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向天借魂!法则反噬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涿郡

    大都督府

    庭院莲花池内无数莲花盛开,接天连地无穷碧,足足有几十亩大小的莲花池,遥遥看去一片碧绿,暗香席卷方圆十几里。

    鹰王站在不远处的楼阁上,周身筋骨、气血震动,不断吞吐着天地间的诸般元气,纯粹着自家血脉。

    对于妖兽之属来说,至道之路突破起来说简单倒也简单,说难也是难如登天。

    为何?

    妖兽只要不断纯粹自家的祖血,只要血脉返祖,突破至道境界可谓是轻而易举。

    不过鹰王卡在见神境界已经几十年,本来当年涿郡的护法者,如今已经成为了无名小卒。

    不说鱼俱罗、张须驼等人后来居上,就算是罗士信等人也已经与鹰王平齐。

    涿郡的高手太多,人才济济数不胜数,鹰王的见神修为在这里就太不起眼了。

    一袭紫色衣衫,张百仁脚踏莲叶,缓缓来到了湖水中央,一双眼睛看着那接天连地的莲叶,手中浮现出一颗金色莲子。

    道道诵经的经纶声在湖面上回荡,神圣的力量不断流转扭曲,散发出不朽的光辉。

    “都督!”

    鹰王振翅高飞,落在了张百仁不远处,一双眼睛落在了莲子上,感受到那纯净浩荡的力量,本能的发出一种渴望。

    没有理会鹰王,张百仁拿出了小鱼人珠,然后施展道法只见小鱼人珠内一道影子便没入了莲子之中。

    “啵”

    水波荡漾起层层涟漪,莲子消失在湖面,一切回归了平静。

    袖子一抖,干将莫邪随之没入了湖水内,张百仁方才转身打量着鹰王:“鹰王当年与本座的约定已经到期,不知鹰王是去是留?”

    当年鹰王答应为张百仁效命五十年,屈指一算已经到了期限,但是鹰王尚未离去。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在涿郡整日里心神惶惶的少年,转眼间已经在涿郡立下了这么大基业!”鹰王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回忆,谁能想到五十年前的少年,不过是短短五十年便立下这么大基业?

    手断不是一般的惊人!

    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滴凤血,屈指向鹰王弹去:“赐你凤血一滴,助你血脉返祖突破至道,但是却需要替我看守好这颗莲子,万万不可出现任何差池。”

    “多谢都督恩赐!”瞧见这一滴凤血,鹰王顿时面露狂喜之色,眼中满是笑容的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在下必然誓死看护好这颗莲子。”

    张百仁摇了摇头,转身踏波而去。

    “都督,这是承乾太子生前的遗物!”左丘无忌端着托盘走来,托盘上放着李承乾生前的随身之物。

    李承乾之死,是张百仁的一次疏忽,其实对于李承乾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李承乾一生是悲哀的,成为了张百仁与长孙无垢斗法的棋子,成为了张百仁与李世民斗法的棋子。

    亦如上一世的张敬安,一生都是悲剧,这是宿命。

    魂飞魄散,黑山老妖的手段当真是狠辣,不留半点余地。

    “葬了吧!”张百仁淡淡的道。

    左丘无忌闻言摆摆手,身后数十位力士走过来,开始修建坟冢。

    “都督,承乾太子的事情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去找李世民复仇?”左丘无忌低声道。

    “迁怒于他人,是弱者才会做的事情!我与李世民起了争斗,到时候必然天下大乱,岂不是仇者快亲者痛,正中幕后之人的下怀?”张百仁冷然一笑:“不过是一个儿子而已,没了大不了在生一个,真以为凭借一个儿子便能拿捏住我?”

    左丘无忌闻言沉默,不再言语,一边的萧皇后缓步走过来:“天下之人都是都督的仇人,想要推算出幕后黑手,未免太难。”

    “只是难而已,又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张百仁缓步来到李承乾的衣冠冢前,看着那立起的墓碑,眼中杀机流转,周身无数花瓣漫天飞舞:“他们未免太过于小瞧我张某人手段了!”

    三魂七魄打散便是真的死了吗?

    物质、能量是守恒的,一种能量消失,便会衍生为另外一种能量。

    魂魄被磨灭,便会化作先天之炁回归虚空,成为天地间的一份子。

    “我要将其重新自虚空中拉出来,然后在塑魂魄,助你成就大道!”张百仁周身花瓣飞舞,涿郡上空电闪雷鸣,涌起了无数风云,化作了惊天的闪电。

    苍天之怒,逆天而行者,天必罚之也!

    翻滚的黑云中道道闪电仿佛一条条宽大的蟒蛇在穿梭,气机扩散而出,无数修士心有所感,纷纷侧目向涿郡望来。

    不远处,袁守城身披蓑衣老神再也的垂钓,可是感受到涿郡的那股波动之后,面色悚然的站起身:“逆天而行,他不要命了!”

