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孙权之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明知事不可为,但却偏偏迎难而上,当知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愚忠、为别人付出自己的性命虽然愚蠢,但却是心中道之所向,信念之所往。宁死无悔,决不后退。

    纵使此时借不得长江黄河之力,也要以蝼蚁之躯去撼泰山。

    “孙权,你难道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下属为了你战死?你的兄弟情谊,难道还比不上你与那些素昧平生百姓的性命?在不叫你的兄弟动用黄河本源,本座可要下杀手了!”南海龙王仿佛戏弄老鼠一般,不断的将东吴水师击飞,一双眼睛看着孙权:“选择权在你!”

    “你们快走啊!”

    瞧着舍生赴死的自家兄弟,孙权眼睛红了,此时咆哮着怒吼。

    “我等岂能舍弃主上独自苟且偷生?”程普眼中满是凝重,一把长刀向着南海龙王劈去。

    “砰!”

    一爪落下,程普阵亡,神道本源被彻底抹去。

    南海龙王的力量太强了,尤其是加持了龙珠之后,更有四海加持,已经有了法则的气息。

    “砰!”

    又一爪,周泰的脑袋仿佛西瓜一般爆开,一双眼睛至死都在死死的盯着孙权,眼睛里满是无怨无悔的壮烈气机。

    “蝼蚁而已!”南海龙王看向了孙权:“你若再不放开黄河本源,陪伴了你近千年的兄弟,可都要被本座斩尽杀绝了。”

    “我和你拼了!”孙权眼睛充血,怒火冲霄般向着南海龙王扑去。

    “砰”

    一掌落在了孙权的胸口,然后就见孙权化作一个火球爆开,南海龙王面无表情的将龙爪插入了陈武的胸口。

    “砰”

    一声巨响,陈武炸开,灰飞烟灭。

    虚空神光流转,孙权重生,呲目欲裂的看着南海龙王。

    “你看看,为了一些不相干的百姓,置数百年兄弟情义为无物,当真是薄情寡义之辈,你若在不放开黄河禁制,你这些兄弟就要被孤杀光了”南海龙王不紧不慢道。

    “大王,义之所向,无怨无悔!我等兄弟宁死不屈,大王切不可因为我等而害了汉家无数百姓,我等死得其所!”丁奉眼中含泪,面色狰狞的扑向南海龙王:“来吧!来吧!人生艰难唯有一死,我早就活够了。”

    “砰”南海龙王面无表情的将丁奉化作灰灰,神祗没有了神道力量加持就是比之普通人还不如。

    “将军,保重!”

    “主公,末将日后再也不能伴随你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了!”

    “主公,日后还请带我回到故乡,在我坟前浇上一壶浊酒!”

    “主公,永别了!”

    “……”

    这是孙权手下最精锐的士兵,最精锐的心腹、爱将、兄弟,此时被南海龙王一个个斩杀殆尽,彻底自天地间抹去。

    “孙权,果真负心薄幸,为了无关百姓牺牲了为你立下汗马功劳、陪你南征北战的兄弟,值得吗?”南海龙王停手,此时天地间唯有孙权一人,其手下人马被斩杀的干干净净。

    “值得吗?”孙权怒发冲冠,周身衣袍鼓荡,手指攥紧了手中的长枪:“我人之情谊、大义,岂是尔等畜生能明白的?”

    听了孙权的喝骂,南海龙王也不恼怒,只是笑眯眯道:“我倒要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说着话南海龙王一爪抓出,瞬间与孙权战在一处,不过三五个回合孙权已经爆开。

    一次

    两次

    三次

    ……

    日后西斜,孙权死去活来也不知多少次,南海龙王终于停手,一双眼睛看着孙权:“你倒是顽强,只是不知你的道义,能不能救得了你。”

    “畜生!我绝不屈服!绝不会舍弃我身后的百姓!”孙权单膝跪倒在地,口中咳着金黄色血液。

    “呵呵,人族……”南海龙王一双眼睛扫过远处看热闹的人族高手:“你怎么不和人家学学,不知枪打出头鸟吗?”

    “你杀不死我,我与黄河、长江融为一体,只要你无法剥除我的神位,你就无法杀死我!杀不死我,你就休想肆虐洪水害我中土百姓!”孙权不屑的看着南海龙王。

    “真以为你能和我海族对抗?若非怕坏了中州水脉沾染上因果,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南海龙王俯视着孙权,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愚夫,既然冥顽不灵,那就看你用生命守护的百姓如何废你神位,叫你因果反噬而死的。”

    “这场游戏结束了!”南海龙王不去理会孙权,而是举起了手掌:“擂鼓!出击!”

