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义之所向,太史慈战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嗤笑道:“门阀世家不折损掉根基,我心中如何甘心为门阀世家消弭劫数?我岂会甘心为门阀世家出力?”

    “而且萧皇后即将产子,我也不想离开她的身边,消除龙气的办法,我始终没有找到”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之人一个个老去,这种感觉你不懂!”

    “我如何不懂?”少阳老祖叹一口气:“随你吧!我张家的人血脉尊贵,一直都是无法无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轰!”

    就在此时南方虚空炸开,搅得天下风云动荡不休,张百仁循着那波动看去,下一刻却是勃然变色:“死了?”

    孙权死了!

    孙权战死了!

    “求仁得仁!”张百仁默然,过一会才道了一声。

    黄河

    孙权此时与北海龙王争斗不休,因为要利用长江黄河的本源来镇压水患,孙权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五成,此时面对着强势霸道的海族龙王,孙权节节败退。

    无数水府虾兵蟹将反叛,此时孙权大势已去,面对着东海龙王无坚不摧的龙爪,被逼的步步后退。

    “不肯降服我东海,是你自己选择死亡,可怪不得咱们心狠手辣!”北海龙王手中真水缭绕,杀机四溢的向着孙权而去,欲要将孙权撕裂。

    “铛!”

    孙权的长枪被北海龙王一拳击飞,然后就见北海龙王纵横虚空咆哮而起,黑色的音波向着孙权冲去。

    “大王!”

    黄忠一声吼叫,猛然长刀劈开虚空,斩断了浩荡江水,向着北海龙王七窍处斩去:“大胆龙王,休伤我家主上,还不给我速速死来!”

    “铛!”

    黄忠挡在了孙权身前,音波直接灌入黄忠周身百窍,下一刻只见那黑色音波化作了一道道真水,黄忠周身七窍流血,尚未靠近北海龙王,便已经被音波斩杀。

    “这是本王的本命神通:龙吟;又岂是你区区一届**凡胎可以抵抗的?你等虽然步入了神道,成为了水师正神,但却天生被本王克制!如今黄河本源尔等调动不得,在我眼中与普通凡夫俗子又有何异?”北海龙王不屑一笑。

    “黄将军!!!”孙权呲目欲裂:“你这孽龙,安敢伤我爱将!”

    一边说着,孙权手掌一伸,周身水汽澎湃,似乎隐约中有两条浩荡的河流在其身边如巨龙一般翻滚。

    细看那两条神龙,一条是长江、一条是黄河,此时翻滚不休动荡不止,无限杀机汇聚于周身三尺之内。

    东海龙王勃然变色,这般杀机他可承担不起,汇聚了黄河与长江的力量,足以威胁到其生命。

    “孙权,尓敢调动长江黄河本源,不顾两岸百姓死活吗?”东海龙王开口喝问,声震天际。

    孙权闻言动作一滞,眼中满是悲愤的看着身前北海龙王,气机凝固在哪里,然后慢慢退去,那隐约中形成的长江黄河本源也在散去。

    “不能动!我一旦调动了长江黄河本源,没有了长江黄河本源的镇压,长江黄河必然会肆虐,到时候死伤无数!”孙权的眼中满是杀机、痛苦。

    “小子,你还是去死吧!”北海龙王吐出一颗龙珠,化作一道蓝色流光向着孙权射去。

    孙权掌控黄河、长江的本源未免太过于危险,还是早早除掉的好,也早日免去祸患。

    “黄将军!”甘宁一声怒吼,纵身向着北海龙王杀来:“休伤我家主上!”

    “闪开!”孙权看到甘宁挡在自家身前,顿时勃然变色,欲要将甘宁推开,可惜晚了。

    “咔嚓”

    甘宁被龙珠洞穿,整个人被瞬间冰封,孙权手掌触及其躯体,却见寒冰化作齑粉消散在天地间。

    甘宁战死!

    甘宁本身是武将,自废武道神通,甘愿封神追随孙权。如今一没有气血为之依仗,二黄河、长江本源用来镇压灾祸,甘宁无处借力。

    不能施展神道本源的神祗,与普通凡人比起来,强的有限。

    纵使是神道符诏也保不下甘宁的性命。

    “主上!”太史慈纵身飞来,周身流光闪烁,一把七彩长枪散发着美奂绝伦,这一枪无视了虚空距离,直接洞穿了北海龙王的七寸之处。

    “噗嗤”

    鳞甲犹若纸片一般被洞穿,北海龙王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盯着太史慈,然后缓缓低头看向了自家七寸处,费力的抬起手掌,似乎要将自家七寸处的长枪拔掉。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逆鳞被洞穿的北海龙王不等拔出长枪,整个人已经跌入了黄河中,一双眼睛不甘的看着太史慈,满是憋屈、怒火,光彩逐渐暗淡,卷了丈许高的浪花。

    憋屈

    死的太憋屈了,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死在无名小卒手中,北海龙王心情岂是一个憋屈能形容的?

