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水祸因果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时间悠悠,瞧着不断逼近的水星,所有人都知道,一场暴乱怕是在所难免。

    张百仁背负双手抬起头,一双眼睛看着天外的星空,眼中露出了一抹青光。

    随着水星的靠近,在水星力量的牵扯下,中土无数水汽冲霄而起,遮掩住了虚空中大日之光,将中土化作了阴云密布暴雨连绵的世界。

    水珠靠近张百仁周身三尺便自动的辟开,感受着水星传来的力量,张百仁看向孙权:“兄长可曾想好如何打算?”

    “我辈生当其时,背负干戈,此事决不能妥协!我为水部正神,主宰长江黄河流域,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百姓,都不可妥协退让”孙权话语斩钉截铁。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兄长倒是好志向!危机之中也有大机缘,兄长若能在乱中护持住长江黄河流域的百姓,日后自然会收获无数信仰,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如今水星逼近,长江黄河必然泛滥,我却是不能在此多呆,还要去梳理黄河水域,咱们就此别过!”孙权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然后飒然离去。

    没有说什么求救的话,孙权知道只要自己真的到了最后危机关头,张百仁绝不会坐视不理。

    “麻烦,本想置身事外,将门阀世家的底蕴逼迫出来,现在看来却是难了……”张百仁看着不远处池塘的河水,此时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拔高。

    “都督,今日早晨院子里的井水居然满了,而且还有水流不断的逸散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皇后举着油纸伞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大雨滂沱一个月,此时洪水到处肆虐,不知多少良田被冲垮,多少百姓无家可归。

    现在不单单是雨水,就连井水都开始自动溢满,跑出来凑热闹。

    “水星的力量将大地深处的水脉牵引出来,造成了大地之中的暗河不断上升”张百仁叹了一口气:“这等神通,就算是我也无能为力,除非能找到逆转星辰的人,然后出手将其轰杀,没有神通牵引,水星自然会回归原本的位置,此事便算完了!”

    张百仁接住了萧皇后递过来的油纸伞,将其揽再了怀中:“你安心养胎,我涿郡乃是高原之地,就算是江河泛滥,也淹没不到咱们这里,反倒江南怕是麻烦了。”

    “涿郡的地势高,到占据了优势,就算将整个江南都淹了,水势也未必能蔓延到涿郡!”张百仁搂着萧皇后往回走,地面都是木板铺就,倒不怕雨水丝滑。

    “都是我汉家子民,你若有本事出手,那就莫要耽搁了,如今这般大雨连绵,百姓颗粒无收,日后如何度日?到时候不知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等也算功德一场,算是为咱们女儿祈福积累功德!”萧皇后一双眼睛殷切的看着张百仁:“你神通法力无边,踏上了天人大道,不是说顺应天数吗?百姓遭受劫数,四海逆天而行,你理应出手才是。现在的你,冷漠得叫我害怕。”

    “天人大道,一旦踏入便不可回头,我能保持自己的初衷,不彻底坠入天人已是不易!人族窃据中土数千年,人道兴盛即将到达顶点,物极必反,再加上失去了中州祖脉的镇压,气数流逝……所以才会有今日劫数”张百仁走入屋子,收起了油纸伞:“四海欲要水淹中土,乃是违逆人道,顺应的却是天道。”

    萧皇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我不希望日后七夕出世,有一个冷漠无情只知大道的父亲。”

    “当年各大道观坐视南疆石人王等魔神夺取中州祖脉,如今乃是各大势力的劫数到了”张百仁点燃了屋子内的烛火,照亮了略显昏黑的屋子:“这是因果法则,他们若助我镇压祖脉,岂会有今日劫数?这是人道劫数,我已经尽力了。”

    张百仁有些不高兴,他以为萧皇后应该是最了解自家的人,可现在看来萧皇后不是。

    中州失去了祖脉的镇压,失去了祖脉的调和,龙族有了撼动水脉的力量。张百仁顺应天道,要将灾祸消灭于萌芽状态,他已经出手了,为什么萧皇后还说自己无情?

    难道要自己为人族战死,无怨无悔的付出,才是天经地义吗?

    凭什么门阀世家、各大道观的过错,要我来承担?

    当初李世民联合门阀世家、外族高手对付自己,道门真人冷眼旁观,坐视祖脉被夺,这是因果!

