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失心疯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修行的人会疯吗?

    以前张百仁以为修行之人元神强大,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但是现在张百仁可以很肯定的说:

    会的!

    至少在张百仁看来,此时的公孙大娘已经疯了。

    “大娘”张百仁一把上前攥住了公孙大娘的手腕,只见公孙大娘周身气机波动,元气散乱在体内乱窜,精气神三宝已经散开,不能在凝聚为一。

    疯了!

    公孙大娘疯了!

    张百仁一把攥住公孙大娘的脉搏,瞧着周身乱糟糟的公孙大娘,面色憔悴苍白至极,双眼散乱只有仇恨。

    “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千刀万剐,我要叫你受尽人世间的诸般痛苦而死!”公孙大娘面色癫狂的看着诸葛流云。

    满地的舌头、烂肉,都是诸葛流云身上掉落的,诸葛流云虽然被千刀万剐,但是天地间的邪恶之力、诅咒之力不断修复其肉身,叫其不会在死去。

    一根金针插入了公孙大娘的周身窍穴,强行定住其周身元气,张百仁眼中满是满是痛惜,将公孙大娘塞入了袖里乾坤内,然后方才看向了折磨的不成样子的诸葛流云。

    空旷血淋淋的眼眶在不断蠕动,双眼在不断的重生,对于诸葛流云来说,死是一件很幸福、很难的事情。

    生不如死才是一种折磨。

    “杀了我!杀了我!”诸葛流云在不断哀求。

    张百仁摇了摇头,俯视着蜷缩成一团的诸葛流云,然后一掌伸出将其吸摄入掌中,一把拿住了诸葛流云的百汇穴:“之前你魂魄太弱,我不敢直接搜魂,如今既然你已经成就了不灭魂,我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强势霸道的阳神之力直接灌注到诸葛流云体内,不断的扫描着诸葛流云魂魄内关于天书文字的记载。

    想要参悟七星逆命术实在是太难,张百仁还是将希望寄托于诸葛流云体内的天书文字记忆上。

    虽然天书文字只是一种表象,但总归是一种希望。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一声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传开,惊得山林中鸟雀惊飞,道道白烟自诸葛流云的七窍内逸散而出,接着便是那惊天动地的惨叫。

    然后声音逐渐衰弱,化作了虚无。

    “砰!”

    诸葛流云死狗一般被扔在地上,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失望:“记忆终究只是记忆,镜花水月般的存在,是我想错了。”

    一边说着话,张百仁慢慢的转过身,向着庙外走去。

    张百仁走后不久,地上的诸葛流云不断抽搐,口中吐着白沫,一双茫然的眼睛逐渐睁开,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的房子不语。

    “小雀雀,找妈妈。虫儿飞,虫儿飞,全都被蛤蟆吃……”叽里咕噜的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话,诸葛流云疯疯癫癫的跑出了古庙,消失在夜色中。

    疯了!

    诸葛流云疯了,魂魄中记忆被张百仁强势霸道的读取,造成了不可逆转性的伤害。

    自今日之后,天地间便多了一个不死不灭,永远长不大的疯子在天地间到处飘荡游走。

    涿郡

    张百仁面色阴沉的回到屋顶,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的虚空,大袖一甩公孙大娘的身形出现在庭院内。

    细细感应着公孙大娘体内的元气波动,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为难之色:“难!难啊!精气神三宝散乱,大娘伤势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

    “去请少阳老祖来此”张百仁道。

    不多时,少阳老祖迈着细步,晃晃悠悠的喝着酒水来到了张百仁身边,仔细打量公孙大娘一阵后摇了摇头,叹一口气:“可惜了!”

    “怎么说?”张百仁道。

    “没救了!最好是叫其进入轮回,转世投胎,轮回中才是治疗伤势的最佳途径,尤其是这种涉及到灵魂的伤势”少阳老祖道。

    “入轮回?不行!”张百仁连连摇头:“小娘已经去了,大娘岂能再入轮回?”

    张百仁连连摇头,然后看向了一边的侍卫:“去请孙思邈前来,他或许有几分希望能治好大娘。”

    侍卫领命而去,少阳老祖摇了摇头:“可惜,你是听不进我说的话,俗话说得好医、道不分家……。”

    少阳老祖没有说完,已经被张百仁大袖一挥送了出去。

    瞧着陷入沉睡的公孙大娘,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定会将你的伤势医治好,我还没有和你成亲,没有与你履行诺言,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继续疯癫下去?我如何与小娘交代?”

