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不该出现世间的一剑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诛仙四道神祗乃至于阵图都是天地之力孕育,自然也不会超脱于天地之外,旱魃天生便能勾动地火,借助地火之力修炼,此时曹操能想出以地火之力驱逐诛仙剑气,确实是不同凡响。

    张百仁见此面带嘲弄之色:“不过是我的一道诛仙剑气而已,能驱逐倒也算不得什么!”

    诛仙剑气、诛仙剑意,诛仙剑气与诛仙剑意结合,又是一个质的提升。然而在诛仙剑气与诛仙剑意之上,还有至高的诛仙法则,那才是真正的立足手段。

    “当年你以此剑气创伤李昞,重伤黑山,我曹家便已经注意到了你的手段,这些年不断寻找破解的办法,前些年才有些眉目”曹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转眼间伤势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曹操:“阁下乃我人族的一代人杰,何必逆天而行,还是速速束手就擒的好!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呵呵!”曹操冷然一笑:“束手就擒之后,再被你宰了吗?”

    “冥顽不灵!”张百仁骂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掌中风雷汇聚,世界的气息流转,法天象地运转,掌中世界开辟,笼罩了方圆里许虚空,向着曹操抓了过去。

    “主公小心”后方传来曹家武将一声惊呼。

    曹操摇了摇头:“大都督未免太过于小瞧老夫!”

    “轰!”

    地动山摇,曹操不动如山,脚下地火此时猛然爆开,化作了岩浆冲霄而起。

    “砰!”

    面对着天地之力,张百仁法天象地被打回原形,一双眼睛看着那爆发的岩浆,此时冲霄而起,向着长安城飘落而去。

    “你施展神通竟然不顾百姓生死,果然已经坠入了左道,已经不配称之为人族”张百仁目光微冷,袖里乾坤张开,爆发的岩浆被其收敛得一干二净。

    “哦?我不配称之为人族?那你呢?”曹操立于岩浆之上,仿佛魔神般俯视着张百仁:“你踏入天人大道,即将蜕变为天人种族,你还是人族吗?”

    张百仁扫过曹操,冷然一笑,也不答话,只是细腻洁白的手指先天雷光闪烁,再次向着曹操打了过去。

    曹操勾动地火,已经在脚下形成了火山,张百仁要将其逼退。

    在曹操身后,此时曹家诸位旱魃将士纷纷运转真身,勾动本源,不过刹那间脚下地火纷纷爆发,将诸位武将笼罩其中。

    “邪魔外道,该诛!”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

    好在此时天空中暴雨连绵,脚下洪水翻滚,抵消了岩浆暴发的大部分灾难。

    “砰!”

    先天神雷炸开,逼得曹操后退了七八步,地下出现了七八个岩浆之坑,滚滚岩浆不断喷薄而出,叫张百仁变了颜色:“看来我要认真了,若任凭这岩浆肆虐下去,只怕长安城都要被熔炼。”

    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手掌一招下一刻只见脚下数十把长剑飘摇而起,悬浮于其身前。

    弹指间手指弯弯勾勒,虚空中星河延绵,将曹家众人困在了星河之中。

    指画星河!

    “魔神!”

    自诛仙剑本体内,一缕魔神的力量化作一道模糊虚影,附着于诛仙剑气之上,自张百仁体内迸射没入了身前的一把长剑之中。

    咔嚓

    纵使是有张百仁维护,此长剑也难以承载住张百仁真正一记剑气的力量。

    剑气,有剑才有气!无剑之气,岂能称之为剑气?

    神祗散发出的剑气,只能说是一半的诛仙剑气,须知诛仙四剑内孕育了四道魔胎,随着这些年张百仁南征北战,四道魔胎早就孵化了出来,化作四道魔神。

    内圣外王,四道神祗是驾驭四道魔神的,双方力量合二为一才可称得上是一道完整的剑气。

    对于曹操这等乱世枭雄,张百仁心中已经下了必杀之心,一道真正诛仙剑气纵使是斩杀不得曹操,也必然会重创其本源,叫其再度陷入沉睡。

    到那时曹操还不是任由自己拿捏?

