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少阳老祖的隐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打爆了张百仁,却没有从张百仁身上发现乾坤图的痕迹,不急眼才怪呢。

    自己打爆张百仁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张百仁身上的乾坤图。

    “莫非他将乾坤图藏在了袖里乾坤内,然后因为其死亡,虚空秘境流落在外不知所踪?”想到这种情况,奢比尸顿时心中拔凉,若真叫宝物遗失在外,到时候虚空乱流飘荡,说不定会遗落在那个角落。

    亦或者是中土神州,亦或者是幽冥世界。

    总之,这件事麻烦了!

    不是一般的麻烦!

    扫过张百仁身上所有遗落的物品,奢比尸一张脸上满是郁闷之色,眼中露出了点点担忧。

    “你在找什么?”

    虚空血雾刹那间重组,张百仁脚踏虚空,背负双手俯视着奢比尸。

    “都督”

    一边涿郡之人见到张百仁显露身形,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狂喜之色。

    “都督,你没死……”张须驼狂笑道。

    “我修成了不死之身,区区一个残缺的奢比尸,岂能杀得死我?”张百仁看着脚下的奢比尸:“你倒是狡诈,居然懂得分身之术,果然人老成精。”

    “张百仁!”奢比尸一双眼睛惊怒的看着张百仁:“速速还我肉身来!”

    “痴心妄想,你既然没有死,那我在杀你一次,不知你有多少法身!”一边说着,只见张百仁手掌法天象地,转眼间覆压乾坤,向着场中镇压而去。

    “嗖”

    奢比尸居然二话不说直接遁走,毫不与张百仁纠缠,之前张百仁斩的那一缕精气足足占据其本源的一成,对于奢比尸来说算得上是重创了。

    本来就不是张百仁对手,如今又失去了先手,奢比尸不跑才怪呢。

    “呵呵!”瞧着奢比尸遁走的方向,张百仁没有追击,他也追赶不上。

    “张百仁,这件事咱们没完!你终究是要遭到报应的!”奢比尸声震涿郡,话语里满是杀机。

    张百仁闻言默然不语,过了会方才叹一口气:“这厮遁速太快,想要将其擒拿非提前布局不可。”

    “都督……”袁天罡走上前,面露关切之色。

    “没什么事,大家都散去吧!”张百仁摆了摆手,示意众人散去,然后扶住了晕厥过去的萧皇后,走入屋子内。

    施展道法将萧皇后唤醒,只见萧皇后一声惊呼,抓住了张百仁手臂:“百仁,我不是做梦吧?你还活着?”

    “你呀,对我实力还是没有信心,我已经修成不灭之体,谁能杀得死我?”张百仁笑语盈盈的揽住了萧皇后身躯,抚摸着其小腹:“快生了吧!”

    “就在这个月”萧皇后嘴唇动了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悲切之意。

    见此张百仁也是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将萧皇后牢牢抱住:“你放心,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的。”

    “你莫要为我们姐妹多废心思,人之一生若能活的精彩,已经足矣!活一世与两世又有什么区别?”萧皇后如水的眸子扫视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默然,过了会方才叹一口气,拿出了一本书籍仔细的研读着:“我阅遍先人的典籍,当年诸葛亮可以为刘禅洗去龙气,没道理我做不到。可惜走脱了诸葛亮的法身,不然此事或许会有转机。”

    “你莫要再去奔波了,我只想最后的日子你陪在我身边,长生不死终究是虚妄……我死后,你便将华容公主接来吧”萧皇后手掌抚摸着张百仁脸颊,整个人偎依在其胸口。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怎么会这样?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

    “外面水祸怎么样了?”萧皇后双目看着张百仁。

    “此事自然有人族大能操心,人族传承五千年,没那么容易灭亡”张百仁揽着萧皇后的身躯,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种事情不是你能搀和的。”

    “你当真不会出手?”萧皇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百姓何其无辜?”

