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三光神水,隐娘复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兰若寺

    酆都大帝的身形出现在大门外,一双眼睛看向破败下来的兰若寺,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当年聂隐娘的死是奢比尸与人王的算计,有黑山老妖的作用,但更多的是各方博弈,最后落定的结果。

    兰若寺虽然破败,但北邙山君主却不敢丝毫小瞧,聂隐娘的尸骨埋葬在此地,有张百仁留下的禁制,酆都大帝也不敢轻易触及。

    小心翼翼的走入兰若寺,感受着院子内依旧飘荡的残留剑意,酆都大帝不由得心中一颤,眼中露出了一抹担忧。

    自己出手算计,这件事若叫张百仁知道,肯定饶不了自己。

    “惊瑞要到了,我等不及了!也不能继续再等下去了,坐以待毙绝不是我的性格!”酆都大帝慢慢的走入院子,周身气机收敛到极致,不敢叫自己的气机触动了张百仁留下的意志,只能小心翼翼一步三挪的来到了庭院内。

    聂隐娘的坟前,以酆都大帝的修为,自然可以感知到坟墓中那股惊天动地的剑气。

    此地有张百仁留下的印记,更有上古神剑干将莫邪守护,一旦惊动等候自己的便是张百仁雷霆一击。

    入目处,坟墓的边缘一株高几十米的魁树冲霄而起,此时那槐树妖气冲霄,显然是已经成了气候。

    死而复活,对于黑山老妖来说,并不算太难,也并不算是简单。

    草木本来就有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续命方法,更何况有春之君王句芒与死亡之神奢比尸相助,枯木回春也并不算太难。

    在魁树下盘坐着一道人影,句芒不紧不慢的雕刻着一个罗盘。

    “我知道你的目的”春归君一双眼睛看向北邙山君主:“想不到,堂堂战国四大公子之一,居然沦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本座的过去不劳阁下费心!”北邙山君主面色阴沉,就要迈步向着坟墓走去。

    “站住!不要动!”春归君呵斥住了北邙山君主的动作,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北邙山君主脚下:“若是不想死,你最好是不要抬起你的脚,你已经踏入了张百仁的禁制,只要你抬动脚掌,必然会惊动涿郡哪位,等待你我的唯有雷霆一击。”

    听闻此言北邙山君王脚步顿住,一双眼睛低下头看向了自家的脚步,然后面色逐渐难看了下来。

    “本座在这寺院内潜心研究几十年,方才察觉出一丝丝蛛丝马迹,尚且不敢大摇大摆的行走,你倒是胆大的很。在这里,唯有黑山天生蔓延出来的根须,法界的力量唯有物质界的自然之力才可悄无声息润物细无声中慢慢侵蚀”春归君慢慢的站起了身:“现在不是春秋战国,你做事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啊!”

    听了这话,北邙山帝君面色阴沉:“你若只是说这些废话,就可以闭嘴了。”

    “三光神水何在?”句芒一双眼睛看向了北邙山君王。

    北邙山君王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手指轻轻的点在了袖子里,却见一玉瓶被其拿在手中。

    “好东西,就这般给那小丫头,却是糟蹋了!”句芒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惋惜,然后看向了身后的槐树:“此槐树经过几十年的生长,根须已经插入了墓穴之中。当年张百仁为了复活聂隐娘,将其魂魄送入小鱼人珠,然后埋葬在此处。”

    “你到底要说什么?”北邙山君王眼中露出了一抹不耐烦。

    “打开墓穴是不可能的,因为墓穴中有干将莫邪守护,一旦稍有异动必然会被张百仁察觉。好在这些年黑山的根须已经进入了坟墓内,你只要将三光神水倒在黑山的根须上,由黑山将三光神水送入小鱼人珠,补全了聂隐娘的魂魄,到时候其魂魄必然会飞出小鱼人珠,走出墓穴,然后在趁机不惊动干将莫邪可以将其禁锢住”春归君笑眯眯的道。

    “不可能!三光神水何等珍贵,我自己都不舍得用,如何便宜了这树妖?”北邙山鬼王断然拒绝。

    “大乘佛教重要,还是三光神水重要?一旦大乘佛教传入中土,岂还有你北邙山活路?只要将聂隐娘的魂魄复活,然后在设计叫佛门弟子打散聂隐娘的魂魄,到时候张百仁必然与佛门翻脸,只要张百仁与世尊开战,你的机会就到了。到时候多大的损失都能弥补回来,你又何必在意这些三光神水?”

