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风起北邙山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四海龙族必然有大动作,这一点张百仁不用脑子也能想得出来,但是管自己什么事?

    自己现在忙着救治公孙大娘,谁有时间陪他们玩?

    幻情道确实是有些诡异,不过张百仁不在乎,警幻仙姑罢了,比得上世尊吗?

    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更何谈天下百姓?

    这个对于张百仁来说未免太过于遥远。

    “既然诸般办法行不通,那只能寄希望于太阳紫气了!”张百仁面色难看的回到涿郡,原来自己也并非全能,许多事情自己也无能为力。

    不错,确实是无能为力!

    自己能怎么办?

    自己也很绝望!

    自己也只是一个凡人,并非是全知全能的。

    太阳本源被张百仁一点点吞噬,熔炼入其体内的神胎中,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星空,眼中露出了混沌朦胧之色:“先生,你莫要修炼了,陪我说说话吧!”

    萧皇后漫步来到张百仁身侧坐下,山风吹来一股好闻的味道顺着山风飘散。

    张百仁睁开眼,屈指一点,落在了萧皇后的眉心处。

    魔种已经种下!

    这或许是自己未来最后的机会。

    公孙小娘走了,走的很彻底,留下的唯有一颗魔种。

    “我日后若是能成仙,未必不可借助魔种的因果,将你等强行复活”张百仁将萧皇后揽在怀中。

    这其实或许只是自己心中的一点安慰罢了!

    自己对自己的一点安慰。

    “我若死了,你好生照顾咱们的女儿,她不许其爱上世间的任何男人!这世间的男人都是负心薄幸忘恩负义之辈,一旦爱上便是落得肝肠寸断的结局”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我要你传她无上道法,令其踏入天人大道。”

    “好!”张百仁只是斩钉截铁的道了一声。

    “这世间爱恨情仇,皆为镜花水月,乃是一片苦海,唯有超脱出去,方才可得大自在!”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还需做好准备,免得被人钻了空子,占了我张家的遗泽。”

    张百仁是谁?

    天地间数一数二的强者,若能得张百仁传承,投胎于张百仁家中,必然会得到张百仁遗泽的庇佑,修行无上大法,成为天地间最为顶尖的那一类人。

    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萧皇后的肚子,投胎夺舍之人见缝插针,早就已经起了心思。

    有多大风险,就会有多大的利益。

    投胎张百仁家中,若被张百仁发现,自然是魂飞魄散千刀万剐的局面,但若能成功,必然是一世富贵外加道功有成。

    赌!

    这是千百倍的利润,对于那些道功有成的老怪来说,绝对值得冒险!绝对值得付出一切,纵使是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

    萧皇后的话张百仁听明白了,自家养女儿,可不是给某些人钻空子的,不能叫某些人钻了空子,白白为人做嫁衣。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应该知道她对我的重要性!”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指尖一点点破裂,森森白骨晶莹如玉,随着诛仙四剑逐渐孵化出来,张百仁的太阳神体也难以承受得住这股霸道的力量。

    好在张百仁太阳神体被诛仙剑气淬炼过,二者同源而出,不然只怕张百仁此时已经手掌被诛仙剑气反噬的粉身碎骨了。

    诛仙剑胎内孕育的剑气,与掌握在四位神祗的手中发挥出来,那差距绝对是一种天差地别的蜕变。

    不错,确实是天差地别的蜕变。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腹中的胎儿与一个少年人、成年人那绝对是天差地别,不可以道理计。

    如今神胎依旧尚未孵化,张百仁却已经叫群雄惊惧。

    张百仁凭什么有自信敢和群雄叫板?敢特立独行?

    一旦四道神胎孵化出来,到时候那就是千倍、万倍的提升战力。

    莫说是一万个,就算是十万个刚刚诞生的胎儿,也绝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对手。

    这是天差地别,质的变化。

    魔种在张百仁指尖飞舞,胚胎是承受不住张百仁诛仙剑气力量的,但是张百仁与这婴孩体内血脉同源,婴孩可以承受得住张百仁神血的力量。

    这一滴神血不但不会对婴孩造成伤害,反而会奠定其根基,成为大补之物。

    神血可以承载魔种,魔种说白了就是张百仁精气神的分裂,自然可以承载诛仙剑气的力量。

    “有此神物,谁若敢心怀鬼胎前来夺舍,只能成为诛仙剑胎的养料,增益这丫头体内的根基”张百仁手指一弹,只见那一滴神血没入了萧皇后小腹,顺着肌肤慢慢渗透,被脐带吸收。

    做完了一切,才见萧皇后松了一口气,然后道:“大娘如今疯了,待我死后你便将西域的那两个小丫头接回来吧。”

