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死了?群雄躁动!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百仁要的是有记忆、有感情的张丽华,而并非如此时张敬安本源一般的一张白纸。

    确实是一张白纸,张敬安的过往皆已经被抹去,就像是一张从未书写过的白纸一样。

    就算是救活,又与陌生人有什么区别?

    这种事情张百仁决不能接受!

    要复活张丽华,他要活的张丽华,真真正正的张丽华。

    虚空中雷云密布,张百仁眼中雷光流转,倒映着天空中紫色的雷霆。

    唯有处于雷霆之下,你才会知道这雷霆究竟有何等可怕,根本是已经超乎了想象。

    前所未有,雷云带给张百仁的压力前所未有,苍穹在此时似乎塌陷一般,天地万物将要为之湮灭。

    “吃力不讨好,这不是人干的事情!”张百仁周身汗毛竖起,收起了属于张敬安的本源先天之炁,一双眼睛凝重的看着天空中汇聚的雷云。

    “接不下!”

    一种玄妙的感应告诉他,这雷云自己接不下!

    面对着天地乾坤的愤怒,自己只有化作齑粉的份。

    好在,即便是自己接不下,倒也不必硬接。

    人力如何及得上天力?

    “轰!”

    虚空扭曲化作了一个个恐怖的黑洞,蜿蜒扭曲着向张百仁吞来,雷光过处天地万物好似要化作齑粉。

    黑洞没有吞噬天地间的元气,似乎被天地间的一种玄妙力量封印住,所有力量倾泻不得分毫。

    雷光蜿蜒,伴随着那从天而降的黑洞,更增添了几分狰狞。

    “轰!”

    转眼间雷电消失,唯有张百仁依旧盘膝坐在原地,周身化作了焦炭动也不动。

    天地间电闪雷鸣扭曲,没有人敢靠近张百仁所在之地。

    发生了什么?

    雷光炙热,黑洞扭曲吸收了众人的视线,没有人知道黑洞中发生了什么。

    不过张百仁却依旧完好无缺的坐在那里,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见此一幕,远处围观的修士俱都是骇然失色:“这般猛烈的天罚都抗了下来,这天地间还有人是此瞭的对手吗?”

    “接下了!”世尊眉头皱起:“真的接下了?难道张百仁修为当真到了这般逆天的地步不成?”

    这不单单是世尊的疑惑,更是场中众人的疑惑。

    “百仁~”

    萧皇后哭得撕心裂肺,身子被何田田拉住。

    天空中雷云依旧在扭曲盘旋,第三波的能量也开始在继续积蓄。

    此时张百仁已经顾不得外界呼喊,第二波雷霆轰击下来的时候,神性已经出手,打开了混沌屏障,接引天雷进入自家的混沌内。

    “轰!”

    天雷进入混沌,瞬间肆虐爆发开来,混沌猛然炸裂,地水风火卷起,清浊之气分开。

    人力开天,如何及得上天地之力?

    张百仁这是一场豪赌,如今到了惊瑞将要临世的关键时刻,他不能没有小世界,没有小世界推演法则,他的道行会降下来,修行的速度会降下来。

    而且小世界带给他的不单单是推演,还有属于世界的力量,那才是张百仁正在的底牌。

    天雷炸开,方圆百里地水风火卷起,惊雷不断肆虐交替。

    “不够!远远的不够!”张百仁猛然睁开眼,下一刻更多的花瓣冲霄而起。

    “轰!”

    花瓣不断与天空中的雷云碰撞,引起的天地法则反噬便会越加强烈。

    雷云翻滚,第三日后又有雷电垂落,天地间似乎化作了昏暗,阴阳二气在雷电周边翻滚。

    “这是什么雷电?”世尊瞧着那雷电顿时悚然一惊,只觉得自家灵魂都在颤栗。

    “都天神雷!”奢比尸骇然失声。

    雷光是什么颜色?

    场中众人看不真切,唯有那雷光外流转的阴阳二气,叫人心中惊悚毛骨悚然。

    “咔嚓!”

    雷音滚滚震动整个中州,至于说张百仁所在之地,众人已经看不真切。

    张百仁彻底被雷光吞噬,整个人消失在雷光内。

    “百仁————”萧皇后一声哀嚎,直接晕了过去。

    一边鱼俱罗等人俱都是面色狂变,极力的睁开双眼,欲要探寻那泪光中的真相。

    一炷香过后,雷光消失,只见山巅草木完好,唯独青石上少了一个人影。

    青石周边的草木依旧,但盘坐在青石上的张百仁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天罚,虽然威能无穷,但却不损坏草木众生,仅仅只针对一个人。

    天地法则是完美的,刑罚一个人就是刑罚你一个人,不会再牵连到任何无辜,不会有一丝丝力量倾泻出去。

    “都督!”

