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世界死亡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世尊不愧是世尊,秋风未动蝉先觉,见到东海龙王与南海龙王狼狈逃出来的那一刻,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妙,开始出手打破张百仁体内虚空,一条虚空通道自张百仁的肚脐处开辟出来,欲要逃往外界。

    至于说那太阳残片,此时连命都顾不上了,还要什么太阳残片?

    死亡危机,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席卷了其整个心神,此时世尊阳神绷紧,一切念头消失,唯有‘逃出去’成为了此时唯一的念头。

    修为越高的人,对于危机便越敏感,尤其是当世尊看到自家慧眼流出血泪的那一刻,世尊便知道事情麻烦了!

    前所未有的危机,前所未有的麻烦!

    从修行至今,世尊历经无数劫数,汉家数次灭佛,自己更是曾经被人打碎了金身,但自己却从未遇到过这般的危机。

    “真的要陨落了!”

    世尊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危机。

    “想走?将我的肉身当成了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下一刻屈指一弹,虚空扭曲,手中无数剑气铺天盖地席卷了下去。

    诛仙剑气!

    诛仙剑图中奔涌而出的诛仙剑气,浩浩荡荡的向下丹田冲了过去,欲要将下丹田中的叛党诛杀。

    肉身是张百仁的,对于肉身内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张百仁都有绝对的主宰权,无视了时空、无视了距离。

    铺天盖地浩浩荡荡的剑气,就算是世尊也毛骨悚然,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好恐怖的杀机!”

    剑气非剑气,乃是杀劫!

    诛仙剑气本来便是天地间的一种劫数,是众生的杀劫之一。

    无人逃得过劫数!

    虚空通道已经打开,世尊甚至于看到了外界的海水,触及到了那海水的咸腥气味。

    甚至于只要自己轻轻的迈出那一步,便可轻轻松松的逃出其肉身之内。

    可惜了

    一步的距离,平日里对世尊来说根本就不算问题,此时却成了天涯海角。

    世尊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迈出那一步。

    世尊迈不出去,更何况是四海龙王?

    四海龙王修为远不如世尊,自然也迈不出去。

    “快!快!在快一点!”东海龙王的内心在疯狂咆哮,只要在给自己一个呼吸……不……十分之一个呼吸,自己便可从此地逃出去。

    可惜,没有人会给他十个呼吸!

    “老夫经历无数劫数,难道当真要陨落此地?”世尊的眼中满是不甘,可不甘又能如何?

    逃不出去就是逃不出去!

    眼见着那浩荡的剑气便要将五人埋葬,但见此时龙珠轻轻抖动,一股玄妙的波动电光火石只之间遍了整个肉身。

    时光在此时凝固,那虚空中奔腾的剑气不由得一阵凝固,就是这一个瞬间的停顿,五人绝境逃生,已经窜出了张百仁的肉身。

    没有去追击那五人,张百仁反而将目光投射在了自家的龙珠上,神性卷住龙珠,探查过龙珠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任何的波动!

    唯有魔种在不断整理吸纳着祖龙的碎片,化作了一个胚胎在不断的呼吸。

    “并非是有人强行出手,而是属于这肉身的念头顿住了剑气!这龙珠内的念头属于肉身的一部分,当然可以操控肉身。但是……这道念头为何会相助龙族?因为魔种吸收了祖龙的记忆,受到了祖龙的影响?”神性的眼中满是不解。

    没有时间去追杀四海龙王,不是神性不想追杀,而是体内的世界在不断的崩溃,诛仙剑阵的展开,已经打乱了世界法则的运转,影响了法则的存在。

    神性念动间浮现于世界内,却见自家内世界一片死寂,生机似乎被斩杀,虚空不断崩塌,向着混沌演变。

    仅仅只是展开了一次诛仙阵图,但是诛仙阵图无意中的力量,却已经诛杀了小世界的生机。

    这小世界内寄托着张百仁太多的心血,涉及到张百仁的推演、法则的演化,怎么会轻易放弃?

    “镇压!合道!”念动间神性融入了世界内,唯有一卷阵图在虚空中漂浮。

    显然在张百仁的神性看来,世尊与四海龙王比起来,却是远远的及不上自家世界的重要。

    “轰!”