    随着张百仁灌注剑气,虚空变得昏黄,沾染上了一道道血色,天空降落道道血雨。

    电闪雷鸣,无穷闪电在云中穿梭纠结,不断压低云头向张百仁打来。

    真正的诛仙剑气第一次面世,诛仙四剑、四神不容于天地,此时不到灭世之时,天地自然不许诛仙四剑出世。

    一道道雷霆锁定了张百仁,亦或者说是锁定了其身前那般裂纹斑驳的长剑,惊天霹雳不断滑落。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天地茫茫,众人心神据都在刹那间被其手中长剑所夺,舍此之外再无旁骛。

    张衡的法身身子颤抖,仿佛中了梦魇一般,明明内心不断告诫自己移开目光,但是其阳神已经被杀气所迫,不能自主,自家的精气神在不断顺着肌肤溢出,不由自主的向着那碎剑祭献过去,被那裂纹密布的长剑吸收。

    张衡尚且如此,一边秦琼、尉迟敬德、程咬金等人更是不堪,以往体内指挥如意,心气合一的气血,此时居然不再接受心猿的驾驭,纷纷冲破毛孔的封锁,一道道血红色气机像是长龙一般向着此一剑祭祀而去。

    在三位大将身后,长安城头数千士兵此时面色惨白,周身气血不断顺着毛孔蒸腾。

    长安城中无数百姓面色苍白,精气神被一点点抽离。

    然而张百仁脚下的水族更惨,一个照面便被那一道诛仙剑气吸得精气神涣散,尽数化作了一具具干尸,浩浩荡荡的气血、精气神仿佛万流归宗一般向着张百仁身前裂痕无数的长剑涌去。

    不单单是活着的人、妖,曹操身后的曹家大将,此时亦被那一道长剑夺了精气神,周身死亡本源乃是诛仙剑气的最爱,滔滔不绝的本源气机向着张百仁狂通而去。

    “镇!镇!镇!给我镇压!”曹操不断咆哮,催动龙气镇压着自家体内的气血。

    张百仁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群雄,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劈下来的刑罚,张百仁大袖一挥长剑瞬间迸射而出。

    “咔嚓”

    长剑在飞驰的途中不断碎裂,然后轰的一声崩溃,化作了无数细小碎片,裹挟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向曹操冲去。

    “给我死来!”

    曹操还能反抗,天子龙气确实是神异,只见曹操周身岩浆升腾,伴随着天子龙气向张百仁的攻击迎去。

    看着那斩来的长剑,曹操纵使是拼尽全力也知道,这一剑自己挡不住!

    就算是那一剑破碎,化作了无数的碎片,自己也挡不住。

    “滋啦”

    剑光与火龙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地脉的气机便被瞬间杀死,然后那无数碎片毫无阻碍的打入了曹操体内。

    天地间虚空静止,万物凝滞,时光在这一刻似乎定格。

    “好可怕的剑!”过了许久,才见张衡回过神来,看着自家更加苍老的手臂,眼中露出一抹苦涩:“这一把剑不容于天地,不该存在于人间。”

    “轰隆!”

    惊天动地的霹雳连绵十里,将张百仁的身形掩埋。

    天地不可欺,无尽的刑罚垂落,瞬间将张百仁吞没。

    一边尉迟敬德苍白着面孔,看到被雷法埋没的张百仁,再看看静立不动,拼了命吞纳地火之力的曹操,眼中满是悚然:“这一剑,曹公接下了吗?”

    “砰!”程咬金瘫坐在地,任谁都不会想到,至道强者还有缺血虚脱的一天。

    那一剑太霸道,只是几个呼吸间就掠取了程咬金体内的二十分之一气血。

    瞧着站立不动狂吞地火的曹操,再看看被雷光淹没的张百仁,秦琼眼中满是悚然:“谁胜谁负了?”

    仅仅只是余波,便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那直面此剑的曹操,又该是遭受到了何等打击?这般强大的气机当真令人毛骨悚然。

    “主公!”曹家众将士瞧着面色灰敗的曹操,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若非张百仁被天罚包裹,众人早就趁机上前将其碎尸万段了。

    瞧着曹操,众人将其牢牢包裹住,防备来自于长安城的偷袭。

    “真是可怕的一剑!”远方酆都大帝手中提着一道白色人影,此时看着长安城中被雷法包裹的男子,眼中满是悚然,面露犹豫之色:“到底该不该出手?”

    “怎么办?人我都抓来了,怕再也没有后退的余地!”酆都大帝此时面色犹豫,虽然隔着百里,但张百仁那一剑散发出的气机却将他吓到了。

    黄河战场

    水魔兽一掌劈开了李世民,手中寒气流转,刹那间将李世民冰封,此时忽然察觉到远方传来的那一股熟悉波动,手臂一哆嗦,灵珠差点跌落在地,一双眼睛骇然的看向远方:“这股气机,老祖我怎么这般熟悉?为什么我的身子都在颤抖?”

    “轰!”

    李世民气血迸发,趁机崩碎了寒冰,然后一剑刺入水魔兽体内,面色狰狞道:“孽畜,还不速速给我死来!”

    “错觉!一定是错觉!”水魔兽收回目光嘀咕一声,然后看向了胸口的长剑。

    ps:补盟主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