    “百仁!”萧皇后走了上来,衣衫披在张百仁肩头:“此事难办啊。”

    “在难办也要办!”张百仁看着公孙大娘:“是我欠他们的。”

    “唉!”萧皇后叹了一口气,坐在公孙大娘身边没有说话。

    “我本来是打算太阳神体大成,在风风光光的将她们姐妹娶进门,谁知道造化弄人”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惆怅。

    “有花堪折直须折,亏你还是修行人士,一点修行中人的洒脱都没有”萧皇后道。

    “我有些理解天帝当年的心情了,眼睁睁的看着身边挚爱逝去,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能将人逼疯,我不确定日后自己会不会走了天帝的老路”张百仁话语在喃呢。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莫过于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人一个个全部都老死,眼睁睁的看着他么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错,确实是无能为力。

    说着话的功夫,孙思邈到了。

    “都督,有些年月不见了”孙思邈走入屋子里,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

    “莫要啰嗦,快来看看她吧”张百仁实在是没心情和孙思邈打招呼。

    孙思邈知道轻重,闻言来到了公孙大娘身边,手中金丝飞出,瞬间捆束在了公孙大娘的脚腕。

    “这……”过了一会才见孙思邈面色不断变换,然后双目看着张百仁:“都督,公孙大娘修行的乃是剑道,练就的是剑胎,如今体内元气散乱,怕是……怕是……散功了!”

    “我知道!我请你来是想问问,有没有办法治好大娘的伤势!”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孙思邈。

    “素来只听闻那些凡夫俗子悲伤过度伤了元气,却不曾听闻居然有修行中人会为情所伤,坏了魂魄根基”孙思邈面色凝重,陷入了沉思,过一会才道:“想要救活大娘,便要理顺其体内的精气神,使得其体内精气神规整,然后在辅佐养魂之物,自然可以修补好其体内的伤势。但最难的是如何规整其体内的精气神三宝。”

    “这话还用你说,我是说如何能将其治好”张百仁面色阴沉下来。

    孙思邈闻言苦笑,过了一会才道:“大娘的魂魄已经散乱不堪,唯一好办法便是送入轮回中休养……”

    “砰”

    张百仁手中瓷器摔碎,面色阴沉道:“说我不知道的!”

    “都督,你又何必强人所难,你是自己不肯相信罢了!大娘没救了,只能转世轮回!”孙思邈道:“我是修士,又不是仙人。”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方才摆摆手,示意孙思邈下去。

    “娘娘,你劝劝大都督,还是认清现实吧”孙思邈摇头晃脑,转身离去。

    “哎!”

    孙思邈走后,屋子内陷入了沉寂,许久后方才听到张百仁蓦然一叹。

    “百仁,我知道你心中难过……”

    “你不用劝我,我是不会放弃的!”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我现在修为不够,但是日后早晚有朝一日,我的修为可以逆转乾坤,救活大娘。”

    门外响起了道道箫声,张百仁站在山巅,一眼便可看到山腰处的坟冢,他不想哪里在多埋一具白骨。

    “袁守城,你素来精通天机算术,我且问你,大娘可还有救?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张百仁脚步迈出,再出现已经到了袁守城的茅庐前。

    袁守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药不医死人,佛渡有缘人。”

    “真的没有办法吗?”张百仁陷入了沉默。

    袁守城苦笑,他何尝不想将公孙大娘治好?

    此事因公孙小娘而起,公孙小娘已经死去,日后公孙大娘再入轮回,自己的罪过可是大了。

    “唉!”一声叹息悠悠,张百仁身形出现在了嵩山地界,迈步来到了嵩山山顶。

    世尊一袭白衣,看着满面愁容的张百仁,察觉到其周身缭绕的紫气后,不由得心中一抖:“这厮不知又修炼了何等法门,当真是该遭千刀杀,当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都督怎么有空来我嵩山?”世尊摸不清张百仁的目的,小心翼翼试探了一句。

    “佛门素来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公孙大娘的情况满不过你,我只想问可有医治的办法?”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世尊:“你若能治好公孙大娘,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张百仁的人情,绝对是贵重无比。

    世尊闻言怦然心动,过了一会却是苦笑了一句:“你修为不下于我,你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ps:还盟主“楚梦瑶的太阳”更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