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曹家因果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长安城必破!

    破了长安城,吞噬了长安城百万百姓的血气,然后再将百万百姓转化为僵尸,到那时自己便可以有了横扫天下的根据地,横扫天下的实力。

    “丧心病狂,你为了提升实力,居然要拿长安城百万百姓为祭祀的血食,简直是丧心病狂至极!”秦琼眼中杀机流转,瞧着曹操横扫城头的手掌,一双眼睛呲目欲裂。

    手掌过处,城头上士兵尚未来得及哀嚎,便已经化作了一具具干尸,全身血液精华尽数为曹操掠夺,化作一条血色神龙被其吞入腹中。

    “该死!”

    数千长安城精锐战死,死的无声无息,程咬金气的肺都要炸了,打得那典韦抱头鼠窜。

    “这是我长安城的精锐,他们可以惨烈战死,但绝不能死的这般不明不白毫无声息”秦琼纵身而起,摆脱了对手,向着曹操迎上去。

    “哪里走!”秦琼想走,却被对手纠缠住,夏侯惇虽然打不过秦琼,但将其纠缠住还是可以的。

    数千士兵战死,城下李唐精锐虽然眼中露出了恐惧,但却依旧义无反顾的登上了城头。

    自己背后就是父老乡亲,是自己要守护的人,自己能往哪里走?

    “曹孟德,你敢对寻常士兵下狠手,我势必与你鱼死网破!”秦琼呲目欲裂。

    尉迟敬德虽然不说话,但手中的劲道却又加了三分,打的许褚不灭之体裂开,本源受创。

    此时曹营各路武将纷纷围聚上来,秦琼三人瞬间被压制住,不断的节节败退。

    曹操眼中杀机流转,声音冰寒彻骨:“杀我?今日我不但要屠了长安城,更要将你们三个的精气神尽数吸收。不但这长安城中的百姓要死,就算你们三个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曹操,越王杨桐就在城中,你敢无礼?”秦琼被乐进轰飞,撞在了城墙上,口中鲜血喷出,整个城墙抖了三抖。此时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猛然高声怒喝。

    “越王杨桐?是何来历?”曹操闻言动作一顿:“老夫从未听闻杨桐的名号。”

    “哈哈哈,你不曾听到杨桐的名号,那你一定听过大都督的名号!越王杨桐乃前朝血脉,受大都督张百仁护持,你敢对越王无礼?”程咬金砸在了秦琼身边,周身血肉模糊,张辽与徐晃携手一击,绝非其能抵抗。

    “张百仁?”曹操闻言一愣,想到自家儿子亲率手下大将前往涿郡,嗤笑了一声:“你们说的张百仁,莫非是涿郡那个?”

    “正是!”尉迟敬德摆脱战场,落在了程咬金与尉迟敬德身边。

    “怕不已经是个死人了,张百仁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今日莫说张百仁来了,就算天师道张道陵复活,我也要屠了长安城!”曹操眼中满是冷光。

    一边尉迟敬德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不曾想张百仁的名号居然不曾压住曹操。

    “无知者无畏,你怕是不知大都督的厉害!”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远方一道老朽的身躯缓步来到长安城前,一双眼睛古井无波的看着曹操。

    “你又是何人?”曹操问了一句。

    老叟面框枯瘦,骨瘦如柴没有二两肉,看起来便是一副贫苦人家的老农。

    “五百年不见,当年的魏武大帝何等意气风发,日月星河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老叟叹息了一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曹公已经变了,可谓物是人非!”

    曹操闻言面色一变:“原来是一位故人,你莫要装神弄鬼,还是速速道出来历。”

    “老夫张衡是也!当年我天师道壮大,少不得曹公鼎力相助,就连曹家墓地、地宫,都是老夫亲手设计的!”张衡叹息一声,眼中满是追忆。

    眼前老叟居然是张衡的另外一尊法身,此时长安城被屠,张衡也终究坐不住了,不得不站出来阻挡:“还望大帝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放过长安城的百姓。”

    “原来是张衡道长,你既然知道天师道发展离不开本帝的大力支持,那你就更应该报恩,天师道之所以能壮大发展,全是我曹家的功劳,你天师道理应重新投靠我曹家才是!”曹操一双眼睛盯着张衡:“道门讲究天地君师亲,当年天师道是本帝麾下的一员,曹冲更是法师亲收的弟子,法师以为然否?”

    张衡闻言面色更是苦涩了三分,沉默许久才叹息一声:“俱往矣!”