    海水颤抖,四海龙王贪婪的呼吸着海水中的咸腥味,眼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不曾靠近死亡,就永远都不会知道,死亡究竟有多么恐怖。

    “出来了?”世尊心有余悸的看着张百仁肉身,最后关键时刻的虚空凝滞,世尊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张百仁会留手。

    “为什么会留手?”世尊眉头皱起,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看来这回是将张百仁逼急了,他定然神通尚未大成,方才有破绽!若非如此,那神通岂会停顿?张百仁岂会错失良机?”世尊不愧是世尊,念动间已经推演出了因果。

    “其余人呢?为何只有二位龙王出来?”世尊的眼中满是疑惑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死了!所有人都被张百仁杀死了!”东海龙王眼中露出一抹恐惧:“你根本就不知道张百仁有多么恐怖,三十个呼吸所有人都被他杀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世尊骇然惊呼:“句芒、奢比尸、石人王、张衡哪一个不是盖代大能,怎么会被人三十个呼吸杀死,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话说出来世尊根本就不相信,奢比尸也好,句芒也罢,世尊虽然恨不能将其镇压诛杀,为人族除了此祸害,但是心中却知道,自己能战胜对方,但若说斩杀简直是天方夜谭。

    “三十个呼吸,所有人都死了!莫说你不相信,便是我亲眼所见,此时依旧如坠梦中,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南海龙王的眼中满是惊恐。

    一边龟丞相此时回过神来,骇然道:“这小子有那么逆天?他若有如此手段,岂不是天下早就归一,岂还有咱们什么事?大家引颈待戮就是了!”

    “他这手段虽然厉害,但却必然有缺陷,否则岂有不施展的道理”世尊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看着那盘膝沉溺在湖水中的肉身,眼中露出了思索:“他的肉身内必然有惊天大秘密,但却有不可弥补的缺陷,使得这种手段根本就无法在外界施展出来,所以才故意诓骗众人说阳神出窍,原来是故意坑害众人,想要削弱大家的实力!”

    世尊眼中露出心有余悸之光:“这次差点就栽了!”

    确实是差点就栽了!

    “现在怎么办?要不然乘其没有苏醒,将其肉身斩了?”北海龙王露出了一抹意动。

    东海龙王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声白痴,但却不得不解释道:“他的手段或许有缺陷,但却未必不能真的显露在外界。若是其付出某种不可逆的代价,将那种手段显露出来,你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谁是他的对手?”

    “莫要焦急,急的不是咱们,那些损失了分身的家伙才是真正急眼的主!”世尊冷笑着看向了远方:“他们来了!”

    确实是来了!

    任谁折损了一具法身,损失了百年修为,都不可能无视这诸般的种种。

    北天师道脚下,一位三十多岁的汉子正在庭院中做着木匠活,忽然其身子一震,眼中点点神光流转,周身死皮、老茧开始蜕变,体内精气神三宝不断汇聚凝结,人体大药熔炼,竟然在半日内脱胎换骨,三千青丝重新生长,化作了一面若冠玉的年轻道人,一步迈出身形消失在虚空中。

    “张百仁,你居然斩我法身,害得我这尊法身不得不提前觉醒,这次你定要给我个交代!”身穿木匠服饰的年轻人御气神游,眼中满是怒火在酝酿。

    “砰!”

    海水炸开,张衡的法身降临东海。

    太原王家

    祠堂内

    咔嚓~

    咔嚓~

    一具具命牌化作齑粉,然后就见那打坐在祠堂内的肉身瞬间枯萎,生机断绝。

    转眼间数位老祖死于非命!

    “不好了!不好了!诸位老祖死了!诸位老祖死了!”看守祠堂的弟子此时连滚带爬,凄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王家。

    无数王家修士勃然变色,面色骇然的向着祠堂而去。

    瞧着那气机断绝的几位老祖,有人哭啼有人哀嚎,一时间各种人生百态不断。

    “诸位老祖失去夺取张百仁肉身内的造化,诸位老祖死亡与张百仁脱不开干系,此事必须要张百仁给我王家一个交代!”王家家主面色阴沉的跪倒在祠堂内:“此仇不报,我王家何以立世?”

    “请老祖画像!”过了许久才听王家家主面色凝重的抬起头。

    不单单是太原王家,此时河东崔家、范阳卢家、荥阳郑家……各大门阀世家俱都有老祖冲霄而起,带着自家宝物向东海赶来。

    这次的损失太大,所有进入张百仁体内的阳神、元神,俱都魂飞魄散被人斩杀,各大家族若没有表态,日后如何立足天下?

    “果然不简单,还好老夫忍住了贪心,有更大的谋划……”有人在暗中庆幸。

    ps:感谢“默尘烟”同学的盟主哈,暂时先记着吧。

    感谢书友的万赏,名字不认识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