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念头降临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说出来对方会放过自己吗?

    黑山老妖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历经人情冷暖,饱经沧桑、奸诈,岂会因为对方的威胁而说出不该说的话?

    说出来是死,不说出来同样是死,既然如此自己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更何况,不激怒对方,对方如何含恨出手?

    不含恨出手,怎么会失手斩杀聂隐娘?

    “有本事便将我拿下,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因由!”黑山老妖一声冷笑,然后便要纵身逃走。

    “休要嚣张,哪里走!”道信的眼中满是冷厉,纵使是佛祖也有怒火。

    “世尊到底要干什么?到底要搞什么?难道眼睁睁的任凭我杀了这小子,然后呢?故意激怒大都督?”道信有些摸不着头脑,世尊既然敢教五祖下山,那就必然有万全准备,想来李承乾的死也在算计之中。

    至于说世尊算计出错?

    你会相信自己信仰的神出错吗?

    当然不会!

    道信相信世尊,就像凡人相信自己的信仰,相信自己的神一般,道信绝不会相信自己所信仰的神会出错。

    “李承乾既死,不论如何都不能叫黑山老妖走脱,再不济也要杀人灭口!禅宗虽然与张百仁结怨,但是却决不能与张百仁发生争斗,不然世尊也不会退避三舍”道信主意既定,手中无量佛光流转,化作了一只佛光缭绕的大手印,向着黑山老妖擒拿而去:“孽畜,休走!”

    说到底李承乾是黑山老妖害死的,跟自己关系不大,自己擒下黑山老妖,足以和大都督交代。

    至于说这黑山老妖受谁指使,这种事情已经和自己无关了。

    “鬼车旗!”黑山老妖周身一面旗幡飞出,刹那间卷起了无尽阴风,方圆数十里天昏地暗,铺天盖地的厉鬼向道信吞噬而来。

    “佛法无边!”

    一尊佛像自道信背后升起,刹那间席卷九天十地,佛光普照三十里,向着那无数的恶鬼迎了过去。

    “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传开,无数恶鬼触及到佛光,只见那佛光化作了玄妙莫测的火焰,霎时间魂飞魄散。

    这无数的恶鬼中,自然包含了聂隐娘的魂魄。

    “哈哈哈,施展的好!只要聂隐娘死于你手中,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黑山老妖面带兴奋的看着那冲霄而起的佛光。

    “大和尚,那黑山老妖似乎有些不对劲!”能被李世民派遣押运李承乾,岂有简单之辈?

    瞧着黑山老妖癫狂中的那一抹阴冷、期待,不由得心中一个哆嗦,一股不妙的预感卷起。

    可惜

    双方已经交手,此时岂还有缓和的余地?

    面对着那浩荡佛光,一切都已经迟了。

    道信面色坚毅,纵使是其中有诈,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施展神通,此时想要变化法诀不说来不来得及,撤去法诀死的便是他自己。

    纵使其神通广大,一旦百鬼缠身,也唯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种时候谁敢留手?

    “不要!我不要出去!师傅……呜呜呜……你在哪里……呜呜呜……你快来救徒儿啊……”聂隐娘被众鬼裹挟着向佛光冲去:“你要是再不出手,徒儿可要死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聂隐娘的声音里满是悲切,声音透过冥冥,顺着灵魂中的魔种,传入了太阳星中。

    太阳星

    张百仁迈步踩在青石上,此时其体内太阳神胎不断的向天地间太阳元灵的力量,或者是有金乌为媒介,此时张百仁发现自己吞噬太阳元灵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

    太阳星上的宫阙很大,宫阙古朴带着上古风格,只是简单青石搭建而成。

    “青石承受不得太阳神火的力量,所以这材质看起来像是青石,但却绝对不是青石!”张百仁分析了一会脚下青石的材料,然后方才向身边不远处的宫阙走去。

    宫阙高千丈,大门无尽,张百仁站在门前仿佛是蝼蚁一般。

    缓步走入宫阙,瞧着那空荡荡的大殿,唯有一尊宝座立于最高处,宝座上神祗的气息即便是历经千万年依旧不能散去。

    “这应该是天帝从属的宫阙,什么也没有,连一件宝物也没有!”张百仁撇了撇嘴。

    扫视了一眼宫阙,张百仁不想浪费时间,继续向其余的宫阙深处走去。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张百仁忽然顿住脚步,一双眼睛呆愣愣的看向了远方恢弘浩荡的宫阙,一股莫名意境径直撞入了其心神之中。

    “这座宫阙……这座宫阙……”张百仁阳神在轻轻抖动:“逆转时空梦回上古之时,我曾见过这座宫阙,这是天帝的宫阙!这是天帝的寝宫!”