    善因善果!

    “我只是做我能做的,在我的力量范围之内!”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萧皇后。

    萧皇后闻言苦笑,随即却是默然不语,她当然察觉到了张百仁话语里的不满,可那毕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百姓是无辜的。

    “百姓没有选择的权利……”萧皇后道。

    “哼,百姓瞎了眼,天生带有奴性,甘愿屈服于门阀世家的奴役,我已经在在涿郡开辟净土,并且天下各地商贾往来免费携带人流,他们自己不来,管我什么事?这等已经奴性深种之辈,死了也就死了,日后新人类新思想流传世间,到时候人人如龙,岂会有门阀世家扎根的土壤?”张百仁面带冷光。

    新人类新思想,张百仁指的是涿郡中人,张百仁几十年不断宣传各种人道主权,潜移默化中已经发生了改变,虽然达不到后世二十一世纪的那种思想开放,但是却也已经有了文化运动时期的智慧萌芽。

    大家同样是人,凭什么你能奴役我?凭什么你能主导我的生死?

    我命由我不由人!

    人人如龙,人人平等!

    奴性蜕化不是一日两日的时间,为此这些年涿郡暗中死了多少官僚,根本就无法计数。

    “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中土遭受劫数?”萧皇后还是忍不住道了一句。

    张百仁默然,手指敲击着案几许久不语,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天空。

    长安城

    李世民看着天空中的暴雨,城外护城河涨潮,已经淹没了小路:“佛门各位圣僧可否能停止降雨?”

    达摩闻言苦笑:“陛下,降雨无非是将空中云雾退散,但是若将长安城中的云雾退散,那长安城周边的暴雨必然会增大不知多少倍,劫难更加惨烈。”

    “诸位法师可能将我中土的云雾推出神州大地?”李世民面带期盼。

    “神州太大,单凭我佛门有力不逮”达摩摇了摇头。

    “道门与门阀世家也不会坐视旁观,这场大雨已经动摇了门阀世家的统治根基,他们岂能忍受?”李世民道:“此事不难,朕来调节。”

    “水星不复位,大地上雨水就会源源不断的化作云雾,暴雨就不会停歇!”达摩苦笑:“我等纵使是推赶云雨,亦不过饮鸩止渴,人力终有穷尽时。”

    李世民听懂达摩的意思了,闻言陷入了沉默,过一会才道:“尽人事,听天命!”

    一句尽人事听天命,道尽了李世民的无奈。他可以与石人王争锋,他可以为人族粉身碎骨,但面对着云雨这种摸不到的敌人,李世民又能如何?

    他宁愿与石人王在做过一场,也不愿如现在这般无力的只能看着。

    有的时候,真刀真枪放在明面上的敌人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种看不到的敌人。

    达摩退下,去召集佛门弟子前去准备,留下李世民站在楼阁前发呆:“怪不得大都督肯将瓦岗与洛阳还给我,这就是一个烂摊子,一个处理不好反而会激发民愤。”

    “天下百姓遭劫,神州生灵涂炭,你当真要坐视不理不成?”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了涿郡方向,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担忧。

    北天师道

    张衡面色阴沉的站在雨水中,看着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头,被洗刷滑坡的道场,泥石流纷纷,好好一处道门圣境糟蹋成这般样子。

    “这是要毁灭我人道的根基啊!”张衡面色铁青道:“为何没有人出手?”

    “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个会去做?大家都在暗中观望,等候事情的发展”北天师道掌教眼中露出了一抹犹豫:“老祖,咱们出手吧,再继续坚持下去,只怕……只怕……。”

    “世尊尚未出手,道门的那些老家伙也没有出手,这是咱们一家的事情吗?”张衡面色铁青:“都怪那张百仁,若非他吞了中州祖脉,岂会发生这等事情?”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那么多还有什么用?”陆敬修的阳神慢慢走来,穿梭在云雨之中:“真人,现在该如何是好?太原王家催的太急,王家已经忍不住了。”

    王家当然坐不住了,你以为这种事情王家会好过?

    南天师道是王家的老巢,与王家牵扯紧密,南天师道是王家的南天师道。

    虽然有一个陆敬修压着,但却依旧不改事实。

    现在满门长老要求自己出手,这些人还有陆敬修的血脉后辈,陆敬修也扛不住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