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人性易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中土神州以及算上无量四海,除了那些不知多少万年前的先天神祗、老怪物之外,能够斩开青龙星宿之力的人绝对不多,无怪乎四海龙王变色。

    “麻烦了!”水魔兽摇头晃脑道:“速战速决!”

    东海龙王闻言心中一惊,能够被水魔兽称之为麻烦的麻烦,绝对不是寻常的小麻烦。

    “给我定!”

    东海龙宫,诸葛孔明祭出羽扇,欲要做最后的抵抗。

    虽然面临着青龙恒的反噬,但是做人就要讲究信用,不论面临着什么危险,自己既然答应了四海龙王,那就一定要说到做到,绝不会因为有危险就放弃。

    一诺千金,这是属于那个时代的特色,那个时代的信念。

    为了洗去刘禅身上的天子龙气,诸葛亮不惜与东海结下大因果,面临着青龙星宿反噬的危险。同样,为了完成东海龙王的诺言,诸葛亮不惜以性命来维持青龙恒的运转。

    只要七星灯没有毁灭,那一切皆有逆转的可能。

    羽扇挡住了张百仁太阳法身的镇压,就在此时只见冥冥之中一根手指弹出,还不待诸葛亮反应,水星已经被推回了原本的轨道。

    很显然,这一场博弈张百仁的太阳法身胜了,胜的轻而易举。

    “轰!”

    青龙星宿的力量被张百仁一指弹回来,循着冥冥之中因果向场中镇压而下。

    “砰!”

    “砰!”

    “砰!”

    七盏灯火纷纷爆开,火油到处飞溅,惊得无数虾兵蟹将纷纷惊呼退了出去。

    “砰!”

    诸葛亮一声闷哼,身子轻轻一阵颤抖,眼中露出了悚然之色:“好可怕的修为,好可怕的力量,我这具法身怕保不住了,可惜我百年苦修,本体也会遭受重创!”

    看着散落一地的神油,诸葛亮颤颤巍巍的将地上羽扇捡起,一双眼睛看向虚空:“我诸葛亮败得心服口服,阁下能破我七星灯,显然不是无名之辈,还未请教阁下是何方高人,我诸葛亮纵使是败,也要知道自己败在了谁的手中。”

    太阳星中

    听着冥冥中传来的话语,张百仁太阳神体忽然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诸葛亮?正巧,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座正要找你,不曾想你居然自己出现了。”

    只见满天星光汇聚,虚空撕裂露出了一条通道,然后就见太阳法身一掌伸出,向着东海龙宫深处抓了过去。

    正要抓住诸葛亮问清如何消除天子龙气。

    密室内

    诸葛亮一双眼睛看破虚空,循着冥冥之中的因果法则,看向了星空。

    然后密室忽然裂开,一只大手包覆乾坤,向着诸葛亮拿去。

    “砰!”

    忽然间诸葛亮肉身崩溃,神魂化作灰灰,手中羽扇飘落在地。

    张百仁拿来的大手顿在哪里,一双眼睛愕然的看向了密室内,然后面色阴沉起来:“是我的错,早就该想到诸葛亮遭受反噬,身子再难经受任何力量的冲击,不曾想撕裂虚空竟然余波将其泯灭。”

    太阳星中,张百仁太阳法身面色难看:“诸葛亮魂飞魄散,难道这都是命数吗?”

    撕裂的虚空通道逐渐恢复正常,太阳法体继续陷入了沉睡,此时下界的张百仁却是面色阴沉的站在山巅青石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露出了懊悔之色:“可惜了!若能真个找到诸葛亮,或许萧皇后今日还有救,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

    确实是可惜了!

    一线生机,张百仁终究是没有抓住。

    “四海龙王!”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看着了四海,眼中满是怒火。

    脚踏虚空,张百仁仿若仙人降临尘世,一步一步的向着四海而去。

    在其身后,一道模糊虚影缓缓走出,然后逐渐凝实,正是张百仁的水神分身。

    与张百仁一般无二的容貌,只是身上衣衫呈现淡蓝色,周身水波缭绕,无穷道义流转不定。

    无尽异象翻滚,虚空中衍生出道道神圣的光辉,只见水神过处风波平定,所有洪水瞬间止歇。

    真正的先天神祗自上古先秦之后,再一次重临世间,虚空中蓝色的潮光浸染了半边天,只见那水神轻轻一阵呼吸,笼罩中域上空月余的阴云,居然被其吞入了腹中。

    手掌一招,观自在手中玉净瓶落在了水神手中,只见水神口中赦令,中土肆虐的洪水竟然在一刹那倒流退去,然后尽数没入了玉净瓶内。

    船只搁浅,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一切皆已经回归了往日里的平静,只留下劫后余生的人们呆呆的站在废墟前,一双眼睛看着被冲垮的家园,哀嚎痛苦。

    痛哭流涕!