    “好胆!”

    北天师道,张衡倒吸一口凉气。

    四海龙宫,四位龙王默然不语,只是看着那翻滚的黑色乌云,面色骇然。

    门阀世家此时寂然。

    天空中黑云翻滚,漆黑如墨,张百仁眼中闪烁出一抹冷厉:“逆天而行虽然要付出代价,但我张百仁却不能这般窝囊的被人算计,尔等小人鼠辈也想算计我?”

    无数的花瓣在张百仁周身飞舞,化作了一个巨型龙卷,冲霄而起向着虚空中的黑云弥散而去。

    法则的花瓣漫天飞舞,一道惊雷照亮了天宇,遮掩了日光。

    紫色的雷霆前所未有,与那满天花瓣交织纠缠在了一处,法则的力量在不断交锋。

    “因果!”

    一片凝为实质的花瓣在张百仁指尖缓缓弹射而出,无穷的因果法则瞬间汇聚而来。

    “愿借乾坤之炁,助我重凝天人魂!”张百仁眼中道道电光不断流转,智慧的火光在不断扭曲。

    虚无在扭曲,因果法则的拉扯下,一团先天之炁凭空被因果法则之力拽了出来,悬浮于张百仁周身。

    “咔嚓!”

    惊天霹雳炸响,苍穹似乎震怒,只见一道道惊雷划过虚空,扭曲了寰宇,铺天盖地的向着张百仁砸落。

    紫色雷电此时由虚无凝结成了实质的神龙,一声咆哮向着张百仁冲击而来,似乎要将其化作齑粉。

    逆天之人,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砰!”

    满天法则花瓣尽数消散,那雷电神龙自张百仁头顶百汇贯穿其体内,散发出来惊天动地的咆哮,震动无尽虚空世界。

    张百仁面色扭曲,此时太阳神体疯狂转动,无数的太阳之力自祖窍内化作神血,灌注周身百窍。

    “砰!”

    只一击张百仁周身百窍齐齐裂开,喷射出了道道血液,血液金黄虚空生香。

    “厉害了!”张百仁跌坐在地,眼中满是骇然:“托大了!”

    本以为自己掌控了时空法则,便可以稍微对抗天罚,谁曾想到自己还是小瞧了天罚的力道。

    “不过这样倒也好,倒也好!天罚的力量越强,我所期盼的收获也就越大!”张百仁仰天狂笑,周身无数花瓣再次卷起,阴阳法则流转不停:“逆乱阴阳!”

    这一击张百仁居然主动向着天空中的雷电攻伐而去,刹那间搅得云层动荡,似乎形成了连锁反应,就仿佛催化剂一般,更猛烈的波动扩散开来,不断的酝酿。

    “他疯了!”张衡此时阳神站在涿郡外,瞧着张百仁的动作,眼中满是不解。

    “大都督一直不是这么莽撞的人,今个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世尊面色诧异,默然不语。

    “劈死你!活该你作孽,老天有眼劈死你这个祸害,看你日后如何还去祸害苍生!”远方一声声狂笑传开,只见王家的人仰头大笑,弹冠相庆。

    “这祸害终于被天收了,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我崔家今日大摆酒席,与天下之人同庆!”

    门阀世家在准备酒席,涿郡的众人此时却心惊胆颤。

    “都督!”鱼俱罗张须驼等人奔驰而来,瞧着雷电下染血的张百仁,此时已经血肉模糊,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骇然。

    “无妨,尔等远远退开,莫要受我牵连,本都督已经修成了不死之身,就连这老天爷想杀我也没那么困难!”张百仁摆摆手,虽然身体遭受重创,但眼睛却依旧明亮如初:“这不过是天地法则的反噬罢了,你等莫要担忧。”

    “为了一个张敬安,值得吗?”萧皇后哭成一个泪人。

    “该报的因果,必须要报!”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调息体内气血,等待下一波雷电:“这是我欠他的!”

    “都督,你有此本事,是不是日后也同样可以复活丽华、叮当?”萧皇后道:“你不如顺便连其余两位姐妹也复活了吧。”

    张百仁闻言苦笑,这种事情他解释不清楚。

    就算是将张丽华的先天之炁从虚空中拉出来,那又如何?先天之炁不沾染半点因果,没有了前世今生记忆的张丽华,还是张丽华吗?

    更何况张百仁有自己的算盘,他当然不会如此行事。

    而且天地法则的反噬不是那么好扛的!

    逆天二字说得简单,但做起来却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ps:补一更盟主更。给各位大佬解释一下,不是不加更,而是目前订阅跟不上。还有这个月已经加了快一百更了,三十多万字,铁人也受不了啊……呜呜呜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