    梦回上古之时,他曾经在时光的烙印之中见过。

    既然见到天帝宫阙,其余宫殿自然引不起张百仁的注意,有谁会比天帝大?

    有谁收敛的宝物会比天帝多?

    正要迈步走过去,张百仁脚步忽然顿住,似乎冥冥中听到那股熟悉的声音,委屈的哭喊。

    魔种传来的强烈感应、刺激,波动了张百仁心海。

    “是谁居然魔种这般剧烈的波动?”

    张百仁脚步顿住,眉头皱起,念动间心中已经起了感应,下一刻失声惊呼:“隐娘!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现在便恢复过来?”

    张百仁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按照自己的推算,至少还有三十年,聂隐娘才可恢复魂魄,怎么如今忽然魂魄恢复,而且还传来了剧烈的波动?那是一种抗拒、恐惧、委屈、无助。

    张百仁脚步顿住,念动间念头已经跨越虚空,降临魔种之中。

    鬼哭狼嚎,铺天盖地的厉鬼席卷乾坤,正在哭啼的聂隐娘身形忽然定住,一双眼睛茫然的看着了身边铺天盖地的鬼怪,袭击而来的佛光,然后看到了不远处意气风发的黑山老妖。

    一步迈出,避开了佛光,张百仁站在场外将一切收之于眼底。

    道信!黑山!兰若寺!

    弹指间花瓣流转,袖里乾坤施展而出,那满天鬼魂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山,没想到你居然又活了过来,果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当年我算定你气数未尽,如今却是你的死期到了”张百仁背负双手,面色阴沉的站在虚空,一指点出,法则之力流转,道信轰击而来的佛光烟消云散。

    “道信,你敢杀我弟子,今日还需给我一个交代!”张百仁面色冰冷的看着道信。

    “大都督!”道信骇然失色,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道:“都督且听小和尚一言,都是那黑山老妖算计,若知道大都督弟子的魂魄掺杂其中,小和尚无路如何也不敢下死手!黑山老妖这是故意栽赃陷害,想要叫聂隐娘魂魄死于和尚之手,还请大都督明鉴。”

    张百仁又不是傻子,念动间已经将场中形势收之于眼底,然后一双眼睛看向了黑山老妖:“说罢,你想如何死?”

    “哈哈哈!哈哈哈!”瞧着眼前的聂隐娘,黑山老妖先是面露恐惧,随即放声狂笑:“张百仁,你不过一道念头降临此地,若是你本尊在此,我自然不敢放肆,只有跪地求饶的份,但是你以为凭借区区一道念头也想杀我?”

    “蝼蚁之辈,屠你如鸡犬,不过在反掌之间!”张百仁面露不屑之色:“你时机掐的如此准,想来是有人欲要在背后算计本座,你若将背后之人交代出来,今日给你个痛快。”

    “都督!”下方武士跪倒在地:“承乾太子,被这黑山老妖设计害死了!”

    “什么?”张百仁闻言如遭雷击,一双眼睛向兰若寺看去,瞧着那躺在地上惨白的尸体,下一刻身躯颤抖,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死!”

    张百仁一步迈出,跨越虚空降临于李承乾身边,然后一张脸顿时灰白了下来。

    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他的印记已经不再世间。

    “尔等怎敢如此!”张百仁差点咬碎牙齿。

    “都督,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道信连忙摇头。

    那武士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悲愤:“下官看护太子不利,理应魂飞魄散,今日便给都督一个交代!”

    那侍卫腰间长刀出鞘,瞬间向自家脖颈处抹去。

    “铛!”

    张百仁屈指一弹,火光迸射,弯刀化作了齑粉。

    “想死?没那么容易!”张百仁话语冰冷、阴寒:“你们算计本座,本座可以忍,但你们万万不该算计到本座唯一的孩儿身上,你等该死!抽魂炼魄千刀万剐!你等背后之人该死,本都督定要尔等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远方虚空

    黑山老妖见到事情不妙,瞬间化作黑光远去。

    好死不如赖活着,黑山老妖不论如何都不愿意死去。

    “想走?你的本体就在这里,还要往哪里走!”张百仁双拳紧握,一双眼睛看向了高耸的槐树:“剑来!”

    “砰!”

    坟墓炸开,沉寂在地下十几年的干将莫邪,终于再一次重见天日。

    剑光如虹,搅碎了那满天的乌云。

    ps:感谢盟主“旅途习惯”同学的打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