    滔天怨气在河水上弥漫,直冲九霄云层,天空中雨水变成了黑色的。

    “四弟!”

    浪头上的三位龙王此时勃然变色,南海龙王化作原型卷起千丈高的浪头,一爪抓向了黄河里的龙躯,将死去的北海龙王拽了上来。

    “四弟!”南海龙王满面悲愤,怒火滔天。

    “替……我……报仇……”北海龙王眼中火焰熄灭,唯有一双眼睛瞪大,死不瞑目的盯着太史慈。

    “吼~~~”

    海浪翻滚,四海龙王此时怒了,惊天动地的波浪卷起,两岸波涛不断冲击着孙权的神力。

    龟丞相一掌伸出将北海龙王的身躯摄取于浪头之上,东海龙王身子颤抖眼中含泪:“四弟!”

    出师未捷身先死,尚未夺取中州,自家便被人斩杀。

    怒火,无尽怒火在心中卷起。

    “二哥,替四弟报了此仇!”西海龙王面色狰狞,周身鳞片不断颤抖:“我要其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吼~~~”

    “吼~~~”

    一声声愤怒的咆哮贯穿长江黄河流域,东海龙王眼中怒火流转:“我要尔等看着,我海族如何覆灭中土,我要你中土百万生灵为我四弟陪葬。”

    “来人,鼓动波涛,水淹中州!”西海龙王怒斥道。

    “咚~”

    “咚~”

    “咚~”

    伴随着战鼓敲响,东南西北四海开始涨潮,无数水族鼓动波涛,无数的海水向着中土长江黄河倒灌而来。

    “你是何人!”南海龙王一双眼睛看向了太史慈。

    太史慈的身躯不断抖动,神体上露出了道道黑色裂纹:“东吴水师大将,某家东莱太史慈是也!”

    “东莱?”南海龙王略作思忖,随即眼中冷光流转:“好!好!好!便叫你东莱百万百姓为我四弟陪葬。”

    “咔嚓”一股惊风卷起了河面千尺高浪头,化作了一道长枪以相同的方式洞穿了太史慈的身躯。

    孙权以长江黄河本源镇压水祸,太史慈借不得长江黄河半点力量,虽然其本身有修行在身,但又岂是裹挟着海族大势南海龙王的对手?

    有无尽海浪加持,即便是在内陆,南海龙王也可以借助四海的力量。

    “咔嚓”

    “咔嚓”

    一道道黑色裂纹在太史慈周身弥漫,眨眼间扩散于全身,仿佛成了随时都可以化成一地碎片的陶俑。

    “主公保重,黄将军、甘将军在下面呆得寂寞,属下先去陪他了!”太史慈的一双眼睛看着孙权,看了孙权最后一眼,那目光中的留恋,对这花花世界的迷恋,尽都包含在这一眼之中。

    “砰!”

    话语落下,太史慈炸开,化作了残片到处迸射,溅落了一地。

    太史慈死了。

    孙权的身躯在颤抖,一双眼睛猩红的看着远处水族大军,然后看向了岸边的人族强者。

    三日的时间,人族武者、修士已经赶来此地,正在远处观望。

    “咱们要不要出手?”陆敬修迟疑道。

    “老祖不可,孙权把持了长江黄河,那可是数万神位,他若不死我等各家门人弟子何处安放?”南天师道掌教站出来阻拦了陆敬修的话。

    “确实如此,往日里孙权有张百仁的支持,咱们不好动手。张百仁与孙权关系莫逆,我就不信孙权战死,张百仁能坐得住。若能将张百仁拉下水,何须咱们费力气?”琅琊王家一位老祖抱着檀木盒子:“静观其变便可,我倒是巴不得那孙权战死。”

    “陛下!”

    尉迟敬德与程咬金看向了李世民。

    李世民闻言沉默,过一会才道:“我等武者,在长江黄河与人交手会压制半数的实力,待到那龙族水师上了岸,在做计较也不迟。”

    “唉!”

    秦琼叹了一口气,孙权战死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你找死!”

    孙权眼睛猩红,猛然人枪合一,化作一道虹光向着南海龙王刺去。

    “我有四海加持,岂是你区区黄河长江水神能对抗的?”南海龙王摇了摇头。

    “为死去的将军复仇!”

    “我等和他拼了!”

    “保护主公!”

    就在此时孙权身后的程普、韩当、周泰、陈武、丁奉等东吴大将纷纷一声声怒喝,夹杂着惨烈的气势,向南海龙王扑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