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燃灯化形,万佛之祖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气数乃生死存亡之道,气数存则得活,气数尽则必死。

    张百仁有五位先天神祗加持,气运浩荡无量,而且诛仙四神乃是应天地气数而生,有无穷伟力加持,主截杀天机斩灭万物,有不可匹敌不可预测之威能。

    天地万物无不可杀之物,无不可斩之法。

    “战场之事不急,各大道观出工不出力,这些老家伙真身依旧在轮回中沉睡,显然还不到危急关头,待我先炼化了心灯内的曹家强者,然后在思忖如何镇压水魔兽!”张百仁一步迈出盘坐在长安城外翠屏山头,拿出了宝灯,不断催动法诀炼化着宝灯内的众位旱魃。

    酆都大帝此时狂笑,面色狰狞的看向张百仁:“张百仁,我纵使是死,也绝不会像你屈服!”

    “屈服?”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何须你的屈服?将你彻底炼化为心灯一部分才是最好的选择。”

    张百仁不断施展神通,心灯内的符文不断向着酆都大帝侵袭蔓延,一道道熊熊火焰卷起,将酆都大帝团团围住,顺着其毛孔、周身百窍向五脏六腑钻去。

    有张百仁的加持,酆都大帝不过挣扎了盏茶时间,已经被铜灯化作了一枚符文,一枚金色的符文在铜灯内漂浮演变。

    一边曹操以及曹家众位强者变了颜色,曹操高声道:“都督,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曹家底蕴深厚,都督难道当真要斩尽杀绝不成?”

    “你都已经进入了铜灯内,还啰里吧嗦说什么?我费尽千辛万苦将你捉来,总不能将你在放出去”张百仁道了一声,下一刻无数火焰伴随着符文将曹家众人笼罩住。

    “父亲!”一边曹丕以及曹洪等人看着被火焰缭绕的曹家众将,眼中满是骇然:“怎么会?你等怎么都被张百仁抓来了?”

    曹丕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自家底蕴竟然都被人家一锅端了,当真是耸人听闻。

    “这贼子太过于难缠,主公也无可奈何!只能等诸位军师日后寻了空子,再想办法将我等救出去”乐进在火焰中挣扎,周身肌肤扭曲,却没有叫喊出声。

    这火焰灼烧的是灵魂,灼烧的是本源,任凭你千劫万磨之体,也阻挡不得此火气的力量。

    伴随着一道道闷哼,曹家众人尽数化作了灯火内的一道符文,然后只见此时琉璃盏内乾坤震动,朦胧虚幻的空间竟然涌现出地水风火,然后虚空壁障不断蔓延,那一道道符文化作了世界胎膜的符文,不断抵御着虚空的力量。

    此时琉璃盏内虚空开辟,竟然欲要演化出一方无量神国。

    乾坤震动,虚空扭曲、折叠、拉伸,灯芯得了曹家众人、酆都大帝的神力加持,竟然化作了一尊佛陀,这佛陀容貌与观自在一般无二,就见那佛陀坐镇虚空,平了地水风火,镇压着无极世界。

    “阿弥陀佛,吾道成矣!有此神国,当可接引佛门无数众生,开辟出极乐净土!”观自在所化的佛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在其身后无量佛光笼罩虚空世界,照进四方寰宇,一道道金黄色的丝线自虚无中来,没入了佛陀真身之中,然后只见佛陀手掌一招,宝树婆娑黄金神国不断塑造,佛门中无数信徒此时被那一道道黄色丝线接引而来,落入了神国之内,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因果法则与香火之力,大乘佛法果然玄妙”瞧着那不断被接引而来的佛门信众,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都督觉得如何?”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此时人族正值大劫,佛门香火信仰前所未有的浓烈,不过刹那佛门国度已经形成,宝树婆娑一切富贵尽在其中,数十万信众的魂魄居住其中,日日夜夜念诵佛经加持信念于佛陀之身,使得此佛陀之身有无尽之力。

    “妙不可言!”张百仁缓缓松开手中琉璃盏,下一刻只见琉璃盏一阵扭曲,身形竟然化作了其内巨佛的样子,然后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和尚万佛之祖燃灯,见过道友。”

    “万佛之祖燃灯?”张百仁闻言一愣,看着眼前的观自在,除了头上发鬓变了模样,身上白色衣衫化作袈裟外,并无多少改变。

    “妙!妙!妙!你体内的佛国,可为佛门之根基,当得起万佛之祖,佛法之根基!”张百仁笑着道:“接引、燃灯,你已经修成了两尊化身,三才已经成其二,这第三尊化身何时成型?”