    “咚!”

    “咚!”

    “咚!”

    战鼓敲响,瞬间江河荡漾起层层涟漪,长江黄河仿佛是沸腾的开水一般节节拔高。

    “杀!”

    东海龙王一声令下,无数虾兵蟹将上岸,向着无辜百姓杀了去。

    哭爹喊娘之声响起,瞬间鲜血染红了泥土,河水变成了殷红色。此时南海龙王的声音响彻长江黄河水域:“我四海不欲与人族为敌,但是长江、黄河水神孙权杀我龙族的龙王,此仇不报我龙族岂非威严扫地?尔等人族莫要怪我水族心狠,要怪就怪孙权,是他杀我龙族的龙王,是他激起了我人族的怒火,是他将我海族引来的,孙权不死,杀戮不止。”

    孙权不死,杀戮不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霎时间无数怨气冲霄而起,铺天盖地的向着孙权汇聚而来,仿佛是一条条毒蛇般将孙权缠绕住,不断撕咬着其周身百窍。

    “孙权,都是那长江水神,不然我等岂会遭受如此灾祸”一劫后余生的大汉此时看向黄河方向破口大骂。

    “孙权,你这狗贼,若非你我儿岂会被淹死?”一个老妇人破口大骂着孙权,无尽怨气冲霄而起,向着孙权缭绕而去。

    “孙权,若非你惹怒了龙族,我等又岂会遭受灾祸?”

    “妈妈,还我妈妈!”有孩童在哭喊,不断怒骂着孙权。

    “长江水神,你还我妻子!”

    “你这害人的恶贼,凭什么做我人族水神!”

    “救我!谁来救我啊!”一个被长枪刺穿了胸口的汉子,瞧着面色狰狞的蟹将,眼中满是绝望,他偏偏不去喝骂蟹将,反而去指责水神:“孙权,若非你不尽责,水族岂能肆虐我人族土地?我纵使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孙权,你凭什么坐上神位!”

    “……”

    无尽的怒骂、诅咒化作了一缕缕黑烟,仿佛毒蛇一般吞噬着孙权的神体。

    “愚昧!人性劣根莫过于如此!”李世民面色变了变

    王家老祖嘲笑着道:“这些百姓就是贱皮子,天生就喜欢被人压榨。纵观古今,为民请命者有那个落得善终?不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就是,谁若是为百姓做主,那可真是大傻子!”琅琊王家的老祖不屑道:“天生下贱的命。”

    “孙权死定了,他不但死定了,而且还不得好死!”陆敬修摇了摇头,面色难看道。

    “咱们要不要出手,难道任凭海族屠戮百姓?”终究是有良心未泯之人开口。

    “呵呵,说得哪里话,不到危机关头,咱们出去岂会被百姓感恩戴德?”河东崔家的家主摇头晃脑道。

    “蠢货!愚民!”

    涿郡,张百仁忽然抛下了手中棋子:“不值当人可怜。”

    “百姓也是被人蒙蔽了”袁守城弱弱的解释了一句。

    张百仁对面的萧皇后放下棋子,面色不甚好看,眼中满是无奈之色,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看着那滔天的怨气,却将话堵在了嗓子里。

    虚空扭曲,张百仁身上一道气机合道冥冥,不着痕迹的向黄河而去,

    “天意如此,又能如何?”

    孙权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无奈之色。周身黑烟缭绕,面对着怨气的撕咬,眼中满是平静。

    “后悔乎?”

    冥冥之中孙权似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向自己走来,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只求问心无愧,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孙权开口,掷地有声。

    “只是希望你能出手救助百姓于水火之中,百姓愚昧需要教化,岂能不教而诛!”孙权口中咳出了黑色血液。

    “不教而诛……”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可还有何遗言?”

    “代我找到大乔……孙策,为兄感激不尽!”孙权竟然跪倒在地。

    不待其跪下,眼前的恍惚人影已经不见了踪迹,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是幻境。

    场中众位大能不能察觉张百仁的气机,西海龙王得意的俯视着孙权:“你敢与我海族做对,后悔乎?”

    “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孙权面色平静,一双眼睛扫过海族:“你们会遭受报应的!”

    话语落下,孙权周身神体被那怨气腐蚀,魂魄一声哀嚎灰飞烟灭,唯有一道淡蓝色符诏悬浮在虚空。

    “轰~~~”

    孙权一死,江河在无人压制,接着便是十几丈高的洪水涛涛向着两岸卷去,堤坝瞬间冲溃,山头被埋葬,无数百姓刹那间来不及高呼,便已经死于非命。

    “水神符诏!”

    没有人去关注百姓,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那符诏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