    鱼俱罗张须驼等人纷纷向着山巅跑去,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涿郡可以没有任何人,但却唯独不能没有张百仁。

    “死了!死了!死得好!死得好,果然是恶有恶报,诸位老祖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歇了!”王家的诸位老祖、弟子门人此时面带癫狂之色,眼中满是畅快。

    “死了,这厮终于死了!”河东裴家,裴仁基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这些年大家被你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如今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搬掉头上的大山。”

    “唉!”陆敬修看着天边空荡荡的山石,眼中露出一抹莫名之色,满是感慨。

    没有喜怒,只有惋惜!

    “盖世豪杰又能如何?挑衅天威者死无葬身之地!”陆敬修摇了摇头:“可惜了!”

    “死得好!死得好!”灵宝教,诸位老祖门人咬牙切齿,老泪纵横:“当年张百仁与杨广破灭我灵宝宗门,如今我灵宝大仇终于得报,老天有眼啊!”

    “多行不义必自毙,张百仁此人死有余辜,合该千刀万剐!合该千刀万剐!”

    门阀世家、各大道观在欢呼。

    北天师道

    张衡叹了一口气,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不管怎么说,张百仁都是张家弟子,体内流淌着北天师道的血脉。

    “怎么可能!”少阳老祖骇然失色,双目无神呆呆的坐在那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黯然:“我张家完了!我张家完了!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你的使命尚未完成,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说着说着少阳老祖老泪纵横,眼中满是癫狂:“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怎么可以!”

    有人欢喜有人愁

    上京城

    李世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涿郡

    “死了没有?”李世民冷声道。

    瞧着李世民猩红的眼睛,癫狂的面色,兴奋的狰狞,魏征打了个哆嗦,连忙道:“死了!死了!所有气机尽数在天地间消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好!好!好!”李世民咬牙切齿,眼中满是狂喜之色:“死得好!死得好!朕早就盼着这一天,这杂种终于死了!终于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朕要灭你满门,朕要将你所有的亲信全部斩尽杀绝!”李世民面色癫狂道:“来人!”

    “末将在!”

    尉迟敬德等人站了出来,瞧着身子颤抖的李世民,一个个精神抖擞眼中满是喜色。

    “开庆功宴,朕要举国庆祝,然后出兵征讨瓦岗与洛阳,朕要一统天下,会师北上灭掉涿郡!朕要雪耻!朕要复仇!”李世民面色癫狂道。

    “是,我等这就点齐兵马!”尉迟敬德等武将齐齐一礼。

    “死了没有?”血神转身看向一边的仆骨怀恩。

    仆骨怀恩仔细感应一番,随即面带狂喜之色:“死了!死了!这厮的气机已经被彻底的从天地间抹去,岂能有不死的道理?”

    “哈哈哈!哈哈哈!我突厥的机会到了”涿郡这几十年仿佛是一座大山般挡住了突厥南下的路线,此时见到张百仁被天地法则诛杀,蓐收顿时陷入了狂喜之中。

    南下牧马,是每个草原儿女的最大梦想,而且涿郡发展几十年,早就成为了天下最为富饶之所在,若能吞了涿郡的底蕴,突厥在未来的十年内有机会席卷天下,破灭中土。

    “大都督!”世尊变了颜色,感受到天边那一道道冲天而起狰狞的气机,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居然就这么死了?”世尊面色狂变,阴沉不定的道:“你既然死了,那可就怪不得我趁机做手脚,取经之事还是要尽数成全了我禅宗。”

    北邙山

    酆都大帝松了一口气:“还好死了,不然追查到我身上,到时候只怕大祸临头。”

    南荒

    “哈哈哈!哈哈哈!狗贼,你的报应到了!”石人王仰天狂笑,气机逸散,肆无忌惮的冲霄而起:“看我石人一族聚兵南下诛除尔等汉家血脉,这天下是我石人一族的。”

    一边的春归君与奢比尸你看我我看你,奢比尸面露意动之色,春归君道:“不可,如今天下各大势力都盯上了涿郡,我南疆岂能做出头鸟?如今正要暗中潜伏,待到这些人筋疲力尽,咱们在出兵横扫天下一统江山,打开鬼门关。”

    “说得倒也是这么个理,如今本座的机会却是到了!”奢比尸面色阴冷:“死的人越多,我修为恢复的就越快,哈哈哈……张百仁啊张百仁,没想到你死的这么意外、干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