:“恶魔!你这个恶魔!有本事你冲我来!有本事你冲我来!”

    很难想象,眼前的仅仅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现在知道怕了?你知道因为你的一刀,会有多少人陪葬吗?”

    “不得好死!张百仁你不得好死!”诸葛流云眼中杀机流转:“你若有本事,尽管一刀杀了我”。

    “杀了你?我怎么会杀了你?”张百仁看着诸葛流云:“杀掉你未免太便宜你了,我要留着你的身躯点天灯,我要将你的魂魄放在太阳烈焰下不断烘烤万年,我要彻底的将你自天地间抹去。”

    手掌一招,诸葛流云已经被张百仁摄拿于掌心,细腻如玉的手掌仿佛情人般,轻柔的放在了诸葛流云百会穴上:“我会将你的身躯化作诅咒,我要叫世间诸葛家子弟的子孙断绝。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的肉身如何毁掉诸葛家的血脉。”

    “先有诸葛亮阻我,后有诸葛家杀我至亲,若不能将你等斩尽杀绝,我这大都督岂不是一个空号?”张百仁面带笑容,一丝丝狰狞叫人毛骨悚然。

    “啊……”阵阵惨叫自诸葛流云的口中传出,只见诸葛流云的三魂七魄,居然硬生生的被张百仁前行自肉身中拉扯了出来。

    “不错,不愧是大家族子弟,这三魂七魄的凝结程度,就算比之元神也不逞多让!”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过了一会方才见到诸葛流云的魂魄逐渐凝聚成型。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日后必遭天谴!”尖锐的诅咒自诸葛流云的口中怒骂而出。

    不理会诸葛流云的喝骂,一朵代表着因果的粉色花瓣在张百仁手中流转,这是一片凝为实质的花瓣。

    一朵真正的花瓣

    “我以此身躯、此灵魂诅咒,诸葛家血脉必遭不测,此灵魂、肉身不灭,诸葛家弟子劫数不改,血脉断绝!”

    张百仁声音喃呢,大音若兮,似模糊但却又如真切一般,响彻在山林间,转眼传遍千山万水,向着九天日月星辰中蔓延。

    无数的道门高真,佛门圣僧此时俱都是心有所感,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天外。

    无尽域外星辰中,一股诡异至极的力量似乎在与张百仁的话语呼应,刹那间便尽数钻入了虚空悬浮的粉色花瓣之中,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度,那花瓣竟然化作了血红色,然后由血红色化作了腥黑色。

    一眼望去,似乎要将人的三魂七魄沉沦,似乎包含着无尽的罪孽、邪恶,冥冥中天地间的邪恶之力尽数为那花瓣牵引,源源不断的向着花瓣汇聚而来。

    “嗖!”

    屈指一弹,花瓣没入了诸葛流云的魂魄之中,自今日之后诸葛流云将是诸葛家的诅咒源泉,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天地间的邪恶、诅咒之力,只要诸葛流云活着,诸葛家的血脉便会不断遭遇不祥之事,逐渐被天地间的劫数陨灭。

    最关键的是,此时诸葛流云有这花瓣护持,已经是不死不灭,形成了天地间一种奇特的生灵,亦可以说是张百仁蓄养的一颗毒瘤。

    不死不灭,但是却不能修炼,每日还要承受抽魂炼魄之苦,遭遇人世间的种种不祥。

    诸葛流云不死,诸葛家的血脉终究有朝一日会断绝,甚至于当诸葛流云体内的诅咒、怨气、毒瘤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必然会反噬诸葛亮等诸葛家的前辈、老祖。

    “张百仁,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空气中一团黑色的烟雾在挣扎,那是诸葛流云被怨气、诅咒包裹的魂魄。

    “嗖!”

    张百仁屈指一弹,诸葛流云的魂魄坠入了身躯,随着天地间诅咒、怨气之力的涌入,诸葛流云的血液竟然逐渐变成了黑色。

    天地间怨气无穷无尽,诸葛流云体内的力量会越来愈大,终有一日诸葛家的前辈先祖、后人会尽数死绝。

    叫一个人痛苦的办法不是让他死去,而是叫他生不如死,

    “想要利用我,我绝不会叫你如愿以偿!”诸葛流云一头向着不远处的青石撞去。

    “砰!”

    头破血流,脑浆迸裂,可惜诸葛流云居然没有死,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复原。天地间的诅咒、怨气不断修复着诸葛流云的伤口。

    “我不信!”诸葛流云抽出了一边侍卫的长刀,对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咕噜”

    人头滚滚,但是刹那间却又续接了回去。

    “带着他,不断的折磨他,叫他过猪狗不如的时日,想死?太便宜你了!”张百仁冷然一笑,有侍卫锁住了诸葛流云的手脚,拖动着诸葛流云,一把把小刀不断在其身上刮过。

    诸葛流云不断惨叫,但是伤口却在瞬间复原。

    不远处

    袁天罡看到这一幕瞬间汗毛竖起,毛骨悚然,眼中满是惊惧。

    “嗖!”公孙大娘卷起了诸葛流云,消失在了远处的群山中。

    “都督!”有人欲要上前追赶。

    “莫要追了!”张百仁摆摆手:“落在公孙大娘手中,他讨不到好果子吃。”

    “可惜了,纵使我如何补救,如何复仇,死去的人也终究是不会复生”张百仁看着公孙小娘的坟墓叹息了一声。

    ps:为盟主“牛不喝水”加更。

    昨天打赏榜单暂时没有整理,抱歉。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