    “不知!天机莫测,张衡等人苦修千年法身尚未完全凝固,我托都督的福,受道德天尊遗泽加持,几十年内法身已经修成了大半,剩下的一尊不敢苛求,只能遵从天数。”

    “你这尊法身成是成了,但却还有些弱,唯有日后大乘佛法传入中土,大乘佛门大兴,你这具法身以及佛国才算是彻底凝固!”张百仁略作推算,眼中智慧火光流转:“什么时候你的佛国化虚为实,如马祖一般,便可踏入玄妙莫测之境。”

    “此境如何?”观自在道。

    “不朽也!”张百仁摇了摇头,他有诛仙剑图,也算得上是触及到了不朽的门路。

    “化虚为实,难如登天,比成仙还要难!非有大机缘、大毅力不可成!”观自在摇了摇头。

    就比如说人的精神力、思维,乃妙妙莫测之物,想要将其化作实质可以触及,近乎于不可能。

    张百仁闻言笑而不语,一双眼睛看向观自在:“你且去吧,如今天下受劫,可正是传播信仰的大好机会。”

    观自在一双妙目看着张百仁,然后道:“大娘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相助其找回记忆,然后解释清楚,此事是我算计失误,酆都大帝此人狡猾至极,你可要盯紧了,切莫叫其寻到空子钻出来”张百仁叮嘱了一番观自在。

    “我已修成法身,可以点醒人的前世今生,若大娘转世投胎,我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观自在道。

    “多谢了!”张百仁对着观自在郑重一礼。

    “你我乃是道侣,修行之路互助,求仙之路劫难无数,你不辞余力助我,我自然也会助你!你的事便是我的事!”观自在道。

    道侣,好多人其实想错了,并非单指情侣,而是指朋友。

    道侣,修行之路的朋友,志同道合之人也。

    若将道侣想成情侣,未免太过于狭隘。

    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鬓角处的白发:“你当真要踏入天人大道?”

    “我已经拖延的够久了,以前将情丝寄托于承乾身上,谁曾想承乾不堪造就,被人暗算。后来又将情丝寄托于公孙姐妹身上,如今公孙姐妹转世轮回,我已经拖延的够久了,怕是再也拖延不下去了。”

    “七夕呢?”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当母亲踏入天人大道,父亲归天,承乾死去的那一刻,我的亲情已经斩去!如今唯有爱之情丝尚存一缕!”张百仁闭上眼睛,鬓角处白发黑发在不断流转交替,显然是你张百仁在压制自己的蜕变。

    “我倒是有一门偷天换日的法门”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是何法门?”张百仁道。

    “你将情丝斩去,隐匿于七夕的血脉之内,只要七夕此生不动情、不结婚,你便可无忧!七夕有你的血脉,可以转移你情丝的力量”观自在道。

    “有如此妙法?”张百仁一愣,随即道:“对七夕有些不公平。”

    “爱情如梦似幻,壁如朝露,乃是空幻而已,为一念之间,并不存在!七夕若能堪破情关,此生必然大有成就,第二个张百仁便是她!”观自在道。

    佛门看穿七情六欲,其实与踏入天人大道并没有多少差别,只是没有斩去罢了。

    “若七夕坠入情网呢?”张百仁道。

    “你不会叫七夕坠入情网的!”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不可怕,他毕竟是人,有七情六欲牵制。但踏入天人大道的张百仁,可以称得上是恐怖了。

    到那时张百仁无法无天,感应天人之微妙,天下万物无不可斩、无不可杀,众生俱都为蝼蚁,到那时必然是一场天灾。

    见到张百仁面色迟疑,观自在道:“七夕继承了你的血脉,一旦动情孕胎,必然会消耗本源神血的力量,到那时七夕想要成道近乎于不可能。修行虽然不禁七情,但纵观古今,也不见有孕妇能成道的。承乾已死,你总不能叫七夕步其老路吧。”

    “情之一字最难堪破,就连我自己也是缕经磨难才可看穿,我怕七夕挺不过去!”张百仁迟疑道。

    “没得选择!你若想七夕长生,那就必须叫其元阴无漏,斩破情关!而且七夕会继承你的气运,与你一损即损一荣俱荣,若七夕所托非人,到时候反而会牵连到你,折了你的气数,成仙之路一点马虎都要不得!”观自在目光灼灼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