    “就算是上古灵根,三光神水也能救活,他区区一介普通凡木,又有何资格享受这三光神水!”北邙山君主面色阴沉,心中实在是舍不得三光神水:“若非三光神水,我也未必能自上古坚持至今朝,想要我的三光神水,绝不可能!你若以为可以趁火打劫,那是打错了注意。就算是毁去北邙山,这三光神水也绝不能叫你等先天神祗染指。你乃先天神木,在以先天神水补全了根基,到时候谁又是你的对手?我费尽心思斩除了佛门,到时候养虎为患多了一个更大的敌人,你当我傻啊!”

    北邙山君王不干了,或者说是不乐意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春归君,欲要抬起脚步:“大不了我另外想法子就是了,待我擒下黑山老妖去朝见都督,想来大都督很乐意为我出手。”

    “慢着!”见到北邙山君王当真要翻脸,春归君顿时坐不住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北邙山君王:“算你赢了,你看到了你墓碑没有,墓碑上有一个被我十几年操控山风打出了的孔洞,你将三光神水灌注进去,自然可以落在小鱼人珠上。”

    说到这里春归君面色难看:“老天真是不长眼,小鱼人珠这般神物,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中?当真是暴殄天物。”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北邙山君王反而不急了,一双眼睛看向春归君。

    “你觉得大都督是讲道理的人吗?”春归君道。

    “呵,他若是讲道理,如今中土又何必落得这般局势?”北邙山君王道。

    “叫禅宗五祖将聂隐娘的魂魄炼的魂飞魄散如何?”春归君道。

    “高!”北邙山君王闻言二话不说,屈指一弹就见一滴晶莹剔透的彩光自玉瓶内向着坟墓内飞去。

    “我如今该如何离去?”北邙山看向了脚下。

    “施展遁法,顺着黑山老妖的根须出了兰若寺便可!”春归君不紧不慢道。

    北邙山君王闻言不语,身形消失在兰若寺中。

    “接下来的事情,可是要靠你了!聂隐娘虽然魂魄补全,但失去了记忆,如何行事不用我多说吧?”春归君转身看向了一边的黑山老妖。

    “大人,这可是要命的大事,你就饶过小的吧!”大槐树不断抖动,惊恐的意境扩散而出。

    “是谁教你起死回生?是谁给你了新的生命?我是春之神,我是草木之主,你敢违背我的命令?”春归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黑山,周身先天神祗气机蔓延,在一刹那槐树瞬间干枯裂开,生机散尽。

    神威如狱!

    或许面对着张百仁时春归君不断遁逃,毫无强者威严,但是面对着天地间的草木之属,一举一动莫不生杀予夺,叫人无法反抗。

    “张百仁能杀你,本座难道就杀不得你?”春归君冷冷的看了黑山老妖一眼:“别不识好歹,若非你与聂隐娘因果纠缠,你以为你这区区一届凡间草木,也配本君出手?”

    黑山老妖瑟瑟发抖,春归君冷冷一哼:“得罪了张百仁,可能会死;但若是违背了本座命令,我现在便叫你灰飞烟灭。”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黑山老妖不断瑟瑟发抖。

    二人正说着,忽然只见墓碑内一道魂魄飘忽,满脸好奇的飘出了坟墓,双眼好奇的看着眼前榕树:“大槐树,谢谢你为我遮风挡雨,咱们做了几十年的邻居,我叫……我叫……”

    聂隐娘眉头皱起,眼中露出了一抹迟疑:“名字想不起来。”

    “还不动手……”春归君拉长音,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聂隐娘。

    “嗖!”

    一条条根须从泥土里卷了出来,刹那间破土而出,猛然将聂隐娘的魂魄定住。

    “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聂隐娘在挣扎,眼中满是惶恐。

    “你在其魂魄内打下烙印,切记不可坏其性命,免得惊动了干将莫邪”春归君的身形消失,黑山老妖看着不断挣扎的聂隐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手中枝桠在聂隐娘的魂魄上留下烙印:“姑娘,你也莫要怨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记得我有一个师傅,我师父很厉害的,天下所有人都怕他,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师父斩了你……呜呜呜……师傅,你在哪里啊,徒儿好怕啊!”聂隐娘不断哭啼。

    黑山老妖下了禁止,松开了聂隐娘,然后他了一口气,一道模糊的影子自榕树内走出:“聂隐娘,你就认命吧!”

    “你这个坏蛋,枉我和你做了几十年邻居,你居然这么对我!”

    ps:还盟主“楚梦瑶的太阳”更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