    “你看看,每个人都想将我置于死地,现在敌友难辨,对我来说龙族与人族并没有什么区别!”张百仁揽着萧皇后胸口:“你莫要怪我心狠,须知不破不立,门阀世家在人族根深蒂固,这是一个重新洗牌,重创门阀世家的机会。”

    “百姓……”萧皇后欲要辩驳。

    “你不要总提百姓!”张百仁眉头一皱,松开了萧皇后,猛然站起身:“百姓为门阀世家提供香火、气数,提供供养,便是与我做对!我早就看透百姓的本质,有了乃就是娘。世间多忘恩负义之辈,百姓更是愚昧不堪教化,百姓兴盛一分,门阀世家便强一分,这个道理你到底明不明白。”

    萧皇后闻言不语,只是看着张百仁鬓角处仅剩下的一缕白发,眼中满是忧愁。

    张百仁一甩袖子,走出了庭院,却见少阳帝君正在不紧不慢的吞噬着天地间的太阳之力。

    “咦?”察觉到张百仁周身气机的变化,少阳帝君猛然睁开眼,顾不得打坐修炼,眼中满是骇然:“你身上怎么不见太阳神力?”

    “斩出了一具法身,专门用来修炼太阳神力”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什么?你居然斩出了一具法身?”少阳老祖闻言一愣。

    斩去法身,距离成仙就不远了。

    “你要斩去几具法身?”少阳老祖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

    “不知道!”张百仁摇了摇头:“老祖斩了多少具法身?”

    “不多不少,足足三具”少阳老祖笑着道:“一曰:夕阳。一曰:正阳。一曰:朝阳。”

    张百仁闻言一愣,随即双目上下打量少阳老祖:“你不要告诉我,朝阳三老便是你的法身。”

    “不然呢?你以为为何纯阳道观历经无数载而不灭!”少阳老祖叹了一口气:“待我找到三具法身合为一体的锲机,修炼成太阳法身,便可获得成仙的锲机。”

    “你到底是谁?”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少阳老祖。

    少阳老祖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叹一口气:“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绝不会害你。你我体内流淌着同样的血脉,同一个先祖,你我是盟友而非敌人。”

    张百仁苦笑,少阳老祖的身份他看不穿,揣摩不透。

    “你肯定是进入了太阳星,获得了天帝的传承,不然你是无法斩去太阳法身的”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你怎么知道?”张百仁闻言悚然一惊。

    “呵呵,那太阳宫殿我去也去过”少阳老祖意味深长的看着张百仁:“不过我们走的道路不一样罢了,我是选择在天帝的传承中开辟出新的道路,而你选择了继承天帝的道路。继承天帝的道路虽然会少走很多捷径,能够一步登天,但是却要继承天帝的因果。”

    少阳老祖的眼神迷离:“天帝传承虽然能一步登天,但是那些因果却足以叫人万劫不复,此生无法成仙。以前你之所以劫难重重,虽然有天帝的福泽,但却也有因果的反噬。我等身具天帝血脉,一生下来便没得选择,只能踏入太阳大道。当年我察觉到那庞大的业力后,想尽办法终究是破开天帝桎梏,踏上了另外一条路。我不如你……当年我也曾想过斩去天帝血脉化作法身,但是却失败了。”

    张百仁闻言一愣,他是第一次听到少阳老祖提及自己的过往。

    “你做得是正确的”少阳老祖低沉着嗓子:“随着你修炼的提高,获得的天帝传承越多,便会被天帝影响越大,甚至于继承了天帝散落于大千世界的精气神之后,天帝会借体重生。虽然只是一种可能,但却也不得不防。”

    张百仁闻言悚然一惊:“老祖,你以前怎么不和我说……。”

    “咳咳”少阳老祖咳嗽一声,没有接张百仁的话,只是一双眼睛自顾自的看着远方:“只是一种可能而已,而且还融合了你的精气,天帝是你,你也是你自己。”

    张百仁闻言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双目看着少阳老祖,恨不能伸出手将其掐死。

    “天帝的那一缕精气被你继承了吧”少阳老祖道。

    “怎么说?”张百仁道。

    “没什么好说的,利大于弊!只是你有时会做出一些不妥当的事情,没什么害处!这可是一次一步登天的机会,我观你周身真空自在,似乎天人合一,显然摆脱了天帝的因果”少阳老祖道:“只要你踏上天人大道,没有人能影响到你。”

    “天人大道太过于极端、霸道,并非我愿,我也是想摆脱却不能”张百仁闷闷道。

    “别想太多,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少阳老祖慢慢站起身:“天帝是何等人物,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岂会暗算自家晚辈?你太过于小瞧天帝的心胸了。”

    张百仁闻言默然,一边少阳老祖道:“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出手荡平东海,用来为你祭剑。真正的大劫是阴司,门阀世家虽有不妥,但却也是有生力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