    一声声哀嚎叫人撕心裂肺。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张百仁默然,只是缓步来到了前线,遥遥的看着战场。

    “今天是七夕,曹家我已经扫平,只剩下四海龙族,区区水祸不足为虑!”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涿郡方向。

    “张百仁,你既然有如此神通,为何不早早出手!你若早早出手,我娘便不会死!”一跪在废墟上的汉子瞧着紫色衣衫飘忽的张百仁,忽然眼睛猩红的抬起头,破口大骂出声指责。

    “张百仁,你妄为我人族大能,居然坐视百姓遭受劫数却无动于衷,若非你我儿也不会死!”一老妪衣衫褴褛的坐在淤泥中,怀中抱着一死去的中年汉子痛哭流涕,无尽怨气冲霄而起,化作了一条条黑色的毒蛇向着张百仁撕咬而来。

    “张百仁,你既不能守护人族,那你修这神通有何用?你才是我人族祸乱的罪魁祸首!”有壮汉破口大骂。

    一孩童怒视着张百仁:“你若肯早点出手消弭灾祸,我爹、娘也不会死,我诅咒你日后不得好死、仙路难成。”

    “张百仁,妄你修得无尽神通,我诅咒你断子绝孙!”

    “我诅咒你儿女不得好死……”

    “我诅咒你……”

    无尽的谩骂,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怨气,无数毒蛇仿佛乌云一般,铺天盖地的向张百仁撕咬而来。

    他们不去谩骂憎恶给其再来灾难的四海龙王,反而喝骂出手救其水火之中的张百仁,人性之仿佛、欺软怕硬摸过如此。

    “我可不是孙权那蠢货!”瞧着撕咬而来的怨气,张百仁冷冷一笑,下一刻周身气机流转,竟然将那漫天的诅咒吸收的一干二净。

    诛仙四剑,最不怕的就是这一类力量。

    “张百仁,你还我儿命来!”一老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爬上山向着张百仁撕扯而来。

    在老妪身后,有妻离子散的壮汉,还有死尽父母的幼童。

    “砰!”

    张百仁一脚伸出将那老妪踹入了山谷中,只听得一声惨叫已经死于非命。

    手中一道剑气划过,凡是靠近山腰的百姓,尽数被张百仁一剑腰斩,化作了一道道尸体,血液顺着山坡留下,滑腻的血液染红了山石。

    灾民被张百仁的杀机震慑住,瞧着那一片尸体,脚下粘稠的血液,眼中露出了畏惧之色。

    “我终于知道,为何那些老家伙修行第一,百姓第二了!”张百仁叹息一声。

    “张百仁,你敢对我等无辜百姓下杀手……”有汉子颤抖着身躯,指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惶恐。

    “噗嗤!”

    一道剑气划过,瞬间将那汉子力劈,化作了两半坠落于山谷之中,血液喷溅惊得流民不断纷纷倒退。

    “谁敢啰嗦,我便杀谁”张百仁话语冰寒:“给你等三十个呼吸,若是不肯离开,我就送你们去见尔等死去的亲人。”

    话语落下,百姓遁逃,唯有那空中的诅咒、怨气却加强了几分。

    “人道压制!”

    忽然张百仁面色一变,一双眼睛看向虚空,冥冥之中一股力量垂落,竟然对自己形成了压制,自己一身修为在不断受到约束。

    “唉!”悠悠一声叹息,尹轨出现在山石后,挡住了百姓的视线,对着张百仁道:“现在都督可曾明白什么?”

    “好像有些懂了,为何那些老古董对百姓死活视若不见”张百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若非人族大劫,种族灭绝之危,我等岂会趟这遭浑水?人性难测,得不到满足反而会吃力不讨好,我们能怎么办?我等也很绝望啊!”尹轨依靠在青石上:“你没事吧?”

    “这般庞大的怨气,若换成任何一个人,必然是身死道消坠入轮回的下场”张百仁叹一口气:“我所作所为不为百姓,而是为了一个承诺。”

    不单单张百仁受到了压制,就连先天神祗法身也受到了压制。

    一边观自在对着张百仁苦笑,却不敢凑过来免得被牵连到。

    “人道没落,不是没有原因的,人心不古啊!”尹轨摇了摇头。

    什么叫人心不古?

    人心不如古时候!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看着远方的战场,默然不语。

    “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先天神祗存在!”水魔兽一掌退去李世民,将目光看向了水神,露出一抹好奇之色:“我还以为先天神祗都死绝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