    “你既然不顾往日恩情,那你现在是来阻止我的?”曹操闻言眼中阴冷之意开始升腾。

    “老道是来报恩的”张衡叹息一声:“丞相能化作飞天旱魃,皆是因为老夫的点化,此乃因果。老道不愿看丞相坠入歧途,涿郡张百仁万万不是丞相能招惹的起的。丞相心中若有慈悲怜悯,还请速速离去吧。”

    “离去?我等前朝孤魂野鬼,天下之大何处能够容身?区区一个后辈而已,老夫岂会畏惧!你休要诓我!”曹操本来狡诈多疑,此时心中不免升起一股迟疑。

    张衡摇了摇头:“都督乃千古第一人,一身实力通天彻地,绝非丞相能抵抗的,老夫言尽于此,丞相好自为之吧。”

    不去看曹操面色,张衡说完便要离去,却被一边程咬金喊住:“道长,你可不能走,你若走了,城中的百姓怎么办?”

    “我留在这里又能有什么用?我的修为还及不上你,留在这里也不过杯水车薪,多一个送死的”张衡摇了摇头。

    “哼,什么千古第一人,老夫素来谋而后动,既然动手怎么会不查清其底细,他修行不过五十年,什么千古第一人,简直是可笑!今日我便屠了这长安城,他若不来便罢,若来我便将其一道杀了!”曹操眼中满是戾气。

    “道长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老夫还需要天师道的助力”曹操看向了张衡,一边乐进上前,挡住了张衡的路。

    就在此时,远方忽然有歌诀传来,渺渺茫茫大音若兮:

    “流转金精养万神,自然不死得长生,

    莫学世人贪欲乐,役役终成一聚尘。

    无名无状强而名,一身精气神最灵,

    灵药不干他外物,阴阳相制必当成。”

    随着歌诀落定,只见长安城头的八角楼上多了一袭紫衣,头戴玉冠,冠上插一玉簪,周身气机淼淼仿若与天地合为一体,肌肤晶莹细腻犹若温玉的道人。

    道人鬓生白发,面容看不真切,一眼望去似乎犹若是朦朦胧胧的众生相,像你、像我、像他、像众生,心中念转,在看去便是一种面目。

    “大都督!”

    程咬金三人瞧着城头的青年,忍不住热泪盈眶,心中激动难以言喻。

    “都督,你怎么来了?”秦琼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不去理会三人,张百仁眼中扫过全场。

    “你是何人!”瞧着张百仁,曹操顿时面露警惕,明明道人就站在那里,但在自己的感知中却是一片虚空。

    “阁下是大汉丞相曹操?”张百仁道了一声。

    曹操闻言不由自主应声:“正是!”

    “见面不如闻名!”张百仁淡淡道。

    “放肆,丞相也是你能诽谤的!”曹操身后夏侯惇站出来怒喝一声。

    “道长怎么一走了之?贫道可不曾听说北天师道还有养旱魃的术法”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张衡:“此因果皆因你而起,道长还需给我一个交代。”

    张衡苦笑:“若李唐天子叫我占乂风水,寻龙探地,老道能拒绝吗?”

    拒绝?

    便是灰飞烟灭的局面。

    天子旨意谁敢违背?

    张百仁懂了!

    “你好歹也是我张家子孙,由你来收拾残局,也是化解了因果”一边说着只见张衡化身抛出一根手杖,整个人便要趁机遁走。

    “道长还是留下吧”张百仁屈指一弹,虚空一片扭曲,只见那老农错愕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好神通!我这一手术法足足祭炼了几十年,风里来火里去,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轻描淡写的破解。”

    “你既然来了,我儿曹丕何在?”曹操打断了场中对话,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等不及了?那本座就送你去与曹丕团聚!”张百仁叹一口气,缓缓拿出了心灯。

    “你将他杀了?”曹操的眼睛都红了:“曹植?曹冲何在?还有甄宓,那贱人今何在?”

    张百仁动作一顿:“甄宓,丞相想要见你,你便出来与他见一面,也好叫其死心。”

    虚空一团气机汇聚,甄宓身形出现在张百仁身边,扫过城下的曹家大军,一双妙目落在了曹操身上,眼中露出一抹感慨:“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再见面已经物是人非了。”

    “甄宓,老夫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我曹家?”曹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甄宓。

    “呵呵,你是待我不薄,但曹丕那狼心狗肺的东西欲要我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此仇我岂能不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