    萧皇后说的是华容公主以及杨汐月,杨汐月与华容公主不愿意进入中土,未尝不是因为萧皇后的缘故。

    萧皇后母仪天下,统领大隋后宫,杨汐月与华容公主见到萧皇后之后要叫一声母后。

    “她们姐妹要守着大隋最后的根基,怕是不肯回来”张百仁苦笑了一声。

    “你呀,难道放心那两个丫头在外面遭受风吹雨淋?”萧皇后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丝绸之路那么乱,若那两个丫头有什么好歹,看你如何后悔。”

    “我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人手暗中守护”张百仁揽着萧皇后:“你说说,我们家的女儿出生以后叫什么。”

    “七夕如何?”萧皇后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七夕?”张百仁一愣。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尤其在朝朝暮暮”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这首鹊桥仙,我记得你以前曾经吟诵过。你日后见到了这孩儿,便是见到了我,你日后可莫要将我忘了,将我们这些姐妹忘了。”

    张百仁闻言沉默,只是抱紧了怀中的女子,萧皇后低声道:“最关键的是,袁天罡已经测定,今年七夕便是这丫头诞生的日子。”

    “有那么巧?”张百仁掐指一算,果然如此,确实是七夕诞生。

    “既然生在七夕,寄情怀于七夕,那便叫七夕好了!”萧皇后趴在张百仁的胸口。

    “七夕好!七夕好啊!”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双目看向浩瀚的天河,只是不知为何忽然心中升起一股微妙的感应,似乎冥冥中某些因果正在形成。

    有心改口,但看着面色苍白,已经酣睡的萧皇后,张百仁心中实在是不忍。

    “有我在,又能有什么不妥?所有的不妥,直接斩杀了就是!”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将萧皇后紧紧的抱住。

    “百仁,七夕诞生之后,一定要叫其踏入天道,其实天人大道没有什么不好,少了人世间的各种痛苦!”萧皇后似乎在睡梦中喃呢。

    “晓得了!”张百仁拍了拍萧皇后肩膀,默默运功开始炼化太阳的元魄。

    北邙山

    酆都大帝端坐在高位,手下各路牛鬼蛇神齐聚,此时酆都一片肃然、沉寂。

    “大王,事情怕不妙啊!禅宗本来便和咱们抢地盘,如今禅宗并入大乘佛门,大乘佛门的教义您也知道,这是专门和咱们抢饭碗,若叫大乘佛门真的传入中土,岂还有北邙山的活路?”酆都大帝手下的一具金尸不断抱怨:“大乘佛法的蛊惑力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再不出手,事情可真是麻烦了。”

    “你既然开口,那计将安出?”酆都大帝不动声色道。

    “大人,咱们还需施展雷霆手段,不待那大乘佛法传入中土,便先抢了禅宗的地盘,灭掉世尊与达摩,到时候没有禅宗支持,大乘佛法如何在中土传播?谁会去相信大乘佛法?”妖魔面色冷然道。

    “诛杀世尊?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何其之难!当年合张道陵与诸位老祖之力,才将世尊重创打入轮回,但却也未能将其诛杀。更何况如今世尊不论如何说都与观自在结盟,有了帮手,道门诸位老祖却又不在,想要将世尊赶入轮回,何其之难也!”酆都大帝面色难看,若有办法将佛门抹去,他早就动手了。

    “小人倒有一个谋划,不知当不当讲”那手下偏将道。

    “若有谋划,本王定然重重有赏!”酆都大帝道。

    “陛下,奢比尸手下有一具骨魔,最善于假借形体金蝉脱壳,可以请奢比尸派遣骨魔骚扰那取经人,分了观自在的注意力,激发那荆无命的杀性,使得其重新难以束缚心猿意马,在入魔道打杀了取经人,到时候大乘佛门气数必然折损”下属阴冷一笑。

    “倒是一个好算计,然后呢?如何除去世尊?”酆都大帝的眼睛一亮。

    “当年聂隐娘得了张百仁传承,陨落于兰若寺,如今算算时间,那聂隐娘的三魂七魄已经开始重新凝聚,听闻大王有三光神水,可以相助聂隐娘一臂之力!”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